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城(四)

4. 云城大学

 

又过了一天。我早早地起床,到云城大学里面去找我的另外一个同学,艾学习。他在云城大学念博士后,师从知名教授唐中礼,研究方向为云计算安全。最近他们实验室的课题太多,有很多事情自己忙不过来,需要找人兼职做一下。刚好我临时失业了,墨镜男人给的项目具体内容还无从知晓,那就先从老同学的手中,获得点生活费吧。

云城大学是云城最出名的一所高校,据说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面也有一席之地。云城更名之时,它也跟着改为现有之名,就连学校大门的雕塑也改了——正门前面屹立着的是一朵浮云。不错,这里用“屹立”二字没有错,因为这毕竟是雕塑,没有办法真正悬浮于空中,下面被一跟金属桩子给顶了起来。金属桩子上面似乎写了几个字,靠拢一看,乃“虚拟云城赞助”。

云城大学的云计算中心也赫赫有名。现在的云城大学袁显能,其实也是从该中心走出来的。中心下辖几个实验室,其中云计算安全实验室,最引人关注,也许是因为该实验室的主任便是业界泰斗唐中礼。

 

校门口很多人乐意与这朵浮云合影。有两个女孩,十八几岁,估计大一大二的样子,看见我过来了,笑嘻嘻地过来,叫了一声大哥,然后把手中的相机递给我,要我给她俩拍张照片。“背景是什么?校门全照吗?“”不了不了,有这朵云就可以了。“照片拍好,她俩连声道谢。

 

艾学习的实验室位于一栋三层小楼。此楼墙面暗灰,看来年代遥远。楼前的牌子为“云城大学云计算研究中心”。我在二楼找到了他。一阵寒暄之后,他简单地给我说了任务。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任务,只是需要人花时间来完成而已,比如写一个程序,从海量数据中筛选出符合特定条件的内容。它们和云计算安全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想他们的核心技术是不会轻易对外透露的吧。

我看到艾学习的电脑桌面是一张草坪上的合影。十来个人,有男有女。他说这是他们实验室成员的合影。年纪最大的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头,估计就云计算安全实验室的领军人物唐中礼教授了。另外,有一位姑娘特别显眼,约摸二十一二岁,扎着两个小辫子,红色上衣,黑色小裙,面带醉人微笑,可爱而美丽。他说这是他们的小师妹。提到小师妹,他眉飞色舞,说了一大堆有关她的事情,比如她其实就是唐教授的女儿,遗传了父亲的智慧,天资聪明,小小年纪就念了直攻博。还提到虚拟云城的老板追她已经多时,并说道,有可能他俩已经成了男女朋友。说到此处,他竟然叹了一口气,似乎在说,唉,以后就没有我的份了。

似乎这女孩有点面熟。我让他把这张照片发一份给我。他嘿嘿地笑了两下,说我是不是对这小师妹也敢兴趣了,可惜今天她没有来实验室,真可惜,也许下次你会碰到她的。他还说支持我和张开平公平竞争。我说,大公司的大老板和我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人间,我哪里有竞争优势。艾学习笑道,也许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大老板呢,风水轮流转。我说,即使有那么一天,她也不是小姑娘了,早就嫁作人妇咯。

 

告别艾学习之后,我到云城大学校园里逛了一圈。校园里男男女女结伴而行,应该都是一对对的情侣。很多人不顾周围的目光,嬉皮笑脸,打情骂俏。如今的学生越来越开放了,我们当年真是远远不如啊!我心中暗自叹道。

路上迎面来了几个人。一个白胡子的老头,精神矍铄;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国字脸,一看就是一副官相。国字脸男人周围还有两个黑衣人,一男一女,看似不像学术界中人,倒有点像保镖。

”袁校长,不用送了,我一个人回中心就可以了。“白胡子老头说。

中年男人笑眯眯:”唐教授,我有今天还得多谢你的栽培!放心,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的!刚才说的事儿,你再考虑考虑,过两天我们再行商量。“

他们的声音虽小,但是我却听得清楚。等他们走过去之后,我回头一看,之间白胡子老头和其他几个人已经分道扬镳了。白胡子老头一边走,一边摇头,若有所思,他的方向好像是云计算中心。袁校长?唐教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位校长,就是袁显能,那位教授,就是唐中礼。

我忽然对这位校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准确地说,应当是对他周围的两位黑衣人有兴趣。初步打量,男的体格健硕,一看就是大力士;女的五官端正,秀眉中透露着英气,好似女中侠客。这两个人到底是干嘛的呢?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跟着他们走一程看看!也许是上个星期刚看了一部有关保镖的电影,所以我突然来此冲动。这校长是何身份,竟然到了动用保镖的程序?

