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gan stanley 面试资料(一)

(1)我被问的问题:

  介绍你自己;对投行的认识,及你觉得你自己为什么适合做投行;根据简历提的问题,与工作经历有关; 数字计算176*2.5(偶听了几遍没听清,让那位gg说了n遍,估计后来他都想扁我一顿了:);然后问了一点关于blance sheet &income statment 的知识,简单的不得了,只要是学过财务的都知道,关键是怎么用英语合适的表达出来。我到是知道,但是用英语说出来不知道对不对。最后问你有什么问题问他。完了。提醒各位最后一定说个谢谢,有印象分的,偶太紧张了,忘了说了。

  每个人都可能有机会的,没被电的兄弟姐妹一定要好好把握哦,机会只会青睐于有准备的头脑!
(2)job版上的讨论与信息让我受益良多,所以一直想为job版做点贡献.最近,经常有学弟学妹和朋友问起Morgan Stanley IT 的情况.

  于是,希望通过这篇帖子让大家了解我的申请->面试->拿到offer 的全历程.

  1.初识

  知道Morgan Stanley的名字是与好友的一次交流中,大约是在一年多前吧.好友在欧洲读经济,她为我介绍了些大摩极有意思的华尔街故事,我对大摩的神秘开始有了好奇.

  2.宣讲会

  宣讲会在2006年的10月11日.之所以记忆那么清晰,是因为我那天在实习单位有一场在访问的VP面前的介绍我们组新产品的presentation,使得我不得不放弃了亲眼目睹大摩风采以及与大摩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真的是有些遗憾.委托同寝同学仔细聆听大摩宣讲会 ,终于知道了Morgan 只接受网申.(那就开始网申吧:P)

  3.网申

  大摩网申的用户体验还是非常流畅的.没有很多额外的信息需要填写,大致就是些学习状况和学历背景.网申大致是在10月中旬截止.

  4.电话面试

  在11月16日,我接到了来自Morgan东京IT的电话(详细情况可以参考我当时写的一篇面经:P).那一次的交流比较顺畅,所以第二天接到了来自HK office HR的电话,恭喜我进入了终面.

  5. 终面

  Morgan的终面,其实由好几个部分组成.包括 paper tests, face to face interviews.

  paper tests 有2份.第一份是全技术的,包括基本上所有的计算机课程:C++, Java,C#,database,OS,Network,data structure.这一份试卷据HR说量很大,让我们挑题选做.却比较对我的胃口,呵呵,所以在规定的时间内我全部做完了,还检查了1遍,自我感觉满好.

  第二份试卷是关于SHL的.因为把题的顺序给看错了,结果我把难题先做了,因此后来发现简单的题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却还有一大半的题.考完有些担心,结果一问, 大家情况都差不多,9题里做了4,5题吧.

  f2f面试会全方位考察你的知识结构.不仅问些计算机课程的基础问题,也会让你综合应用这些知识,design一个系统.当然还会问些soft skill,比如如何解决项目中的突发问题等等.

  f2f在每个candidate的schedule上是安排了一轮,如果前面的表现的比较好的话,还会 将休息时间挪为加试.在这一轮加试中,面试官可能就是你将来的offer buddy(我所观察到的),因此,你的一言一行都将被细心而经验丰富的面试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当然,大摩的面试官都满和善的:),问题只要回答的恰到好处答到关键点,他们就会露出满意的笑容,呵呵.

  晚上,被邀请去吃大餐.席间,与来自New York的面试官讨论中国古典文学(不过,1不是我的面试官呵呵),没想到老外的中文功力这么强还随身携带汉字小本本,让人钦佩.老外非常开朗也很有趣.最后,老外留了名片,说有啥问题尽管写信问他.

  6.offer

  从第一个和善老外的电面,到dinner上的风趣老外的闲谈,大摩的人始终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所以,当hr在onsite面试整一周后给我offer时,尽管当时也拿到了我所喜欢的另外的o ffer, 在赞叹大摩人效率的同时,我的心情还是非常的激动,因为毕竟这是我和我好友的梦想. 当我告诉远在千里之外的好友这个消息时,她也激动不已.

  7.感受

  在整个面试过程中,Morgan Stanley IT最希望看到的能力其实是一种潜质.正像我的第一个面试官说的那样,大摩会在你身上寻找一种潜力,而不是你今天掌握了多少知识.而交 流沟通能力其实是表达你具有这种潜力的桥梁.

  大摩今年在上海新建office,今后会有大规模的扩招.因此,这对于想进入大摩IT的xd jm而言,是个很好的机会.

