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文摘?国外的GIS猛校猛人】GIS派系大解密_拔剑-浆糊的传说_新浪博客

呵呵
其实咱所GIS和国外基本没啥交往,除了开会之外,也就刘宇老师在留洋了,其它的似乎都
是土生土长派,所以写这个东西是趁着我有机会搞到相关信息,写出来给大家看罢了。


将来师弟师妹师兄师姐出过也好有个参照。最不济看文献的时候也能明白什么人的值得看
,什么人的是胡吹。顺便8gua我就适当扯一点,这个还要等aprilxue师姐的GIS heroes i
n my heart:)

另,我主要写GI science,应用的除了那几个海外华人我一概不清楚,也懒得搞清楚。之
前有人写过介绍应用的大体文,固然很假,不过应用这个东西也不讲究派系出身。嗯,闲
话少说,开始写了

引子:曾经的GIS牛校

英国有一所Keele unversity,曾经GIS非常非常牛。怎么个牛法呢?当年Peter fisher和
Mike worboys都是那里的老师。其实英国的GIS还是很有功底的,比如Goodchild就是当年
cambridge高材生,几乎年年拿奖学金的大牛。(和我们班某人还真是像阿)。总之就是一
个keele univ学校,十年之前想必还是很辉煌的。我由于读一篇worboys的文献(似乎是空
间推理的数学和计算机基础)得以瞻仰到此牛校的一点风貌。要想 fisher算是做应用的不
二大牛了吧,worboys是兼任数学系和计算机系教授的大牛,这两人合在一起,那么肯定是
全面发展喽。但是不晓得出了什么事情,00年后就没有见过这所学校的文章了。后来fish
er去了city university, worboys去了maine,就此散伙。

为什么要写这个学校呢?第一是我觉得好玩,第二是此二人都是GIS界的重头人物,由他们
身上我们可以做一个切入点,引出其它的人物和学校。

另,GIS界虽然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我是指学校的牛人流动),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很融洽
的,大概是因为人少吧。ncgia三校算是老大,其它学校做应用是不被看上眼的,因为这年
头真的搞应用的什么人都有,但是论派系,还主要在ncgia的人们或者是出来的人们。我下
次酝酿一下,争取写写ucsb。。。但其实也不是特别了解:( 就当是抛砖,引aprilxue的
玉好了,hoho

话说ucsb是传统的地理牛校,原本地理就很牛了,自从goodchild冒出来之后,在gis界就
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哥了。具体的崛起过程我当然不清楚(历史过于久远),不过关于目前
的情况瞎掰两句还是可以的。


首先要说的是,ucsb地理系很多很多牛,虽然不见得都是gis的,但在地理学的其他方面他
们的确也是有很多牛人的,这也许就是为什么ucsb的gis偏应用,或者说,更接近传统意义
上的地理学,再或者说,比较软。

先讲讲goodchild教授吧。此人最著名的活动大抵是组织编写了两版的GIS(我目前在看第
二版,苦不堪言),gis一书被誉为gis bible,那么goodchild当然就是god喽。不过至于
他具体的研究,我就知道一个和制图综合相关的模型。我们班的某男是他的fans,号称阅
读了他的很多很多PAPER.某男曾经一往情深的说:“虽然goodchild似乎啥都搞,但其实他
的paper还是一脉相承的。至于那个脉是什么,我不告诉你。”

我理解的goodchild的功绩,大抵也和上帝是差不多的。他1992年大手一挥,人们就跑去搞
认知了,某年又大手一挥,人们便跑去搞分布式了。很多GIS的经典定义都是他给的。
(其实只要是搞GIS的,多多少少都给过,只是我们的没甚水平罢了)传说他一年要来中国
6次左右,主要是出席会议。目前它的主要工作就是出席会议。(GIS的大会没了他,就跟
咱们国内大会没陈述彭是一个道理)。基本上他每到一处都会做一个keynote speech,水
平很高。

goodchild人品也非常赞,脾气很好,很有教养,典型的英国绅士。而且平时比较老实,喜
欢爬山。年轻的时候在剑桥玩过乐队,是贝斯手来着。具体的八卦事迹留给xue师姐了,h
ohoho。如果大家感兴趣还可以问我们班的某goodchild fan,他之前在englishtest版有一
篇关于goodchild的超搞笑文章。

