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的一封信--平顶山学院20届计科学生大学两年成长经历回忆

距离2020年9月20日踏入校园 已经过去了整整638天

原本只是想就在大二的小尾巴复盘一下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

盘着盘着写成了一篇长长的回忆录

那就姑且当作这个仲夏写给自己的一封长信

因为我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 很多事都在被慢慢被忘记

这些故事留着以后自己细细品味 也谨以此篇

感谢不断前行的自己和一路陪伴着前行的良师益友们

文章之内均为化名 大家可以试着用ctrl+f局内搜索自己名字中的某个字哦

如果没有找到可以私信我 我会在小章节里面为你写一份人物小传


行文目录

初来乍到与新生报道

遇到各种生命中的贵人

学姐,舍友和双创的兄弟们

可爱的濮阳安阳老乡们

老师和辅导员儿们

人物小传

征兵

三下乡

比赛和工作

写在最后


  • 初来乍到与新生报道

        当时一个人提着巨大的两袋子行李坐着颠簸的大巴来到平顶山求学,说来惭愧,由于自己太懒,基本上上大学之前几乎从来没有独自一个人出门远行的经历,可我内心没有一丝丝的害怕,我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但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段旅程,在大巴车上看着远处的村落和庄稼在我的眼睛里像梦境一样闪烁,我用手机拍下了那天的天空,景色很美,像是水洗过一般湛蓝。

        学校离家很远很远,路上几乎花费了5、6个小时的时间,或许是肾上腺素使然,我基本上没有一丝一毫地困倦。在路上给家里报平安,与朋友们在手机上作别之后。穿过漫长的始祖山隧道,车子开到了平顶山,刚映入眼帘的是一些被岁月侵蚀的陌生楼房和建筑,由于不再是自己熟悉的一切,淡淡的恐慌涌上心头,平顶山很多地方都和濮阳很像,路边的街道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或许这也是河南省或者说华北大部分城市的血脉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勇气被漫长的旅途消耗殆尽,对异乡的恐慌越来越深,我不断攥紧手中的书包 ,汗水不断从身上渗出,讲道理,说实话,我承认我害怕了。

        可是这种恐惧并没有持续很久,到了车站 一面学校的旗帜在风中徐徐飘扬,很多穿着志愿者衣服的同学在闷热的九月下 不断地从每一辆停下的车上, “有没有平顶山学院的呀?” ,那一刻,录取通知书上的校徽在我眼里不断放大,在我内心的逐渐平静下重合在一起,从我下车那一秒开始,沉甸甸的行李都有学长抢着帮忙拎,去学校的专车载满之后,我们就进发了。

        车上并不全是新生,也有很多同行的家长,车上的空调不断送来一丝丝地慰藉,大家的脸上大都挂着愁容,因为新的旅程的开始也往往意味着离别,平顶山的马路跟濮阳差不多宽,最大的不同是真的真的坡很多,车子在有些路段走的时候像极了小船在河里摇摇晃晃,我惊喜地发现,平顶山也有一条路叫黄河路。那一瞬间我意识到,原来我并未走远。


  • 遇到各种生命中的贵人

  • 学姐,舍友和双创的兄弟们

        越是回忆,越难动笔,原本这篇还想着把专业知识做个总结,可不断回想才发现,这两年受到了太多家人朋友和良师益友的帮助,如果没有他们的陪伴和帮助,我的这两年恐怕要暗淡很多很多。我不是一个会把感恩挂在嘴上的人,况且千言万语也难表感激,所以我会像之前一样努力用行动来回报他们。

        严格意义上来说,第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贵人是一个陌生的学姐,当时宿舍是随机抽签的,有上床下桌的六人间,也有条件比较艰苦的耳房。第一次抽序号是五位数,1打头,当时不知道这就意味着是10号楼的耳房,或许是我当时虽然已经由于车马劳顿累地精疲力尽的原因,学姐看我比较可怜,她在我跟她道谢之后轻轻叫住我,告诉我抽签的机会有两次,你可以再抽一个然后选一选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在旁边学长的旁敲侧击之下就来到了6507寝室,梦开始的地方。

        其实耳房的环境也没啥,对我来说甚至更愿意去,因为耳房每年的宿舍费是要比六人间便宜很多的,可我仍然认为她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贵人。于她而言,我只是所有新生来很平凡的一个,是也许以后的人生都不会有交集的陌生人,事实也的确如此,从那天以后,尽管我很想对她表示感谢, 可我再也没有遇见过她。如果有机会, 真的很想当面感谢她的不经意间的善意,有朋友跟我说,或许她对所有的新生都如此呢,可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么善良的人岂不是更值得感激嘛 。