  祝愿所有有志于进入大摩的IT的xdjm能够梦想成真!
(3)接到正式的电话面试:

开始是英文,很顺利,除了简单自我介绍以后,他对我之前的投行工作经验很有兴趣,大约唠唠叨叨了20多分钟。然后他突然说,我们用中文吧 你的英文足够在morgan工作了,我们有几个问题过一下程序。

一个是市场的看法,汽车机油的使用,给一个市场份额的判断以及理由。

一个是投资的看法,当然他是equity的人,我就从这个角度提了三点。

接着我坦白说我不懂会计 他说你会学么?呵呵

最后是关于近期的安排,一两周内通知最后一轮面试。要等到ibd的初次选拔后一块开始
(4)上午10:00开始一面,地点是在河南中路的万豪酒店3楼的钻石厅和一个9:30面试的同学一起8:30就打车过去,结果用了近50分钟才到,还好楼底下 放着指示牌,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过了一会,同学被叫进去面试,我就在外面休息顺便再把这两天的主要经济新闻回顾了一下(带了打印的几张Wall Street Journal的最新文章)

  到了大约9:58,我被叫进去面试,对方是个蛮年轻的美国人,先是寒暄两句,然后他问要不要咖啡,我比较紧张,只说"thank you",然后伊说“Thank for yes or thank for no",我立马FT,还好手旁有瓶瓶装水,举起来示意了一下,然后伊说他自己要喝,就去倒了杯咖 啡,顺便问了问路上是不是很塞车之类的。然后就开始正式面试了,首先他介绍了他的部门"Equity Division",然后让我做了个人简介,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你所做的最有成就的工作是什么,一听到这个,欧心中大喜,这个正是欧准备把他引导过来的方 向,然后立马把准备好的有关当时我在证券之星为上海证券交易所设计的网上信息监管系统搬了出来,从起因,设计,报告到最后的结果,伊听的极有兴致。

  接下来就是介绍欧写了多少文章,对市场如何关注。伊再问了一些比较General的问题, 比如你的理想是什么(a famous security analyst in Wall Street),最崇拜的人是谁(当然是巴菲特了,正好昨天刚刚看到伊致股东的最新的一封信,顺便就用上了),最常看的书,最喜欢的运动,最引以为傲的品质,最满意的成就之类的。中间有几个大一点的问题,一个是基金经理应当如何看待传言,一个是有关对于QFII的影响的看法(欧把他们哪年哪月哪日拿到多少QFII额度全部搬了出来,然后狂拍了一通,当然也是实话,比如树立新的投资理念,投资国际化之类的),再一个就是有关对人民币升值的看法(顺便先提了一下上个月美元对人民币远期汇率下降5%之类的)。

  差不多聊了半个小时,伊开始让我问问题,第一个问的是他们部门究竟是干什么的,和其他的诸如HSBC和CITI GROUP的Equity Division有什么区别,然后伊兴致勃勃的讲了一通,然后问了问他们暑期实习招几个人,这时候本来以为时间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没想到 伊继续让我问,然后开始狂想,想出来一个有关在CCB IPO上他们会干些什么的问题,伊和我在我说完这个问题后都FT,因为比较Sensitive,不过他迂回讲了一下,拿联通为例,从拆分,包装、询价讲到上市,顺便我插了一下说是linktone刚上市(因为谈到Institution Investor希望price可以goes up,我就顺便说了一下最近美国市场IPO状况不错,举了这个的例子),他非常敏感,马上就问我是不是很熟悉这家公司,后来才想到,摩根是这家公司的承销团成员,伊估计也参与了这个项目。

  接下来,我看他还是意犹未尽,就干脆继续问了一个有关Non-performing loans的问题他怎么看,因为大摩前年从华融买了10个亿美元的不良资产,伊又是一通长篇,不过还是颇有内容。最后就是问了问什么时候出二面名单,然后礼貌性的再见,说email联系之类的。出来看看表,比预定的半小时延长了15分钟。

  整体感觉还算不错,看看下星期能不能进二面名单了,毕竟中国区只招一到两个人,看运气了:)
(5)四个面试官风格是很不同的,我当时最难过的是压力面试的那一关:她问我是不是一直是班机第二名,为什么没有作第一;此外,看看morgan网页上的faq也会很有帮助,来自 hr的人几乎问的都是上面的问题。

  智力题就是三个门,中间有一个后面有奖品。现在你选择了a;主持人把c打开,发现后面没有奖品;此刻,为了得到奖品,你是否会继续选择a。答案是选b。

  对我没有问到市场走势的问题,不过有一个欧洲面试官和我整整用了半个小时讨论我以前做过的一个案例——是在resume上提到的。
本来就投着玩的,今天下午接到晚上电面的通知,原定19点,19:15分香港打电话过来了。半小时的interview最后进行了50多分钟(可能是由于我是manager手上5个人中最后面的一个)

  面我的是一个大陆人,很亲切,哈!一开始给了个case关于财务方面的,主要涉及到公司的market capitalization,enterprise value等东西,不会的时候manager会很nice的引导你,告诉你不少公式,我就当听课了:P,然后就是根据前面算出来的一些数据去决定要不要购买一个公司,manager强调了没有正确答案,只是看下思路,我是随便乱说了通,通过 DCF决定。。

  其实还是有很多其他因素的。。。不过英文表达总还不是很流畅。。。然后还会根据你的COVER LETTER问一些个人个性问题,我是问了关于challenge,creativity,le adership等,其中还会给一个case,说了要我去和一家准备IPO的公司谈,拉到这个项目,但是这家公司负责人的儿子是GS的。。。反正就是又一段浆糊。。最后他的建议是just g ive up。。因为有时候有些优势是不太能超越的。。

