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史话

来源:Hi-PDA

作者:ediot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带您回顾整个palm OS掌上电脑的历史:Palm 和其他公司的产品是如何诞生的,背后的幕后英雄是谁,究竟经过了怎样激烈而有趣的竞争才形成了现在这样的市场格局

第一部分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Hawkins开始的。虽然随后又有三个人加入,但是Jeff Hawkins可以称的上是真正的先驱。1979年从康奈尔大学毕业之后,这位新鲜出炉的工程师就像其他许多IT界大企业的创始人一样,在Intel公司找了一份工作。他在俄勒冈州的一家研究中心兢兢业业地干了一段时间,然后被调到波士顿。三年过去了,Hawkins对目前的工作开始感到厌倦,他想要改变现状。但是…“我想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但是Intel说我需要更多的经验。”

      因此,jeff跳槽到了一个刚刚在硅谷成立的小公司:GRiD Systems。这家公司致力于设计第一代可携带的电脑。当然,在那个时候掌上电脑的概念还没有诞生,只要能够携带已经很让人满足了。即使这样,在当时这仍然是一个革命性的想法,因为当时笔记本电脑还没有问世。在大学时,jeff就对探索人类的意识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他想作出一个惊人的成就:使电脑和人脑能够直接进行通讯。这个念头一直在他脑中盘旋,最后在他妻子的建议下,jeff进入了伯克利大学的生物物理系。

      三年之后,jeff意识到他已经解决了人类的意识之谜,但是仍然存在着一个问题,在伯克利没有人愿意聆听他的想法。所以Hawkins在1988年在没有拿到博士学位的情况下,毅然离开了大学,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在对神经网络的研究过程中,Jeff已经积累了关于人脑对图像识别算法的丰富资料,并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种可以在计算机上运用的图像识别算法。他为这种算法申请了专利,并将其命名为PalmPrint。


      科学是美好的,但是光靠研究不能当饭吃,他必须养家糊口。Hawkins回到了GRiD Systems公司,但是这一次他的身份不同了。Jeff将他的PalmPrint在公司注册,成为了研发部的主席并开始着手将他的发明转化为实际产品。由于GRiD Systems公司被Tandy,一家以制造第一台个人电脑而著称的电子制造商所收购,所以在研发费用方面获得了充足的支持。在Hawkins加入之后一年半,GRiD公布了世界上第一台有着手写输入的电脑。

     同时,这也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掌上电脑的新纪元。苹果公司当时的CEO John Sculley甚至给此类产品一个统一的名字,那就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s – PDA(顺带一提,苹果公司在1987年就开始开发掌上电脑,那个时候Hawkins还在大学里做学问呢)。这件新生事物吸引了IBM,samsung以及NEC等电子巨头的注意。

     Tandy的策略是正确的,他们对较小的市场非常重视,将GRiD的产品销售给保险业、石油业以及其他工业公司。但是Hawkins有着某些天才的通病,他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他希望自己的发明能够在较大的市场上得到体现。所以Hawkins又一次选择了离开,因为他想靠一己之力将自己的想法发扬光大。于是在1992年就成立了现在的Palm公司。当然,Jeff没有足够的钱来支持自己的计划,他不可能像苹果公司那样将大笔的费用投在Newton掌上电脑的研发上。实际上,他当时几乎是一无所有。他所有的只是在为Tandy公司工作时建立的声誉和一批客户群。后来证明了这比金钱更加重要。Hawkins从两家风险投资商中各得到50万美元,同时还要加上Tandy公司30万的专利许可费用。揣着这130万,在没有计划和产品原型的情况下,Jeff Hawkins上路了。

Donna Dubinsky
      很难举出由一个人单枪匹马建立的著名企业。Intel有Noyce和Moore,苹果有Jobs 和 Wozniak。他们中的一个可能是领导人,但是另一个也是不可或缺的。第一个受雇于Palm公司的CEO是Donna Dubinsky。她也是在Palm成功的历史上出现的第二个关键词。实际上,工程师和商人这两个身份在Donna身上是结合得最为成功的。


      Donna的职业生涯是从苹果公司开始的。1981年,在经历了数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她在苹果公司谋到了一个职位。苹果公司当时是非常繁荣的,他们的Apple II个人电脑给Donna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85年,Dubinsky已经在苹果公司担任了重要的职位。不过在1985年事情有了重大的转变,当年的7月Wozniak离开了苹果公司,而Danna被告知在苹果公司新的人事规划中并没有她的一席之地。结果,经过了徒劳无功的努力,Donna只能选择和Wozniak一起离开。

      Danna并没有立刻离开苹果公司,她在Bill Campbell手下干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她被指派从事美国本土以外的销售工作。例如,她在澳大利亚干了一年半。一年之后,Campbell成为了一家独立的软件制造公司Claris的领导,并提供Donna国际销售部主席的职位。在随后的四年中,带着热情和兴趣,她负责的部门销售额占了公司总收入的50 %。接着苹果公司买下了Claris公司,Donna不想在为苹果干了,她选择了退休,搬到了巴黎,还学了一年绘画。这一年使她平静了下来,并且又充满了对事业的热情。她打电话给Campbell:“我想要成立一个公司”她说“我想要当主席,你有什么主意?”正好在那个时候Campbell听说了手写输入电脑领域大有可为,所以他给Bruce Dunlevie打电话:“Bruce,我曾经被你面试过,你没有选择我,但是你提到过你在为一家公司找CEO,这个职位现在还在吗?”

      实际上,Dunlevie和Hawkins已经面试过许多的候选人。不过他们还是邀请Donna参加在Hawkins办公室举行的面试。两人惺惺相惜,Hawkins对Donna的经验感到十分满意,而Donna为Hawkins的想法所兴奋。1992年6月15号,Donna开始为Palm公司工作,她在后来提到“当时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能够为Jeff Hawkins的工作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这种天才技术员和天才经理人的组合在当时并不鲜见,但是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直到现在还是好朋友。所以,当他们在一起工作时,达成了一个共识:公司将只致力于开发有潜力的软件,而不会自己制造电脑。因此,需要一个强力的高技术伙伴作为支持。他们最终找到了,Tandy公司旗下的Radio Shack 商业网络为他们提供了硬件销售渠道,而Casio通过Tandy的牵线搭桥,为他们制造设备,Geoworks, Intuit 和 America Online同意通过他们的网络销售相关软件。