        如果不是她,我不会遇到我寝室的五个好兄弟(五个好儿子), 虽然这五个憨蛋天天晚上喜欢打游戏而且嗷嗷叫吵得人睡不着 ,(当然有时候是我喊的比较响),夜深人静时候会有高雅的呼噜交响曲,我睡觉的时候很少告诉他们我要睡觉了大家小声一点,因为寝室不是我一个人的寝室,可郭老师或者其他人就会主动去问别人睡觉没有,倘若有,大家就会自觉降低音量。每但当我学到很晚回寝室时,总会有不知道哪个儿子就把多买的小水果小点心悄悄地放在你桌子上,每逢体测或者其他考试,六个大废物就开始彼此安慰,疯狂计算如何才能保底不挂科。当我军检失败伤心难过,他们又会默默来安慰我,过生日的时候,受疫情影响封校不能出去,我们也会从校外定了一些菜,买了一些酒在宿舍侃大山。我们都不是完美的人,彼此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是如果要拿更优秀更完美的人来换他们走,我肯定绝不会同意的。

        之后就是军训了,当时怕磨脚,哥几个买了那种很软的军训鞋垫,结果都脸皮薄不敢穿怕露出来, 都两年了还在桌子上放着。军训的记忆很少了,只记得经常下雨,长得可黑的黑教官还是老乡。白天的军体拳练的头昏脑胀,晚上的时候会扯着嗓子拉军歌,最后还因为下雨延迟了几天,那一年疫情还不严重,中秋节和国庆节是同一天,学姐还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小礼物 ,21届学弟学妹因为疫情还没有军训,真的少了很多快乐呀。


        军训结束后是各种班委的竞选,在他们的怂恿下我鼓起勇气去选团支书,因为在军训的时候光顾着累了没有啥亮眼的表现就落选了。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社团和部门来宣传,我记得当时他们来到时候大家都是低着头扣手机,当然了,俺也一样,作为一个自由散漫有些过头的人,我对这些东西可以说是毫无兴趣。再者,大一我满腔热血都想着如何参军如何报效祖国,压根儿没有动这些心思,可即便如此,仍旧有几个部门吸引了我,可能是命运使然吧,当时一个朋友说我写的字很好看就把黑板上我竞选班委的字拍下来发给我,我这次复盘下来惊喜地发现上面赫然写着创新创业部五个大字,虽然说加入双创是弄巧成拙,但这可以说是我这两年收获最多友情和成长的地方之一。

        为啥说去双创是弄巧成拙呢,因为我一开始以为双创就是各种工作室的一种,我想着既然都是学计算机的,多学点技能总归没错吧,而且我爹去之前给我说让我多搞创新创业,这不就是绝佳的组织嘛,面试的时候有点离大谱,王老板当时问我高考数学成绩,把原本对答如流的我一下子干懵了,当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说成了语文的成绩125,谁能料到一下子给王老板唬住了,直到两年之后喝酒的时候,他还一度以为我的数学很好哈哈哈哈哈。

        加入双创对大一的我来说,最大的不同就是不用去上晚自习,而且可以蹭浩哥的办公室在晚上学习,其实我不大理解为啥大学还要上晚自习,也不知道大学上晚自习的痛苦,毕竟一共也没上过几回。其次就是让我认识了很多管委会和双创中心的朋友们,在一定程度上开拓了自己的人脉,这也跟我本身就是一个比较自来熟,喜欢交朋友的性格有一定关系。但最大的收获还是认识了王老板和秦部长,(这里都用化名来保护一下隐私了)。

        王老板和秦部长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俩人,但也有共同点就是都长得很帅而且都对我非常好。王老板人比较风流倜傥,说话比较幽默风趣,跟我不相上下,基本上我们在一块唠嗑的时候,嘴角笑的都没有放下来过。秦部长说话有时候也很不着调,但正经起来又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这家伙的口头禅就是“我不喜欢给你们开会”,但是基本上每次都是他来开会,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你很难想象让王老板来开会是啥样子。此外秦部长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这一点我非常羡慕并且一直在试着向他学习,希望下学期一块泡图书馆的时候可以学到他的三分之一。

        因为我常问以他俩为代表的双创的学长学姐们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两位李姓大美女和当时还在学校陪着我们的三金,很快地对平院的各种事情和大学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这些东西很珍贵也很有用,帮助我在大一少走了很多弯路,也让我因为知道的更多认识了很多很多同届的朋友们,让我在同学之中有了还算不错的人脉。因为从小用到大的QQ在高三那年被封掉,我上大学的QQ是朋友送给我的,从大一到现在,在我已经删了100多个不怎么认识而且感觉以后也不会在有交集的人之后,我的这个新QQ上还有300多个好友,其实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加这么多人,可在清列表的时候发现很多的人确实都是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也就作罢了,毕竟多条朋友就多条路嘛。

