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89

    房子终于是买下来了。段伏枥钱汇回去没多久,老爸就打电话过来,一切都办妥了。虽然买房的手续并不算很繁琐,但关键在于每隔几天就要跑一次,对于远在深圳的段伏枥来说,时间上是不允许的。因此在北海的这一套房,无论是房产证还是贷款,都是以老爸的名义进行。段伏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反正自己是家里的独子,这套房谁也拿不走。如果真的写自己的名字,以后要是在深圳买房,会不会造成阻碍这也不好说,还是留点余地为好。

    只是房子一买入,段伏枥陡然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压力。这当然并不是因为房贷,每个月1200的月供,并不是让自己生活陷入拮据。何况老爸也说了,每个月打钱也麻烦,要是有钱的话,一年给老爸钱一次就好。看老爸的语气,这钱自己爱给不给,反正他也不在乎。这压力主要还是来自于心理上,毕竟最初建议要买房的是自己。如果房价有波动的话,那种心理罪恶感是挥之不去的。

    减轻心理压力的方式最好是找人聊聊,刚好干姐在线上,段伏枥便双手飞舞:“干姐,我买了北海的房子了!”

    “噢?在哪里?”

    “贵州市场旁边的那个恒大新城!”

    接下来干姐的回答却出乎意料:“恒大新城?那不是韦德他妈开发的楼盘吗?”

    韦德是干姐和段伏枥的一个高中同学,人长得人高马大的,模样也帅帅的。段伏枥平时虽然和韦德并不是很熟,但毕竟是同班同学,并且还有共同的爱好:足球。所以相对来说,互相还不算很生疏。只是,这刚买的房子居然是他妈开发的,北海怎么就那么小呢?不过段伏枥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不是吧?真的啊?你怎么知道?”

    “上个月他过来我店子买东西,聊天的时候说起的。没错的,就是那个楼盘,他还问我要不要买,可以给个优惠什么的。不过我店子刚开张,没那么多富余资金,所以也就没这打算了。”

    干姐犯不着诳自己,看来这楼盘真的就是韦德他妈开发的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儿子算不算富二代?如果这都不算的话,那估计富二代的数量就要打个好几折了。可是段伏枥实在无法将富二代和韦德联系起来,因为高中时代,韦德和普通学生没两样,不会像现在的富二代那样炫富或是目中无人,反而还比较节俭,对朋友和同学都颇为客气和尊敬。

    段伏枥不禁有点失落,自己一直纠结的房价问题,说不定在韦德眼里只是一个有趣的笑话而已。父母和自己辛辛苦苦凑出来的首付,在他眼里也只能是九牛一毛。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只不过这失落也只是一阵,段伏枥断不会陷入这种悲观情绪而不可自拔。这社会本来就不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小康家庭羡慕富裕家族,但人家贫苦家庭还羡慕小康呢!其实只要心态摆正,不去追求不可企及的目标,生活就没那么多烦恼,毕竟知足者常乐嘛!

    有一些总喜欢抱怨父母没有别人那么有钱,其实与其抱怨,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放在奋斗上,让自己也能踏入富人的行列。如果自己觉得这有困难,那就更不应该抱怨了:自己都觉得很难以达成的事情,何苦来难为父母呢?

    段伏枥该买的房子买了,有人该表白的也要表白了。又是一个周六的晚上,伍定轩有点颤抖地对段伏枥说:“明天陪我一起去买花呗!”

    “嗯?”买花?莫非要有行动?段伏枥不禁疑惑起来。

    “明天是刘思敏生日嘛!”伍定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段伏枥和伍定轩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伍定轩话只说一半,自己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不用说,伍定轩打算下手了,要向刘思敏表白!不过,似乎这还有点不够吧?段伏枥好心地问道:“只有鲜花似乎还不够吧?你有没有买什么礼物?”

