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ins的专栏

只专注于嵌入式开发

《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112

    武总终于从台湾回来了!这次回台湾,整整过了三周,和往常一周来回截然不同。更为惊讶的是,武总没有了离开时的那种惊慌失措,却多了一种小人得志的淡定。难道他不知道严董将要将22楼的车载部门给裁掉吗?居然还能如此淡定?莫非他在台湾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万全的对策?段伏枥不禁觉得有点奇怪。
 
    既然武总回来了,总要意思一下,探探口风,所以段伏枥早上又和往常一样坐进会议室吃早餐。段伏枥首先发问:“武总,听说严董要裁员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事情,既然段伏枥知道了,那么肯定张文香也有所闻;而张文香知道,自然不可能不会告诉武总。段伏枥之所以明知故问,其实只是想引出武总的话题,看看他的想法。武总非常淡定地说:“放心好了,我不会将你们丢下不管的。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严董绝对不会裁员的。”
 
    武总居然那么淡定,莫非真有应对之策?段伏枥不禁惊讶地“咦”了一声。
 
    武总继续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啊,在台湾我是多么辛苦啊!我每天都拿着韩国的车机和刘工他们做的机器到处在找投资,结果你们可能不相信,台湾最大的KSF公司打算收购我们!”
 
    武总轻轻地瞥了段伏枥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只要收购成功,我们就再也不缺钱了!你们的工资,绝对是double!那时候,等你们完全成长了,我就开始隐退,公司就是你们的了!你们再也不用那么辛苦打工了!你们那时候每个人都是领导,都要handle别人做事!”
 
    武总的这番豪情状语,类似的段伏枥早已经听过无数遍,早已掀不起任何的涟漪。但奇怪的是,为什么武总每次都能将对方骗得团团转?每次拿的都是别人的机器,说成是自己的,都有那么多人相信。那些不懂电子的,不做车载这行的也就罢了,可KSF这么大的一间上市公司,居然也能被武总蒙过去?难道他们都是傻子吗?
 
    武总豪言壮语说完了,自然还要提点两句:“当然咯,他们现在只是有意向,还没有完全定下来。他们下周会过来考察,到时候你们要给我表现好一点。”
 
    段伏枥苦笑道:“我们就那么几个人,表现再怎么好也没有什么用吧?”
 
    武总不置可否地说道:“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只有22楼这几个人啦,我肯定是会带他们到18楼转一圈,说那也是我们的车载部门。你出去的时候,跟小黄他们说一声,要他们口风给我把紧点,不能够泄密。要是泄密了,我辛辛苦苦为你们布的局就会破了,到时候受害的还是你们!”
 
    又是玩这招,段伏枥无奈地摇了摇头。每次有外边的公司过来考察,武总首先领着客人在18楼转一圈,介绍这是自己所领导的车载部门,最后再踏上22楼的地盘,告诉客人这些都是对外的窗口。无论18楼还是22楼的同事,迫于武总的淫威,在客人面前都不会主动揭老底,所以武总这招屡试不爽。
 
    武总身子往后靠了靠,非常自信地说道:“所以呢,你们就放心吧,严董是绝对不会裁员的。我那么一大张饼画在那里,不怕他不心动。如果严董现在就裁员,那么他之前的所有投资都打水漂了。”
 
    不能不说,武总这是完全抓住了严董的命门。截止到目前为止,严董的投资少说也有几百万,如果现在就这么简单地裁员,那么一切都血本无归。现在有KSF收购的诱惑摆在前面,可以想象,即使再怎么困难,也会撑到那一刻。看来,裁员这事估计又会被暂时搁置起来了。
 
    武总显然还意犹未尽,有点得意地说道:“再说一件事让你们定下心来。由于严董一直支持我们,导致他和老婆一直在吵架,现在他老婆看到我都不打招呼了。所以呢,即使严董和老婆闹成这样,他还是愿意相信我的,所以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
 
    看着武总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段伏枥无言以对。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啊!朋友因为自己而搞得家庭不和,自己却没有任何愧疚,却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似乎觉得自己在朋友的心里占据了很高的位置,朋友老婆的行为完全是恶意中伤,夫妻不和根本是其咎由自取。
 
    武总的估算果然正确,严董这周再也没有提裁员的事宜。很快,一周过去了,安勒斯迎来了台湾KSF的考察团。考察团一行5人,有白发苍苍的,也有看似三十来岁的。武总带着考察团先在18楼转了一圈,介绍整个人员都是做研发的。由于18楼主要是做代理,经常有客户拿着自己的机器过来调试芯片,并且这些机器还为数不少。这倒给武总以很好的机会:你看,这些机器都是我们给客户做的。看着这些款式各异的机器,以及忙忙碌碌的工程师,考察团找不到任何疑点。
 
    18楼逛遍之后,便是22楼。武总还是和往常一样介绍:“22楼呢,主要是对外的window。一般来说,所有的事情,都是要经过他们,才能到达下面的工程部。”
 
    考察团一个成员说道:“看起来,他们挺年轻的嘛!”
 
