退学大学生住网吧半年 称只为杀魔

这位“游戏狂人”据说曾是南京某重点大学学生,为打游戏半年内竟足不出网吧

  连续六个月坐守同一家网吧,吃在里面,睡在里面,南京浦口靠近大学城浪淘沙网吧的81号桌将一名退学的大学生钉在了那里,他脸色苍白,头发裹着灰疯长着,脸颊上也长出了胡子,衣服上面的污垢可以量出厚度,手指细如鸡爪,下半身裹着条毛毯日夜不离身。网吧老板承认,这是他们网吧接待的包机时间最长的一个顾客,从今年6月份就开始了,网吧老板因为害怕也试图劝其离开,但根本无法奏效。    


  网吧出了“游戏狂人”

  昨天下午,记者接到某大学浦口校区一位男生的报料,他告诉记者,在泰西路浪淘沙网吧里有个“奇怪”的人,他和同学最近几个月每次去该网吧上网,总会碰到那个奇怪的人在里面上网,听说那人已经待在网吧几个月了。

  报料的同学说:“这个人特征很明显,20多岁,几个月没洗澡、没换衣服的样子,你想象得出来,随身还带着个皮箱和塑料袋,里面塞着几件很脏的换洗衣服。”“听说他是南京某重点大学已经退学的学生,到网吧的人很多都知道他,而且仰慕他的人不少,因为他是游戏高手,我怀疑这人有点不正常了。”

  坐守网吧只为杀魔

  记者随后赶到了这家网吧,网吧的规模颇大,拥有100台左右的电脑。记者在网吧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这个“游戏狂人”。记者问网吧的收银员,“是不是有个人在你们这儿待了几个月了?”收银员有点诧异地点了点头,用手朝南边第二排电脑最里面的一个位置指了指,“81号。”

  记者挤到里面,很快确认了这就是那位男生报料所称的“怪人”,从后面看,这人的头发已经很长了,腿上裹着条毛毯,身后放着一个小皮箱和一个塑料袋。“你是不是在这里玩游戏玩了几个月了?”记者问他,他没有回头,眼睛仍盯着电脑上的一幕动画剧,过了一会儿,他回过头来应了一声:“是的。”

  记者趁机仔细观察了他的打扮,他身穿一件灰白色夹克,袖口上沾着大片脏兮兮的黑灰,手背上的黑灰一点不比衣服上的少,胡子稀稀拉拉,却长得很长。“听说你是某大学的,你不上课吗,是不是退学了?为什么要退学呢?”记者问道,他没有反应。“你老家是什么地方的,你平时从不回宿舍吗,你住哪里?”面对记者一连串的追问,他始终不语。记者换了一个话题:“你为什么要连续几个月守在网吧呢?”他回答了,“我有个目标一定要完成,我要杀死拉格拉罗斯,他是炎魔。”据了解,这个“炎魔”正是角色扮演类游戏中的一个虚拟人物。

  默认自己是大学生

  “听说你是天津的,是吗?”“差不多吧。”“那你的父母知道你退学这回事吗?”记者追问,他又沉默了,过了一会说:“我不是大学生。”“我听人说你是大学生,你不要骗我。”记者观察发现,尽管他满面污垢,但细看还算清秀。这次他沉默了,算是认可了记者的说法。“你父母知道你这样,会怎么想,你上大学多不容易啊!”“要达到目标就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可是你放弃的不是太多了吗?”“我不觉得,你是记者吧,你要做记者不也要放弃一些东西吗?我们是一样的。”他强调,“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你们不用管我,如果你想做报道,我现在不想出名,如果想帮我,那我告诉你,我不需要别人帮助。”在整个对话中,这人始终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

  半年吃住都在网吧

  记者随后找到网吧的苏老板,并表明了身份,“这样下去怎么行,万一出事怎么办?”记者直截了当地问老板。

  苏老板显得很为难,“我们也劝过他,他不肯走,我们也没法子。”苏老板告诉记者,他是几个月前来网吧的,当初是登记过的,但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不走,也就不需要继续登记了,以前的资料暂时找不到,所以现在他也搞不清这人叫什么,“听说他是附近某重点大学的学生。”随后记者从其本人处了解到,他今年23岁,6月份就来到了网吧。

