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学派学习理论

         认知是目前心理学界最为流行的心理学词汇,而认知学派的学习理论则是最为繁杂的,按照时间顺序我们可以看看格式塔学派的完形-顿悟说、托尔曼的认知-目的说(符号学习理论)、布鲁纳的认知-发现说、奥苏泊尔的接受-同化说(有意义接受说)。加涅的理论我们单独进行讨论。

格式塔学派的完形-顿悟说

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可怜的科勒被当作是敌国的间谍,行动限制在西班牙的一个小岛上,不甘寂寞的科勒也找了一只可怜的黑猩猩为伴,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其中一个实验是:这只黑猩猩被科勒饿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关在铁笼里面。笼子上方挂着一串香蕉,可是黑猩猩却不能够够着它。这个铁笼和桑代克的迷笼或者是斯金纳箱不一样,并没有提供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只有几只小纸箱子。科勒发现黑猩猩在了解到自己不能够直接摘到香蕉之后,并没有在里面表现出盲目的尝试行为,相反,它非常冷静的观察情景中的一切,直到最后突然开始行动,将几个纸箱子叠在一起,从而摘到香蕉。科勒认为这个行为就是顿悟,也就是我们的学习方式。

但是完形-顿悟学习理论是格式塔三剑客共同合作的结果:韦特海默、考夫卡、科勒。他们认为个体已经存在的完形——即情景以及应对情景的方式——在面对新的情景时出现了缺口,但是,经过个体的认知重组,建立新的适应于新情景的完形,这个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

在这个学习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顿悟,顿悟就是形成新的完形的过程。顿悟有两个条件,其一是个体对环境的整体性和结构性知觉,另一个是假定的心智本身的重组能力。

完形-顿悟说和联结派学习理论相比,提出学习结果是形成新的完形,而不是联结;顿悟是学习过程的重点,而非尝试错误。这就强调了学习者的内在组织能力和主观能动性。

不过,如果我们将斯金纳的老鼠或者是桑代克的猫装进科勒的铁笼子里面,它们应该不会表现出这种顿悟行为,也就是说,科勒成功的地方在于他的实验对象是黑猩猩,相比之下对人类有更好的类比余地。

另外,这里面的完形实际上就是我们说的认知结构,如果要翻译过来的话也许更容易明白:我们已经存在的认知结构不能够解决新情景中的问题,对新情景有整体性的把握(黑猩猩的观察过程),认知结构开始重组,如斯乎顿悟,产生了学习。从这种解释来看,完形-顿悟说是属于非常简单的学习理论。

托尔曼的认知-目的说(符号学习理论)

托尔曼和斯金纳有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折磨小老鼠。他利用老鼠做了两个重要的试验,一个是位置学习试验,一个是潜伏学习实验。在位置学习实验中,老鼠被放置在一个特制的迷宫中,老鼠有三条路可以到达目的地,但是托尔曼可以利用两个门来切断其中的最短的一个或者是较短的两个路线。托尔曼发现,经过多次试验之后,一旦老鼠发现自己前进的道路被切断,它会在短时间里找到替代路线,并且常常是优化的选择。托尔曼觉得,这只老鼠出现了学习行为。

但是,老鼠所学习到的并不是什么联结,因为S-R联结根本就不能够解释老鼠的这种选择行为。所以,托尔曼觉得老鼠学会的是“认知地图”,是一种“目的-对象-手段”三者联系的认知结构。其中一个重要的概念是期待,即目的。老鼠的学习过程并不是盲目的,而是存在一定的目的,从行为的开始到最后的结果都是受到这种目的的影响。因此托尔曼提出了“中介变量”这一概念,将联结派的S-R公式改写为S-O-R

托尔曼的潜伏学习实验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中介变量的存在,但是,这个试验却非常容易让人想到班杜拉的攻击行为模仿实验,让人有异曲同工的感觉。

布鲁纳的认知-发现说

布鲁纳和剩下的奥苏泊尔似乎都不怎么喜欢动物,并没有做什么试验,但是他们两提出的理论却是许多人可望不可即的。布鲁纳的认知发现说受到了格式塔学习理论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是对其理论的细化。

布鲁纳明确的提出了“认知结构”这一名词,认知结构指个体过去对外界事物进行感知、概括的一般方式或经验所组成的观念结构,它可以给经验中的规律以意义和组织,并形成一个模式,其主要成分是“一套感知的类别编码系统”。认为学习的实质是个体主动的经过加工形成新的认知结构的过程。个体现有的认知结构是之前经验的结果,也是学习新知识的内部因素和基础。这一部分,说是照抄的也不为过。

不过,布鲁纳如果仅是如此的话就不会这么伟大了。他还提出学习过程就是类目化(概括化)的过程,即学习者通过这种类目化的活动将新知识与原有的类目编码系统联系起来,不断形成或发展新的类目编码系统。这个过程包括三个阶段:知识的获得、知识的转化、知识的评价。

同时,布鲁纳提出了结构教学观,这也是其认知结构与课堂学习内容紧密联系的产物。可见,一个理论要生存,就必须有用。

最后,布鲁纳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就是提出了发现学习的概念,以抗衡斯金纳等行为主义教育观。虽然布鲁纳认为发现学习是最佳的学习方式,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发现学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最主要的学习方式。

纵观布鲁纳的学习理论体系,他是真正站在前人肩膀上的巨人。这不得不让我想起站在巴甫洛夫肩膀上的华生。

奥苏泊尔的接受-同化说(有意义接受说)

奥苏泊尔和布鲁纳一样都是比较懒的人,如果说布鲁纳还稍微回顾了一下格式塔的学习理论,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那么奥苏泊尔就完全是忘了提一下前人的研究,自顾自的将有意义接受说提出来了。当然,其基础还是格式塔这位老祖宗。

奥苏泊尔认为有意义学习的实质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新知识与学习者认知结构中已有的适当观点建立起实质性的和非人为性的联系。实质性联系是指学习对象与学习者现有认知结构之间的概念、符号或者是命题建立起内在的联系,而不仅仅是字面上的联系;非人为性联系是指学习对象与学习者现有认知结构之间的概念、符号或者是命题建立起的联系是符合逻辑的,而不是任意附加上去的。

奥苏泊尔提出了有意义学习的三个条件:材料本身必须是具有逻辑性的、学习者必须具有有意义学习的心向、学习者的认知结构中必须有同化新知识的适当概念、符号或者是命题。

有意义学习的心理机制是同化,实质是新知识通过与已有的认知结构重的相对应部分建立起实质性的非人为性的联系而成为新的认知结构中的一部分。一方面学习内容被学习者所理解,另一方面学习者获得了新的认知结构,

为了使自己的理论能够更好的应用到实际教育过程当中,奥苏泊尔提出了“现行组织者”的概念,是针对有意义学习的第三个条件而言的。现行组织者是指预先提供给学生的将学习内容和原有认知结构联系起来的学习材料。

纵观认知学派学习理论的发展过程,最重要的两种学习理论都不是从实验室中得到的。也许,一旦我们开始考虑人的主观能动性时,动物实验的局限性就完全暴露出来了。此刻,考虑现实环境中人类的学习过程似乎更有效果。当然,新的技术:用电脑模拟学习过程也是一条光明大道。

另外,与其说布鲁纳和奥苏泊尔提出的是学习理论,倒不如说是学习方法。也就是说,与前面的那些理论相比,它们与实际教育和学习联系得更加紧密,这也是学习理论发展的一个趋势。不过,造成的结果就是,学习理论越来越细,越来越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