      他们最先的产品是Zoomer,在Radio Shack的销售点出售,售价约$700而配置可以和当时的PC媲美!Zoomer有一个微型的键盘和PalmPrint系统,支持传真和打印(这一点也许是从GRiDPad那里继承而来)。总之,这个售价高昂而缺乏用户亲和性的设备只是一个开始。因为考虑到Zoomer是第一个定位于大型市场PDA,这些因素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很快就可以被修正。虽然前途看上去一片光明,但是命运将他们引到了另一条道路上。


      在1993年的8月,Zoomer发行前的两个月,Apple发布了他们的Newton,反响并不很好。这有可能是因为它远远谈不上完善的字符识别系统。在这第一波的浪潮之中还有来自许多公司的其它型号的PDA――来自GO, Sharp, HP, Toshiba-Palm的产品并没有优势。没有人对一家不知名公司的又一个不完美的PDA感兴趣。1994年末,这个市场已经消耗了超过十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大约一半是苹果公司投在Newton计划上的)。但是这些投下巨资的公司没有一家是成功的。这对Palm公司和其它公司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同时,这个市场的潜力也是巨大的。当时的情况有些滑稽,人们需要PDA,但是PDA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


Ed Colligan

       Hawkins 和 Dubinsky 非常幸运的得到了第三个关键性的伙伴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年轻的Ed Colligan在1993年成为了palm公司的市场经理,这和Palm公司发布Zoomer几乎是同一时间。Ed的销售手段可以将任何东西卖给任何人,但是他在Zoomer的销售上也遭到了惨败。不过没有人因为这一点而责怪他,因为这并不是他的错。Hawkins也说到,“Zoomer是人类所能制造出的最慢的电脑,而且过于庞大和昂贵,我们做了一件糟糕的事。”

      幸运的是(感谢Dubinsky!)Palm公司还有足够的财力来进行第二次尝试。根据从Zoomer购买者哪里得到的反馈信息,Hawkins惊讶的了解到:所有这些客户都拥有自己的个人电脑,他们想要的并不是电脑的替代品。超过一半的人购买Zoomer是因为它可以单独的和电脑连接。他们本不想要另一台电脑!他们想要的是可以增强电脑的附加设备。这对Hawkins是一个震动,Colligan后来回忆道:“jeff独自离开了一段时间,当他回来时,他就像摩西一样带来了诫条。”这次并不是十诫,而只有三条戒律。第一条是:“通过将一些工作赋予操作者来简化对识别算法的要求。”代替以往那种对所有笔迹都可以识别的较慢的万能识别算法,一种快速的对特殊象形式文字的识别系统――Graffiti诞生了。这种让用户重新学习一种掌上设备专用新字母表的想法遭到了质疑,在公司中没有人对它表示欢迎,但是最终还是被接受了。 第二条则是显而易见的:掌上电脑的尺寸应该小得足以让它放在胸前的口袋里。Newton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因为其过于庞大的身材而倍受诟病。Jeff制造了那个著名的木头模型并成天把它揣在口袋里面。每到一处,他都会将这块木头从口袋里面拿出来并且研究如何将信息输入。Hawkins周围的人都无法理解这种看上去像疯子一样的行为:为什么他成天的去玩一块木头?!Donna作出了解释:Jeff不是在玩,他是在创造。 第三条就是给PDA配上一个有着快速同步按钮的底座。他们决定凝听用户的需求而作出改变。

      总之,在1994年的8月,在Hawkins绞尽脑汁的思考后的三个月,Palm公司推出了一款全新的设备。它的尺寸可以轻易的放在前胸的口袋里,由4节AAA电池供电,有四个内建的程序(日历,地址簿,日程表和记事本,也就是我们今天常常说到的四大金刚)。而且售价也不到300美元. Ed Colligan说道:“我还记得我们坐在桌前听着这款设备的介绍,大家兴奋得连脊椎骨都阵阵发麻。”这项计划的代码为Touchdown。

      在公司为此项计划苦干的两年中,市场环境变得越来越差。当Dubinsky和Hawkins带着计划来到Dunlevie公司,他们昔日的伙伴没有一个愿意再和他们合作。没有一家公司想在一个运行新软件的电脑上投入。但是Palm公司仍然是单纯的软件开发者。投资商听取了这对伙伴的牢骚后说道:“别再抱怨你们的合伙人不按照你们的要求去做,你们知道怎样做的话,就回去自己动手去做吧!“    当然,动口容易动手难。钱从哪里来?从一个软件公司转型为一个硬件公司意味着要购买自己的广场和商店,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等等。不过,仍然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和一些硬件厂商合作,建立一个“虚拟”的硬件公司。这正是Dubinsky为之奔忙的:筹钱,销售公司的股票,对未来分红作出承诺,租赁设备。他们当时在办公室开玩笑说如果Donna能够租到一杯咖啡,她也不会放过的。

     这些手段解决了生产的问题,但是对销售问题没有什么帮助。按照Donna的估计,他们还需要500万美元来将这个还未命名的产品推向市场。考虑到当时市场的惨况,这笔钱的筹措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情况终于有了转机,当Donna的名单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名字。这个名字属于一个相当成功的公司――U.S. Robotics。这家公司在5年内将年销售额从5000万提高到9亿美元,总部位于伊利诺斯州并急切地想要迁入硅谷。

      Donna在不报什么希望的情况下给她的朋友banker,USPR的公关部负责人打电话。后者安排她与U.S. Robotics的主席John Zakin会面。事情变得简单了,John Zakin见到了Touchdown并被这个小玩意征服了,他承诺提供所需的500万美元。几个星期后双方在Palo Alto见面,Zakin表现得很积极,但是一直没有提到钱的事情。正当Dubinsky开始担心的时候,Zakin提出U.S. Robotics要收购Palm公司。U.S. Robotics的领导想要以此促进他们自己的产品,而且他们有充分的生产条件。这几乎是不可能拒绝的!价值4400万美元的U.S. Robotics公司股票,Palm公司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模型开发子公司。Touchdown成为了著名的Pilot,今天我们所熟知的PDA的奠基者。

第二部分
      当你有一个很好的主意,而且手上已经有了一个产品的原型,但是没有足够的钱来大量生产这个产品并推向市场时,你会怎么做?当然,去找钱。但是如果是你,你会将钱投在一个已经消耗了一亿美元而没有任何真正反馈的无底洞吗?不过,还有一个可行的方案,你可以将自己出售给一个更有实力的大公司(如果你找得到公司愿意收购你的话)。这样你也可以将自己的梦想变为现实。