另一位就是我最近在看文献的后起之秀dan montello。此人也算是认知领域近几年很不错
的一个研究者把,paper写得清晰易懂的,方向也颇正经,结论也不错,而且对待陶瓷者的
态度也很好。据说和咱刘老师关系不错。我总觉得他的研究路子偏现代心理学那一套,难
道是因为我看的他的论文是和心理系的人合写的缘故?总之是年轻有为的人类阿其他还有
若干人,没打过交道,论文也没怎么看过。总之从gis这本书大体可以看出来其他人也是术
业有专攻的牛人们。谁感兴趣就去看看gis前面那个email地址和简要介绍好啦。他们的共
性就是地理资本雄厚,所以他们的gis是偏重g的,和某个学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面再
说)

另:关于ucsb再八卦几句。该校是全美闻名的party school,校风很有个性。学校里学生
骑自行车也是快出了名的。此地风光秀美,物价奇贵,有很多好莱坞明星集聚,但ucsb却
很穷。(拜某肌肉男州长所赐)传说今年预申就是为了不想发offer,绝对是邪恶的学校。
和咱这交情不错,毕竟刘老师在那里么。不过史上似乎没有收过北大的学生。。。传说地
理系有若干搞风水的中国人。。。。(寒)嗯,算是老牌名校吧。
水牛校在国内名气很大,主要是因为中国人多。著名的有一个叫bianling的,还有dr Tan
g,嗯,他是有内线的,我不便太胡扯,免得被告发。传说李晓文也是那里回来的,不知道
是真是假。反正由于中国人多,所以每年很多很多GIS的学生都会申请这个学校,也养成了
此学校及其恶劣的态度。大抵是每年100多个申GIS的,最后发3,4个offer,而且据举报有
以拒北大学生为傲的恶劣历史。总之是中国人(老师)混得还算不错的地方。学生么,不
了解,大抵据说都被用得很苦。

我记得在zixia上看到有人开玩笑说以后当了ncgia的主席,虐死水牛。我这里劝这个同学
一句,你就是将来整水牛,最好还是等david mark不在了再说。。。那么,我们下面就开
始8guaMark

mark喜欢鸟,这是gis很多人都知道的。我曾经试图用江苏丹顶鹤吸引该牛人来江苏开会。
(江苏地杰人灵,goodchild也对南京的紫金山赞不绝口)mark都干了什么呢?我前一阵子
读了一篇名叫spatial reasoning 20 years的综述,作者frank(此人后面会讲,8gua极多
)深情回忆了他和mark20年的学术交往,以及这20年来空间推理的发展。大抵是说没有 M
ark就没有空间推理的今天。

Mark在91还是92年的时候做了一个很有名的空间认知的实验,就是描述一个公园和一条公
路的关系。公路变来变去,然后被试分西班牙,中文,英文三种。我深切怀疑当时水牛就
很多中国人了,要不然实验怎么做的起来啊。。。。该实验一举推翻了心理学上某著名论
断,就是说人的认知和他使用的语言关系很大。(或者说,该实验起码证明人的空间认知
和语言关系不大)mark比较能写,GIS bible第一版第二版都叫他去写了,而且我觉得写很
不错,软硬适中的。我想这大概也是代表了mark和他们那个学校的一贯风格:既不是特别
偏信息科学,也不是特别偏地理。然而中间路线是有代价的,buffalo这几年就没出什么牛
人,以至于gis bible第二版虽然是被称为美国人写的书,但水牛就只有mark一人的稿件被
收了,而人家ucsb连某博士都为这本书作了贡献,所以说,buffalo 这些年,嗯,嗯嗯..
..不过我很喜欢Mark的写作风格,朴实无华而且内容不难。相比worboys每篇文章都会让我
抓狂的状况,Mark那简直是小品文。另,传说该人也不是美国人,是英国人?嗯,概括一
下,GIS牛人美国人真的不多。

