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这件小事

01. 2009年,梧桐泛青时,我终于忍痛把珍藏多年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全集》送给了范修宇,作为让他陪我去灵山的交换。 当晚凌晨两点,趁着灯光昏黄,我们蹑手蹑脚地溜出各自的家门,准时在楼道里碰面,煞有地下组织接头的架势。 见我磨磨蹭蹭地绑鞋带,范修宇竟干脆拉住我的书包,连包带人把我提下了楼。...

2017-09-13 15:29:07

阅读数 525

评论数 0

“我会对你负责的。”

文 | 十里菱歌 01. 城门古道,我在西风中翘首远望,等待那策马而来的归人。 羽沙国中午的太阳很猛,我身旁一名同样在等着人的妇人好心劝我:“姑娘,你歇歇吧,这日头这么烈,晒伤你这身肌肤就不好了……” 我坚决摇头:“不,只要还没等到他,我就一刻都不歇。” 妇人又劝了我几句,见我依然故我,...

2017-09-13 14:39:33

阅读数 380

评论数 0

从未见过如此不争宠的妃子,比起皇帝,她更想……

01. 作为后宫最不受宠的妃子之一,我平日里一不画圈圈诅咒轩景皇帝厚此薄彼,二不和当红妃子争宠,唯一的爱好就是银子,还都是我自力更生赚来的。 像我这种既能自力更生又不惹事生非的妃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入宫一年轩景皇帝都不踏入我的寒月阁,必将成为他未来人生中最最追悔莫及的一...

2017-09-12 16:38:38

阅读数 406

评论数 0

和天然呆恋爱是什么体验?

文 | 抽风的漠兮 01. “喂,你的钱包被偷了!!”煎饼摊前的大妈对着买煎饼的女孩说到,“……就是那个男的,刚才贴在你身后,快追啊!”。 “哦,知道了,谢谢。”女孩闻声点了点头,“我的煎饼要多放点葱花。” 看着煎饼大妈目瞪口呆,女孩笑了笑,“你别担心钱了,我口袋里还有零钱。” 大妈张大...

2017-09-12 15:34:38

阅读数 335

评论数 0

捡了个美男,该卖多少钱?

文 | 十里菱歌 01. 我在战事刚毕的沙场上,捡到了一头狮子和一个男人。 四面风声寂寥,亘古月光惨白地洒下,被烽火灼出了黑洞的战旗倒在血沙里,我一边念着“南无阿尼陀佛”一边打着哆嗦蹲在地上捣鼓。 自古以来,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两件,一件是马革裹尸,一件是没钱吃饭。 男人是第一件我是第二件...

2017-09-12 14:55:03

阅读数 1010

评论数 0

隔壁住着一个过气的明星是什么体验?

01. 8月14日 善解人意的好邻居,晚上能不能稍微调低下你唱歌的音量,高音很好听,但是作为你的隔壁,有那么一点点吵。 8月15日 亲爱的邻居,晚上唱歌的时候小点儿声好吗?我有点儿精神衰弱。 8月16日 浑蛋,晚上再那么大嗓门,我要找物业了! 徐蔻盯着邻居门上贴的三张便利贴,火气已经...

2017-09-11 18:20:43

阅读数 439

评论数 0

八岁时我弄丢长命锁,七年后他说保我长命无忧

01. “听说,督军府的告示是你撕的?”男子慵懒地开口。 我默不作声,低头盯着那一抹月白色长衫,还是忍不住浑身发颤。 毕竟,街坊之间,关于范天辰的传闻就没一条好的,什么草芥人命啊,什么强抢民女啊,性子更是跋扈乖戾。 可没人敢管他,因为他是督军的儿子。老督军老来得子,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宠得无法...

2017-09-11 15:53:35

阅读数 451

评论数 0

哪有岁月静好,不过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文 | 公子扶苏 01. 第一次见到宋青歌是在与匈奴一战结束后的长安城里。 身后高耸入云的战旗,身边是一匹威风凛凛的黑马,宋青歌站在众将士的最前端,身后的披风破烂不堪,身上的盔甲也是血迹斑斑,零乱的头发随意的梳起,光洁的额头下是一双明亮又淡漠的眼睛。 单手背在身后,手中是一杆红缨枪。无视于...