     1995年,当Donna Dubinsky到处推销Hawkins的Touchdown计划时,她通常听到的回答是“不,谢谢”。所以当U.S. Robotics提出收购的时候,这个提议是不容更改的。自然,Palm公司的人并不是很愿意并入一个大公司而成为一个巨大时钟上的小齿轮。但是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来取得必须的资金。此外,U.S. Robotics公司承诺Palm公司一定的独立行动权限。所以协议达成了。1995年的九月,U.S. Robotics以4400万美元买下了这个有着成功潜力的产品并吸收了它的创造者。有28个原Palm公司的成员继续为U.S. Robotics工作。考虑到OS软件是和当时技术领先的Geoworks合作,同时U.S. Robotics负责硬件的生产,这个人数已经是绰绰有余。 事实上,他们准备从一个较小的起点做起。按照Dubinsky的估计,如果在第一年能够售出10万台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一次,他们错了。在1996年2月,他们以PalmPilot 1000为商标将Touchdown计划的成果介绍给大众。

       销售行动在4月正式展开,在头三个月销量相当平静。但是当市场消化了这件新事物后……在1996年年末,他们共售出了35万台!而一年半的时间他们的销量达到了150万。销售的势头还在继续,在1999年的中期,共卖掉了400万台 PalmPilot。2000年初-600万。这件Hawkins的创造物,甚至出乎它创造者的意料,成为工业历史上卖得最好的电脑。

      不过在那个时候,Hawkins和Dubinsky与Palm没有关系。让我们回溯到1997年,U.S. Robotics自身也被当时的电子通讯巨头3COM公司以85亿美元收购。虽然Palm公司在U.S. Robotics时是相当自由的,但是在3COM时,Palm只是个小的虽然是很重要的部门。2年之后,Palm占据了3COM10%的销售额――大约5亿7000万美元。这对一个主要从事通讯器材制造的公司中一个附属的部门已经很不错了。命运是作弄人的,当时3Com公司主要是想收购U.S. Robotics 的主要部门,Palm公司只是作为一个附加的筹码。但是最后证明对U.S. Robotics的收购是很不成功的,很快就被卖掉了。

       U.S.Robotics和3Com的高层总是对Palm公司作出一些不合理的指示,于是在3COM和U.S.Robotics作出协议之后,Dubinsky和Hawkins来到了3COM的领导人Eric Benhamou面前,要求将Palm再次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当时他们并没有想到会遭到拒绝,结果被告知Palm永远不会被独立出去,因为它对公司非常重要。Dubinsky和Hawkins只好屈服,并且继续在3Com的整体构架下工作。


     随着PalmPilot Persona和PalmPilot Professional销售的继续,当销量超过两百万台后,开发者开始着手于新的机型。他们的成果在1998年3月9号正式揭晓。3Com公司发布了工业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式的产品――Palm III。这款机型有2M的RAM(PalmPilot Professional只有1M),支持红外传输,改进的字符识别算法和更加优雅的外观设计。顺带一提,现在的手写界面的PDA,包括Pocket PC,都或多或少地借鉴了Palm III 的设计。


      当然,还有其它无数的创新和改良:更多的字体,更加方便的PC同步底座,新的铁笔,屏幕保护盖。实际上,包括了新OS(PalmOS 3.0)等等的这些改进,都只不过是对前一款产品的错误修正,将PalmPilot这款相当成功的机型更加完美化。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这款机型的推出将Palm公司的销量提到了空前的高度。当时WinCE系统的设备还刚刚起步,远远谈不上成功。Psion和Palm比较起来根本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但是,只有依靠不断的革新才能保住市场份额,简单的改良是不够的。这一点上Hawkins和3Com公司起了冲突。

      首先,Jeff和Donna已经受够了3Com公司的大企业作风,就像许多有才能的人一样,他们宁愿自己经营一个规模较小的企业,也不愿作为身家数十亿的资本怪物的附庸。其次,当时3Com的高层决定将Palm公司的产品与通讯事业结合起来。而Hawkins有着自己另外的计划(虽然今天看来Hawkins错了)。于是到了关键性的1999年。

      99年初,公司正处于事业的颠峰。Palm拥有400名员工(四年前只有28名),他们的销售额达到了顶点:共销售了3亿台Palm。市场占有率为2/3(包括键盘触笔等附件)。所以Palm公司成为市场的霸主,取代了有意和WinCE合作的Sharp。Palm将其称为“WorkPad PC companion”的Palm代码授权给IBM;将名字为pdQ的智能手机模型授权给Qualcomm;同时将HotSync同步技术授权给Sun。超过1万名来自大小公司的程序员在为Palm编写程序。

     这就是1999年这一对Palm公司至关重要的一年刚开始的情形。这种情形也影响了Palm的生产线结构。一方面,他们继续对现有机型例如Palm IIIe(Palm III的简化版本)和Palm IIIx(内存增加到2MB,并且可通过扩展槽增加额外的2MB)进行小的改进;另一方面,Palm公司也在着手开发那些超前性的产品。因此年初就发布了Palm V,这款小巧的机型有着仍然是4级灰度但是性能显著提高的屏幕,虽然内存还是2MB(Vx修正了这个问题)。底座也有了变化,(就像从PalmPilot转变为Palm III一样)。最好的消息还是电源从AAA电池改为可充锂蓄电池,当PDA放在底座上时就会自动充电。这是和Palm III完全不同的一款机型。操作系统的改变――3.0和3.1――并不是很明显,但是现在用户可以调节屏幕的分辨率了。有一个帮助学习graffiti的程序,图标也更好看了…..相比之下windows3.0和windows3.1的区别要更明显一些。处理器的速度也加倍了――从16MHz变成33MHz。不过现有程序的速度并没有提高太多,因为当时没有程序为这样的高速CPU做过优化。


      还有第三个方向,以体现了3Com公司愿望的产品――Palm VII为代表。这款产品和Palm III几乎没有区别,但是多了一个内建的无线模块,可以通过特定渠道接受信息。不过这种解决方案有两个缺陷:首先,只有在信号覆盖区域内才能接受信息,所以美国以外的用户就无法使用这个服务。而即使是美国境内也并不是每个区域都覆盖了。第二,较小的屏幕和带宽带来了使用的局限性。Palm VII 在收发Email和其它web服务的时候工作得很好,但是它并不适合网上冲浪。用户只能通过Palm.net 网络来访问站点,这种网络无法执行真正万维网的全部功能。

