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庄秘史第5集

郊野的夜晚,一片寂静。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踏碎了夜的睡梦,皇太极一马当先,率领着众贝勒大臣披星戴月策马疾驰。多尔衮赶上领头的皇太极,焦急地喊:四哥,父汗不会有事吧?
  皇太极头也不回,冷静地嘱咐道:专心点,别落后了!
  皇太极策马疾驰,把多尔衮撂下。
  多尔衮心急火燎地喊:四哥!
  太子河畔,努尔哈赤的舟中依稀可见灯火闪烁着。
  努尔哈赤刚熬过一阵剧痛,喘着气,冷汗直流,气若游丝。
  努尔哈赤痛苦地:啊……从来不晓得……想缓过一口气……是这么困难……
  大福晋忧虑地问:大汗,您好些了吗?
  努尔哈赤咬牙道:好……是不会好了。可我是英雄,再怎么样,也……不能叫痛……
  大福晋劝道:您好生歇着,别的话,明日再说吧!
  努尔哈赤摇摇头:不,时候到了,非说不可!这些天,我反反复复地思量着,想了很多,想着大金国的未来。
  大福晋鼓励道:大金国的未来,还不是都靠您,您可得好起来!
  努尔哈赤郑重地道:大限来时,连我也靠不住了。阿巴亥,你听着,我决定……把大金国的汗位传给……我们的孩子……多尔衮!
  大福晋一脸诧异,几乎叫出声:多尔衮?可是……他还年轻,又没有战功……
  努尔哈赤正色道:让代善帮他!只要有人辅政,年轻也不要紧。
  大福晋:我以为,大汗心里属意的,是四阿哥……
  努尔哈赤:你猜得没错,原本我属意的,的确是皇太极。他的军功、才干,无人能出其右……
  大福晋:那您为什么……
  努尔哈赤沉吟道:皇太极说过,他认为大金国要放眼神州天下,这我赞成;可是他主张起用汉人、反对祖宗的合议制度,我就不知道,对大金国的将来……是好是坏了。我想,不是大好,就是大坏……可我不能赌啊!多尔衮为汗,代善辅政,祖宗成法就不至于变得这么快了!而且,多尔衮心地耿直,性情最像我。他将来会是一个大英雄!
  大福晋怯怯地:恐怕……四大贝勒不会答应的。
  努尔哈赤喘息着:所以我才非得叫他们赶来不可!只有当着众人的面,由我亲口说出来,多尔衮才能……安心接位,我的子孙……才能免于束甲相攻……
  大福晋安慰道:不会的,您别想这么多。大不了,您写下诏书来,不就安心了?
  努尔哈赤突然瞪圆了眼睛:不行!
  大福晋神情错愕,很是不解。
  努尔哈赤忧虑地:万一在我断气之前,他们赶不到,听见遗命的只有你,危险的也只有你……可是,如果你手上拿着这纸遗诏,恐怕……你跟多尔衮……母子两个……都活不成了!
  大福晋瞠目结舌:我……我不明白……
  努尔哈赤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这一时我也说不清。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不过,你别怕,这会儿……我觉得……好些了。他又强打起精神感慨道……努尔哈赤英雄一世,我相信,天神非给我这个恩典不可,它不会让我死不瞑目的!
  偏偏又一阵剧痛袭来,努尔哈赤刚吼出声又极力强忍住,嘴唇咬出血来。
  大福晋哭泣道:大汗……我……真恨不得代您受苦啊!
  努尔哈赤缓过气来,大口喘息着,突然苦笑起来:看来……天神是不肯买我这个面子了!
  努尔哈赤转头看大福晋,伸出颤抖的手,爱抚着她满是泪痕的脸,用爱怜的眼神看着她,柔肠寸断地说道:阿巴亥,这辈子……我拥有过很多女人,最宠爱的是你,恐怕……最对不住的,也是你……
  大福晋泣不成声:大汗,您死了,我也难活!
  努尔哈赤逐渐神情昏乱,频频摇头:不,不能这样!为了你,为了多尔衮,我……我要向天神下战帖!无论如何……我都要硬撑,一定要撑到……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截断他的话,努尔哈赤忍不住狂吼。大福晋吓得死死地攥紧他的手,悲恸地拼命喊:大汗!大汗!
  努尔哈赤目光呆滞,他缓缓转头看大福晋,颤着唇难以言语,眼角涌出一滴泪,半晌,没有了气息。一代枭雄努尔哈赤的心愿终究未能实现,死都不肯瞑目。
  河岸边马群蹄声杂沓,由远至近。
  大福晋痴呆呆看着努尔哈赤,怔怔地喃喃自语:您是大英雄,大英雄是不会死的!不要吓我,快醒醒,大汗……
  努尔哈赤一动不动,圆睁虎目,像是在质问苍天。大福晋将手放在努尔哈赤鼻端,没有一丝热气,她的心彻底死了,泪水小溪般流了下来。她扑在努尔哈赤身上凄厉地哭喊:大汗!您回来呀!大汗!……
  皇太极飞马来到舟边,顾不上与任何人打招呼,甩镫离鞍,跳下坐骑,直奔舟中。他正准备掀帘入舟,听见里面传来女人野兽般的哭嚎声,一下愣住了。他迟疑片刻,进入舟中努尔哈赤的寝室,看见大福晋伏在父亲身体上哭得死去活来。皇太极缓缓转过头看着刚刚咽气的努尔哈赤,红了眼眶,喃喃地哽咽道:父汗……
  马队在前,车队在后,众人缓缓行进在漆黑郊野上,气氛悲痛沉重。来的时候心急如焚、疲于奔命,去时方才觉得人困马乏,有气无力。皇太极见此情景,下令扎营休息。众人分成几拨,围坐在一堆堆营火前,窃窃私语。火光映照着多尔衮伤心欲绝的脸,他出神地望着噼啪作响的火堆,突然捂住面庞哽咽起来。他的母亲大福晋走出营帐,在他身边坐下。
  大福晋关切地问:在想什么儿子?想你阿玛?
  多尔衮一抹脸,吸了吸鼻子,强颜道:额娘怎么还不休息?
  大福晋忧心忡忡地道:我心里有个绝大的难题,又没人可以商量,怎么睡的着?
  多尔衮道:告诉我吧!儿子当然要替额娘分忧。
  大福晋迟疑一下,很想一股脑地说出来,可掂量再三,却又吞了回去。她咬着下唇想了想说道:多尔衮,额娘问你,你相不相信额娘?
  多尔衮诧异地反问:这是什么话!我不信额娘还信谁?
  大福晋又问:你相不相信,额娘做的决定,都是为了你?
  多尔衮坚决地:当然相信!额娘是我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
  大福晋甚感欣慰,伸手抚着多尔衮的脸,深深看着他:儿子,额娘心里……好疼你好疼你,疼得都没法子说了……
  多尔衮深情地:额娘,你不用说,我都明白!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