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生涯回忆录(Part1:至初二上学期期末考试)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commonc/article/details/80278419

前言:这是一篇迟来的回忆录,想了一想,距离我退役也已经有10个月了,最开始是冲集训队失败心情比较低落,后来又接连去了两个公司实习所以一直没时间写,但是我怕很多事情再耽搁下去就忘了,所以开始动笔。由于这是一篇在CSDN上发表的OI生涯回忆录,所以虽然这六年来我经历了很多事情,有些事甚至很重要,但是在这里我只能一笔带过,主要还是写我这六年(五年)来的OI生活吧


(一)缘起

凭借着小学出色的数学竞赛成绩,我进入了本市的一个著名中学的直通班,所谓直通班就是不用中考保你进高中部,而且初中三年可以在高中部的校区学习。这样做的效果,就是整座学校除了我的两个直通班的同学,其余的人都是我的学长,这样一种隔离的环境使我们孤独,也使我们成长和强大,现在想想看如果不是这个因素,我想"编程"也不会作为一门课程加入到平日我们的课程表当中,我也无法因此与计算机结缘。

高中部有两个离的很近的校区,由于自由校区在装修,所以我们前几周先寄居在清华校区,这里没有提供给我们的机房,所以信息课只能在班里上。开学第一周我就见到了我“当时的信息老师”,“后来的竞赛教练”——王晓光,他来我们班上的前几节课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第一节课他给我们介绍了C-Free5这个编辑软件,教我们如何开库、如何输入输出、如何写if语句,第二节课他教我们如何用for循环打出图案,第三节课他给我们展示了Mayan游戏,然后提问:“大家想一想,如果你写了程序用枚举的方式来玩这个游戏,前三步会怎么移动?”

没有人举手,于是这个提问我上台了,他对我说:“很好。”

可能就是这句鼓励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于是下课后我到教室外面拦住了王老师,说:“我对这个挺感兴趣的,我要学”

估计这样的学生他也见过不少,于是他跟我说,等回到自由校区,你可以中午来上竞赛课


(二)初战

十一过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自由校区,在这里我们终于可以进入机房上信息课了。

王老师向我们介绍了SZNOI这个做题网站,我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敲下了commonc这个名字(id产生事件),而这种"能把自己解决的题留下记录并与他人分享(炫耀)"的形式大大激发了我内心渴望的成就感,于是在第一节上机信息课上,我就提交了9次,AC了7道题。而晚上回家之后我又沉迷其中,又完成了7次提交,AC了5道题,成为了当时我们两个班里排名最高的人


由于大家都是小学时班里的佼佼者,自然也是对什么都有兴趣,什么都要涉猎一下,所以平日里中午大机房里是坐满了人,老师在前面讲着些什么我也听不到,只好在后面自己默默地刷题。

后来初赛日子临近,两个班几乎全部的人都报了名,考前王老师给我们普及了一下初赛的知识,我们就匆匆上阵,瞎写一气。考完初赛的第一节信息课,老师就开始统计我们的预估分数——

“有多少同学觉得自己能打到25分以上的?”“30分的呢?”“35?”“40分的?”

这时班里只剩下我和包仲航还举着手。

包仲航是我小学时在课外班就认识的好友,非常聪明,王老师也对他略有印象,因为他也经常来机房,而且他参加了十一期间的培训。而对于我,王老师好像感到比较讶异,于是他走到我的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聂恺辰”

他抬头看了一眼我的电脑,“哎哟,你做了这么多题啦?这是你自己做的?”(当时我好像做了快有30道题了)

“嗯”

也许是从这一次起,王老师记住了我吧。虽然初赛成绩出来之后我只打了32.5分,但还是轻松越过了20分的初赛分数线进入了复赛。复赛到初赛这一段时间,我中午经常下楼买一份烤冷面端着就到机房门口等着老师开门,而每天从王老师到机房到大家都来机房中间的这段时间,王老师就会给我讲一些东西,比如什么是数组啊,什么是函数啊。而每学习一个新的知识,我又有很多很多的语法百题可以刷,所以每个在机房的中午、回家之后写完作业的晚上、甚至周末,我都度过得十分充实,很享受那个绿色的AC出现的感觉。

在这段时间,通过SZNOI站内私信和校内排名这两个功能,我认识了和我同校同一届的并非直通班的苑文雨,他是Pascal党,小学五六年级开始就接触了编程,每当我有什么题不会又发现他做了,我就会问他,他也会非常耐心地给我解答。他在做题榜上也遥遥领先于我,可以说这是当时我的一个小偶像了。

