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认知障

以前记得看过这么一个段子,当然我是没办法求证真伪的,说大清后期有个皇上,有一天跟大臣聊天,问大臣,你早上上朝之前吃的什么啊,大臣如实回复,早上吃了俩鸡子(也就是鸡蛋),皇上就很惊讶,这么奢侈啊,你的俸禄够花么,为什么皇上很惊讶呢,因为内务府的太监跟皇上报账一个鸡蛋要好几两银子,而实际上一个鸡蛋也就几文钱。大臣心知肚明但也不便点破,就说我们吃的是寻常鸡蛋,比不上皇家特供的高级,所以没那么贵。

故事真假不知,但我觉得这比各种清宫戏反而真实一些,其实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正如晋惠帝那句流传千古的话,何不食肉糜。生在深宫大院,帝王人家,不知柴米油盐,是很寻常的,一个太监就能蒙蔽圣听。其实当今社会,对于富裕的年轻一代或者富裕国家的国民,去理解挣扎在温饱线的时代或者贫困国家的人民生活,何不食肉糜这种认知还真不是段子,一直一直一直都有,只是换个说法而已。包括现在很多年轻人开始怀念几十年前所谓没有内卷的年代,真是都没挨饿过。

类似的故事还有,说辛亥革命后,旗人贵族没落了,需要出来自己讨生计,有个贵族遗少也出来自己想办法赚钱养活自己,走在街上饿了,花几个钱买了街边现烤的烧饼,一吃之下大惊,原来新出炉的烧饼这么脆这么好吃,以前都是让仆人出去买,每次吃到的都是冷冰冰硬梆梆的。深宫大院说起来要啥有啥,吃穿不愁,但恰恰远离了烟火气。一些寻常百姓唾手可得的东西,他们反而是难以理解。

贵族不懂百姓,当然百姓也不懂贵族,这才有相声里提到的吕剧唱词,"东宫的娘娘烙大饼,西宫的娘娘卷大葱。" 旧社会普通百姓对富贵人家的想象,也就局限于此了。

说的这些,其实不同阶层,不同社会地位,不同地域,乃至不同行业的人,对彼此的认知都会有很大的误区,不同地域也是,一个地区约定俗成的东西,在另一个地区可能就是闻所未闻。

经常有一种观点,认为高认知碾压低认知,说你如果达到某个阶层,掌握某个认知,就可以碾压那些阶层之下的人,可以任意收割或者利用他们。

但我发现,其实并不是,高学历,高智商人群被低学历,低背景人群诈骗收割的案例也很多。最近爆出来的阿里女员工被诈骗的新闻,其实真的不是孤例。很多人认为这些人认知不够,但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又高明到哪里去,在投资领域我犯过的错误也数不胜数,认知不足交过的学费算下来也是挺大的数字了。

现在业内都知道,所谓下沉市场价值巨大,我在星球里说过,对如何挖掘下沉市场,我是没任何感知的。因为我从小就没在农村住过一天,虽然小时候家里也很穷,但属于城市平民,所以对所谓乡村生活,乡村人际,乡村的过年气氛,就完全无感,我看到有读者说,现在年味越来越淡,只有小时候乡下过年那才叫过年,这话我就不爱听,我城里长大的就不配过年是怎么的。

另外,我还说过一点,我没有故乡的概念,我虽然是天津出生的,但是随着父亲工作单位调动,6岁之前在山东德州,是出扒鸡的德州,不是出牛仔的德州。那么6岁之前是没任何印象的,6岁后父母迁回天津,事业单位,属于水利部下的勘测设计院,当时还叫水电部,那么住的小区是单位家属区,整个设计院的人分别来自山东德州和河南三门峡,换句话说,家属院里就没有本土的天津人。当然,我们家祖籍也不是天津,是河北,解放前我爷爷迁居到天津的,可是河北老家我也一次都没去过。所以不好意思,我小时候在天津的时候,就没觉得自己是天津人,天津人也没拿我当本地人,但我也没觉得自己是河北人,是山东人。所以所谓叶落归根,荣归故里,很惭愧,我也是完全没感觉的。

没有故土概念,也没有乡村生活经历,城里亲戚关系也没那么深厚,对很多这方面的感知基本没有,所以我知道很多人会用这样的认知感来做营销,做市场运营,做低成本获客,但这种我就不会碰,因为我的认知跟不上。

