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性骚扰案件频频曝光,硅谷首当其冲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kXYOnA63Ag9zqtXx0/article/details/78950651

?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2017年12月,美国《时代》杂志TIME封面刊登了五位在遭受性侵后大胆站出来讲述自己经历的女性,并将她们——“打破沉默者”(Silence Breakers)作为2017年度人物。


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


2017年10月5日,《纽约时报》报道了两位女演员Rose McGowan和Ashley Judd对韦恩斯坦的性骚扰指控。之后陆续有多位女性站出来指控韦恩斯坦性侵。


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作为导火索,不仅点燃了美国社会对于娱乐行业中性骚扰事件的关注,更引发了一场受害者主动指认有权势的性侵者的“韦恩斯坦效应”(“Weinstein Effect”)。受害人纷纷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遭受性骚扰的经历,并加上关键词“#MeToo”。


0?wx_fmt=jpeg


而一向以科技创新闻名于世的硅谷,这一次也被卷入了这场声势浩大的“#MeToo”指认运动中。许多在科技业从事的女性站出来讲述自己被性骚扰甚至被性侵的遭遇。


在新年的第一天,小探就带领大家回顾硅谷作为性别歧视重灾区在2017年都发生了哪些故事,分析这些故事背后的成因,以及它们对硅谷企业文化所带来的影响。


科技企业文化堪忧,性别歧视蔚然成风


2017年初,优步(Uber)公司前员工苏珊·福勒爆出在Uber工作期间曾遭到一位技术主管的性骚扰,但公司人力部门极力保护主管,而不是积极解决问题。


这名女员工不得已换了工作组,但却因举报一事而被上级报复,不仅难以升职,还丧失了外出学习的机会。同时,苏珊发现在Uber因性骚扰而被不公平对待的女员工不止她一个。但大家都因为人力部门的不作为而选择了沉默或者离开公司。


优步女员工爆料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之前侮辱女性的不当言论也被再次曝出。虽然公司年中开始整治混乱局面裁掉涉嫌骚扰女性的20几位员工,但是这并没有扭转公司恶劣的形象。


0?wx_fmt=jpeg


6月,卡兰尼克因“公司管理不善”而被迫辞职。12月,彭博社又曝出优步公司早期投资人谢尔文·皮谢瓦(Shervin Pishevar)曾经对5名女性有过性骚扰行为。优步公司2017年可谓流年不利。


为何美国媒体会揪住优步不放


作为硅谷典型“混蛋文化” (asshole culture) 科技公司的代表,优步的管理层都以“男性优秀员工”优先为原则。而事实上,这种“重男轻女”的公司文化跟员工的表现并无直接关系。


比如,优步公司的男性员曾每人获赠一件皮夹克作为福利,但该公司女性员工却因所谓的“人数太少、特别定做的话不划算”而一无所获。


管理层赤裸裸的性别歧视让这家效益虽好的科技公司一直被大众所诟病。


不止在管理层面,很多公司的男性科技工作者自身的大男子主义(Alpha Male)在硅谷已经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让他们所在的公司的文化,以至于整个硅谷也因此受到影响。


2017年,一名谷歌员工公开致信公司管理者,批评公司雇用更多女性从事技术工作是把政治考虑置于企业利益之上。他认为从生物学角度来说,女性更适合“艺术或者社会领域的工作”,而不是工程工作。


0?wx_fmt=jpeg


这名员工的言论一出,立即引起许多谷歌员工的强烈抗议;但同时,也有大量男性员工支持他歧视女性的观点。虽然出言不逊的员工已经被公司解雇,但是他所造成的影响却远不止离职那么简单。


对于歧视女性却因为”政治正确“而不能明说这一局面已经被打破。支持这名员工的谷歌工程师们以”言论自由”为由认为谷歌不可以限制员工所思所想。这些支持者甚至在谷歌总部举行示威以支持“言论自由”。支持者们认为公司应该以“代码论英雄”,男女工作就应该有别。


支持者们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性别歧视观点,在硅谷并不少见。而这也为硅谷成为性骚扰、性侵的多发地埋下了伏笔。


硅谷创业女性:投资人,我拿什么来换取你的投资?