  • 可爱的濮阳安阳老乡们

        除了部门和同学,还有一类人对我帮助很大,那就是老乡。

        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老乡”, 可能是我来之前一直在老乡群冒泡的原因,刚到寝室的晚上就有几个同一栋楼的老乡哥哥们来宿舍找我玩。其中帮我最多的是壮壮哥,他是平院到濮阳的包车负责人,也是老乡群的群主。我们真正开始熟悉是那年的中秋节,因为假期很短,回家和家人团圆根本就不现实,壮壮哥就买了一大兜子月饼和零食,组织同为濮阳的老乡去操场领着吃,想留下来的就留下来玩儿。时至今日,那天的月饼啥味道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我们在操场上围成一个圈儿在那玩儿各种游戏,有一搭没一搭地海阔天空地聊天,那一刻,我觉得我们比天上的月亮更圆。第一次从家来学校我是独自一个人去的,但从那之后直到现在,我都在包车的时候给壮壮哥搭把手,两年的通勤基本上一分钱都没在花过了。我们也会时不时出去喝酒侃大山,壮壮哥老喜欢领着嫂子一块去,说来惭愧,两年了每次我都是一个单身狗独自默默去,也不知道毕业之前能不能领个女嘉宾一起去啦。

        因为家乡在安阳,居住在濮阳,所以我跟个间谍一样同时混迹在两个老乡群,通过老乡的神奇身份可以很迅速地跟人拉近关系,我的很多好朋友都是因为是老乡的关系再逐渐更上一层楼。跟我同在双创也一块辅修法律的小奇,喜欢学习而且互相带来正能量的小敏,很酷而且唱嘻哈特别厉害的小哲,把我们班大美女拐走的阿威,每天都在傻乐的啊斌,甚至在浚县的双阳一开始也是因为挨得近才渐渐熟络,真的太多太多,多到不胜枚举,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老乡就是可以很轻易地可以激发同频共振的能量。

  • 老师和辅导员儿们

        再者还有一类人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那就是老师和辅导员儿们。

        从时间顺序来说,大一刚开始我印象最深的老师是教英语的周老师,他喜欢推荐一些英语电影,也喜欢在朋友的角度对当时刚刚跨入大学的我们一些中肯的建议,而且引经据典的谈吐让从小就可厌恶英语的我在大一的时候学得极其认真。

        我们专业的老师大都也很细心负责,让我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当时教我们机组的赵老师,他是个很年轻帅气的男老师,看他朋友圈好像有一个可爱的宝宝,讲课非常认真,但是无奈计算机组成原理实在太tm难了,我经常下课问他一些问题,在一次闲聊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正在准备考研,当时对我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震撼,果然优秀的人都是保持终身学习的。

        因为我辅修了一个法律专业的缘故,所以也通过这个契机认识了一些政法学院的老师,其中老刘令我的印象极其深刻,他是我第三个遇到过的很罕见的在课堂上会爆粗口的老师,渊博的法律知识一度令我佩服的五体投地,跟其他法学老师最大的不同是,我在他的课堂上能体会到浓浓的悲天悯人的家国情怀,一年的辅修旅程,我没有记清楚许多晦涩难懂的法条,但我记得他对于法律的讲解和一些脱口而出的金句,当时我喜欢跟朋友坐第一排上课,拿着个小本子去记笔记,一行挨一行,基本上被我记满了,虽然他推荐的《夹边沟纪事》我到现在都不敢看,但是他曾经说过的诸如“任何挥舞着法律大棒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都是他妈的坏蛋”之类带着淡淡的粗鄙的金句都令我铭记于心,曾经我一度以为法律是高高在上悬浮在半空的东西,是他让法律对我来说变得“雅俗共赏”,让我明白了法律与人的关系,也让法律成了我可以触摸的东西。

        还有就是辅导员儿了们,首先就是我的导员娟儿姐了,她是一个很温柔也很平易近人的老师,在我的日常学习和征兵过程中帮助了我很多很多,虽然没有顺利走兵,但是人生的价值不就是重在体验嘛,当时她我带着老王去找他的时候,娟儿姐放下手边的工作和岳老师一起耐心地跟我说了一些成功走兵的学长的例子和很多征兵宣传的政策,在征兵的路上还认识了退伍回来的闯哥,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帅哥,他也告诉了我很多很多关于征兵的细节,关于征兵我们暂且按下不表,接着说回辅导员儿,岳老师也是一个很可爱的老师,我跟她的接触是在三下乡的时候,关于三下乡咱也暂且按下不表吧,因为征兵和三下乡都对我来说有非凡的意义,都要在给他们另起一段。既然说了女导员咱就把女老师先说完,在学习部和党团学社的工作上,我得以接触到李老师,她是一个对工作很认真负责而且很有经验和能力的老师,是她让我明白了党团学社的含义和意义,我习惯把平常听她讲话的东西记在本子上然后试着在工作中运用起来,要做到知行合一这很难很难,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继续向前辈学习才有可能做到。印象中还有一位也很温柔的宗老师,因为太优秀被挖走去了智达书院,当时还帮她搬了一些书之类的杂物,很多老师都是因为参加了职业生涯规划大赛才得以认识的,当时帮宗老师搬东西的时候打趣地问她认不认识我,没想到老师很认真的回忆起了当时比赛的细节,也想起了俺的名字,我还替三金同她问好,当时老师有些伤感,而她就要去到新的环境去工作了。或许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此,很多人短暂地相知,没有熟悉之后就长久的分别,但又照亮彼此。