      这款售价$599的Palm VII因为其局限性,并没有在市场上掀起购买风潮。Palm.net则更加不成功。这一点可以从一些数字上体现出来。虽然Palm.net的费用很快降到45美元而Palm VII的价格在2000年五月降到199美元(那些Palm.net的注册用户只需99美元!),但是要知道2001年初 Palm VII和Palm VIIx(内存升级至8MB)仅仅售出30万台,Palm.net的注册用户只有可怜的19万。

      一切都太迟了,现在,Donna和Jeff已经失去了仅存的耐心。在放出了上面Palm的三个新家族后,他们在七月又找到了Eric Benhamou。这次他们是来递上自己的辞呈。他们不需要高薪和权力,他们要的是自由。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并不想要和Palm为敌。他们在离开3Com前向Benhamou提出了合作要求。首先,要让他们事先对OS进行注册,否则他们就将其授权给Pocket或是其它厂家,那3Com就会首当其冲。在公司处于颠峰的时候选择离开是一个艰难的选择。Jeff只是想实践自己的想法,而Donna…..她想领导一个小公司。作为这个团队的第三个成员,Colligan(后面我们会提到他的)说道:“他们并不是因为环境不好才离开的,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意愿,而不是迫于无奈。” Benhamou非常不情愿的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他没有别的选择。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谈论过有关将Palm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分离出来……所以,在7月Jeff 和Donna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知道他们的JD公司将要作些什么(他们取了个人名字的首字母来命名自己的新公司)。Hawkins从开始就宣布他们将注册PalmOS并会制造比Palm便宜的PDA。在短暂的沉寂后,在1999年9月的中期,Handspring(他们已经为公司改名了)发布了第一款产品――Visor。谁在负责市场?当然是Colligan,他也离开3Com来到了Handspring。PDA世界的著名三重唱又聚在了一起。

      戏剧性的是,Visor发布前的一个星期,当Jeff和Donna给Eric Benhamou展示样机的时候,他告诉他们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在Visor前一天,3Com将宣布将Palm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分离出来。不知道Jeff和Donna对此说了些什么或是有何想法。不管怎样,Hawkins过了一些时候自己也说道:“如果他们在我们要求的时候就这么作,也许我现在还在那儿工作。”

     为什么3Com改变了自己的立场?很简单,公司财政困难。从1998年的12月到1999年的9月,3Com公司的股票下跌了40%,由于其陈旧的销售渠道,调制解调器和通讯设备价格的下跌。所以,3Com公司决定更改公司的方针,逐步出售子公司使自身在市场中像以前一样灵活。所以,2000年的3月Palm公司作为一个公积金公司独立了出来。PDA在那些时候是热门话题,而PalmOS设备占了4/5的市场。这是历史上第三大的公积金公司, 这是在Palm公开报价当天交易所收盘时公司的排行。

Dell 电脑 ――1130亿万美元
Compaq电脑 ――430亿美元
Apple 电脑 ――200亿美元
3Com ――286亿美元
Palm ――530亿美元!(这个价格曾经一度涨到1600亿,不过最后收盘的时候是950.6亿)
      当然,这主要是由于投资者对新玩具的热情,不过不管怎样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结果。最后Palm得到了8亿7千4百万美元,而3om仍然持有它94.8%的股票。其它的股票出售给例如Motorola,美国在线以及Nokia等公司。

      顺带一提,当时Palm的领导人是谁?Dubinsky的CEO宝座被Janis Roberts取得后,然后是Robin Adams,接着就是来自3Com的Alan Kessler-最后是Carl Yankowski。


      他接受Palm公司的时候正好是1999年的12月,即公开上市之前。Carl Yankowski曾经担任过Sony Electronics的主席和Reebok Unlimited的CEO。他也许是一个很好的策略家,因为他将Hawkins留下的财富管理得很好并且有所增加,但是Carl在研发无线产品,进入企业市场以及升级操作系统方面的短视证明了他还称不上是一个成功的战略大师。相反,Microsoft抓住了这个机会,于2000年推出了新的操作系统――WinCE3.0。至此,Palm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在未来可能还会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发生,但是当年一支独秀的局面再也不会重现了。我们将看到Palm和Handspring慢慢地走向下坡路,虽然间或会有一些闪光点的出现。

第三部分
      Palm公司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面目进入了2001年――没有了它的父亲(和母亲),但是多了一个新的CEO,Carl Yankowski。Palm现在是一个独立的公司,虽然3Com还有着它大部分的股票。而且有许多新的问题在等着它。

      最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激烈的市场竞争。我们不会忘记这一年Hawkins和Dubinsky成立了Handspring,显示出了良好的发展前景。他们正在通过不断蚕食市场份额逐渐威胁到Palm的霸主地位。同时,Microsoft正在从硬件到软件全面改进他们的Pocket Pc。

      2001年对整个计算机行业都是一个噩梦。人们对需求下降而引起的全球性市场不景气仍然记忆犹新(虽然PDA市场的情况比PC市场要好一些)。再加上激烈的竞争,最终导致了这样的后果:在2001年年初,Pocket和Handspring举起了降价的大旗,Palm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下也不得不跟进。这是一些统计数字:Handspring在2000的季销售额为1600万美元,而2001年上升为1亿1500万美元。尽管如此,他们也无法挽回公司的财政损失,200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赤字的数目为700万。不过他们和Palm的规模还是无法相比,Palm公司2000年的总资产为120亿美元(记得吗,在刚上市的时候这个数字要大得多:530亿美元),而Handspring是36亿美元。2000年的销售额差别更加明显:Palm为15亿美元而Handspring只有2亿7000万美元。而Pocket PC平台的掌上电脑,就像其它这个领域的厂家们一样,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如果Palm的市场份额是60% ,那么Handspring的则为28%,Pocket PC是10%。(其它的2%是留给其它平台的掌上电脑)。

      这最后一个数字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小。在这一年的春天,Pocket PC阵营为他们出售的第一百万台运行WinCE操作系统的掌上电脑而庆祝。这个骄人的战绩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的,因为其时离第一台Pocket PC掌上电脑的诞生只过了一年。而且Pocket PC更受企业市场的欢迎,在那里他们的份额要比普通市场大的多。很显然,PalmOS阵营正在寻找撬开企业市场大门的方法。Handspring和Ingram Micro签订了协议,利用后者分布广泛的销售渠道。而Palm则试图买下Extended Systems,这个公司帮助企业为员工提供局域网的无线接入设备――看起来这是Palm公司介入无线领域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这次收购并没有成功。因为Extended Systems想要以自己的股票来换取Palm的股票,但是后者由于上个季度销售额的下降,股票处于低迷状态,因此Palm公司不同意这个方案。