复赛的时候,包仲航的电脑突然黑屏,代码消失监考老师还不给换新的电脑,最后他哭着走出了考场,而我的第一年NOIP也并不顺利,拿到了40+0+0+10=50的成绩单,省二等奖,而我的同学诸如于卓、徐洋、孙昭言、李佳实等人以及苑文雨都拿到了一等奖。但这并不妨碍我来机房的热情,我向老师提出的问题从最开始的“为什么这样编译不行”逐渐变成了“老师,文科考试这道题为什么用函数递归过不了,有什么别的方法吗?”王老师也非常欣喜看到我的进步,有一天,他又一次拿着钥匙看到在机房门口等待的我的时候,他哈哈大笑,说道:

“聂恺辰你天天就吃这个烤冷面啊”

“这个挺好吃的,而且比较快”

“哈哈哈,我发现你这个小孩挺有意思啊,真好学,你是很喜欢这个吗?”

“嗯,我觉着刷题特别有意思”

“挺好,希望你能一直有这个心态”

人总是三分钟热度,慢慢地中午机房就只能看见个位数的人了,王老师也从讲课变成了针对性的答疑和辅导,剩下的这些人中,有包仲航、有李佳实、有孙昭言、还有出勤率最高的我。我逐渐成为了王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于是我获得了两个特权:1.上信息课的时候可以去隔壁小机房做题,不用受远程桌面控制以及听我会了的东西浪费时间;2.每周晚上在小机房有三节高一的竞赛课(高一年级才是王老师的主业,我们只不过是他顺带教的)我可以去听......


(三)历练

当我第一次进到自由校区的小机房的时候,屋里的人看到穿着初中部校服的我,脸上写满了诧异。

我也不会想到,这个机房未来两年半内对我的意义。

我去的第一次课,就是张程易在给大家讲一道USACO的题,我看着大屏幕上的代码,define,const,sort...表示阅读不能。强行跟着听完了大家的讨论,我就又开始自己做题,顺便,用私信和苑文雨交流。

私信这个功能设计的真是好,仿佛古代书信的感觉,非即时沟通,一来一回,写的都是些重要的事,都是能让我获取知识的事,反观现在我和苑文雨的QQ聊天记录,就全都是在扯淡(也可能是因为现在熟了)

我坐在机房里,周围全是比自己大三届的学长,不敢说话和提问,只好和电脑另一端在家中同样打代码的同道中人交流做题经验,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九点,伴随着放学的铃声,我才依依不舍地关掉SZNOI的网页回家

这段时间我感受到了一丝我与班里同学的不同之处,午休时间他们在玩我在机房,放学之后他们回家我也在机房,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我觉得我仿佛比他们成熟(成熟个p),与此同时做题数的不断上涨让我内心充满了成就感和自豪感,我愈发觉得信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科。

由于我们是初中部,不到六点就放学了,而高一七点才放学,所以中间又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让王老师给我讲东西,DFS,BFS,结构体,优先队列,polya定理.....慢慢我觉得他讲的东西我有些听不懂了,但是每当他问我听没听懂的时候,我又似乎感觉我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虽然嘴上说着听懂了,实际上还是要他给我讲三四遍我才能理解其中的奥义(比如快排)。而这种每天多一点的补习,让我逐渐能跟上高一年级的节奏了,一天讲十道题,我大约能当场听懂1~2道,回家琢磨一下就又能想出1~2道,这也侧面帮助了我做出了一些语法百题之外的题(比如历年NOIP,USACO天梯,VIJOS上扒下来的题),做题数自然也是猛涨,于是在2012年12月20日的晚上,我看到了这样一条私信:

“from yuanwyC:

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真不甘心就这样被你超过”

嗯,就在不久之前,我在做题榜上超过了苑文雨(大约120题左右),这个在初期阶段除了王老师之外另一个指引我的明灯,不过我深刻的知道,做题数虽然我多,但是他的实力还是在我之上。

转眼就到了寒假,王老师说吉大南校有一个为期一周的冬令营,让我去听听。一起参加的,还有高一的那帮学长,以及初二的贯通班学长(邢健开、王子航、王焱、张弨等人),以及吉大、省实验、十一高等外校的学生。讲课教师方面请到了朱全民老师,操着一口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本来就听不太懂的内容就更加听不明白了,于是后期我就躲在后面玩小学玩的幻想游戏系列......这段时间的一个收获就是在有一天被老师熏陶了一天各种DP的变形之后,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悟出了什么叫做动态规划,于是我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晚上回家之后就开始接着刷刷刷。

冬令营的最后一天是一场考试,3道题,大概一个简单题一个BFS一个简单数位DP,我做了简单题之后发现宽搜不太会写就开始用小学奥数搞那个数位DP,最后差不多写出来了就交上去了。考完试我们不知道成绩,过了几天王老师跟我说我打了180分,在所有学生里排第三,接着又说了一堆什么我很强、天资聪颖、以后一定要学下去之类的话,之后得出一个结论:“题做多了是真的有用现在高一那帮人就不喜欢做题,所以都没你考得好”


