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伯特第十问题

原文: http://www.goldenmuseum.com/1612Hilbert_engl.html

译者:林海枫

本文地址:http://blog.csdn.net/linyt/archive/2009/06/25/4296663.aspx

注:译文版本由作者所拥用,欢迎转载,但请全文转载并注明译者,请勿用 任何商途。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一段数学发现史(丢番图,费马,希尔伯特,朱莉-罗宾逊,沃罗比约夫,马蒂亚塞维奇)

 

希尔伯特的演讲和他的 23 个数学问题

1900 年夏天,第二届国际数学大会在巴黎举行,全球数学家欢聚一堂。大卫 · 希尔伯特( 1862 1943 ),著名的德国数学家,哥廷根大学教授,应邀在大会上作主要的演讲。 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他以在代数理论和数论研究工作上的建树而闻名,特别是大会前不久在基础性研究《基础几何》中重新建立欧几里德几何的公理系统,更使他再次名声斐然。 经过长期的思考,他选择一种别开生面的方式来开展他的演讲。在演讲中,他使用 数学问题 来定义那些在他认为会决定下个世纪数学发展的数学问题。

1900 年国际数学大会中,希尔伯特的演讲也许是数学家们听到的演讲中最有影响力的,也是数学家的演讲中最有影响力的,更是传播数学的演讲中最有影响力的。希尔伯特提出了在下个世纪将被研究的 23 个主要的数学问题。有些涉及面广,如物理学公理化(问题 6 ),可能永远也不能完全解决。其它的,如问题 3 ,更具体和容易解决。有一些问题则是用与他预期截然相反的方法来解决的,如 连续统假设 (问题 1 )。

希尔伯特的演讲不仅仅是一组数学问题的汇集,更重要的是他强调了他关于数学的哲学,在他哲学中提出问题的重要性。

尽管希尔伯特的演讲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但它在现代数学上仍居重要的一席之地 : 任何醉心于数学研究的人都应该阅读(至少应选取部分阅读)它。


希尔伯特( 1862-1943

本文不打算详细分析希尔伯特全部的 23 个问题,我们仅选其中之一进行分析:希尔伯特第十问题。这个问题最近被俄国数学家马蒂亚塞维奇最近( 1970 )辉煌地解决了。为什么我们仅选取第十问题?原因之一是该问题已经解决了,其二是斐波纳契数作为此系列文章的主题,在解决这个问题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丢番图方程

众所周知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又称为 判定丢番图方程的可解性 。为追本溯源,我们要走近距今 17 个世纪之久的古代,走近古代数学家丢番图。丢番图被认为是古代最伟大的数学家,尽管我们对他所知甚少。他的创造性工作在代数历史上起到很大的作用,以致不少数学史学家都努力考证他的生卒年份。据估计,他生活在公元前 3 世纪的中期,享年 84 岁。丢番图的主要著作称为《算术》,这一基础数学宝库共有 13 卷,成为代数理论和数论发展中的里程碑。

大约在公元前 5 世纪到公元元年期间希腊数学界出现经典几何代数无法解决的数学问题。其中最著名的三个古代数学问题分别是:倍立方问题,三等分角问题和化圆为方问题 [ ] 。随后,第四个问题也加入此列,那就是:哪些边数为素数的正多边形可以通过尺规作图而成?

[ 译者注 ] :倍立方问题:求一立方体的棱长,使其体积是已知立方体的二倍;三等分角问题:求一角,使其角度是已知角的三分之一;化圆为方问题:求一正方形的边长,使其面积与一已知圆的相等。

就大家所知,解代数方程一直是主要的代数问题之一,许多数学问题都被归纳为代数方程。 对于数学家来说,解一次和二次方程简直是小菜一碟(任何男学生都知道解二次方程的通用计算公式)。然而,解三次方程显得比较困难。直到 16 世纪,意大利数学家费罗和塔尔塔利亚给出这种方程的通解公式。 17 18 世纪,代数方程最相关问题之一变成寻找解 5 次代数方程的公式。法国数学家伽罗瓦的研究工作解决了此问题,结果创立了新的代数学。