    武总赶紧说道:“是啊,做客户window,一定要年轻,这样子才好加班嘛!我们对客户的支持,是24个小时的,所以他们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永不间断。所以,不年轻不行啊!”
 
    考察团有点惊讶:“哇,你们这么厉害?在台湾这样可不行的哦,会被员工告的!”
 
    武总点了点头:“嗯,所以只能在大陆做支持嘛!”
 
    考察团转了一圈,似乎对安勒斯的硬件条件非常满意,继续问道:“不错,不错。武总,那个你们软件的开发文档方不方便给我们看一下?”
 
    很多考察团在考察一家公司的时候,不仅会看硬件设施,也要看看软件的设计文档之类。因为硬件设备,可以很简单地从别家公司拿到,反正只要去掉机器上的logo谁能认出这些是哪家的?但软件设计文档就不一样了,别家公司卖产品的时候是绝对不会一并给出来的,而自家的文档如果没有平时积累,那也很难一时半会捏造的。
 
    武总对此早也有了准备。当然,这一切都是归结于段伏枥平时良好的编程习惯。从软件编写开始,每天代码的变更都会有详细的记录,比如更改了什么变量,增加什么样的功能等等。如果项目一切进展得很顺利的话,那么这些记录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如果某个阶段刚好出了问题,就可以通过记录来回溯,查找到最近的结点。当然咯,这些步骤完全可以借助于代码管理工具,比如VSN,VSS等进行。
 
    代码管理工具段伏枥用的是VSS。或许有不少人说,VSS已经落后于时代了,不适合现代的开发。这话可能是对的,但却并不完全贴切。安勒斯这种小公司,写代码的就那么几个人,即使不用代码管理工具,而使用手工备份,也不见得会有什么不便利。如果非要强求弄一个代码服务器,像大公司那般按部就班,估计效率反而会更低下。而段伏枥之所以选择VSS,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其简单,不用繁杂的设置,能够非常容易上手。   
 
    其实段伏枥并不是非常信任代码管理工具。在使用VSS备份的基础之上,自己还每日手工备份,每日自己记录日志。而这些日志,就是今天要呈现给考察团的东西。仅仅是一款播放器,一个MiniUtilityFramework框架,光是打印,就整整花了三百多页纸。
 
    当收到武总的暗示,段伏枥从抽屉拿出厚厚一叠日志的时候,考察团投来了非常满意的目光。武总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武总很多作为让人所不齿,段伏枥完全可以不配合武总,声称自己没有开发日志,但作为一名公司的员工,凡事都必须以公司的利益为重——只要所作所为不触犯法律,不触犯道德,并且自己能够做的,就有责任有义务去完成。如果总是掺杂着个人的情感,在公司的事务上隐这瞒那,不尽心去做,那么则是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员工。再说了,这些开发日志也没有造假,本来就是一直存在的。至于今天拿出来,是否能够增加考察团的信心,进而促进收购案,那就不是段伏枥所能考虑的了。如果到时候合并了,发现真实情况并非所看到的,要怪也只能怪你们考察团的工作不够细致。
 
    商场如战场,处处充满的是尔虞我诈;如果以一种大慈大悲的心态去经营,估计迟早会赔的血本无归。虽然段伏枥觉得站在武总一边帮忙,可能会让KSF考察团产生误判,但此时却顾不了那么多。很多事情,本来就是没有对错,只是看的人所站的角度不同而已。如果今天段伏枥站出来,对考察团人说,其实所谓的车载部门就是22楼这几个人,从而导致收购案破灭,那对于辛辛苦苦投资了那么多的严董来说,是不是一种残酷?这次就算帮的是严董吧,以此偿还之前武总忽悠所欠下的债!段伏枥暗暗地对自己说道。


    考察团的到来,给严董带来了希望,给武总带了更多忽悠的理由,而对于底下的员工来说则是多了那么点盼望。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想要的无非就是那么点工资,双倍的薪水无疑是极大的诱惑;再说收购之后,说不定总部会派来新的管理人员,或许那时候的工作境遇就不会像现在那么混乱。在多方面的情感交集之下,大家似乎觉得在安勒斯还有那么一点点盼头。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痴人梦呓
所属专栏: 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