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坚持多久--读博士是怎么把人变成鬼的?(转贴)

我为什么读博士?这是近两个月来我一直在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也是我始终都在思索的一个问题。在东北的重点高校里读完很热门的专业,考研时,因为始终放不下的爱好而换了专业,只为成就一直以来的梦想。硕士毕业,半路出家的我倒是修成正果,考进京城读博士。旁人羡慕得不得了,当时我也极其兴奋,因为,确实,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小时候,家住农村,生活贫困。首都北京是天堂,博士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而现在,它确实就握在我手里。我想:我是幸福的吧。

  但是当我步入二年级的门槛,才渐渐感觉到,读书对我来说,将不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压力。钱钟书先生说:“化忍受为享受,是精神对肉体的最大胜利。”我则相反,一直以来的享受,倒快变成了忍受。

  这种感受主要来自于读博士的压力太大。

  首先,发论文——僧多粥少。学校要求博士生在读期间,必须在核心期刊发两篇论文,或者在权威核心期刊发一篇论文。如果在读期间没有达到上述要求,则毕业时只有毕业证,没有学位证。上几届已经有好多师兄师姐因为这个原因,只能带着毕业证走出校门。公开发表论文是应该的,这是对科研能力的基本要求。学校有这个规定可以理解,学科进步人人有责,然而在现有教育体制下,中国有多少大学,扩招之后,每个大学又有多少研究生,而核心期刊和权威核心期刊总共才有多少?再细分到一个专业领域内,权威核心期刊就那么几家,想组成个北斗七星都难。能在上面发论文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和学术界的泰斗级、重量级人物,我们想在那里发论文真是自不量力。核心期刊数量倒是多一些,可是还有那些普通导师呢,他们还有评职称做课题的任务,也要求发论文。这些老师已经在领域里面有了一定的影响,就是这样,他们发一篇论文都不容易。托人找关系的事情早就是公开的事情。等轮到我们这些后生晚辈,还哪里有地方?

  其次,论文选题——人多地少。现在学术界呼唤摆脱平庸,毕业论文选题要发人所未发,要求有重大创新和突破,要求有新意。问题是,现在从事同一领域研究的人数远远超过了想象中的程度。就像种地,土地面积就那么点,人却越来越多,连垄沟里都种上菜了,边角地都开垦出来了,还哪有我们下脚抡锄的地方?重大创新,真是难上加难。现在我们这些进入开题阶段的同学,整天想的就是创新、重大创新,简直都快做病了。一个一个的,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就差披发行吟泽畔了,生活多么美好,都已经离我们太遥远。真是“幸福的人个个相似,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同了”。

  再次,读博士的动机和目的也有几种,一类是在职的,他们一般年纪较大,因为有固定收入,也不必为毕业去向担心,而且一般都是因为在教学上有不足,才选择来充电。他们有积累、有基础、有方向,所以相对比较适应。麻烦的是,他们身兼数职,学习时间一般不能保证。再者就是像我这样应届上来的,开始还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就能读博士,心里挺骄傲,等到真刀真枪开始上战场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优势少到只有年纪小这一点了,说起来这压根算不上什么优势。应届生细分一下,又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真的喜欢专业,比如我,读博士最主要是因为喜欢,所以学习起来心里压力相对还算小,只是疲倦,但还不至于厌倦,但是现在也已经快受不住了。另一种是功利目的,上博士就是为了找个好工作,但是现在博士毕业,就业形势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甚至相当糟糕,而这些人当初选专业多半是出于实用考虑,所以学到最后都产生厌倦情绪,内心里抵触当然不能学得好,随之而来各方面压力都很大。

  其实,我想每个人来读博士,不论出于什么目的,能到这个程度,主观上都希望能做到最好。但是目前学术界状况也比较混乱,有些时候,写毕业论文和发表论文,不是单纯个人努力就能解决的,各种形式的学术腐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有个师兄说得对,应该把教学和科研人员分开,大家各司其职,才能提高效率出成绩。难道就不能让我只是因为喜欢而来读博士么?现在才明白,所谓博士是“第三种人”是什么含义,并不是说读博士怎样,而是说读博士这一阶段,所要承受的压力,会让人变得比较可怕。

  说实话,我很想好好学习,而且我一直也在努力地好好学习,我最大愿望就是能够按时毕业,做出一份让自己和老师都满意的论文,但是我仍然担心,我或者不能顺利毕业,或者两年之后,我做出来的仍然是学术垃圾,浪费纸张。如果真是那样,那我现在还在这里做什么?我这不是浪费我自己的生命么?我的青春,我生命当中最美丽、最有创造力的年华都留在校园里,我所付出,与我的所得,不能成比例,我不能在我喜欢的东西里找到乐趣,我的兴趣就要变成我的负担,那么我这样做到底还值不值得?