丢番图给本领域的发展注入了什么新思想呢?为什么他的名字直到现在没有在数学教材里降下来呢?自数学发展初期起,人们已认识了那些通过寻找代数方程的整数解就可解决的问题。其中有些方程根本没有解,如方程 2x-2y=1 在整数域内没有解,因为等号左边永远是偶数。还有一些存方程在有限解集,如方程 3x=6 仅有唯一解 x=2 。最后还有一些方程存在无限个整数解。例如,让我们解方程 7x-17y=1:

x = (17y + 1)/7 = 2y + (3y + 1)/7.

(3y+1)/7 必须是整数,标记为 z 。于是有 3y+1=7z x=2y+z 。从而我们推导出来的方程 3y-7y=-1 的系数比最初的小。再次使用 降系数法 得:

y = (7z - 1)/3 = 2z + (z - 1)/3.

(z-1)/3 必须是整数,标记为 t 。于是有 z=3t+1 ,并且

y = 2z + t = 7t + 2,

x = 2y + z = 2(7t + 2) + 3t + 1 = 17t + 5.

通过依次取 t 0,1,-1,2,-2,… ,可得到方程 7x-17y=1 的无限解集(而且这种方法可以获得方程的所有解):

x = 5, y = 2; x = 22, y = 9; x = -12, y = -5; x = 39, y = 16; ... .

一般而言,上述的 整数域上的代数方程 定义为, P =0 ,其中 P 是系统为整数的多项式,包含一个,两个或多个未知数。例如 7x 2 - 5xy - 3y 2 + 2x + 4y - 11 = 0 x 3 + y 3 = z 3 。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给定方程 P (x , y , ...) = 0 ,如何判定方程在整数域内是否有解,如果有,如何高效找到所有解?这类问题称为丢番图方程

费马最后定理 [ ]

[ 译者注 ] :费马最后定理在中国又称为 费马大定理

下一步将是考虑 3 阶丢番图方程, 4 阶等等。例如让我们考虑代数方程 x 2 + y 2 = z 2 并联系直角三角形的三边 x y z ;如果自然数 x y z 是方程的解,则称它们为 毕氏三元数 。自然数 3 4 5 是一组毕氏三元数,因为 32 + 42 = 52 。我们已经在其它文章提及,这样的三角形称为埃及三角形,古埃及人曾用它来设计卡夫拉金字塔。

古代希腊数学家知道全部毕氏三元数可以由下面公式推导:

x = m 2 - n 2 , y = 2mn , z = m 2 + n 2 ,

其中 m n 为整数,并且 m>n>0

此外,我们可以想到形如下面的丢番图方程:

x 3 + y 3 = z 3 , x 4 + y 4 = z 4 , x 5 + y 5 = z 5 , ... .

法国数学家费马在数学上的研究工作与丢番图方程有直接的联系。费马提出的数学思想广为人所接受,同时开创数论发展的新时期。最著名的莫过于费马最后定理,可阐述为:

x n + y n = z n

n>2 时, x y z 没有非零整数解。换言之,方程在 n>2 的情况下没有自然数解。

费马把该问题写在丢番图著作中某页的空白处,并写道 “…… 我已想到一个极不平凡的证明,但苦于此处空白太小而没法写下

从这个假设产生了最令人激动的数学领域之一,那就是费马最后定理之历史。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费马没有证明自己的定理,这并没有让世人感到惊讶,因为他并没有留下关于此定理的任何证明。



费马( 1601-1665

许多著名的数学家,如欧拉,勒让德,加入研究费马最后定理的行列,试图寻求一般情况的方法,但仅成功地找到特殊情况的证明。因此,费马说在丢番图的《算法》书页的空白写不下他的证明,这意味着他的证明不可避免地存在错误。

1994 9 19 ,长达 350 年之久的费马猜想最终由英国数学家 安德鲁 · 怀尔斯证明了。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

到此为止,我们仍然没有解任意阶方程的一般方法。所有由最聪明的数论家发明的技巧只能用来求解非常特殊的丢番图方程,这是为什么呢 ?