      Palm公司像个正在发烧的病人,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为4亿7100万美元,亏损了190万美元;而一年前情况完全相反,销售额只有2亿7200万,但是有1100万的净盈利。这和两个因素有关:每台PDA的平均利润和Palm公司的制造成本。成本是很重要的,因为公司的销售额翻了将近一番――从100万台到210万台。不过平均售价下降了20% ,但是这并不是亏损的主要原因,特别是考虑到销量的两倍增长。所以,成本的降低至关重要。

      很显然,Palm公司正在逆境中挣扎。一种很简单的方案可以解决部分的问题:发布性能更好而售价更高的新机型,这样可以提高平均售价(ASP)。但是另一个由公司管理不善带来的问题就比较难以解决:首先,Palm公司严重高估了市场的需求而并没有对严酷的现实做出正确的反应。因此,销售渠道被没有售出的旧款PDA堵塞了,在新的机型投放市场前,销售员必须尽量出掉手上的库存!(还没有考虑到需求的低迷)不单是普通用户在裁减自己的预算,那些大企业用户也在这么做。只有一种显而易见但是痛苦的方法来解决这个矛盾:大幅度的降价或类似的措施来刺激销售。第二,虽然Palm公司居于行业的首位,但是他们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潜力而导致入不敷出。他们启动了太多的计划,想要这些计划带来利润起码在短期内是很难实现的。再一次,良药苦口,只有忍痛停止这些计划。这就是Palm公司在这年的春季所做的事情。当然,这种种措施的采取也有其外界的影响因素。为了回应Handspring新发布的Visor Edge对公司摇钱树Vx的威胁,Palm公司在准备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匆忙宣布了高端机型m505的面世。不管怎样,Palm公司这个春季的生产线的确令人眼前一亮:高端的m500,m505和m515,低端的m105以及主流的M130……



     Palm公司最终找到了经典机型Vx的替代品,而且还加入了期待已久的扩展能力。这一特性甚至可以让Palm在销售领域和Handspring抗衡,因为新机型支持了SD卡。当然,这不是唯一的革新。新的操作系统(PalmOS 4.0),寿命更长的电池,高端的机型甚至有一个彩色的屏幕!这不止是对Edge的回应,这是PDA历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m105也出现了(当然它们是低端产品,不过比M100要好),而m130则是当时市面上最廉价的彩屏机之一。


   
      单凭Visor Edge是无法与这些竞争者抗衡的,所以Handspring在春季以戏剧性的降价做出反击。正如上面所提到的,Palm公司不得不陷入这场价格战中。举例来说,m100很快从开始的400美元降到330美元。自然,双方都在设法消除价格战带来的影响。不管怎样,Palm是这一回合的赢家。通过新机型的上市(m505成为新的市场热点),以及销售渠道的疏通,公司在春季的最后终于得回了70%的PDA市场。Handspring的份额从开始的28%下降到了15%.

     当然,这些数据无法立刻表明公司的实际状况。其它的数字――如裁掉了10-15%的员工(1500个全职和400个兼职员工)――也同样无法说明。所采取的措施会很快带来实际的效果,但不是现在。考虑到本来就不是很充分的资金储备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被公司支出所消耗,现状是比较令人沮丧的。一位分析家指出:“我从来没有见到在短短六个月内有公司从如此优秀的业绩下跌到这样的一个困境中。”这个评论真是一针见血,而且,还有“死亡之夏”在前面等着他们。

      对这种情况一种传统的解决方案就是把公司分为两个独立的部分。一个负责制造PDA硬件设备,而另一个将致力于操作系统的开发和许可申请。这种方法在过去几次都奏效了,但是在某些特定的情形下,如其它公司更高效的仿制产品进入市场时,就会带来反面的作用。在权衡利弊之后,Palm下定了决心:在初夏,他们宣布了公司将把软件部门独立出来。Palm的一位主管人员,前AT&T职员David Nagel将负责这件事情的操作。他为这项关系到Palm公司未来的事件奔忙了几个月,而强制Palm软件部门购买一家著名软件公司aka Be也一定是他的主意。Be是由一位苹果公司的主管人员Jean-Louis Gassee创立的,他想开发一种特别适合音频和视频程序的操作系统,有一段时间这种操作系统甚至被认为是新的Mac OS的有力竞争者。
   

Jean-Louis Gassee

      这家公司并没有取得成功。这种OS的确非常先进,但是在市场上没有立足之地。因此,所有存在巨大技术潜力的开发小组都被Palm以1千1百万美元的低价接手。早先Apple曾经开出1亿2千5百万的高价,但是Be公司的拥有者认为还不够。结果苹果公司只好去寻找其它的Mac OS。可以说Palm公司的这笔买卖非常合算。

      有的时候彻底的革新要比局部的改动更容易,因此Palm公司也透露了想摒弃摩托罗拉龙珠系列处理器,代之过去在Pocket PC上使用的,技术更新、效率更高的ARM构架处理器,这些处理器将由Intel,德州仪器以及摩托罗拉提供。与此同时,Alan Kessler也离开了Paln公司。Palm操作系统的开发和平台解决方案小组的成立都是在他的监督之下完成的。在几个月后,他作为Intransa启动计划的负责人和Eric Benhamou,3Com和Palm的主席在部门内一起出现。这也许更好,因为按照Palm公司的现状,即使对整个管理层作出调整,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Palm公司将David Nagel指定为新成立的软件部门的主席和CEO。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作为苹果前资深副主席,他对他的工作有着足够的经验。


David Nagel
      现在,让我们来转移一下我们的目光,看看苹果对Palm的发展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即使撇开Newton这个PDA自身的鼻祖不谈,这两者之间仍然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想想Donna Dubinsky来自哪里,Be公司是谁创立的等等……许多苹果的高层后来都为Palm工作过。像Dug Solomon,Palm的发展策划人员,Satjiv Chahil,公司的市场主管等等,甚至Steve Jobs本人在2000年也说到,如果在他1997年回到苹果的时候买下了Palm就好了。

     所以,Nagel的履历上一大串显赫的头衔:苹果的前资深副主席,R&D公司Copland OS的负责人,AT&T首席技术顾问,AT&T实验室的主席(甚至他的心理学博士头衔也不无相关)都证明了他对这份工作是再适合不过。再一次提到苹果和Palm,猜猜Nagel任命了谁作为CTO?是Newton计划的前负责人,Be的首席执行官Steve Sakoman。简直能和一个意大利黑手党的家族相媲美了!而另一个独立的小组,负责制造和销售PDA硬件的,将由Gateway的前副主席Todd Bradley来领导。