最后讲关于水牛城的故事。美国人上小学都会讲一个实例说地球是圆的,就是说你挖一个
特别深的洞,特别特别深,于是就到中国了。水牛城的孩子们冬天去挖洞,挖了特别深,
终于看到积雪下面的公路了。。。大概很冷吧。(不过显然不会有maine冷)还有就是水城
的螃蟹蛋糕很好吃(到底什么是螃蟹蛋糕我根本搞不清),似乎是buffalo那边开gis大会
吸引人的手段之一。上次刘老师去了buffalo那个会,据说报告做得很赞。我们班今年不少
申了它的。我希望 buffalo对我们好一点,不然中间有人真的当上ncgia的主席了你就真完
了,嘿嘿嘿。

前面挣扎完了两家之后,终于到了maine了,由于其学校很有个性,老师们也别具风格,所
以可以八的内容简直是滔滔不绝。不过也要谨慎哇,提防会中文的某教授中文太好,发现
我在这里八他。

Maine综合排名很烂,可是GIS很强,而且都是一帮硬汉。(还有两个pp到爆的美女)
gis界的说法是,硬汉用fortran,软蛋用pascal。(原文叫吃蛋饼的)我正在学用
haskell,嗯,我连果冻都不如。Maine人民虽然不见得都用fortran吧,但大家基本都是计
算机数学出来的,那一个个都牛的,写出来论文能把人看傻了

当年GIS bible第一版,Maine的兄弟们牛啊,那计算机相关的写的,那叫一个有水准。后
来第二版goodchild深情地总结:“第一版我们有一帮技术派,醉心AI的,。。。。但事实
证明。。。。。”说的大概就是第一版的maine那一帮人,也就是maine的开山鼻祖frank。
。。

frank属于那种典型的过着彪悍的人生的人。xue师姐已经花了两个篇幅的内容来八卦他,
我就不继续贡献了,因为他会中文。反正当年frank一个人跑到maine,收拾了一个系,招
了几个研究生。后来maine发达了,他的研究生也着实出了个别牛人(如egenhofer)然后
他在美国呆腻了,跑去 vienna享受美酒佳文化哲学去了。

此人在认知上,空间数据库上均有贡献,还有经典的spatial-temporal gis,就是现今称g
is ontology的热门前沿。说起ontology,有一个8gua:
张雪虎老师给我们开的数字地球与复杂系统导论(绝好的课),有一部分讲述ontology。



张老师就在课上无可避免的讲了frank的gis ontology理论(tier 0,1,2,3那个)然后
由于张老师本人对tier0比较有不同的想法,就推测frank是一个唯心主义者。后来frank听
说了这件事,当时哈哈大笑半天停不下来,把来他房间找他的人吓到了(当时他在法国开
会)我希望此事张老师不要知道,不然他会很郁闷的。。。。

但是gis ontology是很有意思的。如果你有一定的哲学功底,会发现frank的这个理论怎么
和波普尔的那个很像哇(hoho,这是我发现的),然后tier 0又有一点点像康德。在gis
ontology这本书的前言中,frank说他20岁之前醉心哲学,书架上全都是哲学家的书,近现
代的一堆,如维特根斯坦等。后来虽然搞了计算机,但是仍然对哲学念念不忘,终于现在
有机会在ontology一展自己的哲学功底。如果你有机会看gis ontology这本书,一定要在
开头坚持下来,不要被那些很玄的东西搞晕掉(包括德国哲学家的德文名言,后来经人提
意见加了英文解释),然后就会越看越有意思啦!我私以为,ontology是gis最有意思的一
块。但其实ontology也是很实用的,和数据库密切相关的。