  最后15分钟的闲聊是中文,也有一些小问题,比如怎么handle几个senior同事给你活干。。我么还问了下IPO的流程等,学到了不少,总的来说,他强调Personality很重要,本科生研究生没啥区别,他们不care。

  报告完毕,希望各位希望成为IBer的努力拉!!这次电面Asia Pacific
(6)
1. 一幢7层高的楼,一个人在3楼。

 投硬币,要是正面就往上爬一层楼,要是反面就下一层楼,一直投到人到达1楼或者7楼
为止。

求人到达1楼的概率。
Let P(n) be the possibility from floor n to floor 1.
Then P(n)=P(n+1)/2 + p(n-1)/2, for n = 2,3,4,5,6
And P(1)= 1, P(7  0)=

Let P(2)=x, we can get P(3)=2x-1 ... P(7)= 6x-5
then x = 5/6 and P(3)=2x-1=2/3

2. 一个边长70cm的正方形,对着此正方形射50发子弹

  (子弹本身大小可以忽略不计)。

  求所有子弹之间相互间隔距离大于15的概率。
Possibility = 0;

Cut 70*70 square to 10*10 square, we get 49 such squares. 50 bullets will result 2 bullets in the same square (or border).
Then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se 2 bullets is at most 10*sqrt(2)<15.

