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dical examination in the middle of each month

昨天早晨起来时,发现左眼靠近眼角的部位肿了,手按下去还隐隐的疼,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前天晚上睡得太晚的结果。
 
又要去医院复诊了,其实去复诊的心情很复杂,每次看到医院里那么多的老人,我就很害怕,本来平日自己是不会想很多老了以后的情形的,可是一到医院,看到那么多举步维艰的老人,甚至在轮椅上的老人,就会禁不住想到自己的未来,几十年后的我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呢,好害怕自己变老,真的好害怕!
 
年轻的时候,感情,事业,什么都可以重头再来,生病了也可以一个人去医院,不必依靠别人。可是年老体衰之后呢,任凭自己有再多的想法,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残缺了健康的体魄,一付不自由的身躯,灵魂再升华又能如何呢?人不能只靠精神食粮生存,真的老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心态呢?
 
在医院等待受诊的时候,虽然我没有这么严肃的想上面的问题,可是自己急促的坐立不安,心慌意乱,潜意识里不正是被这种自认为凄惨的场景刺激到了么?
 
傍晚回到家的时候,眼睛还是肿的,突然觉得好像是要长针眼了,想跟妈妈确认一下的,可是又怕她担心,给小姨打了电话,按小姨的方法,用针鼻儿在眼睛红肿的地方按了三下,还用红线把两手的中指第一关节中部缠了几圈,今天在网上查了查日文的治疗方法,晚上回去去药房买些眼药水,希望周末能康复啊。
 
自己真的变坚强了,可是坚强到一定的程度是不是会变冷漠呢?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each 生活 电话
个人分类: interrupted diary
上一篇my feelings of removing in japan and effort to forget the old relationship
下一篇the mid-autumn festival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软件工程07年秋季期末考

2013年12月27日 167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