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码农的真实心声:赚一线城市的钱,还二线城市的房贷


作者 | 年素清

责编 | 王晓曼

出品 | 程序人生 (ID:coder _life)

我叫郭子洋,1993年出生在安徽南部的一座小城。父亲是某国企下属单位的一名车间工人,母亲四处打零工补贴家用,我还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姐姐。

虽然家境寒微,但父母非常注重我和姐姐的教育问题,他们从小就教导我们要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将来才能出人头地。我和姐姐总算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姐姐毕业于省城的一座师范大学,回到家乡成了一名中学老师,而我则在2011年被北京某大学的计算机系录取。

虽然那所大学既非“985”,也非“211”,但好歹也是个一本院校。而我之所以报考北京,完全就是想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城,趁着读大学的机会去看看世界。

2015年大学毕业后,我没有留在互联网产业发达的北京,而是去了离家非常近的南京。究其原因,一是我受到了家里人意见的左右,父母总是告诫我毕业后找个离家近点的工作,这样大家互相之间才有个照应;二是当时太年轻太懵懂,对于未来的职业生涯缺乏长远的规划,想着南京也挺好,在哪里工作不是工作,何况南京的房价比北京要友好的多。

尽管南京的房价比北京低,却也远非我这样的家庭和刚毕业的我所能承受的。本着将来要在南京定居的念头在那里上班,所以很快买房便被提上了日程。但是买房又谈何容易?早年父母为了供我和姐姐读书,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是捉襟见肘,姐姐参加工作后不久便嫁人了,母亲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三万块钱作为彩礼。而我刚上班,一年也攒不下多少钱。

面对不断上涨的房价,父母一边焦急,一边自责他们的无能,关键时刻不能帮衬儿子。我不停地安慰他们,说不买房也没关系。母亲却说:“不买房你怎么迈的过去那道坎!”

为了迈过那道坎,2017年底,父母拿出棺材本,加上东拼西凑借来的钱和姐姐给的几万块钱私房钱,还有写代码两年多攒下的一点钱,最终在江宁的一处偏远小区首付了一套两居室。

拿到钥匙的那一天,父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而我则从此成为这座城市里众多年轻的房奴大军中的一员。

 

在南京买了房,我和家人一致认为我将会在那里娶妻生子,度过漫长的一生。

然而,就像《阿甘正传》里的经典台词“生活就像一个巧克力盒子,你永远不知道将要得到的是什么。”

2018年春节期间,父亲腹泻不止,他以为是过年吃坏了肚子,便自己去药店买了些止泻的药,吃了也不见效,但他也没放在心上。后来去老家的小医院诊断为肠炎,吃了药也不见效,他又去看中医……前前后后折腾了几个月,最后在我的坚持下去南京鼓楼医院作了检查,诊断结果是肝癌。他的腹泻正是肝癌的症状之一,耽误了那么久的时间,发现时已是晚期。

生活啊总是要在我们猝不及防地时候给我们一个晴天霹雳!

震惊伤心之余,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刚刚入手的房子卖掉,凑钱给父亲治病。这个想法遭到了父母和姐姐的坚决反对。父亲拍着桌子说:“你要是敢卖房,我现在就去自杀!”母亲流着泪,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她同样认定房子不能卖。

父亲回了老家的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几个平常走得近的姑姑叔叔阿姨舅舅送来了救命钱,母亲在医院照料,而我则忍痛在南京上班。那段时间,我总是心不在焉,写的程序一塌糊涂,老是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bug。周五晚上下班,我坐上高铁回老家,周日再回南京,坐在高铁上,想到躺在病床上日渐消瘦、只能吃一点流食的父亲,我不知道自己做什么能够阻止他的即将离去。

父亲最终还是撒手人寰了,从确诊到离世,只用了三个月不到的时间。

 

父亲去世后,留给我和母亲的除了悲痛,还有一大笔买房和治病向亲戚们欠下的外债,虽然他们好心地告诉我们不着急还,可我明白欠人家债早晚是要还的。我每个月的工资并不高,除去吃喝和房贷,一年攒不下多少钱可用来还债。往远点说,房子买了早晚得装修,那又是一大笔花销。

渐渐地,我有了去北京找工作的想法。偶然间我和班里留在北京写代码的同学闲聊得知,他的月薪高出我一大截,年终奖简直是我的两倍。这更加坚定了我去北京赚钱的念头。

在和母亲、姐姐商议后,她们同意了我的想法,虽然不舍,可如今家里少了顶梁柱,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何况我告诉他们我只是去北京工作几年,等还掉了家里的债、攒下了房子的装修钱,我还是会回来的。

就这样,在阔别了北京近三年之后,我在2018年的“金三银四”回到了北京,并在西二旗顺利找到了一份薪水比南京高得多的工作。

再回到北京,一切是多么的熟悉啊!

熟悉的火车站,熟悉的地铁,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老同学的面孔,熟悉的京片子……

可一切又是如此的陌生。

七年前来北京上学,那个时候的我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住学校宿舍吃学校食堂,从不会为食宿的价格而操心。可是如今却大不同了,需要为每个月的房租掏钱,需要为每顿饭买单。找房子时,我在房租和通勤时间之间小心翼翼地做着平衡运算,点外卖或者去快餐店吃饭时,我要在几块钱的价格之间暗暗盘算,生活过得精打细算。直到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北京的高生活成本,这是学生时代的我所毫无感受的。

北京地铁的车厢也是陌生的,以前上学时,偶尔坐地铁出门,车厢里都是空荡荡的,很少遇到没有座位可坐的情况。可现在因为出行正是高峰时段,别说座位了,能挤上去就不错了。换乘站的过道里和扶梯楼梯上,全是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和我一样,多是年轻的上班族,被挟裹在人流里身不由己。

上学是轻松的,工作却并非如此。但是为了生活,我们必须坚持工作。经历了风风雨雨,我对待工作变得认真起来,该加班时加班,该学习就得主动学习。

 

算起来,我来北京工作也有一年多了,接触到了很多和我一样的90后、甚至是80后同事还有同行朋友。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大家留在北京的意愿普遍不怎么强烈。

首先,不排除一些在北京读完大学本科或者研究生,毕业时非北京的工作机会不看,铁了心要在北京买房落户的人。但这类人总归占少数,我大学班里就有这么一个哥们,他前年靠着家里的帮衬在昌平买了套小两居。

而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和我类似,在老家或者省城或者附近比较有潜力的二三线城市买的房子,然后在北京奋斗,每月按期还房贷。

更有意思的是,我听一个在国企上班的程序员同学说,自2017年北京市积分落户实施以来,他们单位每年通知员工去申请,可他们部门竟没有一个人去申请,年纪大的早就在京安家落户了,年纪轻的根本没这个打算。

赚一线城市的钱,还二线城市的房贷,原来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生存法则。

注:本文根据真实经历改编而成,郭子洋系化名。

#欢迎来留言#

留言点赞数量最多的前三名

程序人生携手【北京大学出版社】送出

《Python Web开发从入门到精通 》一本

截至10月30日14:00点

 

更多精彩推荐
☞@程序员,什么才是“2020-1024”的正确打开姿势?
☞“复制粘贴”发明人,竟是物理学博士转行做程序媛!
☞机器人也开始"怕疼"了?科学家开发无需人工干预即可"自愈"的机器人
☞最新!百度首发 OCR 自训练平台 EasyDL OCR
☞SQL分页查询方案的性能对比
☞2021年,很可能是以太坊的“高光之年”
点分享点点赞点在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