(7)没东西写,就写最近一直在准备的摩根斯坦利的面试好了,昨天到伦敦去面试了,IT部门,也就是帮他们和客户做软件。
这个面试2个星期以前就确定了,所以有很长的时间准备,之前有席总先去面了一次,告诉了一些面试的模式和问题,所以相对好准备一点,同时也容易导致在面试之前非常的沮丧,总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会回答了。
面试分为两个部分,技术面试和人际关系面试,各一个小时。之前听说技术面试并不是很难,好像听席总说来最难的就是写一个递归程序的运行结果。于是我奋力把 java看了一下,C和C++很久不写已经难以回顾了。技术我就这样准备的,并不多。因为席总说人际关系是很难的,要是不准备的话肯定没有话说,于是我着重用了5天来准备人际关系面试。我们温暖的威灵顿居委会委员杨总和喻总一直帮助我准备这个,他们两个都是长沙的,导致我来牛津之后长沙话说得最多,其次是带长沙口音的普通话。杨总该人住在距我家30米远的地方,由于住宅没有网线,所以经常在我这里玩到3点钟才回去,有一次我睡觉了,他上网做作业了通宵,第二天早上我们出门时直接碰到邻居,估计会被以为是gay。喻总是一个长得像刘若英的女子,经常被杨总欺负。她极有HR天赋,从来没参加过面试但是对面试问题的回答模式信手拈来,回答得非常到位。他们两个帮我准备了几天的人际关系,我想了很多例子,搞了两次模拟面试。总算对于常见问题应该是有话说了。
面试前一天,打印了伦敦的地铁线路图,晚上对着图片学习打领带差点用它来上吊。在前2个小时内,打出来的结跟拳头差不多大。
第二天起来后炒了点饭吃,穿好西装就出门了。坐火车到了伦敦才12点半,面试是3点。然后在地铁里面折腾了2个钟头才总算到了摩根斯坦利的大楼下。伦敦的地铁的特点之一就是同一条铁轨上可能有2条不同的线路,必须要看清楚地铁长什么样子才知道它是哪条线路。所以导致我坐错了若干回。
总算快要进入正题了。
伦敦的摩根斯坦利在伦敦的金融中心区,这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广场,围绕这个广场的巨大的写字楼分别是摩根斯坦利,汇丰银行,花旗银行云云。让我知道了原来伦敦真的还是有高层建筑的。
三点差一刻,我跑进楼里去。在沙发上等开始。来了一个华威的英国年轻帅哥,也是学计算机的,胡扯了几句。然后走来了两个人,一个长得非常现代,左耳上还打了两个洞,穿着杰克琼斯那种风格的棕色衬衣,它是主面试官,另一个长得比较正统,很像绝望主妇里面那个卡洛斯。他们去泡了杯咖啡,我要了一杯水,就到面试的房间里去了。技术面试开始了。
首先由于我在申请表格上注明了我的C/C++,JAVA都是advance级别,所以他们问这个程度就稍微深一点,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们问的东西仍然不怎么深……。
请你谈一谈C和JAVA的区别。
然后我就说了过程和面向对象。
我们来说一说C吧,你说它是过程语言,那么函数是怎么实现的呢?
我靠,怎么这个问题这么抽象,鬼知道他要我说什么啊。我只好说通过参数和返回值让函数一个个完成一些任务。
你说面向对象语言的对象之间互相传递信号,那么这种信号是什么?怎么传递呢?
……通过调用对象的方法和得到返回值啊。
我们再来说说C,他的函数调用用什么来实现?
又是这种切入点不知应该答什么的问题,我说把函数的地址阿,参数阿全部存在栈里面,这样实现。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使用栈来做这件事情呢?
因为栈比较快啊。
那是必然的,还有呢?
……………………………………还有啥啊?我就停顿了。
那么我们慢慢来吧,假设现在我们不使用栈,而是用一个表格来存储函数的信息,那么有什么功能是这种结构所不能完成的?
什么???他的英国腔我几乎没明白他想问什么。
他重复了一遍。
不能完成…………那有什么呢…………想了半天不知道。
他说,递归阿,要是第二次调用就把以前的那些信息覆盖了。
我说,哦,你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每一次的信息都会被你存到表格里面呢。靠!你就说清楚嘛,怎么会问这种没有水平的问题啊。
好,接下来我们来说说JAVA,让你写点程序。有一个链表,Int型的值,你给定义个节点类。
我晕,这么个问题啊。我就写了一个,因为以为主要是为了考察他待会儿将要提出的与链表有关的算法问题,所以就在类里意思意思写了一个public的next变量。他当时眉头皱了一下。后来也批评了一下,我后来就改过来了。
接下来你把1,2,3,4,5插进去,写个函数。
我晕,这什么难度阿。一时大意疏忽了一点点,后来发现了,修补了一下。
好了,假设现在链表上可能存在环,你怎么确定环在哪里。
这个问题我一下就没想出来了。我说知不知道节点数量呢,知道的话可以循环这么多次看看会不会结束,不结束就有环。
他问,那假设没有环会发生什么状况呢?
我茫然:那不就会提前结束了吗?
他非常如释重负:对!!
难道他也觉得这个很难回答么。
现在不知道数量,你怎么办??
那能不能修改一下类增加一个指示变量呢?访问过之后就置位。这样就可以发现。
恩,这是可以的。但是假设不允许修改呢?
……………………。我又没回答出来。
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赶快问下面的,操作系统你学到内核的深度了吗?
没有,我们没讲那么深。
数据库呢?你现在写一个模式。书店有顾客,书,订单三样东西,你写这个模式。
怎么写?画ER图吗?
恩,可以。
我画了一个ER图,他说,这是什么东西?
我说ER图啊。他们俩对视了一眼,说我们没见过这个东西。
那我问那你要我写什么样的?
他给我写了个例子,原来就是写某某属性是什么什么数据类型。
写了一下。
然后要我写SQL,查鲍勃买的书的书名。
靠!!给写了。
继续问:索引用来干什么的呢?
连接操作的时候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阿。
假设我们用二叉树来作索引,他的查找时间复杂度是多少?
因为二叉树英文开头也是B开头,我本能就反应B+树:一个节点有m个指针,那么应该是log以m为底……
我们是在说二叉树。
哦,二叉树哦,那就是以2为底了,我以为你说B+树呢。
他又问:那二叉树作索引怎么实现呢?
怎么实现??怎么又是这么抽象?我又愣了。
他解释说:就是添加删除节点的时候需要做些什么?
哦,原来就是问这个,添加就直接加到叶子节点上,删除还需要调整贝。
恩,对对。我们来说说网络,你对IP协议了解深吗?
我的天。我说我们学的不这么深,我们是把7层协议都整体上讲了一遍。
阿,七层协议,从来没有被用过的东西,实际上只用5层。
我说是阿,不过你们用5层吗?不是用4层吗?
你把这5层写一下。
我就写了应用、网络、数据链路,物理。
还有一层是什么呢?
我说,不就是这四层么,虽然有时候在网络层上面合并有一个transfer层。
他们四目相对了一会儿,然后让我每层各写一个协议。我在网络层写了TCP/IP。
他说你不是知道嘛,TCP和IP不就是这两层嘛。
我说是阿,我刚才说了在网络层里面合并了transfer层阿。
他说哦,我们叫它transport层。
我靠!!!!我无语了。
然后问我TCP和IP协议有什么不同。
鬼知道有什么不同,这怎么能比阿。我说tcp在ip上面加了一个头和尾,我觉得他们不应该拿来比较阿,应该要比较的是TCP和UDP阿。
他说,恩,那好吧,他们区别是什么?
TCP需要确认,UDP不需要。
为什么TCP需要确认呢?
因为在网络中间可能会出现丢失或者错传的现象,需要用重传来确保数据的正确性。
哦。现在假设有一个路由器,他的缓冲区已经满了,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帧,它会怎么办?
我说,这要根据不同的算法来做吧,滑动窗口……
这跟算法没关系,它会怎么做?假设满了,它会对新来的怎么办?
那就丢掉吧。
很激动地:对阿!他就把它丢掉了,所以才会需要确认需要重传嘛。
我说是阿,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好,现在问你,DNS服务怎么工作的?
我不太清楚,只记得是要向某个域名管理组织提出查询请求,然后获取IP。
具体怎么提出请求呢?你来写一下。
我靠,我根本就不记得了阿。他画了一个UML的时序关系图,要我画。勉勉强强大概把它画了一下,总算他就满意了。
然后,就完了,你有什么问题吗?
问了三个问题:1链表循环问题究竟怎么做,2你们的ER图啥样子,3你们一个典型团队有多少个人。
出门,等人际关系面试。