(四)提升

高一下学期,我们班换了一个班主任,是一个地理老师也是年级干事,新班主任很反对我学信息竞赛,时值我的数学老师和年级主管校长也想拉我学数学竞赛,物理老师受我课外班老师推荐也想拉我学物理竞赛,所以我一直觉得我的班主任勾结了主管校长和数学老师阻碍我去机房。当时我和李佳实都是地理课代表,但李佳实和我们班主任的矛盾却因为一些事日益放大,由于我和李佳实关系很好,受他影响我也非常烦我的班主任。矛盾激化之后自然就是处处不顺,跟OI相关的就诸如因为各种事留在班里中午去不了机房,以及有一次晚上我回来上竞赛课被班主任拦下不让去之类的。而我本人也愈发讨厌我们主管校长对我们两个班的差异对待,由于他是一个数学老师,所以我也开始对数学竞赛产生了厌恶的情愫。

种种原因叠在一起,我本想五科竞赛一起搞的念头发生了变化,开始考虑轻数学而重信息。王老师在知道我和老师之间的紧张关系之后也是天天利用中午或者晚上空出的一个小时对我进行劝导,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我和李佳实对班主任的矛盾越来越深,我也当时下定决心一定要通过信息学出点什么来给我的班主任还击,所以在信息学科上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

4月中旬省选结束,高一年级的杜鸿睿进入了省队,其他人还要等着来年再战,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我之前一直觉得这届最厉害的张程易决定不搞竞赛回去搞文化课了,SZNOI服务器停止运营了...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高一这届比较厉害的那些人都在“衡阳八中”的oj(现大视野)上做题,我看了一眼前几道题,除了A+B都不会,而且他们也都有一两百道了,这让我这个在SZNOI上做了两百多题就沾沾自喜的人瞬间感受到了世界的残酷。由于BZOJ对我来讲难度略高,所以王老师一方面向我们推荐了wikioi(现codeVS)这个网站,一方面和高一学生们开始了搭建学校内部oj的工作。

wikioi有几个优点,1是有一个天梯功能,从“入门菜鸟”到“国家队员”,每个level都有一些指定题目和知识点要AC才能升级,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OI的知识图谱”这个概念,2是每道题上面有一个tag,表示这道题的知识点分类,这样就省去了我们手动挑题的过程,3是支持上传题目赚金币,然后金币可以用来下载其他题的数据。

同时对应的几个缺点就是,1.天梯题目频繁更新,我经常好不容易刷到省队队员这个级别之后又一次更新给我打回入门菜鸟,体验很差,2.想正常做题的时候容易被知识点tag剧透,很不爽,3.人人都能上传题目导致题目质量很差,做题数便不能衡量人们的水平了

于是...在wikioi刷了100多题之后,校内oj上线之际,我果断弃坑转战校内oj

(PS一个花絮 由于wikioi天梯里有个知识点是计算几何,所以我被迫学习凸包,然而根本不知道讲的是啥,但是这时候两个高一学长在我旁边看到了我的电脑屏幕.........何翊卓:“你知道初一神犇在看什么吗?”杜昆泰:“?”何翊卓:“他在看凸包!太神了!”)

校内oj一开始只有一些基础题目,所以是给我们这些初中的人做的

我来到这个网站时,前面已经有很多人做了几十道题了,由于语法百题我都已经做过了,根据老师的建议,所以我决定从后面稍稍带一点知识点的难一点的题开始刷,可想而知这样的速度是很慢的,所以我一直没能追上排行榜前几名的人(有几个学长、有一个我在wikioi上认识的同学校非贯通班的姜淳誉、还有苑文雨),但我也不太在意,因为在我和王老师心中我都是我们这届最强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在群里炫耀他在校内oj上排在了学生中rank1,我便一言不发的把我之前做过的题和校内oj上题的交集的代码全都粘了过去,瞬间就100多道rank1了

也许这就是虚荣心吧,我很渴望让其他人认识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很强的存在


(五)胜利

初一暑假过去了,在这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

第二任班主任由于与很多同学矛盾激化被拿下,又换了一个新班主任。高三学长王康宁拿了IOI金牌,高二学长王赢绪遗憾出队,我和包仲航、孙昭言、徐洋一起去了一个数学竞赛,他们两个分别拿了第一和第四,各拿到组委会下发的不菲的奖金,我的卷子被批错了否则和包仲航同分,赛后组委会只给我补发了奖状没有奖金。学校发了过去一年各种奖项的奖学金,NOIP普及组一等奖的钱没拿到,初一一年的文化课成绩四次大考总分前二十(我们年级一共99人)发奖,我第21离第20差0.5分没奖,最后只拿到了一个华杯赛一等奖100元..于是我立志今年一定要拿一个普及组一等奖回来换钱!!!

