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拒60亿美元,天真的程序员CEO最终被自己的公司解雇


全文共3328字,预计学习时长9分钟

安德鲁·梅森,“团购网”(Groupon)联合创始人兼前CEO。

 

获得音乐学位之后转而去学习编码,提出的网站创意收到前任老板的注资,用一百万建立的网站在绝望中迎来转折点,在接下来四年内集资超过10亿美元,增值速度超过Facebook,拒绝了雅虎20亿美元和谷歌6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

 

这时事情却开始急转直下,开发了一种把估值膨胀到300亿美元的会计方法,被董事会强迫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被称为年度最差CEO,股价一年内下跌80%,被解雇。

 

最终回归音乐,发行专辑,继续生活,讲述他的故事。

 

是的,这是一个真实故事,这个人就是美国“团购网”(Groupon)联合创始人安德鲁·梅森。

 

图源:unsplash

安德鲁·梅森对世界应如何运转一直固执己见——他主张对贪婪的资本主义霸主采取大规模的集体行动。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张电话账单:“这不太公平了。我已是这家公司长达五年的客户,但因为不在任何一个周年纪念日,他们便收了我达200美元的退订费。我们需要聚集起来发声:拒绝支付这笔款项!”

 

于是,一条路出现了。

 

“点子”——这个价值100万美元的网站以此为名,人们可以在这里表达看法,刺激社会进步,以此来对抗社会不公。他们的想法是,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对某项事业作出担保,那么这项事业就更容易获得支持。但这并不是安德鲁感兴趣的政治激进主义。

 

“有很多使我心潮澎湃的例子,比如在芝加哥市建一个穹顶。如果你去问芝加哥的人:如果能隔绝这里的寒冬,你愿意为此付多少钱?人们会说:我不知道,可能10000美元吧。每个人都这样的话,在你反应过来之前,这个项目将有几十亿美元的支持。”

 

这是一个绝妙的想法——比起成为一个产品,单纯作为一个想法可能更好。这概念是如此新颖和宏大,人们很难理解它,很少有人会为一个不信任的网站掏腰包。

 

“我认为‘点子’应该是一本书。你知道的,“点子”的内涵超越了一个“想法”,十分抽象。人们访问一个网站,需要在一秒钟半的时间内完全了解它。”

 

与此同时,时钟在滴答作响。安德鲁花了他最惬意的时光设计出“完全是他想要的”的网站——9个月的时间。

 

最终网站推出时,安德鲁将100万美元中的大部分用于搜索引擎营销——针对特定的社交活动。结果呢?每月仅有1000次点击,其中大多数都是呼吁大麻合法化的网络恶棍。

 

安德鲁前老板暨投资家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是一名富有争议的连续企业家,他对此逐渐没了耐心。

 

尽管“点子”被迫成为了一个让恶棍合法化的游乐场,但一些用户发现它另外的实用之处:网上的陌生人能够拼团,从诸如电影院等的当地商家处获得折扣。他们的想法是,如果有足够多的人愿意购买某产品,企业就会受激励并给予大额折扣,之后与中间商分享利润。

 

安德鲁决定背水一战,把所有的剩余筹码都用在这个想法上。他创建了一个Wordpress博客,每天提供一单团购交易。

 

图源:unsplash

“我们所做的就是在WordPress博客上浏览一下写着‘团购网’的博客,然后每天我们都会以此写一篇嵌入了些许要点的新推送。”

 

这个项目针对的是当地小企业,如面包店和体育用品商店等。但是与全国性的品牌不同,本地家族式商店很难利用电子商务或一般的促销活动,他们大多数没有自己的网站或是其他在线营销渠道。

 

“团购网”为他们提供免费促销,并从销售额中分一杯羹。但没人愿意相信一个毛头小子开的网站。极具讽刺的是,在给一堆企业打电话后,安德鲁在自己的大楼里找到了“团购网”的第一笔交易。

 

“我们另一单生意在我们办公室楼下吧台+披萨的汽车旅馆酒吧,第一天就做了20单生意。我们出售它们的方式是到办公楼的大厅,或者站在汽车旅馆酒吧外面,分发印制的小明信片。”

 

万事开头难。最初的生意推进缓慢且需要付出大量劳力,他们需要大量实际的销售额。但几周后,当安德鲁向寿司店集齐了500个团购订单,他才清楚意识到自己是在干什么。

 

接下来的事令人陶醉。企业排出了一份长达9月的候补名单,以便进行日常交易。“团购网”的电子邮件用户数年内增长到1000万,他们借了一大笔钱雇了一群人。

 