    伍定轩笑了笑,说:“前段时间萧亚轩不是在北京签名售卖最新专辑嘛?我让同学帮忙搞到了一张,前几天已经到了。”

    看来伍定轩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预谋已久啊!不用说,到时候肯定还要让自己将徐雅思支开,好方便他行事。作为死党,这种忙怎么可能不帮呢?段伏枥笑嘻嘻地答应了。

    因为怕在泥岗村找不到花店,再加上伍定轩一整晚睡不着,所以段伏枥一早就被伍定轩拖起来了。好吧,看来今天这懒觉要泡汤了。两个睡眼惺惺的家伙,迈着轻飘飘的步伐往八卦岭走去。

    在路过红绿灯的时候,两个人突然眼前一亮:跑车!法拉利的跑车!红色的限量版法拉利跑车!这车子只有在杂志上见过,没想到居然在现实中能见到!段伏枥和伍定轩都是喜欢车的人,看到梦想之车,能不激动吗?特别是,车上还坐着美女!

    段伏枥不由地脱口而出:“咋二奶开的车都那么好呢?”说完,段伏枥和伍定轩相视而笑,继续往前走去。

    高潮来了!没走多远,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不同凡响的发动机声。段伏枥转头一看,那限量版的法拉利右转拐过来了!只见车上的美女迅速摇下车窗,对段伏枥两人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见过有星期天还要一大早出来上班的二奶吗!?”

    还没等段伏枥他们反应过来,美女一踩油门,迅速离开,只剩下傻乎乎的两人在风中不停地凌乱……

    有句话叫不是冤家不聚头,现实往往会比肥皂剧狗血。两人七拐八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花店,一声大喊叫出老板之后,大伙都愣了:这破落的小花店老板居然是刚刚见到的坐在法拉利上的美女!

    无论是段伏枥,还是伍定轩,一下子都无法从这转变中反应过来。还是美女老板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们俩找我这二奶有什么事?”

    这显然是一句玩笑话,但却让段伏枥和伍定轩更尴尬了,不禁红了红脸。

    伍定轩讪讪地说:“我们是来买花的……”

    美女老板倒也没有为难两人:“要买什么话呢?”

    “玫瑰花吧,11朵……”

    从模样来看,美女老板的年龄和自己应该差不多,并且待人也比较和气,所以一来二往,大家也就聊上了。

    段伏枥好奇地问道:“你都能开法拉利了,怎么还开这么一个小店?”因为在段伏枥的心里,一直无法将法拉利和这小小的店面联系起来:怎么看这店面还不够法拉利一个轮子呢!

    美女老板倒没什么心机,毫不掩饰说道:“我想出来看看自己能做什么,所以就接下了这个花店咯!那破车也不是我的,是我老爸的!没办法,公交车实在太臭了,只好自己开车咯。”

    不用说,这又是一个富二代。在深圳这个不差钱的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富二代,可开着豪车开花店的,估计也就这一个。以前仅仅是在报纸中见过人家开奔驰卖早餐,现在倒是类似事情真人上演了。不管怎么说,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样的富二代至少比那些只依仗父辈飞扬跋扈的要好多了。

    订好花,约好下午吃饭后过来取,伍定轩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因为平时周末大伙都是在一起晚,所以约刘思敏她们晚上吃饭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能略显意外的是,今晚吃饭居然不是在出租屋,而是在外面的餐厅。不过因为今天是刘思敏的生日,这么一想,她们倒也不觉得唐突。

    为了取花方便,吃饭的地点就选在花店不远处。坐下来,点好菜,伍定轩便将萧亚轩签售的专辑递给了刘思敏。从刘思敏那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对这礼物非常满意。不过伍定轩此时并没有表白,因为段伏枥也知道他需要两个人的独处机会。按之前商量好的计划,用过晚饭之后,段伏枥先支开徐雅思,让伍定轩和刘思敏两个人先慢慢走回去。路过花店的时候,伍定轩再取出鲜花,响刘思敏表白。为何表白的时候不希望段伏枥他们在场,伍定轩是这么解释的:在熟人面前像一个女孩表白,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要是成了,那倒还好,要是没成,那脸往哪搁啊?对此段伏枥也便是理解,便答应按计划进行。

    本来段伏枥还发愁要以什么借口不露痕迹带走徐雅思,没想到实际却出乎地容易。因为徐雅思的弟弟晚上要到深圳,她晚上需要去接一下;而去福田汽车站的公交站,啥好和伍定轩的路线相反。于是吃完饭后就很容易了:段伏枥去送徐雅思坐公交,伍定轩则按原计划和刘思敏表白。本来段伏枥说要不要一起去接徐雅思的弟弟,但徐雅思说不用,于是送走徐雅思后段伏枥便一人回到出租屋。

    沿路回来没见到伍定轩的身影,回到出租屋也是一片冷清,显然伍定轩还在外面和刘思敏晃悠着。这事总该成了吧?段伏枥这么想着。

    差不多12点的时候,伍定轩终于回来了。只是脸上没有兴奋的表情,有的只有一丝落寞,手上还多了一瓶酒。莫非这事黄了?