frank带学生也很有意思,他讲究一个两情相悦。就是说他带博士生一定要那个博士生和他
处得特别合得来。因此大家不难理解maine为啥招生会要求有一个自我介绍的dv了,增进了
解么!(那也很可能造就了maine现在俊男美女比例相对较高的现象)他还特别给GIS的学
生们写过一个教大家如何和教授陶瓷的东西,就在他们系主页上,有兴趣的去看吧。(非
常好用啊)不过他不好套,因为他的邮箱特别容易产垃圾邮件,同志们好运。

。。

frank可能是搞gis这些人里过的最滋润的一个,每年全世界转着玩,平时缩在风光美丽的
吓死人的乡下家里。而且他很好客,传说04年方老爷子和邬教授他们去维也纳开会,fran
k还请他们去乡下的家里喝了很好的葡萄酒。后来05开会,方老爷子很大方的bg他们去后海
喝酒。他家有两个很pp的女儿(goodchild家是三个),嗯,师兄们加油。。。刘瑜老师和
他颇熟,他也对刘老师印象相当不坏,对xue师姐也是知道的,毕竟师姐当年帮他搬箱子的
么。

回顾了一下,还不算太八(和师姐的比起来)。最后用我们班某男的一句话对他个人作结
“我本来觉得当科学家很无聊,过了四十岁就老了,但是我看到frank才知道原来科学家也
可以那个样子。我现在对我四十岁以后的生活有信心了。”

嗯,讲完了frank开始讲他的派系,讲完他的派系讲maine的其他故事

frank的老师是苏黎世工学院的某人,不太出名,也不是搞GIS的。frank自己不知道怎么着
就悟了,想出了一堆生猛的东西。(其实大家想想,苏黎世工学院多生猛的本科阿,爱因
斯坦都复读了一年才考上,那档次,啧啧)

frank绝对不是搞学阀的人啊,可是莫名其妙的就有了派系这个东西。我以为(从科学史研
究者的角度来说),他们之所以会很好的凑在一起,乃是首先有了语言这个东西。
frank讲他们这帮人有名的有:egenhofer,kuhn,Zauber(德文的,我八成拼得不对)大
家都是讲德语的人民群众:)这个也好理解,英国人和英国人玩得好,中国人和中国人玩
得好,德国人民就只有自己玩啦。就好比我们班也是江苏和江苏比较好是一样的道理,虽
然大家的“江苏话”千差万别。(此处需要指出的是,瑞士德语和正常德语是两种不一样
的东西,虽然都叫德语)

egenhofer,这个人的牛不用我废话啦,他是刘老师的偶像,那当然也是我的偶像。此人写
文光是看标题就知道有多牛,什么object- oriented model for GIS啦,那也是技术派的
核心人物。frank走了以后maine的江山就交给他了,似乎03年年轻的egenhofer进了教授,
目前似乎也做过 ucgia主席的位子啦!egenhofer不光数据库牛,认知也很牛,他和mark也
合写了不少牛盖一时的论文。他的论文我很中意,看得懂,不像 worboys的文章每次都给
我带来深深深深的打击。而且此人行文风格和frank很像。frank说那当然啦,跟我干了8年
哪。呃,我又开始说废话了,反正他当年博士来到美国,在冰天雪地的maine待了5年,攒
出了九交模型这个牛盖空间数据库的牛东西,于是至此开始出道,开始不停的发牛文。他
早期的著作(80后到90初)都是跟导师一起写的(他导师是frank,可见frank带学生带的
很high),后来和mark一起写过一些认知的东西。目前似乎也多少写过一些ontology的东
西。总之此人计算机极牛,写gis bible都是写人机交互阿,空间数据库啊这些最硬的东西
,继承了maine的硬汉风格。egenhofer目前也是小会霸一个,去年在德国开的那个 GIS的
著名年会gi science他也是主持人。看起来胖胖的很可爱。