     另一个可以使Palm和其它PDA制造商生存机会增加的是在这些设备上扩展无线通讯能力。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崭新的概念,早在Palm VII和VisorPhone上就引入了初级的技术。但是无线通讯能力的确不是PDA的本行。这方面的工作有点像瞎子探路(为此Handspring甚至雇佣了FCC的前领导人William Kennard)。在这一年的夏天他们辛勤劳动的成果终于出现了。

      FCC授权Handspring和Palm生产能够在移动频带内运行的无线产品。这两家公司都宣布了自己的计划,而Handspring通过向任何愿意参加其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价格计划的Visor用户免费提供一台可视电话而领先一筹。而且他们甚至宣传将在年底之前发布新的整合无线通讯能力的设备。同时,Palm也通过非官方渠道宣布了类似的计划。

      显而易见的,无线通讯是未来的方向。Donna对此有着先见之明,很早以前她就认为个人电脑的未来就是个人通讯的未来。让我们回到主题,在这个“死亡之夏”,Palm平台产品的销售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一个季度就下降了21%。而Pocket PC的追赶势头又非常猛烈(Compaq公司在第二季度售出了50万台iPaq)。因此,Palm的财政损失非常严重。此时,街头巷尾都在传布着Palm要被卖掉的传闻。收购者的名单有一大串,最有可能的是Sony公司。Palm和handspring都加大了裁员的力度(Palm――大约16%,handspring――9%)。Palm甚至放弃了建造新总部的计划,把地皮出售。当然,他们都在挣扎着想要进入企业市场,相对于萧条的个人用户市场来说,企业市场就像是龙卷风平静的中心地带。但是,虽然Palm和Handspring在这个市场都有几单不错的生意,但是这个秋天是属于Pocket PC的新操作系统Pocket PC 2002,因为这款OS是专门为企业市场而打造的。

      因此,他们在各个方面都看不到希望。在这一年剩下的时间里,这些公司都忙着裁员、降价,试图刺激正在下降的销量及提高流动资金(看上去比较成功)以生存下去。当金钱以一千万每个季度的速度流失的时候,看上去就像处身于哈米吉多顿(这是世界末日中善恶决战的战场)一样。在这一年发布的产品中,现在仍然为人们记住的就只有主流的M125,而Visor Neo和Visor Pro已经被大部分人所淡忘。虽然Handspring在这一年宣布了著名的Treo系列,不过那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了,那是整合了PDA功能,Internet接入功能以及手机语音通讯功能的新型设备,但是在那个时候它始终停留在概念阶段从而对handspring的现状无法产生任何改变。

      就这样,这两家公司挣扎着来到了这艰难一年的年末。当然,相对来说,Hawkins和Dubinsky的状况要好一些。而Palm公司,正如上面所提到过的一样,这一年的年初他们的销售量是去年同期的两倍,而到了年末情况完全相反,销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4%,只有2亿9千万美元。同时,这一季度他们亏损了2千5百万。面对这种情况,公司发展部的主席Eric Benhamou只好承认过去这一年公司在管理上犯了错误,并保证这种情况会得到改变。公司管理层70%的位置将由新人担当。Carl Yankowski是第一个遭到解雇的,他带领公司进入开放市场,但是没有解决相应的问题。

      当然,Yankowski的离职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显而易见地、困难的时期远没有过去。 至少,承诺已久的整合蓝牙的机型仍然只是水中之月,Palm公司唯一作出的实际行动就是对软件开发者放出新的蓝牙SDK。这一切问题综合起来,使得Palm公司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少,其在美国PDA市场占有率从71%下降到了58%,而与此同时handspring和sony的市场占有率上升却不明显(前者从14%到15%,后者从1%到6%)。由此可见,Palm阵营正在遭受来自Pocket PC严峻的挑战。Pocket PC的占有率从2000年的15%一跃跳至现在的26%。

      Palm阵营需要反击,而且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无线通讯能力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实际上Palm阵营的成员们也在朝此方向努力。在2002年的1月,Palm公司终于放出了早在2001年就承诺的具有无线能力的掌上电脑――i705。这款机型和M505很相似,只不过多了一个无线模块而可以连接到Palm.net收取email和上网浏览。考虑到上网必须通过Palm.net的服务器转接,i705注定无法在世界市场上取得很大成功。而且缺少内建的键盘也使得很长的文字输入变得十分困难。Handspring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就在其新款的设备上用键盘代替了Graffiti手写区。


      尽管如此,i705的销售还是十分成功的。第一周就售出了1万3千台。令人惊奇的是,大部分的购买者同时也花钱购买了价格不菲的Palm.net服务。看来Palm开始成功地引起企业用户的兴趣。此外,Palm公司还释放了一款可以使用户通过PDA使用安全的无线模式连接到SQL数据库。不过作为Palm公司主要竞争者之――的Handspring推出了更具有吸引力的Treo系列产品,首先是在亚洲发售,而隔了一小段时间之后,才开始登陆美国市场。不过这无关紧要,因为Treo在美国上市之后的第一天就使得Handspring的股票上升了三点。Treo系列象征这Hawkins长久以来的一个想法,就是将PDA和手机相结合。早在VisorPhone上他们就进行过尝试,但是Treo系列的技术更高,也更加成功。事实上,由于Treo系列产品如此的受到欢迎,Handspring宣布他们将脱离传统的PDA市场而一心一意将Treo产品发扬光大。

      就在同时,Palm公司,或者说PalmSource将眼光放得更远。他们举行了一个开发者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上Palm展示了Palm OS5的雏形。这个新一代的操作系统定位于无线通讯,企业网络应用以及安全性等方面。这意味着Palm公司将朝着和早先发布的Pocket PC2002操作系统相同的市场定位发展。软件是非常出色的,但是Palm公司主要的财政收入还是来源于硬件设备。Palm公司一气发布了两款机型――M515和M130,分别对应于高端以及主流市场。这些机型是M505很好的代替品,有着16M的RAM,低分辨率的显示屏幕,对于那些刚入门的用户非常适合。不过对于M130来说,有着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丑闻。虽然从官方发布的指标来看M130的屏幕应当支持16Bit的彩色,但是实际上它只支持到12Bit。也就是说,每个象素只有4千种颜色而不是65K真彩。开始Palm公司只是对购买M130的用户说抱歉,后来作为补偿,一款免费的游戏SimCity也随机附上。


