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TD试商用

大唐提出TD-SCDMA标准至今已有足足9个年头。而为了等待这一国产3G技术的成熟,政府不惜将发牌时间从2003年拖延至今。在这期间,国人激动过、欣喜过、焦灼过、失望过……

 但国人从来没有绝望。2008年4月1日这天,人们依然充满期待,迎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正式开始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然而,国人再一次失望了,网络覆盖差以及终端局限所引发的一连串问题,让为数不多的TD体验者和尝鲜者,不仅没有感受到新技术带来的快感,反而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增添了一些失落。

 大唐想玩TD却没有钱,中移动有钱却不愿上TD,最后政府掺和进来,包办了这场“婚姻”。大唐忽悠政府,政府压制中移动,中移动玩不起就躲,相互“踢皮球”。如此一来,TD迟迟无法成熟,迟迟无法商用。这一切,注定TD大戏是一场悲剧。

 

第一章  试商用,TD受挫

就像用了一面放大镜,TD的缺陷在此次测试和试商用中暴露无遗——基站不足、网络覆盖缺陷,由此引发信号不稳,通话成功率低,视频通话出现马赛克……

情况不妙!中移动的高层坐不住了,TD联盟相关人士坐不住了,电信设备商坐不住了,一致呼吁大家要善意对待TD,学会包容。包容大唐移动的碌碌无为?还是包容中移动对待TD怠慢和拖延?

看来,对待TD的确要有平常心,不然,期望有多大,失望就会多大。正如一篇博文所说,看景不如听景,很多景点之所以令人神往主要是听别人介绍得多、夸得好,自己实地去看却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都是网络惹的祸

TD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是一面镜子,之前被鼓吹和被渲染的优越性,在现实面前不攻自破。

4月1日,中移动面向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8座城市正式启动TD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共投放6万部TD终端。此次TD放号面向两类客户群:一类为TD社会化业务测试用户,即友好用户,中移动向他们免费赠送价值1800-3800元的TD测试手机和上网卡,并给予每位用户每月800元的话费补贴;另一类是面向试商用的公众用户,这类用户需自己掏钱购买手机和数据卡,补贴政策为每位用户通话时间超过500分钟奖励80元。整个优惠期持续5个月。

但半个月过去了,信号不稳定,通话时断时续,收不到短信等问题,一直困扰着部分尝鲜的3G用户。一位姓刘的用户告诉《IT时代周刊》,他是一个发烧友,购买3G手机,纯粹是为了体验新功能。让他苦不堪言的是,自己花3000多元购买的TD手机,竟然经常漏掉短信。无奈之下,只好把它当作收藏品尘封起来,重新用回原来的手机。

从目前的信息反馈来看,连最基本的语音通话也以失败居多。记者从广州一“友好用户”处得知,大约有1/3的语音电话能打通,2/3的情况下是不成功的。而视频通话更糟糕,无法显示对方图像,画面出现马赛克现象,甚至接不通,几乎成了绝大多数的用户的抱怨。

除网络质量自身因素外,终端表现的问题也不容小觑——耗电量惊人,经常死机。耗电量过大,对经常出差的人来说是最忌讳的。熊浩是资深媒体人士,也是3G友好用户,他告诉《IT时代周刊》,现在所用的3G手机待机能力很不理想,一块电池最多只能坚持一天。

“4月1日,我大约接打了20个视频电话,20个语音电话,此外还发送了10来条短信,以及上了10分钟左右的WAP上网,一块电池恰恰耗尽。但中兴的这款机型电池容量高达1500毫安,看来3G手机确实能耗惊人。”熊浩如此描述了3G手机的能耗问题。

而上述矛盾的爆发,归根结底是TD网络建设的滞后和不足。业内人士项立刚认为,耗电过大,是由于网络缺陷引起的,导致手机经常处于搜索网络的状态。

上海交大电子工程系无线通信研究所副教授钱良也认为,现在的TD网络工程覆盖上可能存在缺陷,导致其信号处理能力有问题,反映在应用上就是信号不够稳定。而信号不稳定,手机就必须不断搜索信号,电池的消耗便会增大,导致手机过热。