安德鲁·梅森在2011年说了这样一句话:“较之于已成为过去时的,我认为处于将来时的错误和失败会更多。”

一语成谶。

 

2010年,雅虎向“团购网”提出2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安德鲁不喜欢这位CEO,也不喜欢为雅虎工作,所以他拒绝了。同年,谷歌提出了60亿美元的报价,这个有点难拒绝。

 

“团购网”的服务对象是大额团购。在模仿者挤占市场之前,它得尽可能扩张到更多的城市,然后通过大退场让所有的投资(总计14亿美元)得到回报。

 

安德鲁·梅森并非此计划的傀儡,但他是“产品缔造者”。大规模扩张、超量招聘等的商业活动由幕后策划者、第一投资人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及其董事会负责。他们与安德鲁之间并非没有二心。

 

当他决定反抗时,仅剩一个余地:一个大的、有吸引力的首次公开募股。戏剧性转折来了。

 

首先浮出水面的是会计的花招。“团购网”一提交IPO资料,就发现他们错报了约3亿美元的收入,一家曾鼓吹一年多便盈利的公司现在处于亏损状态。记者们开始深挖莱夫科夫斯基的黑历史。一封来自投资者以前创业历程的电子邮件被广而告之,展示了他的经营理念:

 

“让我们及时行乐吧!”莱夫科夫斯基写道,“让我们宣布一切,让我们乐观于我们的预测让我们把这件事发挥到极致。如果我们前进时被胡说八道的人搞得晕头转向,现在该采取激进的行动了,我们背水一战……”

 

与此同时,“团购网”上的商家开始公开表达对服务的不满。“团购网”每日只为一家本地企业做一笔交易广告,由于客户群庞大,许多企业因促销而超负荷运作。这问题听起来本该不错,但一旦有几十个不满意的顾客在网上留下差评,谁也别想升职。

 

安德鲁做出了一些努力但于事无补。他是那种穿着内衣在圣诞树旁跳舞的人,他是那种为了愚弄大家而告诉记者他和20只猫住一起的人。即使他从“团购网”资金中赚了几百万美元,但他仍然是那个人。

图源:unsplash

 

当生意兴隆的时候,安德鲁·梅森是掌舵这家全球增长最快公司的“我们中的一员”。一旦负面新闻来袭,他就是跟在赛车轮子后面的小孩子。但现在人们开始怀疑它是否真的是一辆赛车,还是仅仅是一个经PS处理过的玩具模型。

 

质疑占据了上风,尽管安德鲁试图装作正襟危坐,“团购网”的股票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仍是下跌了80%,安德鲁一年后也被自己的公司炒了鱿鱼。

 

“团购网”快速增长的原因分为两个层面。首先,它使小型本地企业能够无风险地利用电子商务。2008年,现金匮乏的本地家族式商店很乐意在“团购网”的候补名单上等待。在妙趣横生的日常促销活动后,他们等到的往往都是大量重要顾客。

 

对顾客来说这很新奇。当地很少有企业提供任何形式的优惠券或折扣,“团购网”是唯一一个能以更低价格买到电影票的地方。另外,它还有社交元素——你能邀请你的同事,以便达到指定的每日拼团人数下限。

 

“团购网”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扩张(每月两个城市),也创造出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预计收入和估值。如果你以85度角连接两个点,定会预测出登月的路线。

 

“团购网”坠落的主要原因是,它本就不该起飞。它的模式不仅存在诸如客户留存率或商家满意度之类的漏洞,且从未有过通向规模化和盈利化的明确路径。

 

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看起来并不完全反对炒高倒货的哲学,而安德鲁·梅森只是一个天真的理想主义程序员,被人骗了。安德鲁还剩下一点钱,他现在正扮演着一个恢复元气的小丑。

 

若安德鲁知道故事结局,他会接受2007年那一百万美元吗?或许他依然会。

 


推荐阅读专题

留言点赞发个朋友圈

我们一起分享AI学习与发展的干货

编译组:郭芳芳、张泊玉

相关链接:

https://entrepreneurshandbook.co/programmer-rejects-6-billion-gets-fired-from-his-own-company-82c7abeb3b60

如转载,请后台留言,遵守转载规范

推荐文章阅读

ACL2018论文集50篇解读

EMNLP2017论文集28篇论文解读

2018年AI三大顶会中国学术成果全链接

ACL2017论文集:34篇解读干货全在这里

10篇AAAI2017经典论文回顾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添加关注

读芯君爱你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