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文摘二-男女之事

摘者题:学业,感情,婚姻

摘者注:" 学问第一,艺术第一,真理第一,爱情第二,这是我至此为止没有变过的原则。" 是傅雷先生一生的准则,常常告诫傅聪。在之后的一篇更经典的家书中,还会出现


聪父(傅雷)


"

关于某某的事,你早已跟我表明态度,相信你一定会实际做到。你年事尚早少,出国在即;眼光、嗜好、趣味,都还要经过许多变化;即使一切条件都极美满,也不能担保你最近三四年终,双方的观点不会改变,从而也没法保证双方的感情不变。从而也没法保证双方的感情不变。最好能让时间来考验。我二十岁出国,出国前后和你妈妈妈已经订婚,但出国四年中间,对他的看法三番四次的改变,动摇得很厉害。这个实在的例子很可疑做你的参考,使你做事可以比我谨慎,少些痛苦——尤其为了你的学习,你的艺术前途!


另外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我一生任何时期,闹恋爱最热烈的时候,也没有忘却对学问的忠诚。学问第一,艺术第一,真理第一,爱情第二,这是我至此为止没有变过的原则。

"

聪母(朱梅馥,原名朱梅福,婚后傅雷改之)

"

望你把全部经历放在研究学问上,多用理智,少用感情,当然,那是要靠你坚强的信息,克制一切的烦恼,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非客服不可。对于你的感情问题,我向来不参与任何意见,觉得你各方面都在进步,你是聪明人,自会觉悟的。我既是你妈妈,我们是休戚相关的骨肉,不得不要唠叨几句,加以规劝。

回想我跟你爸爸结婚以来,二十余年感情始终如一,我十四岁上,你爸爸就爱上了我(他跟你一样早熟),十五岁就订婚,当年冬天爸爸就出国了。在他出国的四年中,虽然不免也有波动,可是他主意老,觉悟得快,所以回国后就结婚。婚后因为他脾气急躁,大大小小折磨总是难免的,不过我们感情还是那么融洽,那么牢固,到现在年龄大了火气也退了,爸爸对我更体贴了,更爱护我了。我虽不智,天性懦弱,可是考了我的耐性,对他无形中或大或小多少有些帮助,这是我觉得可以骄傲的,可以安慰的。我们现在真是终身伴侣,缺一不可的。现在你也长大成人,父母对儿女的终身问题,也常在心中牵挂,不过你年纪还轻,不要操之过急。以你这些才具,将来不难找到一个满意的对象。

"

展开阅读全文
博主设置当前文章不允许评论。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