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三个败家子(2)——从刘禅侃起

我所谓三国的三个败家子,他们分别指:

麻木的政客——刘禅

堕落的明主——曹睿

复仇的王子——孙皓

咱这么说可不是空穴来风,皆有其道理存在。

只不过书分两头,各表一方,一下子也说不完,我们就先从“麻木的政客”的刘禅侃起。

说起这刘禅,我们不得不再提一人。此人可不简单,名头大大的了得。他是“占星投降学”大师谯周的入室弟子,传说中曾被夏侯渊生擒活拿过,又跟马谡一起丢了街亭的蜀汉“大将”陈式之子。他姓陈名寿字承祚,也就是那个写《三国志》的陈寿了。

陈寿这小子,本是蜀国一马仔,自小混迹于蜀汉政府谋求发展,虽然有起有落,但也一干十来年,总体来说混得还算不错。所以他投降西晋后才会在《三国志》中将那深具长臂猿特征的大耳皇帝刘备描绘的英明神武,称之“先主”;而将这头号败家子刘禅——唤作“后主”,以示不忘旧恩。

所以要提他,是因为我们现在关于三国部分的史料,尤其是蜀汉的历史,主要都得自他的《三国志》。不知是蜀汉政府觉得自己国祚不久,还是某些人害怕束手束脚的关系,蜀国压根就没有自己的史官,更没有多少像样的史料。

若没有陈寿同志义务帮忙记录,说不准后世还以为刘禅是专门给猪阉割的屠户呢。

而在《三国志》中,刘禅的描写是这样开始的——“后主讳禅,字公嗣,先主子也”。

开篇明义,陈寿在刘禅传第一句只是简单地说刘禅“名禅,表字是公嗣,并且是刘备的儿子”;而不像《三国志·吴书》中第一句写东吴第二代君王孙亮“孙亮字子明,权少子也”,也不似《三国志·魏书》中第一句写第二代君王曹睿“明皇帝讳叡,字元仲,文帝太子也”,而只写刘禅是刘备之‘子’。直到翻过行来,才补充到“建安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立为王太子”。

觉没觉出些异常呢?这特意强调的“建安二十四年”与“立为王太子”中,似乎隐瞒着蜀汉政权中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起蜀汉政权,其实他们也真够倒霉的,统共就出过两皇帝,还一代比一代背;开国比曹魏还晚,亡的比曹魏还早,沦为三国中最早消失的一国。其实也怪他们自己,谁让他开国皇帝叫什么不好,偏偏要叫个“备”呢。

再说这皇帝爷俩,那更是一个比一个背。

想当年,那天生外形酷似长臂猿的刘备落魄到卖过草鞋,打过短工,跟人干过马仔,让吕布欺负的嗷嗷直叫,让曹操收拾的抱头鼠窜,好不容易才在同族刘表的新野安定下来,开始过起“髀肉复生”的正常生活。

到后来他小老婆<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梦中吞北斗而怀上刘禅(不过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梦里吞了些什么,甚至于究竟梦没梦),本以为鸟枪换炮,到儿子辈该转运了。谁知刘禅这厮却得了他老子真传,从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出生就开始走背字;他刚满一岁,就是转过年来的事,那自小就爱抽羊癫风的曹操便亲率大军南下,杀得荆襄九郡昏天黑地,吓得他老爹刘备赶紧偕家眷“战略转移”弃新野而走。由于曹操以前在攻徐州时曾经犯过一次羊癫风,结果造成徐州数十万民众被他活活“抽”死;这次一听“羊癫曹”过来,新野百姓争先恐后跟着刘备一起跑路,其声势之浩大据说更胜后来东三省沦陷百姓逃难。

谁知刘备一伙扶老携幼跑了没有几里,就让轻骑兼程的曹操大军在当阳长坂坡给撵上了,眼瞧着就要兵败人亡。要说这刘备也真是个人物,深明大义,立即做出了一个领导人应有的抉择。

只见我们这连号称义薄云天的关羽都心甘情愿当他二弟的备备哥,先是对刘禅之母也就是他的小老婆<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很有绅士风度的深鞠一躬,而后含情脉脉的吟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我先飞’”,立马感动的<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也就正在<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被他感动的鼻涕眼泪如泉涌时,备备哥趁势又迅速转过身来,利用他的肢体优势(手长过膝),一把搂住了他的得力助手兼贴身保镖赵云兼第一打手赵云同志,靠近赵云耳边,忽然坚定异常的说道“哥们顶住,让老大先走”,随即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不过这也确实怨不得他,毕竟他和那杀妻子而后的公孙瓒将军同学过,受到过良好的启蒙教育,现在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而已,没干点更过激的就不错了。

再看后面,密密麻麻的曹军,洪水般朝赵云等人涌了过来。这下可苦了我们的赵<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云和甘">云和甘</personname>夫人,这可让人怎么活啊?

