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官传序》--一篇值得深省的文章

   人是有思想的生物,活在世上的时间久了,总是有很多感悟的。回过头了读别人的一些作品,就会觉得非常的有道理,而在当时可能没有这种感觉。所谓“温故而知新”,这句话可能除了指每天把读过的东西读了再读,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时过境迁的时候去温习一些过去的东西,得到那种收获吧!

   这篇文章中有两个非常受用的总结:一是“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二是“ 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也许前而那句说得有点大,有点像套话,但是 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 太贴近我们的人生了。人之所以遭受太多的无常与灾难,实际上结果都是由平时的点滴造成的,这个理论用到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整个人类都是合理的。凡人之所以不能成为圣贤,都是由于人有太多欲望,也就是有太多追求,这些欲望和追求如此让人沉溺,失去人应该有的理智和勇气。

   也许像我这样年轻的人说这些话显得有点托大,但如果我们去翻阅我们的古籍,去和我们社会当前一些智者交流,你就会发现,生活的哲学是如此贴近我们,生活中有许多点滴值得我们去注意、去思考、去改进。平凡与伟大的区别也不是在于说多么激昂、高深、有哲理的话,不在于有多大理想和抱负,而在于我们是否能驾驭自己的智慧与勇气去做人。

  这里附上《伶官传序》一文及注释,文字对大家都一样,阅者各有见解。

原文

  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与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之矣。

  世言晋王之将终也,以三矢赐庄宗而告之曰:“梁,吾仇也;燕王,吾所立,契丹与吾约为兄弟,而皆背晋以归梁。此三者,吾遗恨也。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庄宗受而藏之于庙。其后用兵,则遣从事以一少牢告庙,请其矢,盛以锦囊,负而前驱,及凯旋而纳之。
  方其系燕父子以组,函梁君臣之首,入于太庙,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其意气之盛,可谓壮哉!及 仇雠已灭,天下已定,一夫夜呼,乱者四应,仓皇东出,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君臣相顾,不知所归,至于誓天断发,泣下沾襟,何其衰也!岂得之难而失之易欤? 抑本其成败之迹,而皆自于人欤?《书》曰:“满招损,谦得益。”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自然之理也。故方其盛也,举天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
  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岂独伶人也哉?作《伶官传》。

 

译文

  唉!国家兴盛与衰亡的道理,虽然说是天命,难道不是由于人为的吗?推究庄宗得天下和他失天下的原因,就可以知道了。

  世人说晋王将死的时候,拿三枝箭赐给庄宗,告诉他说:“梁王,是我的仇敌;燕王,是我扶持建立 起来的;契丹与我订立盟约,结为兄弟,他们却都背叛晋而归顺梁。这三者,是我的遗恨;给你三枝箭,你一定不要忘记你父亲的愿望。”庄宗接了箭,把它收藏在 祖庙里。此后出兵,就派随从官员用猪、羊各一头到祖庙去祭告,请下那三枝箭,用锦囊盛着,背着它走在前面,等到凯旋时再把箭藏入祖庙。
  当庄宗用绳子捆绑着燕王父子,用木匣装着梁君臣的首级,进入太庙,把箭还给先王,向先王禀告成 功的时候,他意气骄盛,多么雄壮啊。等到仇敌已经消灭,天下已经平定,一个人在夜间呼喊,作乱的人便四方响应,他匆忙向东出逃,还没有看到叛军,士卒就离 散了,君臣相对而视,不知回到哪里去。以至于对天发誓,割下头发扔在地上,大家的泪水沾湿了衣襟,又是多么衰颓啊。难道是得天下艰难而失天下容易吗?还是 说推究他成功与失败的事迹,都是由于人为的呢?《尚书》上说:“自满招来损害,谦虚得到好处。”忧虑辛劳可以使国家兴盛,安闲享乐可以使自身灭亡,这是自 然的道理。因此,当庄宗强盛的时候,普天下的豪杰,没有人能跟他抗争;等到他衰败的时候,几十个伶人围困他,结果自己丧命,国家灭亡,被天下人讥笑。
  祸患常常是从细微的事情积累起来的,有智慧、有勇气的人常常会因为沉溺某事物不能自拔而陷入困境,难道只是伶人吗?写了《伶官传序》。

 

作者简介

  欧阳修(1007~1072), 字永叔,号醉翁,晚年又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吉安永丰(今属江西)人[自称庐陵人],汉族,北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与 柳宗元,韩愈,王安石,曾巩,“三苏”苏轼,苏洵,苏辙合称“唐宋八大家”。庐陵(今江西省吉安)人。四岁丧父,家境贫寒,刻苦自学,宋仁宗天圣八年进士 及第。晚年历任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职,卒谥文忠。早年热心政治改革,但晚年对王安石变法有所不满。为文主张切合实用,重内容,反浮靡。积极培养后进,因 而成为北宋中叶文坛领袖。他的散文明畅简洁,丰满生动,说理透彻,抒情委婉。诗、词也有很高成就。他的《 六一诗话 》开创了“诗话”这一新的体裁。 著作有《新五代史》、《欧阳文忠公文集》,又与宋祁等合修《新唐书》。

文章简介

  本文是为《伶官传》所作的序言。《伶官传》是《新五代史》中的一篇合传。记伶人(古代音乐工作者和演员的称号)景修、史彦琼、郭门高等人的事迹。本文通过对后唐庄宗得天下、失下天的典型 事例,阐述了国家 盛衰主要是由人事的道理 。作者作此序是为了告戒当时北宋王朝执政者:要吸取历史教训,居安思危,防微杜渐,不应满足表面的虚荣。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