        而男老师里面还有豪哥和杨哥,豪哥是因为当时双创归他管,有一次要去贴几个红条横幅,我们就拿着横幅去软件学院前面也就是科技楼后门去贴,当时还没准备充分,缺少几根儿木棍,吴部长就去小树林子里面去找木棍了,也不知道为啥他那么熟练,与此同时我们就搬来梯子去贴横幅,有了工具豪哥果然神勇多了,在旁边指挥我们去一点点操作,可是他没有看到科技楼后面的那些排水铁板有一个断了,我扶梯子的时候没看到,腿一下子就囊进去了,魂儿差点丢了半条,之后我们又去科技楼前面去贴,大家说说笑笑,手上的功夫也不耽误,豪哥突然说我们像是过年在贴对联儿一样,我听着他画的大饼,看着红红的横幅出神,刚摔的脚丫子都不疼了。最后要说的是杨哥,他是最不像辅导员的辅导员,年轻帅气还很有想法,虽然现在又来了一个新老师姓姚,但是因为我还不认识他,所以杨哥就还是我心里最帅的男导员儿,刚刚入学的时候他在经常在群里冒泡儿,我当时一直追着他问到底咋去平顶山到底去哪个车站到底需要拿些什么证件,当时杨哥叫我问的快崩溃了哈哈哈,然后就回复我说“哥,你别问了,等我过几天发通知行不行”,当时我是有些发怵的,心想是不是问的太多得罪老师啦,可没过多久,他果真发了一条很详细的通知,杨哥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网上形容的那种“90后老师”,在平常可以拉下身段和你一块侃大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帮你解决遇到的困难和遇到的问题,可到了正经的时候也能立马拿出来一个人民教师该有的样子,半点儿都不含糊。我跟他后来慢慢熟悉是也是在三下乡的时候,那时候他来看我们,画下大饼说要给我们带一顿好吃的,当时忘了是谁起哄带烧烤炸鸡了,这让当时每天累的不行的我们内心有了很大的慰藉,谁知道他后来带的是原本应该配着烧烤吃的凉菜,当时真的哭笑不得,不过仔细想带烧烤根本就不现实,在那么热的环境下吃了烧烤的话我们很可能会集体拉肚子。后来大二学生会改革,留在了学习部,也就慢慢跟杨哥更加熟悉,由于疫情原因,我们没有像往常一样举办很多次活动,不过我们刚刚升入大二的职业生涯规划大赛办的是真漂亮,虽然杨哥和娟儿姐还是一直鼓励我再次参加一次比赛争取拿一个校奖,但是我们当时属于一个青黄不接的状态,为了保证比赛顺利进行,那几天我一直在忙着收各种参赛选手的资料,朱朱他对象和小陈应该知道,那几天为了打磨选手们材料,基本上都是牺牲中午吃饭的时间去加班加点干活儿,杨哥自己也亲自下场做了PPT,他为了更好的效果以及节省纸张,就让我把材料做成一本一本的小册子,当时跟威哥在办公室忙活了半宿,后来他甚至还觉得差点儿啥意思,甚至还给评委老师和同学们都准备了很多小吃,让又会修电脑又会摄影的另一个杨姓男子还拿着三脚架在后面摄影,当时真觉得,恐怕某些小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也不过如此吧!尽管在开始之我已经费尽心血去彩排去做准备,但当时还是发生了意外,那个教室的电脑出了问题,我U盘和电脑桌面的所有的选手PPT都消失不见了,当时真的脑子里面一黑,差点儿就晕在那里了,还好我手机里面都存着他们的PPT,也还好当时小奇保持着冷静,也庆幸那个拉跨的电脑可以联网,我们又将剩下的PPT下载到电脑上,保证了比赛的顺利进行,处理完一切坐在座位上之后,那种浑身放松的感觉一点都不输高考结束那会儿的劲儿。后来机缘巧合杨哥也成了我们互联网+大赛的指导老师之一,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因为省教育局下的通知就要提前放假,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比赛过了校赛,但PPT和策划都处于一个很细碎没有完全打磨好的状态,这时候杨哥就很tm帅气的对我说,“安心备考,我来准备”,那一刹那,属于靠谱成年男子的安全感瞬间拉满。