  苏老板说,网吧有卖盒饭的,三块五块的都有,这人就买盒饭吃。晚上他也睡在网吧里,裹条毯子。平时他基本不出去。网吧负责做饭的赵大妈说:“这人早就来了,好像是五月底吧。”她摇了摇头说:“我送饭都不敢靠近他,他身上有一股臭味。夏天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成天坐在哪里,他身上的那套衣服你看到了吧,从那时起就没换过呢。”

  她担心地问记者:“你们不会把他搞走吧,他还欠我80多块饭钱没给呢,要他把钱先还给我。”她说,这人以前也是这样,基本都会欠一阵子钱,然后还清。“唉,我儿子2002年从东南大学毕业,现在已经是工程师了,这孩子不知想干什么,听说还是大学生呢!”

  称游戏可养活自己

  随后记者再次与这名男子进行沟通,不过他向记者表示:“你不懂魔兽世界,根本没资格跟我谈游戏。”

  记者问他:“你平时玩游戏的钱怎么来的,是跟父母要的?”“不是,我自己挣的。”他说在“魔兽世界”里可以赚钱的,“你放弃学业,是想靠这个来谋生吗?”他对这个说法很不屑,“如果我靠这个挣钱,每个月挣一千多块很轻松的,不过我一般每个月只挣五六百元,够用就行了。”

  记者问他:“你是不是想获取一种成就感?”他不作声。记者问他离杀死“拉格拉罗斯”还有多长时间,“一个月吧。”“那一个月后你是不是就要离开网吧了?”他说:“那也不一定,说不定到时我又有新的目标了。”记者担心他这样下去会把身体搞垮,他竟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我就是死,也要实现目标。我什么都无所谓。”他说:“你不要想阻止我,我知道你们想做新闻,这没关系。谁阻止我实现目标,就是我的敌人!”

  网吧管理员很无奈地告诉记者,“他很聪明的,口才很厉害。”言下之意,他们的劝说对他根本不起作用。记者问那名男子:“难道你不考虑父母的感受吗?”他说:“我做的事只要不违反法律就行了,谁也管不了我。”记者问:“包括你的父母?”他说:“是的。”

  玩友称其技术很高

  记者在网吧门口拦住了一位正准备回校上课的大学生,“你认识那个在网吧里几个月不走的人吗?”这位同学说曾经就游戏的问题打过交道。“他的游戏技术是不是很高?”“是啊,魔兽世界里面七八种职业,他都会的。”这位同学告诉记者,他们经常会去请教他魔兽世界中的难题,“他很热心,很愿意讲。”不过他说:“我觉得他精神好像有点问题,我们问完走了,他还在一个人继续说半天,真是奇怪!”据这位同学说,他们也曾经问过那人的名字,但那个人就是不肯说,好像很不愿自己的名字被人知道。

  网吧承认可以包夜

  昨天下午,记者试图到浦口的几所重点大学查询这名学生的身份,但由于没有姓名,无法查到其资料。

  网吧老板表示,他们应该有他的登记材料的,但时间太久了难以查到。记者问收银员,是不是网吧通宵经营,她犹犹豫豫地说:“有时候是的。”记者看到,网吧内很醒目的位置写着:“包夜五元。”苏老板很直接地说:“这条路上网吧非常多,看中的就是靠近大学的优势,全南京都是这样啊。”至于生意状况,苏老板笑笑没有回答,不过据记者观察,尽管是下午上课时间,网吧里上座率仍接近九成,基本都是大学生。记者向报料的学生了解情况,他表示:“现在网吧都是通宵的。老板有钱赚,这不是很正常吗?”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游戏
个人分类: 随笔||感想
上一篇死神版zeal pal的练法
下一篇完美女人完美女人!保证你看一次顶一次!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