2017-09-11 15:07:15

阅读数 340

评论数 0

那个人总有一天会爱你

01. 如果可以,我愿意一辈子昏迷不醒。 因为只有在我的梦里,苏贺才会喜欢我。 在梦里,高高瘦瘦的他一下子从人群中发现了我;在梦里,冷漠寡言的他主动对我说心里话; 在梦里,位列第一的他停下来等我进步。 所以我每天赖床,而我赖床的时候,骆心几乎把我的卧室门都给拆了,喊着:“灵犀,快迟到了。...

2017-09-08 15:24:19

阅读数 417

评论数 0

有一个学霸对象是什么体验?

01. 2014年,从墨尔本回国的夜航中,林小玮缩在毛毯里睡不着。 多少年了,她对于任何选择都主意坚定,这次却像丛林里迷路的鹿,不知往左往右。 一落地,骆然那个话唠的短信就刷刷地涌进手机,皆是些细微絮语,算算墨尔本还是凌晨,这呆子果然没好好睡觉。 “你那个破胃,药都离不了,让陆之让千万别带...

2017-09-08 15:06:59

阅读数 532

评论数 0

我漂亮有才,我爹还是丞相,为什么不能当太子妃?

文 | 桑萌 01. 这世上,能让苏嫣消停的法子只有两种:一是将她打晕;二是将她打死。 那厮是相府千金,从小娇生惯养、无法无天,生平只做三件事:吃饭、睡觉、撩太子。 她曾在琼林宴上公然向太子表露爱慕,太子不受,她便抱紧他的大腿不让他走,最后硬生生撕裂了太子的龙裤; 她曾于上元节时放了百盏...

2017-09-08 14:45:25

阅读数 878

评论数 0

有一个超毒舌的对象是什么体验?

01. 早会上,我再次被律师事务所林主任委以重任,成为被杀富翁沈云飞前妻叶雯的辩护律师。 我真的特别佩服自己,刚毕业一年,就因为在几宗大案子中出色的表现崭露头角,成为律师界中一颗耀眼的明星。 当然,这些都是我美好的梦想。 实际情况是,脸色铁青的林主任一大早就把我叫到办公室:“余窈窈,你在律...

2017-09-07 15:17:51

阅读数 319

评论数 0

“男朋友送了我一瓶才100多块的香水”

1 在知乎上看到这个一个提问: 我和男友都是准研究生,有家教和做项目的收入。恋爱近两年,他并没有送过我什么像样的礼物。 最近我提出平淡中该有点小惊喜,他问我喜欢什么,我说我想开始用香水了,我想要我的第一瓶香水。 于是他网购了一瓶ck中性香水,我查了下,138。 虽说我查价钱的行为不妥当,...

2017-09-07 14:59:32

阅读数 1209

评论数 0

你明明是我师父,却偏要做我女朋友

文 | 原西琦 01. 2015年年末,白欢喜断绝了与所有人的联系,一个人跑到了墨尔本。 她像是忘记了这几年国内发生的一切悲与欢,一个人在异地他乡尽情享受着晨光散落,流云飞走的好光景。 可这份淡然却被电视中突然传出的消息打断了。 彼时,她刚刚结束了惬意的沙滩之行,回到青年旅社端着碗麻辣烫...

2017-09-04 18:23:18

阅读数 367

评论数 0

我能想到最幸福的事,是陪你夜坐听风、昼眠听雨

文 | 日光生   01.   十月底的塞加格天气格外暴躁,狂风随心所欲的肆虐,仿似要把这个世界囫囵掀翻掉。   整座城市长久的笼罩着一股因寒冷而氤氲朦胧的深秋气息,像是空气里布满了孤独和忧伤。   狂风过后仍旧是狂风,无止无休。   我加完班回家,刚出了地铁站尚没做好万全准备,一个不小...

2017-09-04 13:44:40

阅读数 1013

评论数 0

提示
确定要删除当前文章?
取消 删除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