 

于是我掉转头,尾随校长一行人前行。大概走了五分钟,来到了学生众多的地方,估计这里是教学楼聚集区。途中黑衣男女都回头望了我几下,似乎我长得也不像坏人,所以他们也没有特别在意。

有一名男生,二十出头,手持手机,一边埋头码字,一边缓慢移步。也许在给女朋友发短息,也许在用手机发微博。等袁校长快走到他的身旁时,他突然弯下腰,脱下鞋子,猛地往校长身上砸去!砸了之后,迈开步子,飞速奔跑。

校长猝不及防,大惊失色;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彻底雷到。两位黑衣人见状,迅速向那位学生追去。黑衣人好身手,步履矫健,放在武侠小说里面,就是轻功了得的人物。可惜那学生也不是吃醋的,跑得更快,我怀疑他很可能是体育特招生。

其他学生见状,哄地一声,议论开来。有笑声,有骂声,有义正言辞声……一分钟过后,女黑衣人回到校长身边。”校长,那人跑得太快,阿童继续追去了。我回来保护你,免遭再受袭击。“

袁校长摇摇头,苦笑:”追到又有何用?不和这帮小屁孩一般见识,咱们回去吧。“

等校长走远,有人突然放声大唱:”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我感到奇怪,校长被砸,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但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啊。难道这些学生有什么事情,被压抑太久?

 

云城大学逛了一周,感觉腹中空空,于是从校园的一个偏门出去,来后面的小街,找到一家小面馆,要了一碗面。

”老板,结帐!“我所在的桌子旁,还有另外一名食客,他刚吃完面。

我看了他两眼,忽然发现,他就是刚才那扔鞋的学生。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我叫住了他:”且慢!“

那学生有点奇怪:”我认识你吗?“

”刚才我看到你用鞋砸人……“

”哈哈哈哈,“那学生又坐了小来,语气忿忿不平:”早就想出这口气了……“

”他与你有和恩怨,为何这样对他?难道你不怕被学校开除?“

”恩怨?哈哈,哈哈……你知道花季保护神吗?“

”这是神马玩意儿?“

”一个插件!只要是云城大学的学生,登录虚拟云城,在里面发布的任何言论,以及各种活动记录,都会被记录下来,汇总到云城大学学生工作科的机房里!“

”这个……这个好像侵犯了隐私吧?“虚拟云城的用户一般都喜欢实名制注册,且登记自己的学校等信息。所以要筛选某某用户是不是云城大学的学生,轻而易举。

”你注册虚拟云城用户的时候,有没有看过它长长的协议?看了你就知道了在法律上面你永远告不倒它!其实这个还能忍受,大环境如此,我们憋一憋坐坐忍者神龟,说不定也能熬成仙。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就实在不能忍受了!估计他们和虚拟云城赤裸裸地勾结。虚拟云城推出了一个云城大学生专用客户端,我发现即使退出了它,它也能在后台监控我使用电脑的各种行为……“

我嘴巴老大老大,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虚拟云城会这么干?不太可能吧?明年它还准备在达斯纳克上市呢!

”这年头网上的弹出广告太多,不小心点击了几个,就出来了一些很黄很暴力的网站……结果学校就迅速知道这件事情了,搞得我被记大过,留校察看。还有好几位兄弟也同样中招!你说我们至于吗?这些站点,好几年前哥儿们就没有兴趣了,结果到现在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辩驳也无用,看看云城大学的入学协议,就知道你要告他们这样做非法,也起不了任何效果……“

说着说着,这位男生竟然哭了起来。”关键是学校还把处理通知书寄到了家里。可怜的老妈看到通知书,在电话那边哭着问我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还说网络不是好东西,是恶魔,电视上天天看见有人通过网络诱拐女孩,或者盗取银行卡,或者不认爹不认娘……丫的,你开除我也不怕,读这个大学有个鸟用,还不是为了让老爸老妈开心?我最忍受不了老妈的眼泪了……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窃网者为叫兽……“

七尺男儿也有落泪之时。我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也不知道他的行为到底是对是错。我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安慰了他。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叫沈欣。他同时给了我一个邮件地址,G妹儿的。我问他为啥用来外的G妹儿,不怕米帝对我们的渗透,同时说米帝的野心从未停止,你看这个叫啥妹儿的诱人名字,就存在着糖衣炮弹的特征。他说他就是一介普通老百姓,哪有那高的觉悟,只要够好够爽就行了,哪里是G点就找哪里。

告别沈欣之后,我想我该回家了。今晚10点,准时登录墨镜男人给的站点。虽然前天我测试了此地址不能访问,但是今天我还是想提前尝试一番。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