但说到苦,其实他们还不是最苦的,大人再苦,好歹也有个自制力。可您想想,刚满周岁的孩子哪见过这阵势?屁大点的孩子,随便蹦跶出个阿猫阿狗都能吓个半死,何况是那么多双手沾满血腥,专为杀人而来的曹兵。

只吓得<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怀中小阿斗恸哭不止,声音之凄惨嘹亮,好悬没把过往的曹兵吓死几个,不知道的还以为刘备搞穿越弄来什么声波武器。可就是这一哭,可给赵云壮了胆气,令他抖擞精神,进入战斗状态。

但往后的发展,却与《三国演义》中大相径庭。无论陈寿的《三国志》或鱼豢的《魏略》都与演义中长坂坡情节有所出入。

若按陈寿《关张马黄赵传》中所说“及先主为曹公所追於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这一段很好理解,说白了就是“刘备让曹操大军给追到当阳长坂坡,见势不好就丢下老婆孩子撒丫子跑路,这时候全靠赵云怀抱后主刘禅,保护<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甘">甘</personname>夫人,杀出一条血路,保全她母子性命”。此处与《三国演义》中差异还小,只是不见“七进七出”,以及刘备另一个老婆<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糜">糜</personname>夫人“投井而死”的记载。本来嘛,三国演义就是七分史实,三分虚构的,变更点情节也属平常。

但到了鱼豢《魏略》中,就差得很远,甚至于根本不相干了。《魏略》中记载道“初备在小沛,不意曹公卒至,遑遽弃家属,后奔荆州。禅时年数岁,窜匿,随人西入汉中,为人所卖。及建安十六年,关中破乱,扶风人刘括避乱入汉中,买得禅,问知其良家子,遂养为子,与娶妇,生一子。初禅与备相失时,识其父字玄德。比舍人有姓简者,及备得益州而简为将军,备遣简到汉中,舍都邸。禅乃诣简,简相检讯,事皆符验。简喜,以语张鲁,鲁()〔为〕洗沐送诣益州,备乃立以为太子。初备以诸葛亮为太子太傅,及禅立,以亮为丞相,委以诸事,谓亮曰:‘政由葛氏,祭则寡人。’”,这段比较长,我只译个大概,大体上说“刘备当年在小沛驻军(指刘备袭车胄取小沛那次),却没想到曹军杀回来的那么快,仓皇的丢下家眷逃跑,后来辗转逃去荆州。等刘备到荆州以后,此时的刘禅已有几岁大了,年幼的他瞒着曹军偷偷躲起来,跟着逃难的乡民到了汉中,不想却被贩卖,最后被一个扶风人(今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刘括买去当养子防老。就这样过了十数年。后来刘括为他娶妻,刘禅还添了个儿子。直到后来过来个简将军(愚以为此人为刘备老乡简雍,详情后表)会晤汉中张鲁,意外发现了刘禅才将他带回,最终刘备立他为太子。等到刘禅继位,他干脆明示诸葛亮‘政治上的事情你来办,寡人只管祭祀仪式就够了’”。

要说历史上互有出入的史料也不算少,比如唐朝老李家的《大唐创业起居注》(隋唐时人著)与新旧《唐书》(旧唐书五代时著、新唐书宋时著),一直在某些人物、事件的记述上存疑,但毕竟间隔年深久远,不是同一时代所为,历史时期不同,资料不同,难免有所出入。但出自同一历史时期人物笔下,一件事,一个人,却完全两样的记载在中国历史上也算较为罕见。

而至于鱼豢与陈寿,两者不但同为三国时人,还同曾入晋;按理都应该对三国历史熟悉,且没有太大思想负担才对。而且鱼豢还没有在晋为官,比之陈寿那样美化司马晋朝,生怕得罪主子,他的文章应该能更加客观公正;所以后人评价鱼豢“殊方记载,最为翔实”。

可陈寿毕竟在蜀汉为官多年,难道他们皇帝的事,他还没有在曹魏的鱼豢清楚?而且在年龄记录上,刘禅分明是建安十二年出生(公元207),鱼豢却写成他在小沛时已然“数岁”,不是瞎说是什么?

稍安勿躁,其实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也是刘禅成为“三大败家子”的核心原因。一桩被春秋笔法尘封的往事,造就了一个——“麻木的政客”皇帝刘禅,一切的一切,将在下回逐渐为您展开。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