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有话说 :外包程序员

IT行业里有种工作模式叫“外包”,通常几个乙方的程序员在甲方公司长驻,干甲方公司的活,却没有甲方公司的福利待遇。

在《推拿》里有一句话,每个人的眼泪不一样,但想哭的念头都是一样的。

在本文中,每个程序员去外包公司的理由不尽相同,但想离开的心是一样的。

吴瑞的学历远达不到BAT的要求,大专毕业的他在找工作的时候发现留给自己的机会并不多,最后去了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

吴瑞入职后才发现这家公司其实是个外包公司,里面的业务部门和制度相当混乱,负责招聘的HR同时兼管着财务和员工薪资的发放。

老板凭人脉从外面接一些项目回来给吴瑞他们做。吴瑞初出校门没有经验,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可他越做越窝心。

先是工作内容的问题。

当初吴瑞应聘的岗位是后端开发,可现实却是他既要写后端,也要写前端。本着做的多做的广可以学到更多的原则,吴瑞并不是非常在意这个问题,边做边学,渐渐地也上了手。

其次是工作量的问题。

有时候为了赶项目进度,技术主管给手下的员工下了死命令:必须在某个截止日期前完成任务。

为此,吴瑞同几个和他一样新来的同事加班加点地干活,甚至买了只折叠床放在办公室,有几次吴瑞通宵,敲代码敲到睁不开眼睛,就展开折叠床凑合几个小时,天亮后继续开工。

技术主管看到吴瑞的卖力,在工作群中表扬了他,并许诺项目结束后会给他调休。

好不容易熬到了项目收尾,小A整个人瘦了一圈,他兴冲冲地向主管提调休的事,主管跟他打起马虎眼:“你看,新项目又来了,等这个项目结束给你一起休!”等下一个项目结束,吴瑞从主管那里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吴瑞对调休的事死了心。

最令吴瑞不能忍的是工资的事。

吴瑞为公司如此卖力,为的不就是每个月底公司打到银行卡上的那笔数字吗?

我出力,你出钱,好买好卖。

可吴瑞出了力,轮到公司出钱的时候却非常勉强。工资总是不能按时发放,月底拖到下个月初,月初再拖到月底,一拖再拖。

吴瑞和同事轮番去找HR兼财务,她也是一脸无奈加忧伤,“老板说项目资金还未结清,我的工资和你们一样没发呢!”

有次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HR小姐姐偷偷告诉吴瑞说老板在市中心有两套房,开着宝马X6。这样的人不缺钱,体会不到吴瑞他们如果两个月没领到薪水就没钱交房租甚至没钱吃饭的苦痛。

胡跃和吴瑞相比,学历要出色得多,是某所985院校的毕业生。可由于当初报考专业时的不慎,毕业后去了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

在车间干了一年之后,受了好友的鼓动,自学编程,后来辞职在网上投简历。

由于胡跃的学历光环,立马就有某软的HR给他打电话,安排他去华为面试。胡跃在网上搜索了关于某软的一些资料,明白了它的业务模式,靠卖人头赚钱。

虽然他不是很乐于去做外包,可由于自身的限制,不一定有更好的选择,何况甲方还不错,是国内的领头企业。

胡跃通过了华为的面试,随着项目的需求入驻了华为研究所。跟着华为的大牛们一起共事,胡跃很开心,因为可以向他们学到很多东西,技术是一方面,对待工作的态度和追求是另一方面。半年下来,胡跃感觉自己明显成长了许多。

胡跃有时很无奈,虽然他和某软的同事们与华为的人在一起敲代码,可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脖子上挂着他的胸牌仿佛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这一点。

胡跃甚至觉得每天他们去上班的时候,门口保安看他们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像有根刺在卡在喉咙里。

至于华为的福利更是令胡跃羡慕,想到自己如同虚设的公司,淡漠疏离的同事关系,几乎为零的节日福利和团建活动,他找不到丝毫的归属感,胡跃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下定决心好好表现,以期获得甲方的认可,有朝一日能够跳到甲方,成为华为的正式员工。

张辉来自普通的本科院校,工作一段时间感到不如意,看到眼下大火的互联网软件行业不禁动了心,遂辞职报了个培训班学起Java开发。

四个月后,张辉和几个同期的同学一同被推荐到一家大型的外包公司面试。该公司目前正处于业务扩张阶段,急需人手,张辉等人的面试只是一个形式,面试官几乎没有问他们任何关于技术层面的问题,他们很顺利地拿到了Offer。

和同样是外包的某软不同,该公司专注于为银行等机构做金融业务系统,员工属于派遣出差,长期驻扎在各地的银行做实施或维护。张辉被安排到了苏南某座城市的某行做开发。

工作内容并不是很难,都是参考先前为其他行做好的系统做进一步的改进和提升,张辉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复制粘贴和修改。

工作强度也不高,虽然有时晚上要加班,但时间并不长,周末的双休也是有保证的。张辉起初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但渐渐地他就发现了其中的弊端。

虽然说是Java开发,可工作上涉及到的Java技术少之又少。换句话说,只要稍微会一点Java的知识,就完全能胜任当下的工作。

时间长了,不仅学不到更多的技术,反而连自己当初学的Java基础都会忘掉。在这里工作,积累的是银行业务知识,而非技术知识。

张辉不禁为自己日后的出路担忧起来,如果自己将来厌倦了这样的外包工作,出去面试的时候,拿什么去和外面的程序员竞争,自己早已和市面上的技术脱节。

虽说他们也有一条很好的出路,那就是做一段维护后,获得甲方的认可,跳到甲方,成为银行的正式员工。可在张辉看来,那还不如继续做着他的乙方。

众所周知,银行和国企、事业单位一样,是城市权贵们的子女毕业后的首选之地,连银行的科技部门也不例外。即使不是这样的名门之后,也是家境优渥的本地人。

张辉有幸和科技部的人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对于他们的工作乃至生活有了清晰的认识。他们每天的工作内容不及张辉的四分之一,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吹牛侃大山,从二房到二孩,从银行行长到隔壁部门同事的后台关系网,从昨晚就餐的饭店到周末出游地的选择……

张辉埋头敲着代码,耳朵里是他们放肆的哈哈大笑,同时他发现,此时最尴尬的不是他,而是之前从他们公司跳到了银行的前同事,他既不能像自己一样装作听不到,那样显得他不合群,也不能够加入他们的谈话,他们的谈话内容是他无法参与的。

他们买二房他租房,他们开奔驰宝马保时捷上班,他只能骑单车或者挤公交……他脸上挂着笑,只能适时地附和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张辉明显察觉到了那笑容里的勉强和酸楚,他在里面过得多压抑啊!如同一只鸡夹在一群鹤当中,张辉不要去做那只可怜的鸡,尽管在银行科技部工作钱多事少福利好。张辉下班回去主动在网上找视频资料学习,希望能够早日脱离外包的苦海。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