之前,中移动、相关部委以及网络设备承建商多次高调表示,网络已经不存在问题,确保在奥运前展开规模商用,提供优良的3G服务。而早在去年11月就传出消息,TD终端在室外接通率达95%。而熟知内情的人士指出,当时的实际接通率远低于这个数字。

从理论上看,TD-SCDMA制式是集CDMA、TDMA、FDMA技术优势于一体,系统容量大,抗干扰能力强的移动通信技术,它采用了智能天线、联合检测、接力切换、同步CDMA、自适应功率调整等技术。但这仅仅是理论。

与WCDMA和CDMA2000相比,TD的研发投入少得可怜。对TD的投入应包括政府投入、资本市场投入、产业基金投入、公司自主投入。但是,在2006年以前,大唐移动直接或间接从政府手中得到的研发经费只有几亿元,甚至一些国家明确规定支持TD测试的费用也迟迟不能到位。而大唐移动常年亏损,自有投入能力近于枯竭。

现在,8城市的TD网络覆盖,相比GSM还有很大差距,全国仅有TD基站14119个。就广州看来,TD的室外基站仅有GSM室外基站的一半,室内基站则更少。

不比2G强

最能区分3G与2G的地方,体现在数据业务上。在语音业务上,2G已经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相比2G,3G在数据业务的应用上更多,更快捷。从全球范围来看,在语音资费不断下调的大背景下,3G能否盈利,最终就得看数据业务的开发。专家预测,将来语音资费会显得不很重要,甚至会出现语音资费作为赠送部分的资费套餐。

然而,现在中移动仅选择性地开发了某些功能,而非全部功能。即使如此,现有开通的业务也难以令人满意,主要是视频通话,然后就是一些上网、收发邮件的功能,并不如市民想象的那么丰富。目前来看,3G的主打功能,譬如手机电视、视频会议等都没有开通。

一名体育迷兼TD发烧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购买TD手机时,根据资料介绍含有奥运手机报这一功能,我就是冲着这一点去的。但事实上,购买后发现根本不能用。此外,可视电话几乎是资源浪费,自己的朋友没有使用3G手机的,找不到可以互通的对象。”

在网络速度上,TD目前的速度也较预期大幅缩水。从理论上看,3G的传输速度大大优于2G网络。电信专家陈金桥表示,较大的带宽使得同时传送语音和影像信息成为可能,尽管现在固话已经实现了可视功能,但是它的图像会出现延迟,画面不够流畅,而且移动性、便捷性不够,3G可以弥补这些缺点。

此前,相关部门曾经表示,TD网络的最大优点在于,可以提供更大的带宽和更高的连接速率,在网络覆盖良好的前提下,网络速度理论上可达384K/秒。

事实上,从最初几天的市场反馈来看,TD并未表现出应有的速度。记者做了一个小测试,同时使用2G手机和3G手机打开一个WAP网站,令人惊讶的是,速度几乎一样,耗时大概为3秒钟。同时,再打开里面的主题,发现并没有明显优势。3G门户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在广州,网络早已就是2.75G,与不成熟的3G相比,速度差不到哪里去。

而记者在广州市滨江东路,发现网络信号满格,但在连接到手机电视等功能时,却经常失败。同样,在铃声及流媒体下载方面,TD网与现有的EDGE(2.75G)相比,并无明显优势,下载一个300K左右的视频,耗时大约10秒。

3G手机的功能的确有限,与人们所期待的存在太大的差距。但熊浩认为,导致这种原因的存在,不仅仅是运营商和电信网络设备商的问题,也有终端自身的问题。现有的终端表现得不成熟,很多功能都实现不了。

“TD只是一个承载数据流的工具。就中等带宽的数据速率而言,3G已经完全能够实现各种功能。如果在现阶段,用户体验不佳,觉得3G功能还不全面,这应该是由产业链中的软件设计和商业模式决定的,是产业链的问题。”钱良这样认为。