早在2016年,市场研究顾问马丹斯基和美国风险投资基金凯鹏华盈(KPCB)的前合伙人瓦萨洛,对200位在硅谷工作10年以上的女员工进行调查。90%的受访者表示,在公司活动或行业会议上目睹过性骚扰事件;60%的人表示,自己成了上司骚扰的目标;60%的人表示,举报遭到性骚扰后,对处理结果不满意。还有1/3的人担心自己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


这个报告从女性雇员的角度反映出的了硅谷职场女性危机。事实上,很多女性作为公司的创立者或合伙人,也难逃性骚扰的影响。


0?wx_fmt=jpeg


2017年,在韦恩斯坦性侵事件爆发一个月后,美国科技信息网站“The Information”披露了风投公司“二元资本”的创始人、合伙人卡尔德贝克(Justin Caldbeck )曾对6名女企业家实施不同形式的性骚扰。


之后,美国媒体CNN科技报道了多名女性者创业者讲述如何被自己公司的投资人性骚扰。其中,硅谷著名超级投资人,“500 Startups”基金创始人麦克卢尔(Dave McClure)骚扰多名女性创业者的事件被曝出。


一时间,多名硅谷大佬因之前的性丑闻事件的曝光被集体下课。


在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的数量要比科技公司少得多,但却在硅谷的科技生态链上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投资人和初创企业的这种利益关系使得风投场成为了硅谷中另一个性骚扰事件多发的重灾区。投资人的资本与创业者公司利益的息息相关,使得很多女性创业者在遭受性骚扰、性侵后不敢公然指责施暴人。


但是为何这些性骚扰受害者选择在2017年纷纷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经历


分裂中的美国,道德危机下的硅谷


0?wx_fmt=jpeg

 

早在2012年,亚裔女企业家鲍康如(Ellen Pao)就将其供职的风投公司凯鹏华盈告上法庭,揭开了硅谷性侵丑闻冰山的一角。可惜她在3年后败诉。

 

2017年,鲍康如将自己的经历编辑成书,取名Reset(重新出发)。如果她的事件发生在韦恩斯坦性丑闻曝光后的今天,或许结果会有所不同。


2017年初,为抗议特朗普就职,华盛顿、纽约、芝加哥等408个美国城市爆发了妇女大游行(Women’s March),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单日示威活动。


美国总统特朗普诸多侮辱女性的言论及行为早在其当选前就被广大民众所诟病。他的当选,使得愤怒的民众开始决定采取行动抵制他的诸多政治思想。


女权运动,这一次走在了最前面


在硅谷,硅谷性别歧视文化的形成,在根本上,是整个美国社会性别歧视文化的一个写照。性骚扰事件中的受害者作为职场中的“权力下位者”的经历实际上是社会压迫的一种形式。


而“权利上位者”对女性的压迫在硅谷尤为典型则是由于两性从业者比例失调和早已根深蒂固的“兄弟文化”所造成的。

 

硅谷高新技术类公司的男女职工大抵保持在7∶3的比例,而女性在技术部门的比例低于20%,在核心领域和管理层的人数则更加稀少。而“兄弟文化”的核心就是大男子主义——男性代表着更强,更好,更聪明。

 

2017年,职场女性,作为社会压迫中的“权力下位者”,选择打破这种不公平的格局,并在有人站出来之后,陆续开始集体行动。这也为女权运动写下了新的一篇。

 

性骚扰事件的曝光对整个硅谷会有那些影响呢?

 

首先,硅谷大公司已经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在公司招聘高管过程中更加看中候选人的道德操守。而高管猎头也需要在候选人的背景调查上做足功课。

 

其次,硅谷诸多科技公司出台相关政策规范上级员工的行为,更加严厉对待性别歧视、性骚扰等行为。领英(LinkedIn)创始人霍夫曼倡议硅谷科技公司高层集体签署尊重女性宣言。

 

而各大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也会相应做出调整,从而更好的保护女性以及少数性别者的利益。

 

尊重女性,从我做起。在硅谷,这不只是一句口号。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推荐阅读

?wx_fmt=jpeg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卫哲 | 姚劲波 | 胡海泉 

垂直种植 | 无人车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wx_fmt=jpeg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