1900 8 6 12 日,第二次国际数学大会在巴黎举行。在他八月 8 号即星期三早上的演讲中,大卫 . 希尔伯特阐述了他著名的 23 个数学问题(全文在 http://aleph0.clarku.edu/~djoyce/hilbert/problems.html )。 23 个问题中的第十问题如下:

10. 判定丢番图方程的可解性

给定一个系数均为有理整数,包含任意个未知数的丢番图方程:设计一个过程,通过有限次的计算,能够判定该方程在有理数整数上是否可解。

如果某个问题包含无限种情况,则称为大量问题 。例如判定 n 是否为素数这一问题就是大量问题,因为它必须对 n 值的无限集中的每个值进行判定。有多种算法可以解决此问题(一些方案简单,但费时较长;其余方案复杂,但费时较短)。

另外一种不可解的 大量问题 在形式化理论上称为所谓的判定问题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涉及所谓的 判定问题 ,即此问题包含个数无限的个体问题,每个都要求明确的回答:是或否。判定性问题的本质是要求寻找一个方法,使它对于所有的个体子问题都有明确的答案。自丢番图提出著名的 丢番图方程 之后,很多通过数论方法得以解决,还有很多被证明是不可解的。不幸的是,解决不同种类的方程和不同的个体方程,需要发明不同的,具体的方法。在第十问题中,希尔伯特要求一种通用方法来判定所有丢番图方程的可解性。

1936 年,图灵,波斯特和丘奇提出了第一个关于算法的形式化概念。显而易见,同时他们发现首个不可解的大量问题。此后不久即时 1950 年,马丁 · 戴维斯 在他的博士论文(参阅 http://cs.nyu.edu/cs/faculty/davism/ )中向证明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具有否定答案,即丢番图方程的不可解迈出了第一步。

朱莉 - 罗宾逊

美国数学家朱莉 - 罗宾逊的名字不能与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分开。让我们回顾朱莉 - 罗宾逊的科学生涯传记。罗宾逊生于 1919 12 8 1985 7 30 卒于美国。圣地亚哥高中毕业后,她进入圣地亚哥州学院,后来转学到加州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罗宾逊 1984 年获得博士学位,并同年开始研究希伯特第十问题。她和马丁 · 戴维斯 ,希拉里 · 普特南一起提出的基础性研究成果,为后来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打下基础。在 1970 年马蒂亚塞维奇解决此问题后,罗宾逊和马蒂亚塞维奇仍然为此问题做出重要的研究工作。


朱莉 - 逻宾逊( 1919-1985

朱莉 - 罗宾逊一生获得许多荣誉。她 1975 年入选国家科学院,成为第一位女院士; 1978 年成为美国数学协会的首位女官员, 1982 年成为该协会的首位女会长。 1982 年,她入选美国艺术和科学研究院。 1983 年她因在数学上的建树而荣获麦克阿瑟学者奖。

马蒂亚塞维奇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在 1970 年已被当时年青的俄国数学家马蒂亚塞维奇解决了。但马蒂亚塞维奇是何许人也? 1947 3 2 ,马蒂亚塞维奇出生于苏联的列宁格勒。 1969 年他毕业于列宁格勒州大学的数学系和机械系,同时在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校继续攻读硕士学位。他自 1970 年开始工作于该研究所,目前担任数理逻辑实验室主任。

1970 年马蒂亚塞维奇完成证明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具有否定答案中最后缺失的一环后,他的名字在全世界变得广为人知。

马蒂亚塞维奇是法国日德奥弗涅大学的荣誉博士( 1966 年)和俄罗斯科学院的通迅员( 1997 年)。在他那两篇著名的文章《希尔伯特第十问题:连接数论和计算机科学的桥梁》和《与朱莉 - 逻宾逊的合作之路》( http://logic.pdmi.ras.ru/~yumat/Julia/ )里面谈到他的发现之史和他和朱莉 - 逻宾逊的合作之史。

