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庄秘史第一篇

仲夏的大草原美丽辽阔,无垠的草浪中点缀着星星一样的野花。远处是一座座白色的蒙古包,羊群和马群在草原上悠然徜徉,鹞鹰盘旋在蓝天白云间。
  远处,欢乐的声浪一波波涌起,那达慕大会正进入高潮——摔跤大赛。壮硕的蒙古摔跤手们捉对搏斗,围观群众不时爆出欢呼和掌声,气氛热烈。

  而从草原的另一处传来马群的奔驰声。只见身手矫健、俏丽活泼的大玉儿一马当先,拼命奔驰,后面十几名蒙古青年喊叫着笑着策马急追。其中一个健壮的青年快马如飞,他离大玉儿越来越近,心中不免得意,就大声对众人喊:你们都让开吧,格格是我的!

  大玉儿一听恼了,回身一皮鞭,那个青年没有防备,惊呼落马。众人边笑话他,边打马从他身边疾驰而过。
  另一个青年笑着喊:格格,让我来跟你敖包相会吧!
  大玉儿脸上挂着笑,回过头喊:那就瞧你能不能追上我呀!
  大玉儿轻抖缰绳,稍微放慢速度,她手里握紧皮鞭,侧耳倾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便回过头来嫣然一笑,似美丽的花朵迎风绽放。那青年先是一愣,顿觉魂飞魄散,他刚想还以微笑,不料大玉儿扬手一鞭,抽在他身上,他吃了一惊,从马上掉了下来。看着大玉儿顽皮的笑容,那青年懊恼地用拳头捶着草地。
  大玉儿俏丽的脸上得意洋洋,她瞟了一眼后面的那群青年,打马扬鞭,向前疾驰而去。众青年有些泄气,但还是紧追不舍。不远处的一个土坡上,出现一人一骑。那人气宇轩昂,风度翩翩,他叫多尔衮,是一位少年英雄。多尔衮看着大玉儿戏弄众青年,觉得好玩,一时兴起,双腿一夹马腹,马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多尔衮的骏马像旋风一样,从那些蒙古青年的身边刮过,急速接近大玉儿。
  大玉儿突然间听到马蹄声接近,诧异地回头,见多尔衮已接近,吃了一惊。她咬咬牙,使劲儿催马快跑。多尔衮禁不住一笑,扬鞭紧追。多尔衮马快人急,他在离大玉儿不到一个马身的距离时,甩动起手里的长鞭。鞭子像一条灵活的蛇,缠住大玉儿的纤腰。大玉儿大吃一惊,正想挣扎,可多尔衮的鞭子往回一拽,大玉儿惊呼一声,缰绳脱手。
  多尔衮的马与大玉儿的马几乎要齐头了,只见多儿衮使劲回收马鞭,大玉儿随之跌进他怀里。大玉儿的马仍在向前跑,多尔衮骏马的速度却慢了下来。倚在多尔衮怀里的大玉儿偷眼瞥见那些蒙古青年们都已驻马摇头叹息。
  多尔衮朗声笑道:真不愧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你的马术好得很哪!
  大玉儿一面愤怒地挣扎,一面喊:放开我!
  多尔衮微微一笑:不放!
  大玉儿听多尔衮的口音不是本族人,又定睛打量他,顿时惊怒:你不是我们科尔沁的人!放开我!
  多尔衮嬉皮笑脸:就是不放!
  大玉儿气得横眉立目:那你就别怪我!她迅速抽出靴筒中的匕首,猛地举起。多尔衮大惊,手不禁勒紧马缰绳,骏马长嘶一声,扬蹄人立。大玉儿手里的匕首刺向多尔衮,多尔衮惊慌失措。就在这一刹那,一支羽箭神速地破空而来,正中匕首。大玉儿的手腕被震得发疼,她惊叫一声,手一松匕首落地。
  多尔衮抓住大玉儿的手腕,满脸怒色:好泼辣的丫头!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大玉儿一脸正气:谁叫你欺负我!放开我!
  多尔衮虎目圆睁,怒吼道:不放!
  只听一个声音威严地喊:放开她!
  多尔衮闻声,虽很不情愿,但还是放开了大玉儿。大玉儿趁机跃下马,狠狠地瞪了多尔衮一眼,她揉着手腕,转头看见不远处的小土坡上,雕塑般立着一个威武的骑着匹高头大马的男人,煞是神气。大玉儿不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威名远扬的皇太极。
  大玉儿站在草地上,愤愤不平地喊:你也不是我们科尔沁的人!方才那支箭是你的吗?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皇太极没有答话,他策马驰近,用责备的目光看着多尔衮。多儿衮先是惊喜,又是忐忑不安,他感激地道:四哥!还好你救了我!要不然我就被这野丫头……
  皇太极打断他的话,不客气地训斥道:我平常都是怎么教你的,都忘了吗?派你出来探哨,不是让你出来调皮捣蛋惹是生非!
  多尔衮满面羞惭:四哥,我只是……
  忽然,号角声响起。皇太极、多尔衮不约而同转头眺望号角响起的方向,只见远处旌旗飘扬,人影如潮。皇太极说道:走吧!归队了!
  皇太极、多尔衮勒缰调头,朝号角响起的方向奔去。
  大玉儿生气地喊:喂!你们给我回来!
  多尔衮在疾驰的马背上扭过头看着她,脸上流露出一丝桀骜不驯的微笑,他大喊道:记住!敖包相会,你欠我的!
  大玉儿追了几步,看见多尔衮的身影像一阵风远去,遥不可及,气得狠狠地跺脚。“格格!格格!……”大玉儿的贴身侍女苏茉尔呼喊着,由远处奔驰而来。
  苏茉尔喘着气,吃惊地问:格格!我找了你好久!怎么了?在跟谁生气啊?
  大玉儿捡起草地上的匕首,又转头看看那两个即将消失的背影,恨声道:一个叫我野丫头,一个连正眼都不看我,科尔沁草原上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我!哼,等我找到了他们,非要算这笔账!

  大玉儿说着愤愤地将匕首插回靴筒。


  苏茉尔突然一怔,跃下马来,趴在地上,细听了一会儿,兴奋地叫道:格格!我好像听见马队的声音了!大玉儿转头看着苏茉尔,欣喜地:是姑姑到了吗?苏茉尔,跟我去看看!

  大玉儿心急如焚,打马疾驰在草原上,把苏茉尔远远地甩在后面。苏茉尔呼哧呼哧喘着气,在后面紧追着喊:格格……等等我……
  地平线的尽头,出现一个游方的黄衣喇嘛,脸上颇有风霜之色。大玉儿离他越来越近,喇嘛冲她喊:好心的姑娘!给点儿水喝吧!
  大玉儿闻声,勒住马,见黄衣喇嘛神情憔悴,就生出一丝怜意。她回过头,见苏茉尔已经赶过来,冲她说道:给他点水喝。苏茉尔跃下马,解下水囊,递给喇嘛。
  喇嘛点点头表示谢意。他举起水囊,仰头咕咚咕咚地畅饮,不经意间他瞥了大玉儿一眼,大吃一惊。水灌进气管里,他剧烈咳起来。喇嘛抬袖揩着嘴角,怔怔地看着她,神情困惑,欲言又止。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