kuhn和raubal也是做人机交互和GIS软件相关的大牛。这个所谓的派系其实我估计也没啥活
动,开会的时候一起喝酒聊天罢了。(肯定是拿德文聊喽)其实他们说GIS的这帮人关系都
特别好,大家都是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所以每次开会都和开同学会似的,开玩笑的,
一起玩的。平时大家似乎也到处乱串门,毕竟一起写了两本书(gis bible1,2)那当然处
的好啊。我觉得GIS最让人羡慕的就是这个大家庭的气氛:)

我大一对GIS毫无兴趣,大三在图书馆一本叫做空间数据库的书中读到了九交模型,顿时意
识到原来GIS是这么牛的东西,从而产生了兴趣。所以感谢 egenhofer的牛文,他向我们展
示了GIS的美。所以在选校的时候,虽然大家都觉得maine很bt,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报了,
而且还是打电话给小米聊天交钱。不过egenhofer太忙啦,所以也没时间管我们这些申请人
吧:P(其实不管是对的,不然会死得很惨,我对不起maine纯朴的招生委员会哇。。。我
的计算机是个渣哇。。。)

下次接着写maine,嗯,worboys大神为主,hoho

今天我们来8worboys

有句有趣的话叫GIS有两个Mike两个Frank。两个Mike就是goodchild和worboys(怎么那么
多frank???)反正此人能被这样提,也不是等闲之辈。在GIS诸牛中,我最最最崇拜的
就是他,因为他的数学计算机功底实在是好到不行(他在maine的计算机系兼教授来着)人
家一篇论文能让我看上四遍还是不太懂,非要拿笔在纸上划拉才能有所领悟。我常常在想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有的人脑袋就那么好使,为什么我的数学计算机就是个渣,为什么
我就什么也不懂。。。。反正一想到worboys我就悲从中来,觉得自卑。。。。嘛,不说伤
心事了。。。

worboys早先也是在英国keele Univ,到了21世纪才去了Maine,从此就成了那边的人。他
似乎很喜欢maine,主页的照片上就是他很开心的在浇水,可是因为背景冰天雪地,所以我
们都觉得他在浇冰,奇寒无比。worboys成名似乎是他于数学计算机基础上为GI science所
确定的一系列操作准则。我觉得这玩艺很有意义。因为早些年的地理为什么不行(比如,
哈佛大学当年的地理系解散),就是一方面自然地理人文地理整天斗,另一方面缺少严谨
的量化的或者说合乎理科研究习惯的研究方法。(参见《地理学的性质》一书,商务印书
馆)而worboys恰恰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东西。虽然我不是说那种传统的描述性的研究地理学
的方法就是不好的,可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势必跟不上时代的潮流,所以说某种意义上
GIS的出现也是为地理学界带来了一股新风。

目前GIS发展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大家写软件的时代了;在地理学的各个领域G
IS应用也都做得很多。所以看起来,或许应该是GIscience 自己的时代了。而worboys的工
作就是最基础的。然而由于我一直对他的工作是敬仰且一知半解(其实别的知道得也不多
,汗)所以我觉得学术上没啥好说的,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完的,总之大家没事干去看他
的论文,绝对可以克服心浮气躁的毛病,也绝对会让你对GIS有新的认识。至于GIS bible
收的他那一部分,嗯,太科普了,完全没有worboys风,嘿嘿

worboys目前热衷GIS ontology(说实话,这年头是个牛,似乎都挺喜欢ontology的),不
过我看的那方面文献大多不是他写的。话要怎么说,按照张毅老师的理论,GIS是数据库的
儿子,数据库是计算机的儿子,(后面开始是我说的)计算机是数学的儿子,数学是哲学
的儿子。。。。不管怎么说咱们以后直接讲GIS是GIS ontology的儿子就成了,所以worbo
ys那是在给咱们GIS挣辈分哇。黄师兄ontology看的文献肯定比我多,有空了掰一掰吧。