      而Handspring公司孤注一掷地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Treo这只看上去不错的篮子里面,开始从PDA向手机转型。他们发布了TreoMail计划,为产品提供最为主要的功能――Email。从技术上来说,只要用户在覆盖区内并接入网络,他们的Email就会被重新定位,从他们的PC转到Treo上。Handspring公司和手机通讯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在头一个半月,大约有12家公司给出了对Treo的支持并开始向用户提供,这其中就包括了著名的Sprint。不过这一行动更多的是着眼未来而不是为了立刻的效益。实际上上个季度的财政报告显示这一年初Handspring的销量只有5970万,亏损了约2700万。无怪乎公司的CFO Bertrand Whitney无奈地退休,并且酸溜溜的宣布这是为了花更多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不过记住,罗马也非一日之间建成的。何况财政报告的分析说明公司的弱点是在PDA市场上,而在手机市场上情况相当理想,Treo系列卖的比想象的还要好。当然要在财政数字上反映出这一点还有待时日。此外,Handspring还发布了一系列的新机型如Treo270,一款拥有16M记忆体以及彩色显示屏的近乎完美的机型,还有Treo90,一款……没有无线模块的手机(寒……),而且这款手机还有一点非常特别,它的扩展槽是普通的SD卡插槽而不是Handspring一贯的Springboard。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为了使得产品通用性更好。


       让我们在来看看Palm。半年以前那场令人头晕目眩的公司改组终于收到了成效。季度性财政报告显示销量上升到了2亿9千2百7十万美元,最终盈利了近3百万美元。Palm的上升期来到了!顺带一提的是,这是首份包括了软件部门财政结果的报告,PalmSource的盈利达到了1千9百万,其中1千1百万来自他们Palm OS的授权许可。如果PalmSource完全从Palm公司独立出去,恐怕它的财政报告上就要有1百万美元的赤字了。不过,PalmSource的光明前途还是有目共睹的。举例来说,仅仅2001年,Palm的软件销量就增长了三倍,而公司本身正在忙于编写新操作系统PalmOS5。这款操作系统是专门为了Palm的新欢――ARM构架处理器而打造的,同时对企业市场的入侵也在悄悄进行。除此之外,公司还在准备让PalmSource真正分离出来,几位独立的负责人来到了这个部门,其中Eric Benhamou是主管,David Nagel为CEO,还有Jean-Louis Gassee等人。同时,Palm将硬件部门实际的负责人Todd Bradley任命为CEO。他立刻就发现自己面临着新的问题,因为没有剩余的股票在手,公司一季度损失了二千七百万美元。而且股票还在持续下跌,Standard & Poor甚至将Palm公司剔出了S&P 500强的目录。

      这并不出乎意料,因为所有PDA市场的销量都在下降。举例来说,该季度总销量下降了18.9%,或者说一百三十万台。结果,Palm的市场份额降到了历史最低――42.1% ,比上一季度少了三分之一。但是所有人都无能为力,因为当时整个IT业都处于一个困难时期。无论如何,解决之道是显而易见的:Palm宣布将在该年度的秋季发布一款价格低于100美元级别的产品来试图打破市场的底线。与此同时,公司在合作项目中也表现出主动:与宝马,医药咨询基金会,麦肯锡等公司签订合约……

     顺带一提的是,Handspring公司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在失去了市场份额的近一半后,公司与几个售货公司签订了Treo产品的协议。这些公司包括MarketLink,政府部门参与的CDW-G以及Global Wireless Data。同时Handspring也授权给了另外一个移动电话巨头:AT&T并且发布了其最新型号的产品,Treo 300。这款产品是Treo270的CDMA版本。

       所有的好消息都在此时终结了,剩下的都是麻烦……, Handspring公司被迫停止发售Treo90和Treo270,因为这两款机型的液晶屏幕有缺陷。在日渐萧条的市场大环境下,这不蒂为一个沉重的打击。受此影响,他们在这个财政季度只售出17万台机器,但是这样已经算好的了。随之而来的是新一轮裁员,Handspring解雇了20%的员工并转租了原先用于部门扩展而租下的办公室。
   
       这个时候,Ed Colligan担任了Handspring主席的职位,并且保留了原先COO的职务(值此时刻,真不知道应该恭喜他还是哀悼他)。这个位子原先是Donna Dubinsky的,不过她仍然是公司的CEO。这是在非常时期三位创始人之间发生的有趣的改组,当然Donna要为此负上最大的责任。

      与此同时,PalmSource也对其高层进行了调整。他们发现了新的CFO,Albert Wood,并且任用了John Shoven,一位来自斯坦福的教授来扩充其主管部门。新部门干得不错,Kyocera和三星都续签了PalmOS的授权协议,sony Ericsson同意在蓝牙领域进行合作使Palm掌上电脑和其旗下的手机能够更稳定地连接。Sony甚至出资2千万美元来购买palmSource6%的股份,这显示了其支持Palm平台的决心,同时也宣称将帮助开发新一代版本的PalmOS。

       总的来说,软件部门一切正常,不过Palm的硬件部门也总算枯木逢春。他们发布了两款里程碑式的新机型(应该说是系列):Tungsten和Zire。其中Tungsten是用来和PocketPC的高端设备竞争的,而Zire就是所谓的100元以下级别机型,是Palm用来开发低端新市场的(这块市场原先一直为Palm公司所忽视)。事实上,Zire在当年秋天就完成了任务。当然,它是轻量级的选手,性能不强。但是公平地说,没有一家公司在这个价位上推出过任何产品,Pocket PC也没有过。(当然如果硬要把好译通之流扯上我也没话说)



      空气中充满了新的希望。至少,Palm的市场份额开始变得稳定(41.7%),而Handspring从22.5%下降到了6.6%。再加上Song的19.8%,Palm阵营看起来还是最强大的。当然,前路上还有着巨大的困难。PDA市场正在丧失推动力,甚至在回缩。世界范围内2002年度PDA的销售量与去年相比下降了9%,但是这还没完。又一次的裁员大戏上演,Palm公司炒了约200人的鱿鱼,约占总员工数量的19%。

