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轶事

在你亲历的短短的时间内,世界有哪些惊人的改变?短短的时间是多久?


我小学的时候,爸妈还在用 BB 机(传呼机),后来手机开始普及,初三时我有第一台手机,是联想的。


这其中有多少年?也没有多少。


刚上高中时流行发短信,每个月订个 1000 条短信,动感地带拇指派,和别人发短信都一条一条地数着,但总会一会儿就用光了。


高二下又开始流行飞信,总在开年级大会的时候,打开飞信疯狂地给基友发短信,刷他的屏,看着他不一会就好几百的未读信息,边偷笑边假装认真听年级大会。


到了大学又开始了微信,逐渐有了 3G 和 4G。你看现在还有谁用短信和飞信。


这其中有多少年?也没有多少年。


小学时候趁爸妈不在家,彻夜地打 CS,练甩狙,练盲狙,练 AK47 压枪,看 SK 的 CS 比赛看的热血沸腾,打雪地刚开始记得对墙来一狙,打开控制台输入 /sv_gravity 50 还能满天飞。


到后来的 who is your daddy,LOL,到现在守望屁股。


我 CS1.5 这么多年都不舍得删,里面有我的热血和无数的网友自制地图。


这其中有多少年?也没有多少年。


小学时从广东去上海要坐老式的动车,况且况且,坐了一天一夜,睡了个卧铺,嗑着瓜子,听着夜里周围的打呼声,看看窗外风景,终于到站了出来伸个懒腰。


到后来飞机的降价和快速列车的出现,到哪里都开始变得很方便。


这其中有多少年?也没有多少年。


对了,还有小学用的第一台电脑是联想的,是 win 几我忘了,我还记得特爱玩那个联想之家里的游戏,还有推箱子。到现在的 Win10 和 Mac。


高二时买的第二台手机是 N78,高兴地到处显摆。选手机时还在考虑要翻盖呢,还是平板。到了高三大家用上了爱疯和爱派德,玩上了切水果,植物大战僵尸和愤怒的小鸟。


到现在诺基亚早已分不了天下一瓢,爱疯也已经要出 7 了。


小学时的数码宝贝,四驱兄弟,神奇宝贝,阿拉蕾,圣斗士星矢,幽游白书,龙珠,初中时的游戏王,神龙斗士,百变小樱,高中时的钢炼,海贼王,火影和死神,大学时的妖尾,寄生兽和东京食尸鬼……(不按严格时间排)


谁还记得以前玩过的 flash 小游戏,谁还记得 Windows 的蓝屏,谁还记得当年冥王星还是 9 大行星之一,谁还记得当年的杨利伟,谁还记得北京奥运会放飞的脚步烟火,谁还记得上海世博会的人山人海……


这其中有多少年?也没多少年。


我们都记得。


中国变了多少。这个世界又变了多少。


一生也没多少年。


 fishmoon,只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逼论短长。
最惊人的改变,莫过于常识被颠覆吧。


前几天翻女儿的科普读物,发现上面赫然写着“太阳系八大行星”。


我去,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在我小时候是最基本的常识啊,那时谁要是说太阳系有八大行星,肯定被笑话死了,结果现在,真的变成八大行星了,那颗行星哪去了?自爆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再往下翻,介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海拔 8844 米。


我去,珠穆朗玛峰海拔 8848 米,这是我张口就来的数字啊,当年还有个著名的网站就叫 8848,怎么变 8844 米了,珠峰什么时候矮了 4 米?什么时候?


忽然,我意识到,我可能买到误人子弟的坑爹读物了,于是我开始上网搜索。


我去,搜索的结果是,书上写的是对的。冥王星不再被认为是行星,珠峰高度重新测量了,而且这两件事都过去十年了。


这时的我,真的不淡定了。


我想起前几天的一件事,女儿问我法国用什么钱,我脱口而出:法郎。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忽然意识到,不对,法国使用的货币应该是欧元。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代沟存在。


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叫常识的东西,我们认为他们天经地义,不言自明,而我们的知识结构,思想三观和行为方式,都建立在那些常识的基础上。可我们生活的世界以及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是那么飞快的变化着,很多我们认为最天经地义的常识都随时会被颠覆。新一代的人们,他们有着全新的常识,自然也有着新的知识结构,思想三观和行为方式。


女儿很小的时候,我抱着她坐电梯,我们的面前有一块播放广告的电子屏,我只是去看它,而女儿很自然的伸出手指想去滑动它。


我是看电视长大的,屏幕是用来看的,这是常识。而女儿是玩手机和 iPad 长大的,屏幕是用来看的,也是用来摸的,这也是常识。


还有一次,和女儿一起去看电影,进了影院她忽然说,怎么不发眼镜啊?我忽然意识到,她从第一次看电影开始,看的都是 3D 电影,这是她第一次看 2D 电影。在她的世界里,看电影需要戴眼镜,这是常识,而我并没有这样的常识。


经历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我越来越能够理解,不同代际之间的人,为什么总会觉得对方是那么的不可理喻。


还有一次,我问女儿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女儿脱口而出:白色的。我先是很惊讶,难道不应该是蓝天白云吗?可当我看到窗外的雾霾天,才明白了那的确是她眼中的真相。


正当我心里五味杂陈的时候,女儿又说:“有时也是蓝色的。应该是白色和蓝色。”


哦,好吧。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