第二章  中移动大唐消极应战

中移动喜欢攀WCDMA这桩亲事,众人皆知。WCDMA早已是一种成熟的3G技术,在全球已有上亿商用用户,而这一制式也有利于中移动的GSM网络平滑过度。然而,在“家长包办婚姻”下,中移动却与自己不喜欢的TD结成了姻缘,这注定是一场悲剧。

实际上,对TD持消极应付态度的中移动,在暗地里早已按市场发展趋势,制定了公司的远景规划,不排除在政府和TD研发部门面前摆好了乌龙阵。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你认为中移动唯政府命令是从,那就错了,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中移动是一个虎穴龙潭的地方。

毫无疑问,大唐移动与中移动之间的相互抱怨和拖延,以及大唐集团的严重内耗,已经让TD错失了大好的发展时机。WiMAX成为全球3G标准,并与TD同一个频段,让我国自主的3G标准走向海外市场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强扭的瓜不甜

上马TD,并非中移动的意愿,情非得已。

早在2003年时,中移动技术部副部长杨志强在“2003TD-SCDMA国际峰会”上指出,从国际上GSM发展演进方向来看,WCDMA是最适合GSM网络演进的标准,这一技术能够实现网络的平滑演进,获得最大的规模效益,最终使广大的消费者能够以最低的成本享受3G服务。

2005年中期,中移动副总经理鲁向东表示,公司已经申请在内地提供WCDMA服务,希望能得到一个WCDMA牌照。但到了2006年初,关于TD的归宿,坊间的传言渐趋实力强劲的中移动。不过,王建宙2006年初放言,希望直接上HSDPA(3.5G)。不久后,中移动又大举建设EDGE网络,这些都表明他们对TD不太放心。

记者从北京移动一内部员工口中获悉,2006年2月初,中移动已经计划好在全国进行的WCDMA试验停了,不久后就是政府高调叫停违规WCDMA试验网。因为,2006年1月,3G国家标准确定后,当时的信产部认为TD已经可以独立组网,于是开始加紧收缩各运营商建设的WCDMA试验网。与此同时,信产部要求中移动2006年上半年开始建设TD商用试验网。按照信产部的要求,当时已有WCDMA试验网的CS(电路域)部分要拆除。同时,主要用于支撑数据业务的PS(分组域)设施也被叫停。

电信专家李进良当时表示,按照规划,国家只组织了8个3G试验网,所有的运营商都参与进行三种制式(TD-SCDMA、WCDMA、CDMA2000)的试验。但中移动、中国电信和网通在没有获得认可的情况下,在全国30多个一级城市共建设了800多个WCDMA基站、80多个相关网络。他当时指出,WCDMA牌照最后可能只发放一张,在国产3G形势逐渐明朗的情况下,叫停多余的网络建设很有必要。

尽管中移动钟情WCDMA,可惜在“家长包办婚姻”的情况下,这段恋情被迫终结。从2005年来看,中移动总收入达2430.41亿元,同比上升26.3%;净利润高达535.49亿元,同比上升28.3%。而盈利能力更是超过其他几家运营商的总和。良好的经营业绩,使得中移动成了最有能力承担国产3G重任的运营商。

不过,中移动依然心有不甘,后又聚集了一批各省技术人员到北京培训WCDMA方面的知识。即使到了2006年底,中移动最想获得的还是WCDMA的牌照。不过中移动的心愿与政府的意见背道而驰,决定要以自己的妥协而结束这场美梦。

分析人士指出,中移动渴望得到WCDMA牌照不难理解。在当时来看,WCDMA已经是比较成熟的3G技术,在全球已有近2亿用户,中移动实施起来,风险会小很多,成本也会低很多。而TD则是一个未知数,完全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没有可以参照的案例,能否发展起来,充斥着太多变数,万一失败,将血本无归。更让中移动担心的是,TD标准的提出者大唐是一家入不敷出的企业,基本上靠贷款维持运转,甚至不惜将专利作抵押。

