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移动取消cmwap包月之后的奇遇记

    听说上海移动要取消20元不限流量的cmwap手机上网包月了,改为20元只能包50MB。如果用户不做任何更改,默认变成普通GPRS接入,按流量收费,每K“只有”3分钱。
    我也没有那么愤青,听到之后也不会义愤填膺,想一想,企业嘛,都是赚钱第一位,人家是垄断的强势单位,我们这些消费者是弱势群体,咳咳,对着10086的ppmm骂几声似乎也没有作用,既然手机上网变贵了,那就多交一点点钱嘛。多交一点点钱,再让移动多赚一点点……于是,我继续安心地走着自己的路。
    旁边一个巨大的广告映入我的眼帘,定睛一看,正是关于手机上网的——里面说道网络升级,速度更快,号召大家赶紧拿出自己的酷酷手机,下点好听的歌歌。于是,我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蠢蠢欲动。动感地带,我的底盘我做主!于是,我很是得意地在手机上打开浏览器。然而映入我眼帘的不是我要的网页,而是这么一个页面:“中国移动通信提醒您:您正在使用手机上网业务,若继续浏览网页,会产生GPRS通信费……”
    慢着,既然要按流量收费,那我先算算一首歌到底有多大的流量——一首mp3大概5M吧,每K3分钱,那么每M大概就30块钱,5M大概就150块钱。呵呵,才150块钱而已——啊?150块钱?我突然回过神来,啊地一声昏倒在路边。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天还是那么蓝,云还是那么白。看来自己没有什么事情,拍拍身上的灰尘,继续赶路。看见一个大妈,骑着一个人力三轮车,拉着一车西瓜在叫卖。突然感到一阵口渴,于是在她那里买了一个西瓜。
    “大妈,你拉这么一车西瓜,肯定能赚不少钱吧?”我接过西瓜的时候,问她。
    “哎呀,别提了,也就赚个百把块钱。刚好给我那读初中的儿子听一首歌。”
    “听歌?是不是演唱会呀?”
    “哪里哪里。他呀,最近买了一台手机,可高级了,听说可以上网。还说想用它来玩下载,下点歌听听。听说那个东西下一K三分钱。我不明白一K是什么东西,想想比起金首饰的一K来说,的确便宜多了,于是就答应了儿子,卖西瓜挣钱,让他下很多很多K!”
    “可是一首歌就有好多好多好多K呀……”
    “是的,我后来才知道。不过答应孩子的事情不能改变,我只有努力卖瓜挣钱,争取每天的收入能够儿子下一首歌,为人父母的就心满意足了!不给你多讲了,我要继续卖瓜了……”

 

    吃了瓜,精神倍增。继续赶路。一位男子提着公文包,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突然,他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哈哈大笑,狂叫,涨了,涨了!
    我感到很好奇,问道:“先生,什么涨了?难道长江又发洪水了吗?”
    他满面春风地对我说:“股票又涨了,我又赚了!赚了4万块钱,哈哈!”
    “不错,4万块钱能干不少事情呢。比如,你可以买辆奇瑞QQ了。”我很是羡慕。
    “哈哈,买车干嘛?我要当楼顶,当楼顶。”他一边说,一边扬长而去。
    当楼顶?这人莫非想成为百变星君,变一栋楼房?我甚是奇怪。直到他走远的时候,我才从他自言自语的欢呼声中听出这是怎么一回事。“4万块钱,可以用手机下一部上容量G的高清晰电影了,爽哉,爽哉……”原来是DOWNLOADING呀!

 

    我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停住了脚步。因为我发现旁边站着一位非常pp的mm。她拿着一个手机,面带忧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于是我上前问道:“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呜呜呜,我要彩虹罗曼史。”她娇嗔道。
    有戏!我心中暗自庆幸。罗曼史嘛,要不要我和你一起来创造?当然,这个只是在心里想的,没有敢说出来。她又说道:“一共有100集,我用手机手机一集一集下载下来,得多少流量呀!”
    塞,原来她说的是要用手机看一部韩剧!想看就下呗,干嘛这么愁眉苦脸?不过,那玩意儿怎么竟然有100集?也真够拖拖拉拉的!都下下来,流量也许不少。于是,我也在心里快速心算,帮她看看流量有多大……
    当结果出来之后,我感到头上冒出一股寒气。望了望不远处我的住所,心想,如果把那套房子卖掉,按照上海现在的楼市价格,应该可以支付得起她看完这部超长连续剧的上网流量费。再打量打量一下这个mm,嗯,貌若天仙,娇艳欲滴。卖房子!就这么定了!不用说卖房子,卖血也值得!
    “姑娘,不用担心,你放心地DOWN吧,流量费我帮你支付!”
    “好,好,好!”她高兴地跳起来,拍拍手,但同时又有点担心地问道,“你有那么多钱来支付吗?”
    “放心,放心!”我连忙说,“把现在我住的房子卖掉就可以了撒。”
    “但是卖了房子,那你又住哪里呀?”mm很是担心。
    我正准备说那就搬去和你一起住好了,突然听见她冒出一句:“普通版本的片子我不要,我要下HDTV哟!”
    于是,我又一次晕倒了。在晕倒之前,顺便问问见多识广的各位朋友,现在有HDTV那么大屏幕的手机吗?

 

    很久很久以后。
    “起床了,今天房东来收房租!”我揉揉朦胧的双眼,发现室友正在催我起床。哦,对,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

 

 (重要提示:本文不是新闻说明文议论文杂文,更不是报告文学,纯属YY文)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