总结:我就知道肯定是很糟了,造成这个有几个原因:1有的题目我确实不知道,比如链表的循环问题,2,我听不明白他究竟想问什么,问题总是太抽象,不知道回答什么。我想这可能就是西方思维的一种反应,有篇文章叫语言决定思维,有他的道理。3,他的问题有时候太过于简单,以至于我们会以为在这个后面要我们来回答他的深层含义,我那个误听成B+树就是一个很好的反映。就好比一个西方的哲学大师问你:天,蓝吗?你从环境、光学、历史、宇宙的角度来折射一些哲学道理来回答他。实际上他是个白痴,只想要你告诉他:它是蓝的,没错,你丫放心。4,我对英国口音还是不熟悉,有时候听不懂他说什么。
总体来讲,题目非常的简单,如果我申请表格上填写的是mediate的话,估计会更简单,我都填写了advance了才这样。要是能够早一点知道问题主要和表格挂钩的话,我就会故意注意填写某几门的高级,然后着重复习一下它们了,网络部分的问题纯粹就是靠记忆。操作系统应该也是。

我知道我没戏了,接下来还有一个小时的人际关系面试。明天再贴好了。

(8)那次电话面试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如此深刻,以至于事隔半年,我仍然能够把当时被盘问到的问题回忆个八九不离十……虽然五分钟对于面试的准备来说是杯水车薪,但用来调整心态、平稳心情,还是足够了。我赶紧取出英文简历和求职信的打印版,匆匆浏览了一下。做几次深呼吸,心跳终于又恢复了常速。五分钟后,电话铃声再次如约响起。

1 、 Would you please briefly introduce yourself?( 请你作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

这个问题并不难,也是很常见的,简单地说一说就好了。

2 、 You mentioned that your major is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and Trade.Can you tell me the reason why you chose it as your major?( 你是主修国际经济与贸易的,你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

记得当时自己从个人兴趣和社会需求两个方面作了回答,“平衡”是我希望着重突出的亮点。“ It is a perfect balance point between my personal interest and future market demand. ” ( 这个专业为我提供了个人爱好和未来市场需求之间的平衡点。 )

3 、 What have you learned about your major?( 关于你的专业你学到了些什么? )

这个也简单,我挑几门主干课程说了说,尤其强调了和金融方面有关的几门核心课程。

4 、 There are several points in your resume that I ' d like to know more. First, about your high school. You once were a student of Shanghai N.M. High School , which is quite famous in Shanghai . Then you transferred to Y.A. High School , right? W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y you made such a change?( 我想进一步了解你简历中的几个问题。第一是和你的高中有关。你曾经是上海 N.M. 中学的学生,后来又转学到 Y.A. 中学,能不能告诉我你转学的原因? )

这个问题好像和投资银行一点关系都没有么,不用多考虑,就实话实说啦。 It ' s for family reasons. We movedsintosanother district. I'd like to save the time commuting.( 是由于家庭的原因。我们搬家了。我希望节省来回路上的时间。 )

他接着说:“ I see. Both the two high schools are of top grade in Shanghai . I was graduated from Shanghai Hxxx High School . It's also a key school of Shanghai. You know, I'm a Shanghai native too.( 这两所学校都是上海的名牌学校。我是上海 xx 中学毕业的,也是市重点。你看,我也是上海人。 ) ”

他倒是轻巧,居然在面试时还不忘拉老乡。我可轻松不起来哟,笑着和他寒暄了几句,却觉得自己实在是皮笑肉不笑。心想如果在上海的街头遇见,你我不都还说上海话。现在倒好,放着共同的方言不用,却要拽一堆洋话,真是……

5 、 Next, I noticed that you once wrote for the book Financial Market.What ' s that book about? What did you write about? Please explain it in detail.( 接下来,我注意到你曾经参加过《金融市场》的编写。那是一本什么样的书?你写的是哪一方面?能不能谈得具体点。 ) 果然,任何简历上的细节都会成为面试时被提问的内容。幸好我不曾在简历中夸夸其谈,无中生有。我实事求是地介绍了我当时写作的内容和书籍的读者定位,他听得饶有兴趣,追问了半天才罢休。

6 、 Why did you apply for M.S.? ( 你为什么申请摩根? )

这基本上是每个企业都会问的常见问题。我从专业对口、个人兴趣和未来发展前景三方面给了他回答。
7 、 How did you know M.S.? ( 你是怎么知道摩根的? )

摩根的大名谁人不晓?报刊,书籍自然是最常见的信息来源渠道了。说完之后,我 ? 然想到了那个传奇的主角, 98 级的那位师姐,于是就顺带着提到了她的名字,并告诉面试官,正是那个师姐的成功经历让我觉得 MS 离我其实并不遥远,并非高不可攀。没想到,他倒精神一振,说:“ XXX , Oh, I know her. What, is she so famous among Beida students? ( 噢,我知道她的。怎么,她在北大很有名吗? ) ”言语间颇有羡慕之意。我心想,那当然啦,传奇传奇,就是越传越奇嘛,哈,他是不是也觉得有些嫉妒呢。“ Yes. Her story has almost become a legend in our university.( 是啊,她的经历都快成为我们学校的传奇了。 ) ”

“ Then I should tell her about this next time. She must be flattered to hear it, haha.( 那我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告诉她。她听到肯定会很得意,哈哈。 ) ”
7 、 How did you know M.S.? ( 你是怎么知道摩根的? )