        最后是在这两年对我来说亦师亦友的浩哥,是我这两年在学习生活对我帮助最大的贵人。大一那会儿跟浩哥并不熟悉,因为大一白天课多,我一般都是晚上去管委会学习,而他是白天办公的时候在那里待,刚刚好错开了,只知道他是一个很没有架子的而且很有情调的老师,他经常喜欢在办公室磨咖啡豆自己泡咖啡喝,后来大二我接了秦部长的班儿,成了管委会的负责人之后慢慢跟浩哥越来越熟悉。我们管委会有一个没有明文规定也不怎么值得提倡的的小习俗,那就是给彼此散烟,哥几个喜欢在说事儿的时候点上那么一支香烟,在淡淡的烟雾弥漫开来之后在专心致志的讨论正事儿,但是很遗憾我不会抽烟,而且在我爹的管教之下也不敢去学,所以这个小习俗到了我们这一代就变成了喝茶吃糖了,不过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延续啦。越是跟浩哥接触,你越能感觉到他身体里蕴含的巨大能量,可以说我有时候边听东西边记的习惯就是因为浩哥才养成的,因为我本身就是个记忆力很差的人,而浩哥无论是在专业知识、管理能力、以及很多小众的私域、甚至就在我比较引以为傲的阅读知识面上全都全方面碾压了我,让我每次唠嗑儿都脑子开了性能模式一样飞速运转也只能勉勉强强跟得上他的节奏,所以我就把他平常对教诲都记在便签上,等闲了就慢慢复盘,试着从他的角度去理解这些比较高层次的东西,也慢慢试着学习浩哥的谈吐,有时候我都很感概,浩哥压根儿都不需要打草稿,我估摸着他淡淡地吸一支烟,喝一杯咖啡或者泡一壶茶,那腹稿就打了七八分了,真不知道我到他这个年纪能不能有他一半儿的水平。很多次交谈的时候,温柔的风轻轻吹进管委会,我都有那么几个恍惚,感觉自己身在北大清华那样的学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浩哥让我在很短的时间里拉高了我整个人的下限,也让我明白了应该如何寻找自己的上限。最令我感动的是,浩哥也会在我走错路的时候点醒我,几乎大二的一整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青黄不接的管委会、学习部和新创立的云归处科技服务中心,他告诉我单凭所谓的管理能力是不足以独当一面的,一定要专精于技术和技能的培养才行。当时只有他跟秦部长这样跟我说,也许也是因为别人没有切身体会很难理解吧,但是当以一个管理者的身份去带团队的时候,工作细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工作量和平常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当时他们跟我说这写的时候,我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其实眼框里面的泪都几乎要流下来了。

        大二的这一年,我真的好累好累,因为大一征兵的失败之后带来的巨大迷茫感和自己的贪心地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凭借自己去做到完美,愣头青一样加入鲲鹏产业学院,让自己原本就半桶水晃荡的技术能力面临了巨大的考验,同时也不甘心只学一门专业,还希望压榨自己的周末时间去辅修法律,同时为了不让管委会受改革的影响从此消失,花了大量的时间在21届的干事们身上。最令人痛苦的是这因为学年还是受疫情影响很重的一年,学校经常性的晚开学早放假,课程表被不断地压缩压缩再压缩,甚至一度一周算上晚上只有可怜的几个时间段能够去休息,最难熬的时候半个多月一个时间段我的课表上因为补课要去同时上两门专业!有些个失眠的夜晚真的很痛恨自己没有像鸣人一样的影分身之术,能够分出几个分身去同时做好每一件事情,不过好在我和鸣人一样,有家人和伙伴的支持和陪伴,遇到了生命中中的各种各样的贵人给予我帮助和鼓励,才足以支撑我熬过这比高三都难搞的一年。

        可以说,大二这年完全挫干净了我的锐气,在大一的时候培养出的充足自信心被消磨的七七八八,那时候的我心气儿十足,感觉给我足够的时间和正确的方法我就能够做到任何事情。王小波说生命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这一点在我20岁这一年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有了切身的体会,共鸣之后,他似乎也同样对我说,我们还会继续生猛下去,什么东西都他妈的锤不了我,因为,这可是我们生命中的黄金时代呀。老天爷,你有啥锤就接着来吧,这把就算小爷我跟你平局!

