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张孝祥> 郭新明:一辈子的朋友

郭新明:一辈子的朋友

//编者按:郭新明是张孝祥老师最好的朋友,这是他从美国发来的纪念文章。

 

(0)

网上曾经看到过一次"超过两条就是一辈子朋友"的帖子,我笑笑就过了----

"睡在过同一张床;穿过一样的衣服;互穿过对方的衣服;自己逛自己的,买回来的东西竟然一样;
一起哭过、笑过;一起吃饭、喝酒、K歌;一起出去旅游;一到节假日,一定会出去庆祝/玩;
彼此羡慕对方;互相认识至少五年;都喜欢拿对方开玩笑;家里人都知道她/他的名字;
遇到困难,总是互帮互助;吵过嘴,干过仗,但依然很铁;难受伤心的时候第一个想和对方倾诉;
一个眼神或一个小举动就知道她/他在想什么只有朋友才会这样说 "

直到看到CSDN挂出张孝祥去世的消息,我才在疑惑诧异和悲痛中独自体会失去一辈子朋友的痛苦
----不,这俩个大老爷们恐怕要是  (5*一)辈子的朋友。
(如果你看不懂这一句,是因为你这个门外汉还没有跟张孝祥学习编程)

 

(1)

99年的时候,我还在北京的一家通信技术公司工作,正在需要人手的时候。
我的一个朋友要找Web邮件系统,碰巧看到了张孝祥的简历。
我发现他曾经做过传呼机系统,我就近水楼台先得月,直奔二里庄去拦截这个人力资源了。

多年之后,我们提起了这段相遇的故事----

他说,当时觉得好激动,一个公司的老总居然骑自行车来三顾茅庐。
我说,你上当了,我当时只会骑自行车,开车是到美国之后才学的。

我说,我是搞通信的,深知要有专业功底才能做好电信级的软件。
他说,你上当了,我大学是学机械的。

我们一来一回被阴错阳差地扯平了。

 

(2)

我们虽然是通信技术公司,但是更多的还是基于电信系统的多媒体远程教育应用。
当时公司在清华创业园,有不少清华来的博士生硕士生。
虽然其中一些人都不是搞IT专业的学生,但是对软件开发都是热情高涨。
张孝祥是公司的创始人了,有很多的时间和大家亦师亦友的交流编程。

他说他大约是从那时候起萌发了搞大众编程教育的念头。
"IT技术是今后社会发展的趋势。
看着这里的学生有如此好的学习条件,如果让更多的人都能学上编程该多好?
我们搞的就是多媒体远程教育,何不就此借机涉足IT培训行业?"

经过了一番精心筹划了,培训中心就干起来了。
等后来,我去拜访客户,他在搞技术培训;
我去谈融资合作,他在搞技术培训;
别的项目成功,他和我们一起快乐,然后还在搞技术培训;
别的项目失败,他和我们一起默然,他还在搞技术培训;

我们的培训中心成了最有特色的一个分支。
虽然启动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小的部门,我总是看到孝祥的脸上有创业的自豪和快乐。
我从众多的照片中找出了这张最开心的时刻。

(3)

比尔盖茨的自传,不会提到微软的第一个IBM订单之前,盖茨的妈妈和IBM的董事会主席在一起共事。
(当然,如果没有这个情况,我想比尔盖茨也许会走上另外一条成功的道路)

如果让张孝祥写自传,嗯,还是免了吧----因为他没有李刚一样的爹爹比尔盖茨一样妈。
每次他提起从前那些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里面哩哩啦啦的烂事,都被我赶快憋回去----
"你可千万别讲你从前那些斑斑劣迹,那会毁了我们老师的英雄形象,吓得客户都不敢来报名了。"
我后来也不完全知道他那么多的"劣迹",以至于今天要靠读他的博客去了解这个曾经的反面典型。

我们一起打拼的日子,我看到的是他的不是聪明,不是热情高涨,而是困难袭来的时候的坚韧。
我喜欢这样的伙伴。

我想告诉那些进入 IT行业的朋友一些在课堂上没有听到过的张孝祥的故事:
他去大学刷浆糊贴讲座广告
他去街上发小传单
他还給客户送订购的图书
他被城管抓住后"行贿"得以逃脱
他应对前来培训中心勒索的小混混
他在培训中心大楼火险警报后和消防队打好久的交道

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得就和你我一样平常,而平常人所缺乏的,是他那样的梦想、执著和踏实,

(4)

2003年底的时候,培训行业进入一个新的转型期,
孝祥说想好好思考一下今后的发展方向,
我也决定做一个转型,到美国去和妻子团聚,然后是准备办理护照签证这些手续。
后来我还因为从前的工作经历被疑似敏感,让被大使馆审查了好几个月。