然后,王老师通知我今年打算让我报提高组......

????跟我俩玩呢????

我、李佳实、包仲航等人沉迷四国军棋,继他们二人之后,在我即将也要中午不去机房去下棋的时候被王老师强行留住。

杜鸿睿、杜昆泰、何翊卓等人因为到了高二,就搬到了清华校区,竞赛课也是如此,王老师自然也常年待在那边,每周就中午过来自由校区几次。也因为他们走了,所以我们这届剩下还学的人(包仲航、孙昭言、李佳实等人)搬进了小机房,也获得了钥匙可以在老师不在的时候进入机房。

王老师偶尔还能给我讲些东西,诸如AC自动机、网络流之类的,虽然他讲的网络流不带反相边...更多时候他会让我们自己刷题,或者请杜鸿睿、杜昆泰这些学长来给我们讲...

灾难在初二的第一次期中考试之后到来了,我考了年级44名(初一的四次分别是26,16,26,16),恰逢叛逆期,我不想让我父母干涉我的学习。我和父母的两个主要矛盾在于“是否学校留的作业都应该写”以及“我是否应该在中午或者晚上做信息题”,最终在大吵一架之后,我们暂时达成协议——“到期末考试之前他们不干涉我学习,如果我能进年级前10他们以后就不管了,如果没有我就要听他们的”这个协议达成之后我哭了,我深知这不过是缓兵之计,到了期末考试之后一切就都没有了,但是为了这几个月的自由我也要同意,否则定是即刻起我就不得安生

有了这个协议的保护伞,我自然是随便去刷题父母也不管了,那段时间我把校内oj做题数做到了200+,基本功已经非常扎实,又逐渐开始涉猎区间DP线段树之类的东西,接着就到了NOIP,初赛自然是过了,复赛day1 100+0+0=100,day2 100+100+55=255,总分355,成为了吉林省分数最高的初中生


杜鸿睿作为前一年的省队选手,自然是现役第一名、其后是何翊卓和杜昆泰(由于1/3的限制,省队名额永远都是校内竞争),而回归考试的张程易则是比我分数还要低一点,初三的王焱压线拿了一等奖

这场考试真的是我把我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想出来的题都AC了,但我最骄傲的还是华容道强行写了300多行宽搜拿到了55分,成绩发表后,我第一刻就开始幻想一年之后发奖学金的样子,我是如何在台上扬眉吐气,拿了高中组联赛的一等奖

同时普及组那边传来了消息,姜淳誉180分拿了全省第一,李佳实140分全省第二,孙昭言130分全省第三

王老师简直乐开了花,“你看我让你报提高组没错吧”“哎呀普及组前几名都是咱们的啊”“这个李佳实挺厉害啊,没怎么学就打了140分,他不是你好哥们吗,你可一定得把他拉过来学信息啊,可不能让他中午光下棋了!”

“一定”二字是说的很重的,我的好朋友得到了老师的重视我自然十分开心,于是潜移默化中,我就把他彻底拐到了这条路上,连带着当时一起下棋的其他人

这时的我已经领先他们很多了,举个例子,有一天王老师突然让我给他们讲讲普及组的几道题,我一开始很惊讶,因为我根本还没看过他们的题是啥,拿道题之后现场就秒了前两道题,就是念完题之后直接跟着做法就出来了,第三题我稍稍想了一下,发现也是一个王老师讲过的题,就也三言两语就讲完了.....我看到王老师的眼神中充满了笑意,他觉得他没有看错我,他找到了一个好苗子,而我在高兴之余却有一种预感:

初中的时候我就是从三年级开始一直跟着大我一届的人上奥数课和出去比赛,也是屡屡拿奖,但是就在六年级我回到本年级最后一次比赛当中败给了孙昭言拿了第二名。而现在的情况简直如出一辙,我跟着学长学习和考试,大家在后面望尘莫及,而很巧的是孙昭言也学信息,那觉得在最后一次考试当中,必然.....


另一边,换了班主任之后班级氛围非常融洽,我也终于把心思从“如何在不把事态扩到校长的情况下,智慧地抵制老师让我干我不想干的事,且同时在力挺一些我觉得做得对还被训斥的同学的同时,强硬又不显得过于装逼”转成了“如何好好学习”

所以我真的觉得,良师,是很重要的,而良师这个概念,又是相对于不同人来讲,有最适合他的标准。像对于我,就是提前划个大圈让我在里面随意浪,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就没问题的老师是我的良师。

有了这样的老师,奇迹总是会出现的

期末考试成绩发表,孙昭言还是一如既往的第1,李佳实还是一如既往的进不了前40,而我,就这么恰好排在了第10!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