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老校
发信人: wayjk (等待花开…), 信区: SDUer
标  题: 山大老校——献给能读懂这篇文章的人
发信站: BBS 泉韵心声站 (Mon Oct  8 11:58:24 2007)

“山大老校”作为一种长期延续下来的习惯称呼,是特指坐落在济南洪家楼的这座校园。
尽管上个世纪末期,山大又分成了东校区、西校区、南校区,但是,人们还是习惯于称呼
“山大老校”。如果你在坐出租车的时候,不经意间用了简化的说法:“到老校去”,司
机也大都心领神会,足以可见,一所大学对一座城市潜移默化的影响。 
    山大老校遮蔽在繁华的闹市区,不动声色,不饰张扬,透着一种安静素朴之美。老校
的魅力在于其“老”,老校园积淀着近百年的文化记忆。山大老校的地理方位通常是要靠
教堂和洪楼广场这样的“地标”来描述的。始建于二十世纪初的洪楼大教堂,是典型的哥
特式建筑,教堂南墙上挂着的钟表,象征着时间的永恒。教堂是静谧的,而广场是喧闹的
。与这一静一动的安然相处,显示了一所老大学独有的亲和力。教堂高耸的尖顶体现了超
然的精神气质,而洪楼广场却给人以日常生活的亲切。洪楼广场是活跃的,鸽子、风筝呼
应着热闹的人流,特别是每到傍晚,休闲市民纷纷向广场汇聚,跳舞、唱歌,不亦乐乎。
世俗的沸腾之声弥漫了洪楼的上空,自然也传到了校园里面。紧挨广场的是法学楼,法学
院阅览室的灯光是明亮的,给昏黄的广场之夜带来了几分灵气。学子们已经习惯了一墙之
隔的市民狂欢。法学楼的门窗是木质的,涂着不知涂了多少层的厚厚红漆,有着很宽的窗
台,有学子趴在上面看着广场上的光景,体味着市井生活的乐趣。而那些埋头读书的学子
,似乎对窗外的噪音并没有多大的反感之情。从噪杂与肃静的鲜明对比中,他们获得了一
份从容,一种随和。 
    置身于民间的山大老校是宽容温和的。她没有人为地隔绝与外面世界的联系,济南人
喜欢到大学边上购物、买书、休闲,不仅仅是因为大学周围的东西便宜,更重要的是这所
安详的老大学辐射出一种无形的亲和力。山大老校没有豪华的校门,也没有高楼大厦,比
起周边拔地而起的商务楼,山大老校实在是太不显眼了。山大老校校园里没有盛气凌人的
所谓主体性标志建筑,一进校门,就是幽深的小路,几座建于上个世纪初期的灰色小楼隐
藏在树荫之中,构成了和谐的校园生态。山大老校是简单的,没有随波逐流搞起来大型雕
塑,也没有喷泉、假山之类,只有两大片树林和随处可见的供学子读书的石凳以及一大排
报栏。这样一所朴素的校园今天已经很少见了。在开发建设热潮中,不少大学建设得越来
越气派奢华,不仅校门彪焕,而且楼宇博敞弘丽,花园灿若图绣。这样的大学并不因其拥
有高楼华舍而尊贵,反而难以掩饰其内心的空虚,其致命的弱点是割断了与民间的联系,
透露出一种脆弱的高傲感。殊不知,大学只有融入民间,亲近生活、关爱平民子弟才有生
生不息的生命力。 
    山大老校是生长于市井之中的,南门面向车水马龙的花园路,这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向学子们呈现着开放的空间和无所不在的机遇或诱惑。南门两侧是十几条线路的公交车
站,学子们最常坐的是开往火车站的11路车,公交车缩短了学校与家乡以及外面世界的距
离。学校西门面向洪楼北路,通往居民区,有教工宿舍,也有市民住房,还有怀着考研之
类梦想的租房者,在学校边缘努力着、奋斗着。西门是学子们碰头外出吃饭的地方。当收
到“六点,西门见”的手机短信的时候,就意味着一场热闹尽兴的聚会在策划着了。西门
那边,有很多特色小饭馆,诸如鲁南风味的羊肉汤店、云南米线、烧烤店、粥店、川菜馆
等等。这些小店仿佛专门是为大学而设的,大凡学生模样的人一律被视为熟客,即使吃一
碗面,店员也热情地招呼着。而学生则像到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径自跑到柜台前拿筷子,
找辣椒面,翻餐巾纸。有家烧烤店干脆备置了彩笔,允许学生在墙壁上涂鸦,有失恋者的
叹息,也有抒情者的酸文,有寻友启事,也有“到此一醉”的备忘录。这样的餐馆文化并
不低俗,因为常有刘硕士、王博士在墙上发表感慨,还有惟妙惟肖的自画像,让人端详许
久。洪楼一带旺盛的人气因了山大老校的存在而别有一番趣味。 
    老校的学习风气是纯正的。无论“稷下风”研究生论坛,还是“快乐的苏格拉底”哲
学沙龙,自由讨论的风气依然浓厚,让人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老校容纳的专业大
都是基础学科,如哲学、宗教、法学、物理等,透着一种形而上的气息。讲台上,教授们
大讲“大道”之学,探求人类生活的真谛,这些深远、抽象的道理在这老校园里讲了近百
年,时代在变迁,追求真理的热情却未曾减少。老山大的影响是深远的。上个世纪80年代
,在曲阜师范大学图书馆里借来这本上世纪50年代出版的发黄了的旧书(读普列汉诺夫的《
没有地址的信》我从扉页上发现盖的是山东大学图书馆的藏书印章,是山大在分分合合中
留下的见证。在曲师这样一个偏僻的学术角落里感受到一所老大学的精神分量,是一件令
我狂喜的事情。我将未能考入名牌大学的失落之情,转化成了寻书、淘书、读书的热情。
感谢山大这些散落在曲师的藏书,它赋予我一种信念,即无论是读名校,还是上其他大学
,都是要各自埋头读书,而读书是最重要的。 
    山大老校执著地保留着老实求学的传统,对于花里胡哨的东西有一种骨子里的排斥。
山大在上个世纪30年代和50年代都曾经有过一段学术辉煌,它奠定了山大后来人的学术理
想和精神高度。大学之大,不在大楼,也不在唱高调。英国小说家弗吉尼亚·伍尔夫说:
“在一个天才辈出的时代之后,总要出现一个平淡无奇的时代;在一个热情奔放的时代之
后,总要出现一个埋头苦干的时代。”在星光灿烂过后,既保持一份淡泊和宁静,又不放
弃努力和勤奋,这样的大学是值得期待的。 
    山大的诗性气质是在历史沧桑中历炼而成的。有人说,“一所大学是一锅老汤,一所
好的大学是一锅好的老汤,一锅好的老汤好的味道的形成都有自己独特的发酵过程。”山
大老校就是这样一锅老汤,有着自己的味道,散发着浓重的香气,让人陶醉,更让人感受
到了不尽的滋养。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山东大学操作系统实验报告

2012年06月18日 60KB 下载

山大欧玛阅卷机omrs驱动

2011年01月22日 806KB 下载

山大微机原理试题

2013年02月05日 42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山大老校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