      这一切看上去只是在为未来更大的战斗做准备。首先,他们改变了字体识别系统。Xerox控告Palm在手写文本识别技术上侵犯了他们名为Unistroke的专利技术。实际上,从1997年开始Xerox就在不断地和U.S. Robotics打官司,但是现在华盛顿法庭通过了这项控诉。这意味着所有地PlamOS设备都可能在某一天被禁止,因为他们都使用了侵犯专利的Graffiti技术。而且,一些获得Palm授权的大公司也将受到影响。这个事件非常严重,而且官司对Palm公司很不利。所以PalmSource从California-based Communication Intelligence获得了称为Jot的文本识别技术,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Graffiti 2。这真是命运地嘲弄:Graffiti技术是整个Plam的基石,但是现在看上去也是整个环节中最脆弱的一环。不过,Jot也有它自己的优势,它更加方便,并且可以让用户用更接近自然的方式进行输入(不少初级用户对这一点非常赞赏)。自然,Palm宣传这就是他们改换手写输入平台的理由。

     但是,尽管Graffiti 2的界面对用户更加友好,而且不需要用户学习新的字母表,但是它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正如前面所提到,键盘更加方便。所以Palm从其竞争对手Research in Motion那里获得了键盘设计方案的授权。这个名字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是它的缩写可以说是如雷贯耳:RIM。没错,黑莓操作系统的创造者。BlackBerry作为一系列无线终端设备,在美国大受欢迎。(顺带一提,Handspring也从RIM那里得到了授权,从而解决了和这家公司之间的专利纠纷)Palm将键盘设计使用在了与Treo竞争的一款带有GSM/GPRS模块的机型――Tungsten W上。这款机型配置上有很多亮点,包括彩色高分辨率显示屏(320×320象素),SD扩展槽等等,但是PalmOS 4.1的操作系统和33MHZ摩托罗拉龙珠处理器都让人感到失望,早半年发布的Tungsten T都已经运行了PalmOS 5并配备了144 MHz ARM构架TI处理器了,TW看上去更像是上一代的产品,与现在的主流配置格格不入。



      PalmSource也没有闲着。他们在忙着签订新的授权协议。看起来成绩还是不错的,他们已经授权给15家厂商(大约是微软给Pocket PC授权厂商的二分之一),其中还包括了中国的联想这样的大公司。在Plam公司看来,中国的市场是一块未曾品尝过的美味蛋糕。但是正如我们所知道的,联想失败了,其匆匆忙忙推出的两款PalmOS掌上电脑甚至还没有正式发售就夭折了。在同一时间,Palm公司也试图在中国发售自己的产品,但是结果也不是很理想。HandEra,Palm最早的授权厂商,拒绝在延长其授权许可和发售PalmOS兼容的PDA,因为他们认为授权费用太高。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三星开始生产他们第一款基于Palm OS的智能手机-SGH-i500。

      人员上的流失也在发生。Steve Sakoman,离开了PalmSource,回到了苹果。也许是他已经厌倦了在PalmSource无休止的组织过渡期。而且,自从2003年第一个财政季度遭到惨重损失之后,Palm公司暂停了在接下去的夏季将PalmSource独立出去的计划,因为此时已经没有钱来做这件事情了。但是PalmSource在春季就已经开始盈利并且做好了独立出来的准备。

       这就是当时的情形。是的,Tungsten T的销路不是特别好,合作的客户都减少了预算。但是Zire的销售非常成功,很快就卖出了1百万台。针对高端市场,Palm公司推出了Tungsten T2,这款机型和T1比较起来,拥有两倍的记忆体(32MB),改进的高分屏幕(相信这一点大家都深有体会),内建的蓝牙,PalmOS 5.2.1系统并带有Graffiti 2支持以及许多多媒体软件。所这个夏季的结果让人颇为满意。虽然世界范围内整个PDA市场在萎缩,但是Palm保住了其39.9%的市场分额。



      与此相反,Handspring没有任何起色,他们陷在了一堆麻烦之中。这个夏季,Palm公司开始着手购买handspring。人们一直认为handspring是Palm公司的年轻的弟弟,而且这个弟弟经常被看作是比较聪明和成功的一个。当Palm公司遇上麻烦的时候,一些分析家甚至认为Handspring是Palm公司一个潜在的购买者,虽然Hawkins从来没有表示过这种意图。但是最后一切都颠倒过来。PalmPilot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而Hawkins也被推举为国家工程学院的成员。而Treo……Treo是一个好产品,但是它无法达到1997年由PalmPilot所设置的高度。

      从战场上的声音中,我们可以推断Donna Dubinsky对这桩买卖并不是很高兴。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Palm新的管理层已经将其所能来使Handspring相信这是一笔好交易,而且双方可以合作的很好。(值得一提的是,Handspring是和Palm的纯硬件部门合并,与PalmSource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后者很快就要独立出去了)

      Jeff Hawkins自己则声称这次合并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是一次重聚。他一点都没有感到怀旧之情。无论是产品还是人事,太多的事情改变了,而且看起来在新的公司中并没有Donna的位置。至少,当Hawkins称为新公司的CTO,而Colligan领导着无线部门(负责智能电话解决方案)时,她将坐在Palm管理部门的位置上而没有任何职位。Palm的CEO将仍然是Todd Bradley,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就目前来看,Palm做的不错。拥有足够多的授权客户,其中像Sony和Samsung都是市场中的巨头(当然现在Sony已经推出了PDA市场)。从长远来看,Samsung在智能电话市场的扩展速度将很快赶上Sony在PDA市场上的速度。Palm的产品线也很宽:Zire系列很成功,而Tungsten将称为Pocket PC有力的竞争者。

      这还不够,Palm公司(现在已经改名为PalmOne)很快就推出了最新的产品:Tungsten C,内建Wi-fi,拥有400MHz XScale 处理器,64Mb的RAM以及内建键盘,还有配置类似,但是拥有破天荒的320×480大屏幕,以及用蓝牙代替了Wi-fi的Tungsten T3,以及Treo270的继任者,Treo600。新一代的Treo体积更小,但是内置摄像头和6小时以上的通话时间以及更强大的配置足以在市场上掀起一阵新的风暴。PalmOS 6已经发布,虽然还没有新的对应机型出现,但是根据其强调无线网络,安全性等高端用户所重视的特性看来,PalmOS要对Pocket PC掀起一场新的战役。


       不过PalmOne现在最大的财富还是people。目前的管理层看上去就像是梦之队-公司历史上最好的组合。拥有公司的创始人,其创造潜力和经验勿庸置疑;也有将Palm公司一手拉出困境的领导者。我们可以预期,Bradley, Hawkins, Nagel 和Colligan的位置将很快稳定下来,然后对微软发起攻击了!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