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有程序员男友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j01G58UC80251/article/details/78334925

是的,你没看错,程序员男友,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和程序员谈恋爱,你能在每天晚上十一点半,准时收到由简易程序自动发出的晚安;过生日虽然收不到CPB,但他能兴致满满的给你的电脑换一个SSD(固态硬盘)

“开机只要十秒噢亲!”他得意洋洋,你气的牙痒痒。


不过,看到这里,深圳的几十万程序员可能就齐刷刷发出了质疑:

“程序员怎么会有对象?New的吧!”


?wxfrom=5&wx_lazy=1




01



很不幸,我就是那个程序员New出来的对象。


换句话说,我的男友就是一名深圳程序员。我们是大学校友,在一起五年了。认识他的时候我压根不知道程序员是个什么玩意。在我印象中,工科专业都差不多,工科男也都长得差不多,格子衫、双肩包,还有一张爬满代码的脸。


?

▲ 我的程序员男友


他说自己是一枚“极客”,喜欢钻研技术。


“极客?什么玩意,跟黑客一样破坏世界的吗?”

“其实那些你们认为的破坏分子不应该叫黑客,黑客实际上是指……”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在QQ上认真详细地给我解释了极客、黑客、骇客等概念之间的联系与区别,俨然发过来一个百科。而我并没有耐心看完。


“好吧,不是很懂。那你有做过什么破坏世界的事吗?”

“我都说了我不干那些事儿,我只是比较喜欢钻研技术而已。”

“钻研技术?修电脑吗?”


“那个什么……程序员不是修电脑的。”他试图跟我解释,“不过要是你电脑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帮你看看。”




02



和传说中的程序员一样,他对穿衣打扮的确不太在意。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衣柜里只有运动T恤、运动裤、运动外套这几种构成。


有一回我给他买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衫,但我从来没见他穿过。向他问起此事,他说他不习惯穿衬衫,没有运动装舒服。


“不穿的话,给你买衣服做什么?”我有点儿生气,“你穿衬衫比运动衫好看多了!”

“那我明天试试吧。”他拗不过我,勉强答应了。


?


第二天,他如约换上了衬衫。可他竟然将好好的衬衫套在了一件运动T恤的外面,T恤还比衬衫长了一截,突兀地露了出来。而且,衬衫还皱巴巴的。


“这衣服买了才没多久,怎么皱成这个样子了?”

“不知道,你买的~”他一脸傲娇的表情。

“你怎么放进衣柜的?”我问他。

“就……就那样一揉,一塞……”


他看着我越来越紧锁的眉头,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应该要拿那个什么烫一下?电……电烙铁?


也是,如果不是这么脑洞大开,那就不是程序员了。




03



和程序员谈恋爱的最大好处,就是你永远不需要为“生日/情人节/纪念日给男朋友送什么礼物好”这样的问题纠结烦恼。


“今年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再给我买个新键盘呗……”


要知道,此前他已经足足有5个键盘了。青轴的、红轴的、银轴的、人体工学的、有线的、无线的……还不算废弃了堆在角落里的。


不仅如此,他还有3个音箱、4副耳机、5个鼠标,以及一小箱子奇怪的电子元件和电路板。有一回我们在火车站过安检,安检人员看着他一行李箱的电子元件、大大小小的螺丝刀电烙铁等工具,问了他一句:你是修理工吗?


?


前一阵儿他迷上了智能音箱,就是那种傻了吧唧的“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立体版Siri。


打着“研究”的旗号,他一股脑儿买了亚马逊ECHO、天猫精灵和小米AI回来。下班回到家,就能听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会儿喊:“天猫精灵,放个歌!”一会儿又喊:“Alexa,turn on TV……”他还把家里的其中一盏台灯换了一种会变色的灯泡,和他的智能音箱玩得不亦乐乎:Alexa,把灯变成红色…… Alexa,把灯变成黄色……


不仅如此,家里的其他电器也没逃过一劫,都被他都装上了奇奇怪怪的玩意,他在手机上就可以控制台灯、风扇、电视、空调等各种家电的开关。有一回周末他回老家了,我一个人在家睡懒觉。睡着睡着突然被热醒,才发现我的空调被远在千里之外的他用手机关掉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保持微笑着安慰自己:就当体验智能家居了