下面开始纯粹的八卦。。。话说往年maine管招生的都是超级pp的希腊美女jj,可是去年美
女jj生小孩了,所以大任就落到了worboys老师身上。你说这个人是多么的厚道阿,这么忙
了还要抽出时间来搞这个东西!简直是感动的人掉眼泪。。。而且他还曾经在我没有套他
的情况下写信鼓励我的申请,真是感动到不行啊!!!!!!!worboys老师的人品闪闪发
光,为我们这些申请者照亮了崎岖的道路啊!!!!!!在某些学校群发的虚情假意的信
件中,能够看到那样的一封信,我的心啊,恨不得融化全maine的雪啊。。。不好意思,事
关dream school,容我燃烧一下。。。

maine这个学校呢,处在天寒地冻的美国东北角,盛产好吃的海鲜和滑雪场,风光秀丽,植
被覆盖优良,空气指数优,居住适宜度也很好。可是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发现的,就
是似乎从来没听到过那边的人抱怨那里冷。(buffalo还有人骂)此学校中国人似乎是绝迹
型的(就这个系啊),对比美国其他学校情况,颇有特色。大概是黄种人不耐冻吧。

用我姑的话说一年四季都在下雪,简直是绝顶的好地方。对于滑雪爱好者似乎是那样的吧
,我讨厌穿得像个南瓜!谣传冬天的时候雪下得太大了会把校园埋起来,所以寒假会放非
常之久(这也是该学校最吸引我的一点)冬天大家都窝在屋子里,想必学习效率也比较高
。此处再插入八卦一则,似乎东方人看书理想环境是有竹子,凉快的初夏或早上(是不是
还有红袖添香这个说法?)然而西方人觉得漫漫冬日在火炉边看书才是最舒服的。按照此
理论,maine的人比ucsb的人看书多,因为ucsb没有冬天:)

到此为止,主要的学校主要的人我都已经写完了,可能以后会再瞎写点别的(目前先保密
)回顾了一下,写的够扯的,瀑布汗。除了maine这一支写出了派系的感觉其他的都只是零
碎的八卦:(而且完全无视作应用的诸达人们,没办法,能力有限啊能力有限。而且还有
很多爆料懒得爆了,免得显得太八起不到鼓励大家学GIS的作用(可是,我深切怀疑看了这
些鸡零狗碎的八卦大家会带着八卦的心态去看文献,那样罪过就更大了,好在并不是所有
人的文章都看得出来八卦,嘿嘿)希望我实验室的师兄师姐们,你们也来贡献哇,如薛师
姐的GIS heroes系列什么的。

最后一个问题,可能大家会问我既然你写GIS派系大解密,那你算哪个派系的呢?嗯嗯,我
老板是刘老师,所以勉勉强强厚脸皮算是ucsb派的,不过受到了 maine派老师们的诸多照
顾,所以。。。但是从我很烂的计算机上来说,我又哪一派的都不够格。。。希望5年,1
0年以后,我能够真正成为GIS大家庭的一员:)

看了luzhe的经典文,我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哇!所以此次的8gua,准备说一点应用
的东西。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先要八一下ucsb我也觉得希腊人的GIS很强。据我们语言老
师说,希腊那地方地理一向非常强。希腊的人口很少很少,可是全世界海运的三分之一都
是他们经营的。所以经常看见希腊的大街上散步的普通老头,很可能就是亿万富翁。。。
在这样的条件下地理是没道理不好的,所以也涌现出了很多年轻一代,像我们现在一样去
留学的。希望将来回国建设希腊啊!当然人家出去的比我们早,所以那会的人们现在都已
经很有成就了。