  • 人物小传 

        刘管家:刘管家是我的小干事,也忘了是何时也忘了是为何,他开始戏称我为少爷,他蛮像大一时候的我,不过比我高大帅气的多,这家伙跟我有蛮多相同之处,但他远比大一时候的我谦卑且踏实,这是很宝贵的品质,但也同样局限了他的发展,因为很多时候他有些过于拘泥和不知变通。很多交给他的活儿,他吭哧吭哧干了老半天,时间和精力也没有少花,可就是脑子转不过来弯儿,总是事倍功半,让你哭笑不得,总想吵他一顿缺又舍不得。他比大一时候的我腼腆地多得多,脸皮儿薄的不行,很多该问的问题根本不知道自己去问,还都是我追着他告诉他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反倒是这家伙老对我的隐私好奇地要命,真的是不知道该对他说啥好,不过管家有一个很值得我学习的好习惯,那就是他很喜欢也很擅长跑步,他痴迷跑步到啥程度呢,帮我跑过不止一次乐跑就不赘述了,在步道乐跑的年度总排行榜上,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名字,有时候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起床,都能收到他给我发的晨跑的照片,弄得我羞愧难当,转身就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希望这个暑假好好锻炼,开学能够在体质上跟他看齐,也希望他在这个暑假多多思考,在心智上与我看齐,因为开学之后,可就需要他来独当一啦。我俩都算是书虫,经常交流最近在读的书,但是大二确实比大一少看了很多很多书,过生日他送的《遥远的救世主》我至今还没翻开,前几天他还跟我打赌比谁先拿到驾照,赌资也同样是一本书,哼哼,我必拿下。

        如果你没有搜到自己的名字,可以先来私信问我,如果觉着咱俩生命之中的交集还不少,我会为咱俩一块发生过的故事也来写一篇人物小传哦。


  • 征兵

        书接上文,在征兵的过程中岳老师和娟儿姐都帮助了我很多很多。其中还有一个要感谢的那就是闯哥,他是退伍回来的军人,我们俩好像是上离散数学讨论问题才慢慢认识的,这个家伙很帅也很聪明,更要命的是他坚韧的毅力,那个学期他说他考了七门还是八门专业课考试,在考试周用干了两支笔,我当时还惊叹这就是退伍大学生要承受的东西吗,可转眼第二年我就考了十门专业课考试,考试这个方面我比他属于是完胜哈哈哈哈。那会儿偶然知道他是退伍回来的之后,就问了他很多去过部队的人才知道的问题,他详细地跟我说了很多过了体检之后在部队应该注意的事项,当时真的每天都在研究部队里面的生活应当是如何如何,每天都在用尽全力地减肥,去健身房撸铁,那几个月可能是我大学这两年最瘦的时候了,每天就着难以下咽的鸡胸肉吃荞麦面,一度瘦了十多斤,我甚至都做好了入伍之后十年的规划,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在幻想自己穿军装的样子,但所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征兵失败对我的打击比高考没考好大的多得多的多,军检过后的一个月我都有点缓不过来,每天晚上躲在寝室偷偷摸摸地抹眼泪,长这么大我没怎么掉过眼泪,感觉那一个月把我从小屁孩时期到现在的眼泪都流干了。那几天我跟爹妈通电话的频率从一两个星期一次上升到了几天一次,我跟我妈打着视频电话对着哭。当时我觉得,恐怕孟子笔下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不过饿其体肤倒是没啥体会,因为我是个高兴了要去吃顿好的,不高兴了也要去吃顿好的那么一个人,所以从征兵失败之后我逐渐摆烂,也慢慢胖成了一个西瓜球。当然,也可能跟我当时错误的减肥办法带来反弹有一定的关系。因为我一直都是个不怎么脆弱的人啊,征兵失败之前从来只有我安慰别人的份儿,根本就没怎么听到过别人的安慰,可那段时间我收获到了人生中最多也最温暖的鼓励,好多人打趣地问我为啥还不去部队呀,说各种各样的俏皮话逗我开心,这些发生的人和事儿让我慢慢找到自己,我逐渐发现我之前传播给别人的欢笑和能量正在凝聚成一条条的溪流来反哺给我自己。“不要怕,不要哭,一切的一切,十年之后不过是我们的下酒菜。”,漂亮学姐当时说的这句话我铭记到现在,随着时光缓缓流淌,因为忙起来就不会去想那么多的缘故,我立马就去报了我之前就一直想去的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也顺顺利利地通过了面试,三下乡同样也是我成长旅程中一块儿小小的重要里程碑,我们一会儿就讲。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有涉猎的道教思想深刻地反哺了我,有一批人总喜欢强调读书无用论,但其实是并非是读书无用,是他们读的那点儿书没用罢了,或许有很多知识和道理是我们在中学大学甚至一辈子就都未能领悟明白的,但是等真正经历之后便能够醍醐灌顶一般明了,而我征兵失败的这段时期,我头一次能够与那些书的作者或是历史上的人有了那么一丝的共鸣,我大抵明白了屈原为何要去投江自尽,那种痛彻心扉的绝望,或许你会觉得我有些矫情,可如同《杀死一只知更鸟》里面所写,你不穿上我的鞋子去走一走,根本就不知道征兵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越来越喜欢苏东坡的豁达,能够真的在喝朋友们喝过酒后,心里默默忆起“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  三下乡