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让培训中心的两个老股东,躲回了清河的老巢。
我们聊天,谈理想,谈人生,一起写书、作课件、录视频,而孝祥太太就替我们跑腿去邮局发货。
工作之余,孝祥的爱好是打乒乓球,我也就自然而然陪着在附近的一个地下室的活动中心锻炼了,
"为千万人少走弯路而著书、为中华软件之崛起而讲课"的理想,就是在那一段无拘无束的日子里成形的。

当然,我们还要搞"公款"吃喝。
我特意翻看了看当年的财务报表,我和孝祥两口子一个月累计吃了大概800元的午餐。
2004年的春节,小区北门口的湘菜馆开张了,我们还犒劳了家属一顿。

我因为要出国,所以变卖了自己的大部分家当(其实也没什么东西)。
我每天要从清华那边骑车去清河,于是孝祥家的女式的自行车被我征用了。
当然,条件是有时候我得骑车去邮局发送学生订购的图书和光盘。
第一天去清河邮局的时候工作人员就问我,你妹妹怎么不来了?
原来他看孝祥太太和我长得很像,以为我是她哥哥了。
后来还有一次其他人看到我们两家人在一起的照片,又把我当成了孝祥的大舅子。

(5)

2004年初夏,我离开中国之前,孝祥说真的好想留住你一起打拼。
就算你远在美国,我们还得是朋友。
所以我们会在网上聊天,还是谈理想、谈人生,谈企业规划;
我少了那份从前一起每天都写书作课件的琐碎,而他还在继续写书讲课,朝着目标一步一步的努力。

他还批评我从前思路大方向很好,但是太超前了
所以行业的先锋就很容易成为行业的烈士,而成果就留给了后面来的人。
当然,他批评完了我还不忘记继续占我的便宜----
连女儿的中文课表都要让我翻译成地道的英文,而且其中还有一门课叫"思品"。天啊!

我和孝祥说,我相信他会有新的伙伴和团队,会比我更好,他说他仍然是会惦记着我。
他说到做到了----当我在美国看到孝祥去世的消息,打电话回去向好几个人问起的时候,
接电话的每一个人都说,我知道你,孝祥常常提起你。

(6)

我走的时候,美其名留下12个字的锦囊妙计"敌无我有、敌有我精、敌精我贱"。
其实我自己的事情都还是一塌糊涂呢,可孝祥就这样做了。

2005年,孝祥告诉我说传智播客培训走出了从无到有的第一步
2008年的时候,孝祥又告诉我有了投资,作了很多精品的教程
2010年的时候,他说有个新主意,"不花钱先培训业后后再付费"的"贱"招。
我说美国这里也有这样的方式,是依靠强大的社会信用体系和财富作后盾。他说没问题。

2010年底我回北京,特意去培训中心走了一圈
看到了好多激情洋溢的新面孔,就如同当年自己迈入 IT行业时那渴望的眼神。
我觉得孝祥的梦想在一步一步的实现。

我说我在逐渐转行了,我没有在美国继续搞IT了,而是在美国作数学老师,还在慈善组织做事。
我说,我其实正在向你学习----
就因为看到了你从无到有作过的一切,我也正在筹备写本围棋的书。
我会把围棋和美国的数学教学大纲结合起来,也算普及围棋文化,就像你在中国普及软件开发。

孝祥说那我支持你一下吧,于是和太太一起开着车,七拐八拐送我到一个淘宝网店店长家里。
最后让我挑了一副新榧木的棋墩和缅甸花梨木的棋罐,
还说以后让女儿也学一学围棋,
还说下次全家来美国旅游要来我们家,

那一分手,一切都没有了......

(7)

一个门外汉,一个中学生,学 IT 搞编程,不是不可能。
IT领域不是高不可攀,和其他行业也没有区别,和做人也没有区别。
孝祥的"为千万人少走弯路而著书、为中华软件之崛起而讲课",就是在证明这一个梦想。

所以,你不妨看看他著过的书,听听他讲过的课,
再和孝祥感动过的同事同行聊聊天,
再和培训中心的毕业学生谈谈话,
你会有一番新的收获。

要我说,孝祥不是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会犯大大小小的错误
但他的理想和兢兢业业的努力,让他不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IT业内业外的朋友,努力,你也行的。

他最后还用自己生命告诉你,搞开发也要好好保重身体。难道,还能找到比这些更好的建议么?

(8)

在美国,新年的第一天都要许愿,叫做 New Year's Resolution。

我想上帝想在 2012年学 Java 了,所以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把孝祥叫去了。

我说:孝祥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呢

上帝说:我喜欢他的梦想。

 在遥远的天家,那个五辈子修来的朋友,你还安好么?

(2012年1月2日于美国芝加哥家中)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