因此,时至今日,尽管政府施压,中移动依然对TD心存疑虑,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信心。最近,中移动在TD扩大试验网建设中,就采取故意拖延的态度。

在4月2日的“2008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高峰论坛”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沙跃家出来辟谣,“虽然有业内人士相信,中移动在TD扩大规模试验网建设中采取了拖延态度,但其实我们和产业链各方一道,全力以赴,积极推进,克服种种困难,确保了工程建设进度。”不过,他的这番解释颇有些此地无银的意思。

错过最好时机

李进良曾直言,没有见到运营商积极主动进行网络建设和运营总体规划。而一位移动运营商人士则坦言,加快TD的进程,关键在TD技术的成熟度。后者暗指大唐移动,认为皇帝不急太监急,最多也是瞎操心。

究竟是中移动不愿上TD,拖延了TD进程,还是大唐移动自身能力有限,导致技术不成熟,设备供应不上?这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一直存在,相互攻击也时有发生。但孰是孰非,难以简单界定。

大唐移动从1999年开始提出TD标准,2006年后,随着资金需求加大,基本上只能靠贷款维持生计。政府之所以将TD重任交由大唐移动,主要是因为它脱胎于大唐集团,拥有深厚的政府资源。

但大唐移动并未体现出应有的竞争力。“我与大唐移动有了更多的接触后,渐渐发现它其实不像一个研发公司,而更像是一个国家办的研究院所,国企的弊病以及国家研究院所存在的问题,在它身上均有体现。我开始怀疑大唐移动的能力,担心它能否把TD推向市场。”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市场与产业室主任史炜曾表示,“2006年,我进一步了解到大唐移动在研发TD项目中资金严重短缺,围绕TD的融资渠道又毫无举措。当时我想,如果让华为来做TD的主研发企业,情况会好很多。”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2007年上半年,在青岛,网通TD的测试结果表明,14项指标中,中兴有10项领先;在保定,中国电信的测试结果表明,大唐移动在主叫呼通率、端到端的呼通率等关键指标上,落后于起步较晚的鼎桥。

不过,大唐移动一直不承认自己拖了TD的后腿。去年,大唐移动一内部员工将矛头对准中移动,“中移动对何时上TD并不紧张,而是经常找茬,挑瑕疵,不等十分成熟,绝不商用,以便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但大唐移动作为TD的主要推手,是否就真的尽到了责任?这次的社会化测试和试商用,狠狠地打了大唐移动一记耳光。在问题接二连三地暴发后,它也没有了过往的强势,其总经理谢永斌近日表示,希望市民以宽容心态体验TD,毕竟目前网络覆盖还需继续完善。

时间追溯到2007年4月,中移动系统设备招标结果出炉,大唐移动夺得近37%的市场份额,为上海、广州两座城市提供TD系统设备,原则上要求2007年10月完工。滑稽的是,大唐移动没有生产能力,而是靠承包给其他厂商代工。所以,招标结果一出来,大唐移动就手忙脚乱。

从2007年8月传出的消息看,大唐移动在上海TD试商用网络建设中原计划应向运营商提供60%的设备,但实际只有33%,完成基站建设361套,仅为合同的17%;在广州的试商用网建设中计划供货100%,而实际只达到45%,基站建设264套,为合同的16%。

电信研究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大唐移动之所以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组成竞标的联合体,实际上就是看中对方的生产能力。所有大唐系(大唐移动、烽火通信、新邮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系统设备,基本上都由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一家承担,结果导致设备供应不上。

TD能成为3G国际标准,是中国在高科技产业获得的为数不多的话语权之一。但在很大程度上,大唐移动的不争气以及中移动的推诿,耽误了国产3G的最好时机。钱良认为,TD不是3G的主流,主流的3G技术是WCDMA以及CDMA2000,可能占据80%左右的市场份额。