        征兵对当时的我最大的影响是让我很迷茫,因为原本有很明确的追逐的目标之后突然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了,而且一个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和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人是天差地别的,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家人老师朋友的帮助,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那么短短十天不到的三下乡之旅了。

        三下乡的全称是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当时疫情还没有那么严重,一共是有后勤组,活动组,调研组和宣传组四个组组成,我们去的平顶山本地的李吴庄村小学,一下子码了一万字了,很多的工作上的细节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私信问我。

        可以说三下乡是我征兵这场大病的一剂猛药,在岳老师带队之下,我首先认识了许多的朋友,结伴一块儿去而且唱歌很好听的浩南,黑不溜秋但是炒菜很香的恺恺,去了好几天都没晒黑还会打篮球的倪偶像,脑子不太灵光但是很可爱的灵灵和一憨,早上无论如何都叫不醒的阿博和阿靖,一个高一个矮但都对小孩子很温柔的阿发和阿康,成天互相掐架的阿豪和明明,掌勺一绝的阿楠和梦梦学姐,每天干饭最积极的优雅女人(自己给自己起的)禾姐和艳艳,又会摄影又会写新闻稿的从大一就扬言要教会我摄影的某位画饼杨姓男子和他的两个喜欢去村里找小猫小狗小鹅小动物的两个得力助手涵涵和慧慧,因为三下乡就是要吃苦的,于是我们就都拿着瑜伽垫儿打地铺,夏天很热,蚊虫很多,我们每天都被虫子搞得焦头烂额,但是终究是快乐压过了痛苦。那些个酷热难耐的夜晚,工作之余我会把大家偷偷聚在一起玩儿三国杀和狼人杀去缓解一天的疲惫,但偶尔也会被岳老师发现温柔地批评两句。但认识他们真的很幸运。我闷热的空气会送来田地里面庄稼的独特香味,更多的时候我会和倪偶像躺在滑梯上看漫天繁星闪烁,有一搭没一搭地海阔天空地聊,通过他我也认识了同样辅修法律的振威学长,在我学法的过程中帮助了我很多。叶县和我老家不同,平顶山是有很多小湖小河的,夜晚偶尔会吹来淡淡的凉风,让灵魂都感觉到惬意。是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打小我总感觉村儿里的天空和云比城镇里面离得更近,也打小养成了喜欢抬头看云的习惯,叶县的环境很美,我拍了许许多多的照片,这里不放太多,想看的私信我或者加我QQ去空间瞅瞅吧。

        治愈我最多的还是当地的人们,有非常支持我们调研工作的当地老乡,其中有一次我遇见一个九十多岁爷爷一见如故,因为我比较能听懂家乡话而且愿意跟他唠嗑,很想这个暑假再去看看他,可受限于疫情的缘故也没有去成,还有在工作和生活上帮助我们很多的余主任和李书记,余主任人特别好,喜欢骑着他的小电驴追着我们问还有哪儿需要帮忙的,如果没有他我压根儿写不完六千多字的调研报告,老余还帮我们修了空调,虽然就凉快了一晚上就又给坏了。李书记是非常令我们敬佩的一位基层干部,他退伍军人出身,扎根李吴庄村十余年如一日,让这个村子从原先一条马路都没有的贫困村慢慢变好,在脱贫攻坚战里摘掉贫困的帽子,那年河南正好赶上发大水,叶县的情况虽然比郑州要好一些,可同样不容乐观,他一直奔走在抗洪的第一线,可就算已经忙碌成了这样,他依旧抽出时间来身体力行地给我们讲了生动的一堂党课,还拉了满满一拉车的他亲手在自己李吴庄村的家里面种的黄瓜和很多菜送给我们,生怕我们在吃住上面受苦。跟这些可爱的人们接触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天的晚上我依旧躺在瑜伽垫上辗转难眠,倒不是因为蚊虫依旧嗡嗡作响,而是我真切的意识到我躺在中国农村广袤的大地上之上,依偎在祖国母亲的怀抱之中。