摩根的大名谁人不晓?报刊,书籍自然是最常见的信息来源渠道了。说完之后,我 ? 然想到了那个传奇的主角, 98 级的那位师姐,于是就顺带着提到了她的名字,并告诉面试官,正是那个师姐的成功经历让我觉得 MS 离我其实并不遥远,并非高不可攀。没想到,他倒精神一振,说:“ XXX , Oh, I know her. What, is she so famous among Beida students? ( 噢,我知道她的。怎么,她在北大很有名吗? ) ”言语间颇有羡慕之意。我心想,那当然啦,传奇传奇,就是越传越奇嘛,哈,他是不是也觉得有些嫉妒呢。“ Yes. Her story has almost become a legend in our university.( 是啊,她的经历都快成为我们学校的传奇了。 ) ”

“ Then I should tell her about this next time. She must be flattered to hear it, haha.( 那我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告诉她。她听到肯定会很得意,哈哈。 ) ”

8 、 How much do you know about investment banking? How did you get such knowledge?( 你对投资银行了解多少?你是从那里得到这方面知识的? )

投资银行学的课程还是上个学期上的,那位授课老师是我们公认的名家。因为自己确实感兴趣,所以很多内容印象很深。尽管如此,当他突如其来地要我即兴叙述和投资银行有关的东西,还是觉得多少心虚。我先用一两句话简单叙述了投资银行在当代社会经济运行中的地位和作用,随后就转到具体的业务领域方面,也顾不得什么逻辑顺序,把自己当时能够回忆起来的专业名词一股脑儿全吐出来再说。什么 IPO( 首次公开发行 ), companyreconstructuring( 公司重组 ), merge and acquisition( 兼并收购 ), funding( 基金业务 ),stock underwriting( 证券承销 ) 等等,边说边想下一步的对策。等到终于“词穷”的时候,只好说“ sorry, actually I know more about these. Simply because I ' m a bit nervous … ( 对不起,事实上我知道的不止这些,实在是因为有点紧张…… ) ”没想到他居然把我大大表扬了一番,“ Good! You ' ve already known a lot about investment banking as an undergraduate.( 不错!作为一个本科生你已经对投资银行了解不少了。 ) ”我受宠若惊,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糊弄过去了!

9 、 Now let's do some calculating questions. How much is twenty-eight percent of twenty-five?( 让我们做一些计算题。 25 的 28% 是多少? )

想也没想我就报了一个答案:“ It's seven percent. ”

“ No, it ' s wrong.( 不,错了。 )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无情的声音。

“ Wrong? Oh, sorry. It ' s zero point seven.( 错了?对不起,应该是 0.7 。 ) ”

“ No, you are wrong. It ' s seven.( 不对。是 7 。 ) ”

该死!小数点错了。在他报出答案的那一刻,我真是懊悔不已。粗心大意是我从小到大一直要改却总也没彻底改掉的毛病,关键时刻又老病重犯。我居然连续两次弄错了小数点位置,情急之下只能用“ Sorry, I ' m too nervous.(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 ”给自己补台。

“ It ' s all right. Can you tell me how you worked it out? ( 没关系。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 ”他又问。

幸好有机会说明解题思路,兴许还能拣回点“步骤分”。我赶紧说:“ Divide 28sintos4. Then I get 7.( 把 28 除以 4 ,得到 7 。 ) ”

“ Right.( 对。 ) ”听到那个判定,我总算吁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在这道题目上没有“全军覆没”。

10 、 Do you have any questions to ask me?( 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吗? )

这个问题一般是面试临近尾声的信号。于是,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我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摩根中国竞争战略的,另一个是招聘日程安排方面的。他照样用极快的语速说了一通,最后告诉我,下周二之前会出结果,如果幸运的话就能够进入最后一轮面试。

“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ime. Bye. ”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准备最后一轮面试

我在图书馆百无聊赖地翻阅着杂志,手机突然剧烈振动,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奇怪的号码。快步走出阅览大厅,按下接听键,传来一个动听的女声:

“ Is that Xiao Yu? This is M.S. Hong Kong. I am delighted to inform you that you have been selected to attend our final round of interviews … ( 是小雨吗?很高兴通知你,你被我们选中进入最后一轮面试…… ) ”就这样,我顺利闯入了摩根的最后一轮面试!

通过摩根的网站,我不仅进一步了解了摩根的基本状况和最新发展动向,出乎意料的是,居然还在摩根的网站上找到了详细的面试指南……

尽管我知道,要想在最后一轮面试中获胜,除了实力,运气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但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反而有种“看破红尘”的超脱。最后的结果如何对我而言已经不再重要,我看重的是在争取胜利过程中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和成长。即使最后等待我的是失败,我还是要尽最大努力,将一个尽可能完美的自己展现在面试官面前。因此,为这场面试,我很认真地作了准备。

北大 BBS 的 job 版向来因为人杰地灵而成为高人辈出的“面经”荟萃宝地,是那阵子我每天必去的取经之地。可是,和摩根面试有关的资料却寥寥无几,仅有的两三篇含金量也不大。在这个“信息决定成败”的时代,如果不了解对手的相关信息,准备起来就难有很强的针对性。