据文章介绍, 1965 年当马蒂塞亚维奇还是列宁格勒州大学数学系和机械系二年级学生的时候,他就开始研究希尔伯特第十问题。那时候,他熟悉马丁 · 戴维斯 , 希拉里 · 普特南和朱莉-逻宾逊撰写的文章。这篇文章和私下与朱莉 - 罗宾逊的交流极大地推动了他的研究工作。




马蒂亚塞维奇(左边)和 Maxim Vsemirnov 一起( 1997 11 月,俄罗斯圣彼得堡)

限于篇幅问题,本文不能包含所有马蒂亚塞维奇关于数学细节的分析,尽管这些分析使他解决了希尔伯特第十问题。但我很乐意设法列出关于使用斐波纳契数的一般思想。

我们还是看看马蒂亚塞维奇是如何说的吧:

想法如下:一般计算科学表示信息的工具使用单词而非数字。然而,使用数字来表示单词的方法有多种。其中有一种很自然地与丢番图方程关联。即不难证明任何 2 ´ 2 矩阵

其中 mij 为非负整数,并且行列式值为 1 ,可以唯一地表示为下面两种矩阵之积

可以证明任意个数的此类矩阵之积是一个矩阵,它的每个元素均为非负整数,并且它的行列式值为 1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四元组 (m11 , m12 , m21 , m22 ) 唯一表示只含两个字母的字母表中的单词 ,如下:

显然数值 m11 , m12 , m21 , m22 满足丢番图方程

m 11 ´ m 22 - m 21 ´ m 12 = 1.

依照这种使用矩阵表示单词的方法,单词间的串接运算对应矩阵的乘法运算,因此很容易将单词运算表示为丢番图方程系。这为把任意单词方程系转换成等价的丢番图方程开辟一种新方法。许多关于单词的判定问题已被证明为不可判定问题,因此很自然通过证明单词方程系的不可判定性来设法攀登希尔伯特第十问题。

我们可以从下面得到结论:马蒂亚塞维奇的主要方法是通过证明单词方程系的不可判定性来演绎推导丢番图方程的不可判定性。

下段我们将看到马蒂亚塞维奇是如何想到一种新方法即使用斐波纳契数来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的。马蒂亚塞维奇写道:

下一步是考虑一类带有谓词的更广的单词方程。由于最终目标终始是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所以我仅考虑那些可以表示(或经过一定编码后可以表示)为丢番图方程的谓词。依照这一方法,我想到那些关于单词和长度的方程,可以通过使用著名斐波纳契数来简化。众所周知,任何自然均可唯一地表示为任意不同的和不连续的斐波纳契数之和。因此,我们可以把自然数看成为只有两个字符 {0 1} 的字母表中的单词,其中有一限制就是字母表中的单词不能有两个相连的 1[ ] 。我可以证明,按照此方法使用字数表示单词,那么单词的串接运算,以及单词间的长度关系式均可表示为丢番图方程

[ 译者注 ] 任何自然数均表示为任意不同的不连续的斐波纳契数之和,例如 30 可以表示为 30=21 + 8 + 1=21x11 +13x10 +8x11 +5x10 +3x10 +2x10 +1x11 。因此数字 30 对应的单词是 “1010001” 。由于表达中不存在连续的斐波纳契数,故对应的单中不存在连续的两个 “1”

齐肯多夫表述法

对于比利时博士爱德华 . 齐肯多夫 (1901-1983) 来说,他简直不敢相像,他在数学上的造诣会有如此大的影响。他的数学成果之一就是被用来解决了希尔伯特第十问题,那就是著名的 齐肯多夫和式 问题,即齐肯多夫表述法。 1939 年曾他发表论文证明定理:任意正整数均可唯一地表示为非连续的斐波纳契数之和。

