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壁垒

       壁垒是前线的第一道墙,它是高大的,厚实的。要忍耐敌人的一波波冲击。我们学习的过程就是在攻破壁垒的过程,同样,壁垒的两边便怀有了各自的立场,天然的敌对者。学习知识有壁垒,早在《送东阳马生序》中宋濂回忆皓首穷经起,书籍的价值远不止竹笺笔砚,而是上面承载的知识带给它本身的重量。今日的csdn是程序员交流的一个很好的平台,和Github可以互为补充,可是今日的知识仍是宝贵的,今日的知识仍是有壁垒的。只是这壁垒的维度发生了变化,总体是比以往变薄了。这壁垒不单在于别人是否愿意花时间心力将知识深入简出杂糅自己的理解教授于你,更难的在于你本身是否能在知识的时效性内很好地掌握其。若你是一个在这方面更无深入涉猎的人,你没有对该方面知识理解更深于老师的能力。只有迁移学习或者是更加广泛地涉猎学习,由此及面,向更多的“老师”请教。今天的尖端领域的知识无疑是晦涩难以理解的,且不论古代的贤者大儒穿越今天如何理解高等函数与矩阵变化,单单是今天已经在学科领域最前沿的带头人,可能明早也要被新的知识吓一跳。

        机器学习把实验室的内容推向另一个方向,我想称之为有些“玄学”的,训练实验。通过带有三“V”(最重要的可能却是三“V”之外的第四“V”,valueless没有价值)特征的大数据,能分析大量数据的内涵与关系,并准确画像。这确实超出了人类数千年来的想象,直至这一时代才降临。实验本身的字面“动手实验”数个汉字在该方面似乎只变成了数据处理和搜集,虽然毋庸置疑这方面也是极具挑战性和亟待深入,但该方法彻彻底底地是有成效,有突破的。人和机器之间,应该说和最简单的电路信号之间的壁垒在此刻被一块块敲裂,我们在做到“机器像人一样去思考”之前,笨拙地去学习“机器与机器,电路和电路,信号并信号”的语言与方式。

       但所有的机器学习在今天无法理解另一悖论“感恩节前的火鸡”。简要的说如果你是火鸡群中的贤者,但是在你有限的生命之中(假设鸡群中没有鸡经历过上次感恩节也没有相关记载),你无法理解接下来的感恩节对你和你的族群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火鸡和感恩节之间的壁垒,我们更有智慧的老祖宗管起叫天数、命数、命理。用今天的时代发展来看,这来源于时代的变化和个人对发展机遇的把握与理解。现在大家都知道不能空头努力了,得用发展的眼光,有所选择的去把握可能促进你飞跃的节点,“贵人”是一类的代表,“好日子”是另一类。这些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不同于自然规律,在马克思的体系中他们叫做社会发展规律。

      既然其是规律就能掌握,那么何来的壁垒呢,或者说壁垒背后与我们对立的是谁呢?其实这转了一圈。来到了另一个壁垒的门前,社会的阶级壁垒。中国不同于印度受囿于种姓制度,中国的户籍制度可能是今日很多学生踏出校门要面对的第一道难关,但这不同于阶级壁垒。那有人问了现在房价高涨,北上广深宁杭蓉的一套房要掏空了我们的家底,动我家的“六个钱包”才能爬上车,能把简单的有房与否,有值钱的房与否看作是阶级壁垒的门吗?这个问题是现实的的,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特色需要面临的,相信以后会和“下岗潮”被子孙辈一遍遍提起。我这里的回答是今天来看是的,长远来看不确定,不确定来源于何处?不确定来源于这些房子的属性。房子永远不是生产资料,那有房者可能也是站在无产阶级那一边,但他们或是倾向了另一侧,地主阶级。他们坐拥于数套房之上,用“自己努力的成果”打压无房者,收取高额的收入,享受房价上涨的红利。但是自己的房永远不会产出粮食,甚至不能作为生产资料(大地主阶级性质的企业等以土地为生产资料平地起高楼)。

      很多人通过这一波的房价高涨将自己的积蓄劳动成果尽数交出,那么下一波“高歌的房产”又会在哪里呢?我想做几个预言,留给时间检验。1.今后的税率会上升,包括表面减免,但是税种增加或者是税收内容调整来到达这一目的。2.全球货币周期性的贬值,在石油为重产业,不单用于能源更用于化工生产时的现代社会,“金圆券”的再度出现可能不是梦景。3.繁重的“徭役”,不同于古代需要征用民力去大兴土木,我国暂时也不需要大量的兵役补充,但这一点可能却是真的会存在,包括办事填表的“逆便捷”,志愿服务的重视以及对文化建设的加大力度,事实上使大伙儿的力往一处使了。4.商人领袖的逐渐淡化,未来的三十五十年可能不再如今日的商海,各种如雷贯尔的名字频繁出现。大的母公司持有高股份却隐在幕后,人们的生活被几家人包揽安排,跨不过越来越高的壁垒。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