以前草根创业者,很多是本色的认知感,比如李兴平,做的非常成功;后来精英们做下沉,靠数据反馈迭代,我是很佩服张一鸣和黄峥这种,我是做不来。但确实,跨越阶层,跨越群体的认知,是产生很多商业机会,以及个人价值增长的所在。 这句话我加粗一下,希望读者仔细想想。

比如说,为什么我常说,技术人员懂一点商业,会非常有价值,看看中国和美国的福布斯榜单,多少大佬是程序员出身。懂草根的精英,和懂精英的草根,也都是非常容易创建商业奇迹的人。

比如说,出海企业,能够理解海外市场,并掌握中国研发资源的人,就会非常有优势。

跨越不同族群,不同阶层的时候,你会发现,A群体中非常渴望的诉求,认为非常难以实现的事情,在B群体里其实是非常简单,容易获取的资源,但B群体并不知道A群体存在这样的诉求,如果有一个人,比如他是A群体的人,突然有机会接触了B群体,掌握了B群体的认知,发现存在非常简单,容易获取这样的资源,他拿到资源转过头来,回到A群体贩售,这就是很多商业成功案例的本质逻辑。

我看到包括生财有术,包括我自己星球里很多读者分享的赚钱案例,相当高的比例都可以用这个逻辑来套用,几乎都能符合。

很多草根创业者小有成就后,都愿意花钱读个emba,试图让自己融入另一个阶层,也是存在这样的一种理念。

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最近我发现很多创业者,或者一些还不错的草根创业者,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他们脱胎于A群体,开始接触B群体,靠B群体的认知,转过头来,在A群体解决了一些关键诉求,实现了很好的商业转化,这不挺成功的么,然后他们就开始觉得,A群体太low了,什么都不懂,自己要怎样,脱胎换骨,成为B群体中的一员,但是这里问题来了,彻底脱离了A群体后,他们其实就失去了自己的价值了。

这就是今天要说的主题,能够纵横跨越阶层,跨越族群的认知,充分利用起来,可以具有极大的商业价值,但如果你彻底放弃了某个群体和阶层的认知,你以为你脱胎换骨,其实你是自废武功。你说增进认知,学习更多难道有错么?当然没错。但究竟什么才是你的价值,既懂A,又懂B才是你的价值。放弃A,追求B,你什么都不是。

底层逆袭的人,往往会忽视底层认知的价值,当你脱离了所谓低级趣味的时候,你可能已经失去了很重要的价值资源。而这样的人,还真挺多的。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人,既懂中国,又懂西方,就很容易抓住时代的机遇,抓住很多稀缺的机会,成就一番事业,这些人慢慢成为中年人,觉得自己孩子早点接受西方教育,不是比自己更有优势么?结果问题来了,下一代人确实很懂西方,但不懂中国,反而失去了独特的价值。

认知障无处不在,所谓高阶人士,其实也存在很多认知障,就好比说,一路开挂的学霸是教不了学渣的,因为他们无法理解学渣的困境和苦恼,反而是从学渣逆袭诚学霸的,拥有跨越阶层的思维,才能更有针对性的辅导学渣。就好比说,纯粹大公司成长起来的技术高手很难去早期创业公司带团队,因为他们很难理解资源极为苛刻,人力极为平庸的情况下,如何做好产品,但反而是那些从巨头草创早期就加入,一路成长的高手,更能理解从创业到成长为巨头的挑战,这些都可以认为是跨越阶层的认知,具有独特的价值。

但切记,同时拥有多个阶层的认知才是你的价值所在,不要顾此失彼,为了追求所谓阶层上升,阶层融入,轻易放弃曾经的认知能力。最近发现有不少创业者,在做这样自废武功的事情,遂有感慨成此文。

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独特价值,无论面对什么阶层,什么样的人,你总会在某个细分领域的认知具有优势,你找到这个点,然后再通过学习和领悟对方阶层的认知,从中挖掘匹配的需求点,就是你的独特价值。


我的知识星球,年终免费福利课,复盘人生关键决策,有效期只剩不到10天,最后提醒,3月1日凌晨准时下架。

懒得发链接了,星球用户去看置顶帖,其他读者忽略即可。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