    段伏枥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样了?”

    伍定轩苦笑了一下,说:“先别说那么多,陪我先喝两杯!”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是除了酒,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麻痹神经?几杯下肚,伍定轩说话了:“哎!她说她还忘不了以前的男朋友,怕这时候答应我,仅仅是填补心中的空虚,觉得这样对我不公平。”

    刘思敏这话倒也不像故意推辞,毕竟有很多人失恋之后,立马就找了新的男女朋友,甚至关系发展极为迅速。只是情感上并不是真的喜欢对方,仅仅是把对方当成填补内心空虚的道具而已。哪天等他清醒了,觉得这不是所想要的,便又会将对方抛弃,给对方留下极大的心理创伤。

    不过伍定轩并不需要这些理由,他现在只需要一个人静静听他倾诉。伍定轩继续哽咽地说道:“我说我不介意,愿意和她继续一起,可她还是不肯,说维持这样的关系就挺好……”

    段伏枥终于出口安慰:“没关系,她不是没有明白地拒绝你吗?慢慢来,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你的!”

    伍定轩看了段伏枥一眼,苦笑道:“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这话让段伏枥大大惊讶了一把。

    “我可能下个月就要回北海了,老爸已经在北海给我找好了工作!没办法啊,深圳消费这么贵,房子也买不起,呆在这里没有家的感觉,还是回家好啊!我本来想带刘思敏一起回去的,看起来不可能了……”

    什么?伍定轩也要步干姐的后尘,离开深圳?本来大家都是在深圳一同奋斗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一个接一个走了。虽然这人来人往在深圳极为普遍,可是发生在自己周围,却觉得有种被抛弃的落寞。或许,这天下确实没有不散的宴席吧!为了理想,为了生活,虽然曾经相聚,但总有各自分飞的一天。这种离愁,虽然心酸,但每个人总要去面对。

    扶了烂醉如泥的伍定轩上床之后,段伏枥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禁感到一阵伤感。下个月,伍定轩也要离开了,终于就要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那种干姐离别时的失落感,又再次充满了自己的内心……

 

 

PS:不知不觉间,《奋斗史》已经写到了89,说实话,刚开始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这么久。在此谢谢各位读者,如果没有你们长久以来的支持,想必这《奋斗史》早已中途夭折了,谢谢大家!

在这里先向大家道个歉,因为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对于各位朋友的评论,很多都没有回复,在此先向各位说声:对不起。对于评论,我是每条都仔细看的,但由于看的时候都是工作日短短的午休时间,而每天加班回到家都已经很晚,洗洗刷刷也就睡了,所以很多都来不及回复,非常抱歉。

另外一个要说抱歉的是,可能大家发现似乎从五十多集开始,错别字有所增多。这里我大概说一下写作的状况。大家都是程序员,都知道平时累死累活的,加班更是家常便饭,很少有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那么,我这奋斗史是如何写出来的呢?答案很简单:在地铁上用小米手机一个一个字给敲出来的(郑重声明:这里并非是为小米手机打广告~ ^-^)。手机打字是个什么概念,可能大家都清楚,真不是个人干的活啊,所以就有不少错别字了~而发布的时候呢,如果老婆不帮忙检查的话,那norains是很懒的,直接就从手机上复制过来黏贴,因此那错别字的数量嘛,就有点……实在对不起大家啦~只能说,norains以后会尽量避免,但估计做到杜绝还是比较困难的~~

有朋友在评论说到,能不能更新快一点。一般来说呢,大概三天时间,才能够在手机上完成一篇,所以对于这个要求,norains实在是无能为力,再次抱歉~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