04



不仅电子产品,程序员对所有工具的热爱可能都是一样的。


今年八月,我们从公寓搬进了小区,有了一个大厨房,开始偶尔自个儿做饭。如果说我是一个实战派,在网上看个菜谱的大概之后,就在厨房里自由发挥;那么他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工具派。


他想做牛排,二话不说先下单买了一个两百多块的牛排煎锅;想做土豆泥,就买了一成套工具,包括压泥器、蛋抽、过滤网等等。他还买了一套多功能切菜器,说是可以解放生产力。


?

▲ 家里的各种奇怪工具


“不能输在工具上。”这大概是他的信念吧。代码写得不好,可能是因为还差一个HHKB;菜做的不好,可能是因为锅太便宜。就像他从来不会承认是自己拍照技术不行,所以才没法给我拍出美美的照片。


“为什么我的腿只有一半?!”

“太粗了,放不下。”

“为什么把我拍的这么矮?!”

“你本来就矮啊。”

“我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

“长得丑,没办法。”

“你看人家男朋友拍的照片!”

“人家是单反拍的啊,都有专门的人像镜头。所以你该换个相机了。”



05



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可能真的是一个被New出来的对象了。也对,毕竟,他的真爱,还是代码


他是一个勤奋的程序员。在程序员最大的交友网站gayhub上,他连续打卡将近700多天,也就是说,连续两年间不管刮风下雨逢年过节,他都向网站提交了代码。可以说是很变态了。


?

 ▲ 他去年年初的github截图


他说,很享受那种在自己的敲击下能构建起一个世界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和我写文章编故事的快感是一样的。


“啊,这个好帅啊。”他经常对着他那黑底绿字的编辑器页面念念有词。


当然,我从来都不明白那一堆蝌蚪文有什么美感可言,噼里啪啦敲击机械键盘的快感,我也不是很懂。


?


他也一直很想教会我写代码。理由是我足够聪明,有能力成为一个中文专业出身的程序员。但我私底下觉着,他之所以总是念叨着要教我写代码,可能是因为疲于应付我的各种“别人家的男友”的需求:


“你看别人的程序员男友!给她做了这么好看的网站!”

“你看别人的程序员男友!给女友写了抢课软件!”

“你看别人的程序员男友!写游戏向女友求婚!”

“你看……”


他偶尔也会想送我一些“很程序员”的礼物。有一年情人节,他给我做了一个“概念型礼物”,大概就是做了一个简单的H5,H5播放完以后会唤醒一个星空投影灯,投射在房间里,可以看见一片星空。


之所以说是概念型,是因为我最后并没有见到完整的礼物,在拼装星空投影灯的那一步,他就失败了。


?

▲他用代码给我写的闪烁的爱心


他还心心念念要送我一个以我名字注册的域名。他对注册域名一事一直热情高涨,而我对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域名这件事,却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来。

“多么酷炫的事啊,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呢?”他很不解。

“这么傻逼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喜欢?”我也很不解。




06



和其他恋爱中的女生一样,有时候我也会问他一些世纪难题,比如,他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代码多一点。


狡黠的他从来不会正面回答我,被逼急了,也只会说一句:


“最爱的事情,当然是面向对象编程啦!”


我也只好对他的答案佯装满意,然后将他购物车里的鼠标和键盘全部清空。


?


其实,程序员的世界很简单,只有1和0。而作为程序员家属的你,可能是他和这个现实世界连结的唯一接口


他们日复一日地与冰冷的机器对话,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也冰冷。他们会用自己笨拙的方式表达朴素的爱:可能是一次次不厌其烦地为你重装系统,也可能是帮你写个小脚本爬学习资料;是足够的细心和耐心替马大哈的你频繁更换碎了的手机屏幕,也可能心血来潮就给你写一段代码表个白......


他们徜徉在代码世界里,做他们自己国度里的国王,主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


10月24日,程序员节。在此,愿天下的程序员都能找到属于你们的爱的十次方








今天你想要点什么呢?




?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