让我们以一个简单来的例子来说明此定理。假定要求使用斐波纳契编码来表示整数 30 。首先选择斐波纳契数: 1 1 2 3 5 8 13 21 作为位权。然后列出整数 30 可表示为这些斐波纳契数之和的等式: 30 = 21 + 8 + 1 = 21 + 5 + 3 + 1 = 13 + 8 + 5 + 3 + 1 = 13 + 8 + 5 + 2 + 1 + 1 。最后在这些等式中唯一选取 30 = 21 + 8 + 1 ,因为只有该等式不存在连续的斐波纳契数。

请注意,上述的 齐肯多夫表述法 又称为 最小形式 。在上面本文系列中提到,最小形式是 斐波纳契算术 的基石。提得一提的是,许多主题为 齐肯多夫和式 的文章发表在《斐波纳契季刊》。

引人注目的朱莉-逻宾逊

然而,使用斐波纳契数和 齐肯多夫表述法 这一想法仅是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中重要的一步。正如马蒂亚塞维奇回忆道 无论如何,我还不能证明单词方程和单词长度方程的不可判定性(并且这仍然是一个开放问题) 。时下急需一种新的想法将此问题推向新的台阶,朱莉 - 逻宾逊顺应数学发展潮流提出了这样的方法。让我们看看马蒂亚塞维奇是这样说的:

“1969 年秋天,一位同事跟我说: 快去图书馆,朱莉 - 逻宾逊在最近一期的美国数学社会学报上发表了新的论文! 但我早已把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搁置一边了,对自己说 朱莉 - 逻宾逊在此问题上取得新的进展,这很好,但我不能再花时间在此了 ,故我没有去图书馆。

数学天堂的某处必定有位上帝或女神,冥冥中注定我要读到朱莉 - 逻宾逊的新论文。由于我早期在此领域上发表的论文,业已成为该领域的专家,因此《数学参考学报》以苏联数学评论员的身份向我邮寄了论文,以予评论。这样我出奇不意地阅读了朱莉 - 逻宾逊的文章,并且 12 月我们在 LOMI 举行的逻辑研讨会上我介绍了她的论文。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再次吸引住我,我立即看到朱莉 - 逻宾逊提出一种新奇的方法。这种方法使用了一种特殊的佩尔方程

x 2 - (a 2 -1)y 2 = 1. (1)

以递增的顺序列出方程的解 {c 0 , f 0 }, {c 1 , f 1 }, ..., {c n , f n }, .. ,则满足递归关系

c n+1 = 2a c n - c n-1 ,(2)

f n+1 = 2a f n - f n-1 (3)

很容易证得,对于任意的 m ,数列 ñ 0 , ñ 1 , ... 和数列 f 0 , f 1 , ... 都是关于模 m 的纯周期数列,因此它们的线性组合也是关于模 m 的纯周期数列。通过归纳,从而得到数列

f 0 , f 1 , ..., f n , ...(mod a -1)(4)

的周期性是

0, 1, 2, ..., a - 2,

而数列

c 0 - (a - 2) f 0 , c 1 - (a - 2) f 1 , ..., c n - (a - 2) f n , (mod 4a - 5)(5)

的周期性始于

20 , 21 , 22 , ... .

朱莉 - 逻宾逊的主要新思想是引入一个条件 G(a) 来同步两个数列, G(a) 可以保证数列( 4 )的周期长度是数列( 5 )的倍数。

我们不打算深入分析朱莉 - 逻宾逊完美的数学论证,因为我们坚信她在数学上取得杰出的成果。我们回到马蒂亚塞维奇的文章上来,细细体味朱莉 - 逻宾逊的研究成果是如何影响他的数学生涯。

沃罗比约夫定理

马蒂亚塞维奇写道:

经过先前的研究工作,我认识到斐波纳契数在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中的重要性。这正是我为什么在 1969 年夏季怀着极大兴趣去阅读那本关于斐波纳契数的书,这是一本由沃罗比约夫在列宁格勒所写第三个修订版。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由斐波纳契在 13 世纪引进的斐波纳契数,竟然有人能在 20 世纪在兔子繁殖中,独具慧眼,发现了斐波纳契数中新的东西。然而,这本新版书不仅包含了传统的斐波纳契数知识,还囊括了作者原创性的研究成果。事实上,沃罗比约夫业已在四分之一世纪前取得了这些成果,只是此前他一直没有对外公布。他的研究成果马上吸引了我,但我仍然未能马上使用它来构造一种指数增长关系的丢番图表达式。