目前,TD与WCDMA的差距应该在5-10年。而WiMAX成为全球3G标准,无疑使TD在国际市场多了一个死对头,因为它们共用同一个频段。

不得不承认,我国在发展自有3G技术切入时间太晚,而国企背景下的大唐,在严重的内部权力斗争中,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和能量,这也影响了TD的进程。目前,TD的技术成熟度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导致其在本土及全球推广这一技术面临极大的困难,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到4G标准上。

第三章  TD前路迷茫

从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来看,在指定的TD展示厅里面,每天面向公众销售的也就几台手机。在深圳,一位用户仅办理注册手续,就花去了1个多小时。随着TD试商用暴露出致命的问题,可供选择的终端太少,人们对TD的关注度也急剧下降,TD展示厅里日趋冷清。

这或许是财大气粗、高高在上的中移动不愿看到的,也是之前没想过的。但这成了已然的事实,以致TD联盟的人赶紧出来呼吁大家要包容。但包容总得有一个限度。

目前的状况,似乎给TD未来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3G在中国没有前景!”即使在TD放号的今天,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依然没有改变对国产3G的悲观态度,“3G在中国的市场需求不足,是最致命的。”

终端困惑

这次TD试商用暴露出的问题中,除了网络覆盖差外,终端的不成熟也是一大主因。目前,TD终端的种类比较少,相比WCDMA的数百款终端,TD这次仅提供了6款终端。如果得不到一流终端厂商的合作与支持,TD发牌后,难免会陷于终端供给不足或质量不能保证的困局。

中移动的首轮TD终端中,终端总量为6万部,此外还有1.5万部数据卡。新邮通成为最大的赢家,获得2.1万部的中标数量,成为最大的黑马;联想、海信并列第二,皆中标1.05万部;之前呼声最高的中兴通讯仅拿下9000部终端订单和1万部数据卡,另外的5000部数据卡被大唐移动获得。而在洋品牌中,只有三星、LG各中标4500部终端。

从这次入围的厂商来看,不仅范围狭窄,而且还有新邮通和海信这样的不知名品牌。特别是新邮通,就连业内人士也鲜有耳闻。在提及它时,项立刚表示对此不熟悉,不作过多的评论。但是,他告诉记者,从市场反馈来看,新邮通的终端质量较差。

新邮通是一家2005年才成立的公司,当年在无线设备领域采用代工大唐无线设备的方式,与大唐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业内人士认为,新邮通的“不正常”,肯定存在猫腻。因为,大唐移动已经确立了今后不发展TD终端的思路,而新邮通又与大唐存在合作关系,于是结成利益联盟。

而功能上的单一,也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面,导致供求之间的失衡。从广州的两个TD展示厅来看,每个展示厅仅提供6款机型,其中仅中兴提供的一款终端支持双模双待,其他终端均为双模单待。即使已经实现双模双待的终端,其待机性能、发热量以及通话质量也或多或少存在不足。然而,这样的终端的价格却高达1800-3800元,远超出了市民的承受能力。史炜认为,“能否大量提供150美元以下终端,是TD能否快速进入市场的关键。”

“可选择的余地不大,而且找不到Windows操作系统的手机。”熊浩对目前的TD终端不太满意。

其实,TD终端主要受制于芯片,而芯片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国内厂商在这方面起步较晚,要想得到较大改进,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记者获悉,目前TD终端厂商多数使用大唐和展讯的芯片,其中新邮通和联想全部采用展讯的芯片。一分析人士指出,“国内芯片厂商在生产TD手机芯片方面没有经验,因此,产品存在瑕疵就不足为怪。”

导致终端选择面狭窄,与TD不是主流的3G技术不无关系。“全球手机巨头将大部分投入花在WCDMA上,只有几家本土企业在做TD手机开发,在手机芯片开发、天线尺寸等方面,都存在经验不足的问题。”钱良认为。

而目前,只有在指定处才能购买TD手机,也打击了市民的积极性。虽然在北京、上海,包括国美、苏宁等在内的传统家电卖场以及部分手机销售渠道商,已经成为首批与中移动合作的社会化销售渠道,市民可以在此购买U-SIM卡(TD专用卡),但没有终端出售。而广州和深圳,至今未开通社会渠道销售TD终端和卡。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3G手机在试商用推广阶段存在的问题较多,建议发烧友不要冲动,继续观望一段时间。