        最多的时间,我们是陪伴那些可爱又调皮的孩子们中间,刚来的时候他们大多沉默寡言,可在大家慢慢的讲课和课下的磨合之后,都一个个皮的不行,当时最皮的小孩是那里面的孩子王,可能是因为都胖胖的,他们都说长得跟我很像,都戏称那是我弟弟,他自己也管我一口一个哥的叫,事实上他和我小时候的确很像,我能感受到他想要得到认同和陪伴的强烈渴望,那是因为缺乏父母的陪伴导致的情感缺失。他平常都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的,上课也故意捣乱不好好听讲,当时把一憨愁的不行,可当上课去提问他问题,需要他表现的时候他却扭扭捏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就搬着小椅子做他旁边,因为我从小就照顾俺妹和家里的一堆弟弟妹妹缘故,我对付小孩子还是有一套的,在我软硬皆施之下,他逐渐一点点变得勇敢,能够自己试着举手回答问题,上课也不再故意捣蛋了,在下课玩儿的时候也开始接受我的建议去有意识的保护那些比他年纪更小的孩子。小时候有位老师告诉我,“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我已经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只记得他老爱穿一个黄色的短袖,他现在过的咋样了呢,是不是长高啦,还跟以前一样调皮吗,还记不记得他有过一个长得跟他很像的哥哥呢,那颗勇气的种子,是否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了呢。

        三下乡让我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明白了很多。我忽然意识到想要为国家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只有从军一条路,有很多很多的方式都可以让我去为之尝试和努力的,这从根子上让我从征兵失败的痛苦中走了出来,回到家之后俺爹俺妈俺妹和家人朋友的陪伴也让我重新有了前进的目标和方向,但在那之前,我要努力去学习,去和过去的自己和解,去变成更好的自己,这样才有可能去有一些可以带来改变的力量。

  • 比赛和工作

        翻看相册里的照片,自己也参加了很多有意思的比赛,拿到了很多很有意义的奖项,现在回忆起来也是嘴角带着笑意,当时组队一块儿报了辩论赛,起了名字叫”有嘴就行队“,最后还居然拿了一等奖,QQ空间里面还有我一段超神的视频,现在还是看一次笑一次,这些比赛大都没什么含金量,但都在自己平淡的生活里熠熠生辉。

        说到工作就是学习部,管委会和云归处三线开花了,以及我已经冷落很久的线上编程学习团队图灵院。学习部的工作还好,有小琪、小奇和曹部长一块去做。管委会可真是抗在一个人的肩上了,尽管我很想把之前的氛围继续延续下去,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很难再延续曾经管委会的美好了,不过好在我们还会时不时地聚一聚,秦部长对我的劝导其实很对,其实管委会的存在只是我们聚在一起锦上添花的东西,真正还是因为我们这群人彼此同频共振。

        再说云归处,大二的下半个学期也费了很多心血在上面,团队里面有之前就被我拽进T-group里面学习的朱桑、台儿和某位杨姓男子,加上之前管委会的哥几个,还有我半路骗过来的阳宝、管家和一个贼喜欢撸猫的小姨,还有连坑带偏从向量唬来的周老板、技术大佬死宅阿梁还有考科三考了好几回的倒霉蛋阿慧,我们聚在一块儿是由于浩哥的想法,希望在管委会建立一个科技服务中心,在统筹一些工作,我们也的确做出了一些成果,当时印了100份儿宣传页在学校发的时候,多多少少是沾一点儿意气风发的,当时真觉得要做大做强,再创辉煌了,后来也一门心思钻到互联网+大赛,也是汲取到了很多的经验教训,认识到了之前很多想当然的东西,希望下学期可以继续努力吧。


写在最后

        大抵是因为自己之前有过帮人代笔写文的经验,加之自己也喜欢读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书,一不留神写了一万三千多个字了,写到现在有点临表涕零,不知所言的味道。原本只是准备听朋友的建议简单写一个复盘,没想到着雪球越滚越大变成了一个一场席卷内心的暴风雪,威仰给我说人活着只基于自己记得的记忆,写出来的话记忆就被自己留住了,翻着相册和之前的随笔,发现自己真的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前几天也在知识星球写了一篇文章,加入了升活校园的共创俱乐部,接触到了更多更优秀的人,但是知识星球的排版扣起来实在是一言难尽,以后就在CSDN上写更多的文章吧,这篇写给自己的信也会不定期修改,前几天跟初中的朋友唠嗑,发现自己已经忘了绝大多数的初中同学长啥样了,高中的也记得七零八落,走在街上给我打招呼我都想不起来人家是谁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以后一定要把自己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不是写给别人看,只是写成一封长信,写给未来某时某刻的自己。

        那么就请继续努力吧,为了不辜负家人老师朋友兄弟的期望,也为了成为妹妹的榜样,更为了变成更好的自己。

就以一句一直鼓励自己的话结尾

追星赶月莫停留

平芜尽处是春山

2020.6.21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1024 设计师:我叫白小胖 返回首页
评论 9

打赏作者

我想吃个西瓜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