马蒂塞亚维奇这样评价沃罗比约夫和朱莉 - 逻宾逊对他在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上的影响:

我没有思考丢番图方程的那段时间,沃罗比约夫定理和朱莉 - 逻宾逊的新方法带领我步入希尔伯特第十问题的负解领域。 1970 1 月,我在我协会里首次作了关于指数增长丢番图关系的演讲。

令人惊讶的是,为了构造这种指数增长关系的丢番图表示,我需要证明一个更新的,关于斐波纳契数的纯数论结果, k 个斐波纳契数可被第 l 个斐波纳契数的平方整除,当且仅当 k 自身可被第 l 个斐波纳契数整除 。这个性质本身不难证明,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自斐波纳契时代起竟无人从理认上,甚至从经验上发现这一美丽的事实。

并且马蒂亚塞维奇更进一步地评价沃罗比约夫和朱莉 - 逻宾逊对他解决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所起的作用如下:

我原来的证明 …… 是基于苏联数学家沃罗比约夫在 1942 年证明的定理,他只把定理发表在他那本流行书的第三版修订版上。

…… 读完朱莉 - 逻宾逊的论文后,我马上明白沃罗比约夫定理非常有用。 1970 年朱莉 - 逻宾逊从我这收到此书的副本,此前她一直没有读过沃罗比约夫那本书的第三版。如果沃罗比约夫把他的定理收录在此书的第一版里,谁能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呢?也许希尔伯特第十问题就提前十年解决了!

朱莉 - 逻宾逊与马蒂亚塞维奇

马蒂亚塞维奇如下描述朱莉 - 逻宾逊对他研究工作的影响:

我试图用一个相当诗意的俄语单词 “íàâåÿòü” 来表明朱莉 - 逻宾逊论文对我研究工作的影响。尽管在英文里没有直接与之对应的单词,但后来翻译学者把它翻译成简明的 暗示 一词。

朱莉-逻宾逊和马蒂亚塞维奇,两位同时代杰出的数学家,在第四届国际逻辑、方法学和科学哲学大会上首次会面。这次会面是他们友谊的开始,也奠定他们高创造性的合作关系。 1973 年,卓越的苏联数学家 安德雷 · 安德耶维齐 · 马尔可夫庆祝他的七十大寿。为了纪念他的七十大寿,苏联科学研究院计算中心的同事决定出版论文集,并向马蒂亚塞维奇邀稿。马蒂亚塞维奇主动和朱莉 - 逻宾逊合作论文并,并征得编辑同意提交。他们第二次合作的论文发表在《算术学报》上。 1974 年,美国数学界在伊利诺斯州迪卡尔布组织关于 源于希尔伯特问题的数学发展 的座谈会。马蒂亚塞维奇被大会邀请发表关于希尔伯特第十问题的讲话,但由于没有得到前苏联的批准,只能由朱莉 - 逻宾逊作为此问题的发言者。

下面照片于 1982 年年底拍于卡尔加里,当时马蒂亚塞维奇正在加拿大参加为期三个月的由马尔可夫数学研究所和金斯敦的女皇大学共同举办的科学交流项目。当时尽管朱莉 - 逻宾逊担任美国数学界主席一职非常忙碌,但她仍然从百忙中抽空到卡尔加里参加数学界会议。与此同时,马丁 · 戴维斯 也到卡尔加里逗留几天。




自左至右:马丁 · 戴维斯 ,朱莉 - 逻宾孙和马蒂亚塞维奇 卡尔加里, 1982

引用朱莉 - 逻宾逊给马蒂亚塞维奇信中的内容,我们乐意从出类拔萃的数学发现史层面上来总结全文.

事实上,我们一起工作(即使相隔千里)所取得的进步远胜于我们独自研究所能取得的进步,为此我深感高兴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