  我不知道对专业的兴趣还能帮我还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动力能让我支撑下去。我很郁闷,而同样郁闷的同学说出一句经典的话:“读博士把人变成鬼,博士毕业把鬼变成人。”

  由于连日来埋在专业课的书山里,我几乎失语,感觉连作文都不会写了。上面这些文字,看起来都零零碎碎的,自己读起来都别扭,我已经找不到能顺利流畅表达自己思想的词语了,我几乎语无伦次。如果你看不懂,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找不到工作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还能坚持多久?

06-14

按照年前的计划,二月底离职,然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学习了下Python和UNP,以及复习APUE。rnrn 五月初开始找Linux C++相关的工作,开始投了上海的几家公司,接到了两个面试通知:rnrn 一个是中软国际,外包华为的项目,面试地也是在华为,第一天面试还OK,当晚奔赴第二个面试公司的附近,等待第二天下午的面试,没想第二天上午收到中软的复试通知,尽管还有2个小时,我还是没能及时赶上,复试的时候因我不能接受过度的加班体制,十来分钟面试结束,等通知(没有谈成);rnrn 迅速折返,仍然没能及时赶上第二家:中标软件(国企),面试中,我在拷贝构造中比较了this与&other(本质上没有必要,因为我们不会碰到写类似T t1(t1); 或 T t2(*new(&t2)T(t2)); 这种代码的人),在拷贝赋值中用了swap技巧(C++编程风格中学的,尽管我也觉得这个技巧用在这弊大于利,但书上都敢写出来教人,所以也就没太在意),还有一个本可以不用static_cast的地方用了它,总之,就是做了多余的事,但也不能直接说我的笔试有误,我和面试官讨论了这三个问题,面试官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对周遭环境敏感的我还是可以觉察到我的炫技已令他不快,我可以了解到他想要的是一个踏实的下属,尽管我就是这样的人,但当日的我并不是我,急欲拿下一城,让我急功近利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谈到了薪酬的这一步,但我对这个职位有些不太知足,虽然它是做Linux开发的,但不涉及网络通信,我想在网络上有所实践,我觉得我应该坚持走自己的想走的路,面试官也很支持我的想法,所以,上海面试都沦陷了。rnrn 之后也面试了一些杭州的公司,但因为各种原因:剧烈加班,不是Linux,项目经验说不清楚,都沦陷了。rnrn 越到后面,面试机会越少,少之又少的投递也都石沉大海,现在已经基本没有可以面试的了(满足应聘要求的),尽管我一再降低自己的要求,结果依旧。rnrn 想想,从五月份开始找工作至今已有一个半月了,前前后后投过近百份简历,但投过的公司可能不过四十家,除了面试过的公司,都存在重投的可能性,然而效果不佳,近期也在反思,是因为我找工作不够上心?不懂知足?还是说我着实不够资历?rnrn 工作两年的经验都是Windows平台相关,然而现在却想在Linux平台上找份差事,却是令人意外,同到杭州工作的同学的第二份工作都与第一份工作相似,这似乎预示着我只能找Windows相关的工作,但我偏偏不信,我仍决心找份Linux相关的工作,我不信两年前的选择会决定今天的路,我承认我对Linux相关知识不甚了解,但这不妨碍我对Linux平台下开发的追求,诚然我明白喜欢与适合之间的差距,但我能坚持多久?rnrn 每个公司对应聘人员的要求都是不一样,每次都要从25页可选岗位中找出可能可以胜任的那么十几个工作,着实让人头痛,我不喜欢做重复而无意义的事,这样的日子还要继续多久?rnrn 也许有一天,我不得不面对现实,离开我深爱的C++开发,去到一个我不知道的领域,做着我不喜欢的工作。这一天离我有多远?rn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