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庄秘史第二集

喇嘛忍不住自语:怪事!太奇怪了!姑娘是大贵之相啊!怎么会生在这蒙古草原上?
  苏茉尔不屑地道:这是我们科尔沁旗的小格格,当然是大贵之相,还用你来说!
  喇嘛神情肃穆地:我说的贵相不止于此。这位姑娘,将来必定会嫁给一国之君,母仪天下!
  苏茉尔先是一怔,接着咯咯笑起来:母仪天下?莫非大明皇帝会娶我们格格做娘娘?
  大玉儿脸一红,恼羞道:胡说八道!真讨人厌!她话音未落,就用脚轻叩马腹。胯下的马知道主人的心意,四蹄用力,向前冲去。大玉儿闪过喇嘛时,伸手抢回水袋,头也不回地飞驰而去。苏茉尔慌忙打马急追。
  喇嘛看着大玉儿的背影,感叹道:小格格,你将来的荣华富贵,岂是今日所能想象!只不过……唉!可惜啊,世事难全!

  大玉儿和苏茉尔一前一后,向一片蒙古包奔来。远远地她俩就看到族人在蒙古包外热情地招待着满洲武士。木架上香喷喷的烤全羊和马奶酒的清香,随风飘进她们的鼻子。大玉儿知道是贵客来了,一想到马上要见想念已久的姑姑,她就格外兴奋。大玉儿的马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情绪,长嘶一声,四蹄如飞。一路上,人们纷纷笑着向大玉儿行礼打招呼,她微笑着点头示意。还没接近豪华气派的酋长蒙古包,大玉儿就听见爷爷莽古思豪迈的笑声。


  而这时的蒙古包里,莽古思、皇太极、大玉儿的姑姑哲哲等人正把酒言欢,其乐融融。
  莽古思感慨道:皇太极,咱们多年没见啦!
  皇太极客气地恭维道:岳父的气色真好,老当益壮!莽古思摆摆手:我哪儿比得上你父汗!他如今都建立大金国了,还要四处亲征,这才叫做“虎老雄心在”啊!
  主客推杯换盏之际,气喘吁吁、脸色潮红的大玉儿掀帘入帐,急急火火地喊:爷爷!我可以跟姑姑说话了吗?
  皇太极、哲哲正面带笑容,与莽古思闲谈,见冷不防闯进一个英姿飒爽、俊俏妩媚的女子,都吃了一惊,心想这丫头可不大懂规矩。坐在一边喝酒的多尔衮眼睛一亮,流露出欢喜之色。
  莽古思呵呵笑着招呼:玉儿,过来!哲哲,记不记得,这是你塞桑哥哥的小女儿。
  哲哲惊喜地险些叫起来:天哪!我离开科尔沁那年,玉儿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呢!怎么一眨眼工夫,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大玉儿一点也不怕生,虽然与姑姑十几年没见,可她觉得有种天然的亲近感,就想钻进她怀里撒娇嬉笑,像个渴望爱抚的小女儿。大玉儿此时眼里没有旁人,只想与姑姑亲热聊天,她小鸟一样投到哲哲怀中,嘴里沾了蜜似的娇嗔道:姑姑!姑姑!想死你了。哲哲欣喜地搂住大玉儿,眼里流淌着温情和爱,她的手不住地抚摩着大玉儿,发自内心地疼爱她。
  莽古思笑着对大玉儿说道:还有啊!见过你姑父!
  大玉儿从姑姑怀里抬起头,看见满脸微笑的皇太极,先是一愣,然后脸一红,尴尬至极。
  大玉儿不好意思地嗫嚅道:姑父!
  皇太极会心一笑,转头朝多尔衮招招手:玉儿,来,见见我的十四弟,他叫多尔衮。
  大玉儿好奇地在喝酒的男人中逡巡,只见多尔衮从酒席前站起来。
  大玉儿又惊又怒:啊,是你!
  多尔衮看着大玉儿呵呵地笑,还顽皮地挤了一下眼睛。酒席上都是有身份的长辈,大玉儿心中虽有气,也不敢轻易发作。她冲多尔衮撇撇嘴,表示不屑,接着又像糖猴一样黏在姑姑身上。
  满洲武士与蒙古骑士都是尚武剽悍的民族,聚在一起免不了比试切磋骑射技艺。大玉儿生性好热闹,便骑着马混在人群中观瞧。参加竞技的多尔衮早就一眼瞅见她,有意卖弄自己非凡的骑射技术,只见他策马如飞,一会儿镫里藏身,一会儿马背上金鸡独立,一会儿俯下身抓起一只小羊羔……他像耍杂技一样,花样翻新,在马背上做出各种动作,众人禁不住欢呼喝彩。只见多尔衮站在奔跑的马背上,眼睛瞄着竹竿上的一面软红布,拉弓搭箭。骏马如蛟龙,在草地上飞驰,多尔衮气定神闲,他弓如满月,箭似流星,“嗖”地一箭射穿那块软红布。众人热烈鼓掌欢呼,嘴里喊着“萨哈达”。多尔衮收起弓箭,勒住马,矜持地微笑着,舒舒服服地承受着众人的赞叹,得意之余他偷偷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大玉儿的反应。虽然大玉儿对多尔衮这副趾高气扬、踌躇满志的模样很看不惯,但也由衷地钦佩他武艺高超。
  大玉儿发觉多尔衮偷偷用眼睛觑着自己,索性装出对他不屑一顾的神情。她嘴角挂着讥笑,拨转马头离开人群。多尔衮心头火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烧得他情绪亢奋,不能自已。他见大玉儿独自离去,便悄悄催动坐骑,旋风般冲到大玉儿身边,还没等大玉儿反应过来,多尔衮已将她拦腰抱在自己的马上。大玉儿凭着直觉,就敢断定又是多尔衮在使坏,她想挣扎,可是被多尔衮紧紧拥住,想喊叫,又觉得有失身份,只好呆着静观其变。多尔衮满面春风,打马扬鞭,从惊讶万状的众人眼前飞驰远去。
  两人逐渐远离人群,远远望去,他们共乘一骑,信马由缰,像是恩爱的情侣。

  大玉儿没好气地:快把我放下!你欺负我,我不跟你玩儿!


  多尔衮嬉皮笑脸:我也差点伤在你刀下,扯平了吧,好不好?
  大玉儿故意大度地:算了,看在姑姑的份上,饶了你!
  多尔衮一脸严肃:可我饶不了你!
  大玉儿神情诧异:你说什么?
  多尔衮嘿嘿一笑:忘啦?谁追上你,就可以跟你在敖包相会,这是你欠我的!
  大玉儿哼了一声,表面嗔怒,暗中一笑。
  骏马驮着两人慢悠悠地走,两颗年轻的心在美丽大自然的怀抱里融化了。大玉儿后背紧贴着多尔衮厚实的胸膛,似乎可以听见他有力的心跳。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温泉般流遍全身,大玉儿突然觉得有些脸红羞涩,她体会到一种比蜜甜,比酥油香的感情,或许这就是男女相悦之情。两人在敖包(石堆)前下马。
  多尔衮惊讶地问:这就是敖包?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