正在我感到忧虑的时候,室友告诉我,她们曾从上一级师兄那里有所耳闻,摩根的面试是智力加体力的疲劳战,总共有四轮,每轮半小时,一场面试就是整整一个半天。不同的轮次被安排在不同的房间,面对不同的面试官,问题都非常 tough( 高难度 ) ,还会涉及到许多专业知识。在所有形形色色的面试中,可以称得上是“霸王级”的了。

在余下的两天时间里,我把准备的大网撒得很开。我回顾了投资银行方面的相关知识,上图书馆泛读了几个英文 MBA 教材中的金融案例,见缝插针地练习口语,又把摩根公司的网站浏览了个大概。光顾公司的网站是准备面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通过摩根的网站,我不仅进一步了解了摩根的基本状况和最新发展动向,出乎意料的是,居然还在摩根的网站上找到了详细的面试指南,这对我准备专业问题起到了很大的指导作用。还有一张面试常见问题列表,就那么正大光明、白底黑字地摆在那里,等待细心的人去发现。事后证明,常见问题中的绝大部分都在面试中出现了,真是意外的收获。

不久, BBS 上正式公布了摩根最后一轮面试名单,北大这场一共有十人入围。加上清华的十人,成功的概率就这样从千分之一骤然上升到了二十分之一。

面试的前一晚,我在小包里放了一块德芙巧克力,准备次日用来补充体力和脑力的消耗。

两个小时的连番轰炸:史无前例的面试记录
真正的成功人士,不仅拥有常人眼中以世俗标准衡量的成功,更拥有一颗的博大、丰富的心灵。摩根的北大专场面试被安排在大名鼎鼎的中国经济研究中心——致福轩内。致福轩位于未名湖的北侧,是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一同声名鹊起。单从建筑的样式和结构来看,就知道这所房子是有些来历的。我征战摩根之旅的最后一场战役就在这里打响。

在休息室候场的时候,我拿到了一张面试程序表。果然如室友们所说,摩根的面试是 “流水作业”,不同的面试者将按照事先定好的时间顺序,分别和四个面试官交谈,每人的计划时间是半小时。

( 一 ) 第一回合

我的第一个面试官就是招聘会上作介绍的那位中年男士。 12 月初的北京已经寒意袭人了。可能由于房子结构太老的关系,致福轩的面试房间里却没有暖气管道。他善解人意地让我不必拘泥礼节脱下外衣,他自己也“以身作则”,将身子紧紧地裹在大衣里面,只露出精明的脑袋,和透亮得仿佛可以看穿一切的双眼。整个面试过程是全英文的。 他的问题很简单,数量也不多,但第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涉及面非常广的 big question ( 大问题 ) :“除了你写在简历上的内容之外,你还有哪些东西希望让我了解?”我把要说的内容概括为三点。在我叙述的过程中,他听得非常认真,思想高度集中,并不时打断我的话,在他感兴趣的地方作更细节、更深入的提问,挖掘这些事件背后的深层信息。等到我把这三点都叙述完毕,半小时已经过去一半了。

在随后的时间里,他问了几个小问题。我能够回忆起来的有:众所周知投资银行是一个工作压力和强度都非常大的行业。你是如何看待压力和变化的?你对摩根公司了解多少?你是通过哪些途径了解我们公司的?你对投资银行业了解程度如何?

( 二 ) 第二回合

我的第二回合被安排在致福轩第二进院落的宽敞正厅里。朝南的房间有着暖暖的阳光,只是面试官冷峻的眼神和不苟言笑的面容让人不敢有丝毫懈怠。这一轮的面试官是后来大家公认的“专业杀手”,他负责“拷问”所有和证券、投资有关的问题,判断应聘者的 “ business sense( 商业敏感度 ) ”。我被问及的问题有:请你用英语自我介绍一下 ( 可气的是他居然用中文提问 ) ?你为什么不出国?你关心股票吗?这两天的股指是多少?如果让你投资,你看好哪个股票?为什么?现在的股票是不是应该按照市盈率定价?如果给你一百万,你会投资哪个行业?现在上海的房地产市场大致行情怎样?哪些地方的房价最高?你估计投资的预期收益率大概能有多少?你对北京的“奥运效应”怎么看?

这位面试官确实非常“冷面”,在我回答问题的时候,他的脸上始终没有任何回应的表情,不仅没有赞许和鼓励的微笑,甚至连 eye contact( 目光接触 ) 也很少,这对于面试者的自信心和心理状态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我小心翼翼,调动起所有边边角角里的知识和见闻,大脑以前所未有的反应速度运作着,可惜,对于专业问题来说,知道的就是知道,不知道的就愣是不知道。虽然硬着头皮回答完了所有问题,自我感觉却很不好。在我经历过的几次面试中,他是最最严厉的面试官,这半个小时的面试让我度秒如分,度日如年。
这一轮“硬碰硬”的面试结束后,我轮空了一次,在休息室里结识了几位“面友”,利用短暂的间隙交流了一下经验,互相鼓励、打气。虽然彼此都是竞争对手,虽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会成为那幸运的一个两个,但是彼此交流带来的长进却是巨大的,优秀群体的“外溢效应”不仅令人心情愉快,无形中也是一种对自我的莫大鞭策和激励。他们中的很多人后来都拿到了著名公司的录取通知,真的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结识这些出色的朋友。