推广阻力大

用户才是衣食父母,TD能否成功,中移动能否实现盈利,一切都得回归到用户身上。只有足够多的用户支持,才能让TD快速发展起来。但目前来看,它似乎难以得到市民的响应。

“试商用期间的TD资费,对用户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万方咨询电信研究总监付亮指出,“虽然TD手机网内互拨价格实惠,但99%以上的人是打非TD网的。”

而一家门户网站的调查显示,95%以上的用户认为,0.4元/分钟的市话太贵,90%以上的人认为,0.6元/分钟本地主叫的TD视频通话费用太高。

以广东移动动感地带资费为参照,目前主叫本地闲时0.13元/分钟,忙时0.23元/分钟,主叫为国内0.29元/分钟。细算下来,用TD手机拨打网外的市话,资费是动感地带用户的2-3倍。而中移动2007年平均每分钟资费仅为0.146元。

熊浩对记者表示,TD资费有些偏高,而语音套餐也太贵,比如28元包月套餐,包150分钟主叫太少,至少应该设置为300分钟。运营商让利太少,缺乏对用户的吸引力。

在深圳的展示厅里,记者发现有些冷清,而用户也并不关心3G,他们认为除了资费高外,还有其他一些阻碍因素,例如,购买了3G手机,就意味着得放弃原来的号码和手机,这样既麻烦又浪费。而目前的视频通话和手机电视等应用还不成熟,其他的功能2G上基本都能实现。

2007年,中移动的ARPU值(平均每月每户收入)为89元。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全部使用3G手机,在高资费和高月租下,ARPU值将在150元以上。如此高的费用,超出了普通市民的承受范围,给TD的推广和普及设置了太大的阻力。

中移动似乎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信心,特别是试商用以来暴露出来的问题,让它低调了很多,8城市的TD展示厅,每天仅摆放了几台终端,购买还得预定。据估计,除去友好用户,前10天8城市所卖出的TD终端最多也就几百台。

提到TD网络的后续发展,王建宙及为TD鼓与呼的人士出言谨慎:先看试商用的情况如何,再谈下一步。这似乎与他们过往的高调不相符。但8月8日奥运会就要开幕,时间紧迫,中移动已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精雕细刻了。

不过,王建宙应该清楚,自开展3G业务以来,几年间,李嘉诚和他的和记黄埔已经亏损了200多亿美元,为此只能砸锅卖铁,拆东墙补西墙。

阚凯力言辞之间也流露出对中移动的担心,“目前全世界的3G运营,除了日本的NTT DoCoMo,几乎都在严重亏损。以李嘉诚为例,原来说2008年要实现现金流扭亏为盈,去年底他又说争取2009年实现这一目标。”

从目前的情况看,中移动的TD资费算不上离奇,用户依然嫌贵,看来是赔本赚吆喝。而中移动要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大规模商用,至少得投入数千亿元,这是一个无底洞。记者获悉,至今,中移动在TD的投入上已经达到了400亿元。

而一旦正式发牌,将不可避免遭遇专利问题。“TD的专利在CDMA等标准中的自主专利不超过14%,由于TD和WCDMA在核心网的技术基本一致,造成在WCDMA上拥有专利的厂商如诺基亚、爱立信等,在TD上也会拥有专利。”史炜认为,“虽然3G专利最关键的部分在于无线接入和空中接口,TD拥有最核心的部分,但专利问题仍然无法回避。”此前,高通CEO雅各布多次表示,任何3G技术,都绕不开高通。

分析人士预测,要想国内一半手机用户使用TD服务,至少得等到2015年。那时候,其他国家4G、5G都上马了。TD能否打开市场?网络和终端上的问题短时间内能否消除?可以肯定的说,推广TD的担子将变得越发沉重!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