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之心

你也可以理解为西南之行。当然,味道和内涵是有差距的。

关于人情世故,我不想说。说多无益,对自己心情不好,也会误导太多人。

去了成都。去了重庆。去了长沙。没有去云南,没有去贵阳。没有,意味着未知的吸引,同时,爱好市井生活的我,也对昆明曲靖、贵阳大多饱含无畏的好感。可惜了。大体天气如此,暴雨连绵,人心浮躁,确实也不是很适合去。

这趟完全是公事为上,连续4天在成都和重庆两地往返。上午在成都,下午搭T8900去重庆,晚上外办招待后休息,第二天上午照常会议或者巡视网点,下午返回成都。如此往复。特别是赶上成都和重庆的暴雨,我只能无奈地在房间看电视,同时,关注着30岁左右微胖的重庆办事处经理在一边战斗着跑跑卡丁车。。。

有一天晚上在自家土鸡坊吃完饭后,回重庆的酒店。上了18楼,刚出电梯口就看见乌压压的一群人。抬头往里看才知道在抢救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儿,腰上有刀伤,已经没有了心跳,抢救的护士大约也在不断重复着“瞳孔放大”之类的话,但是心脏按摩却一刻没有停留。这让我顿时周身骤起一阵寒意,看了一会儿就进房间了。这是我20年后第一次面对近距离的死亡,而且是鲜血淋漓,如此生动。但是,当我发现自己安之若素得可以坦然漠视生命的流逝,不免心情复杂。这是成熟还是人性的退化?

成都到处可见茶馆,茶馆里聚集着打麻将的各色人等。其实不仅是茶馆,在酒店里也是必须有包间棋牌室的。这里的人9点工作,5点下班,白昼很长,城市到处弥漫着闲居的风气。喝着清淡清凉的茉莉花茶,抽几支烟,和老友交交心,实在是人生一大快慰。成都的火锅口味麻辣,上油碟,吃鸭肠、皮肚。在成都的小饭馆里,吃饭价钱是很便宜的,实际上是成都大体的消费就是如此。据说,成都是中国最有幸福感的城市。特别一提的是,成都的美女,从数量和质量上,都比重庆的要多。至少,我是这样发现的。西南的山水,养育了川妹的水灵。皮肤水嫩有光泽,个头不高,但是性格颇为豪迈,没有南方人的谨小内敛。我在重庆到长沙的火车上,遇见一个成都的女孩儿,十七八岁。她算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儿。我们都没座,在车厢中部聊天,她话不多,但句句实在,颇为体贴入心,但并不失庄重。这就是成都的女子吧,是一个很好的印象。她在中途下车,我帮她拿了包。我们就这样萍水相逢、相谈甚欢,彼此奔向自己的方向。没有俗气的互留联系方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过程。美,来自人和事的美,都集中流淌,却恰好收场。没有遗憾。任何事情,若臻至如斯,人生便充满幸福。

在重庆的几天,都遇上暴雨。据说这是50年一遇的大暴雨。山城被漫漫的雨雾笼罩,更加扑朔迷离。雾霭氤氲,为城市绢画上一种西南的印象派风格。初来的时候,那是夜晚,没有雨。乘坐的士在山城之外随着车流通过大桥涌进城市,那灯火漫漶的建筑在巍巍的山体上错落林立,远望之下,更觉得陌生又压抑。这是一个迷失在西南的城市,一个想挣脱大山的束缚,又无力抵抗的城市。这座城市似乎除了解放碑附近能够跳脱,基本还是一个如此充满西南浪漫的地方。我所喜爱的,不是现代化的钢结构、混凝土路面,而是充溢着人性气息的市集生活。我总是能够在一个小饭店里和朋友尽兴而归,能在老房子前静想些事情,却不能在轻轨里看进去任何一本书,除了烦躁,就是心悸。重庆办的经理是目前所见的外办人员中最上道的一个,具体如何,不必细说。单是他带我去吃的土鸡坊,我就倍感幸福了。野生菌配搭土鸡在陶锅里熬出的鸡汤,滋味堪比世间任何美味,相比较火锅而言,鸡汤的好是无法比拟的。四川的菜,除了川菜,江湖菜是比较突出的菜色,它把很多我们外乡人不会放在一起的材料放进一锅里面烧炒,味道做得很到位,在成都和重庆都有很多的江湖菜馆。至于我爹说的夫妻肺片,我却没有去尝试。大体传说得太多太滥的东西,我都不太喜欢跟风。

最近在看一部网络小说《堕落的青春》,讲到十几年前的长沙。长沙给我的印象就是芒果台,所以总是止不住地幻想在火车站见到那些名人们。但明显这种几率很低,人家都是飞着走的。长沙是这次工作做得最成功的地方,却没有时间去好好逛逛,有些小遗憾。作为总部派出的人物,根本没办法出去酒店,白天开会,晚上招待,一桌五十多瓶的酒,实在让人很费解,因为有好几个女孩子酒量明显很高。长沙对于我来说,依然是陌生的。

回到江苏省内时,天气大好。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忘却的旅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