( 三 ) 第三回合

第三回合中,我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面试官。一进屋他就很客气地为我倒了一杯热水,并且坦言他这次充当面试官其实非常匆忙,昨天还在韩国开会,一个电话被召回北京,连我们的简历都没来得及看。他说在他这里不用紧张,完全就像聊天一样,事实也正如他说的那样。

一反常态,这次面试居然是以他的自我介绍开始的。他叙述了自己从香港到美国的留学经历,随后如何加 四 

公司,这两年来又做了哪 ? 工作,最深刻的感受和体会是什么,等等。我正听得饶有兴趣,他突然话锋一转,“你已经大致了解了我的情况,能不能向我介绍一下你自己呢?”在第二轮面试中很是受了一些打击的我立刻重振旗鼓,卷土重来。好在年轻人之间的气氛通常比较友好轻松,与其说这是一场面试,不如说是一个向学长取经的机会。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记不起来自己究竟被问了哪些问题,感觉一直是在聊天,并且在“不必出国读经济学博士”的问题上颇有共鸣。

走出第三回合的房间,我向初冬清冷的空气长长吸了一口气。再过半小时,我就是经历过传说中“霸王面试”的人了。想起小包中昨晚准备的那块巧克力,却一点食欲也没有。此时的我已经高度亢奋了。

( 四 ) 第四回合

最后一个回合的面试官是四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士。她是北大经院的校友,哈佛的 MBA ,这样的经历本身就足以称得上传奇了。面试了一个上午,已经快到午饭时分,前一名面试者又超过了预定时间,看得出她也面露倦意。依照惯例,我作了今天上午的第四次自我介绍。她非常慷慨地对我的英语大加赞赏,接着便问我是怎样学习英语的。随后要求我就简历上的一个小地方作更详细的说明,就匆匆结束了她的提问。她说:“所有进入最后一轮面试的人都非常优秀。但是我们的录取名额有限,不论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把你的资料收入数据库,并和你们保持联系。”这番礼貌的措词由她的口中以标准的英语道出,显得优雅而得体。

轮到我提问的时候,我问了她作为一名事业有成的女性,是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之间保持平衡的。这是 BBS 上前人总结的经典问题之一,也确实是我非常渴望了解的。不料一听到这个问题,她就善意地笑了,说这是她今天上午第三次被问及这个问题。我心里大呼不妙,大家都想出奇制胜的后果就是大家都弄巧成拙,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撞车。

“也许是因为我是今天面试官中惟一一名女性吧。”她颇为理解地说。她并没有因为这是第三次回答相同的问题而显得厌烦,仍然很耐心地向我讲述了自己的奋斗历程。她有两个孩子,说到这些年是怎样周旋于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她一言以蔽之:“ Don ' t keep bothering yourself.( 别总是自寻烦恼。 ) ”她说,大家都不否认女性应该照顾家庭,男性必须开拓事业,但反过来男性同样也应该照顾家庭,女性也同样需要开拓事业,关键就看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怎样了。成功与否并没有唯一的标准,一旦选择了做一件事,就不要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而应该全力把它做好。“所以我认为,全职的家庭主妇和职场上的女强人同样令人尊敬,她们都是成功的……”听着听着,我几乎就要忘记自己是在参加面试。真正的成功人士,不仅拥有常人眼中以世俗标准衡量的成功,更拥有一颗的博大、丰富的心灵。

十一时半,经过了两个小时面试的洗礼,我征战摩根之旅终于宣告结束。经历了这番史无前例的强体力“折磨”,此刻的我全没有想象中那种大获全释的轻松,感受更多的是

忙碌过后的充实、踏实,和挑战自我、超越自我而带来的愉悦。

此情可待成追忆:关于投行的后话

两星期后,一封来自摩根的据信静静地躺在我的电子邮箱中……

投资银行业是一个高度专业性的行业,是近年来金融领域的“新宠”。它非常讲究实战经验和操作技巧,从业者的知识结构必须“又博又精”,对综合素质和专业知识都有很高的要求,因此在投资银行员工中,名校的硕士、博士、 MBA 屡见不鲜。投行的工作强度非常高,“手机 24 小时开机,工作不分白天黑夜”是投行人士敬业精神的最好写照。他们必须以满足客户需求为己任,快速应对市场变化,以灵活的方式解决各种疑难。

高效率也为投资银行的从业者带来了极高的回报。但是,高薪往往是高压力、高强度的孪生子,选择了投资银行业,就无法避免地要牺牲许多原本可以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如果没有浓厚的兴趣和事业心作支撑,恐怕很难在这样一个行业中坚持下来。在选择投资银行之前,应该仔细地问一问自己是否适合这个行业,自己的学识和能力是否能够胜任即将到来的高强度、高技能工作,是否已经做好牺牲一定业余时间的心理准备。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此时的我已不再“惘然”。我相信,今天的失败必将成为明日成功的垫脚石,伴随我在不断的砥砺和磨练中,成就未来的传奇。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