据goodchild说系里有三个希腊人,然后这三个人凑在一起就开始讲母语(据说希腊语是西
方人民公认的难度和中文有一拼的恐怖语言,形容听不懂别人在说什么一般都会问are yo
u speaking chinese or greek),goodchild在旁边听起来就是blabla GIS blabla GIS,
及其郁闷。嗯,希腊语是美好的语言,推荐喜欢地理的人学:)起码将来跟了希腊老板可
以用母语交流多有趣啊!还可以去希腊旅游。。。

hoho顺便教大家说希腊语的早安,是卡里买啦,重音倒数第二个音节:)

嗯,讲应用。。。。讲到应用么,其实有那么多已经开始干活的师兄师姐,还有专搞地理
学的诸位大牛小牛,要让我讲GIS应用有些啥,那实在是开不了口,所以就扯一个比较玄乎
的应用,就是研究火星时用的GIS的相关技术,嘿嘿

这个玩意,是TU Vienna的一些人们在做。基本上就是利用激光打出来的火星高程数据作d
tm(那高程数据叫MOLA)然后三维可视化一下,再在此基础上做个灌水灌岩浆的模拟,顺
便还可以搞个视域分析,流域划分等等。大凡是咱地球上拿dtm人家也都能干。只不过由于
火星的数据特别全,所以全球要做那里都可以,只是分辨率比较低下(400m左右)我当年
开华人地理大会的时候也问过一个兰州大学搞黄土地貌dtm的老师,他们数据都是地形图等
高线手工录入生成的dtm,地形图精确度大概是50m,加上录入误差其实也不见得就能好到
哪里去,只不过人家实地考察方便的多。。。。大概也就是说火星的研究并不像我们想象
的那么起步,起码地貌上大家还都是很high的。。。

TU Vienna就是维也纳技术大学,相当于奥地利的清华,也是出了一堆牛人,比如我最喜欢
的指挥家卡拉扬就是此处出来的。据说奥地利是世界上按照比例来算出诺贝尔奖最多的国
家,其实主要是文科,医学什么的,近现代都被德国盖过啦,然而哲学还是很牛,很牛很
牛,维也纳圆桌派的大名想必喜好哲学的文学青年也都听说过

TU Vienna原本有制图学与GIS系,以及遥感系,后来03年的时候,一举合了,诞生了
Geo Info系。其实本来俩系就是一个楼里的,拖到这么久才合倒是事出意外。话说遥感系
有一个叫做Dorninger的人,原本是跟着德国某实验室做火星遥感的,后来开始搞这个3D的
东西,搞得也是很不错的。真的要说火星研究作GIS相关的似乎就这一家啦。此学校只收有
硕士学位的念Phd,而且offer多多,只不过对语言要求比较高。德语不会讲无所谓,但是
英语一定要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我就不太清楚啦。。。

话说新年前后蒙dorninger给我寄了火星材料,感激不尽阿。只是为啥连德语的
paper都有?我是不会德语的废人一个,sigh。。。对腐败的生活,文艺的生活有兴趣的师
兄师姐们可以申请试试看:)对了这个学校也会办summer school,GIS的,想必绝对是玩
乐的天堂,有米的人可以试试看:)好像是哪个音乐家说过,在维也纳所有人都会变得很
懒散,嘿嘿。现在不知道还是不是了,起码TU Vienna的人们还是很勤快的:)

上一个写的歪门邪道的应用,怎么看都不入流,所以我决定这一次写点好东西,推荐大家
两本书看看(似乎有点离题,不过说到底书才是做学问的根本啊,当然,也是一些8gua赖
以生存的土壤。。。。本来是写派系的,写着写着就成了8gua,55555。。。。。)

首先当然就是GIS Bible系列啦。其实国外GIS的书写的也都很那个,除了那么几本,其他
的都是一些不怎么搞这些东西的人写的。图书馆那几本外文的GIS书大致都是介绍性的。

所谓介绍,说不太好听了就是把别人家的观点一一拿出来给大家看,自己的观点则是若隐
若现的。比如有一本spatial database,那俩作者尽管写了很多GIS的东西,可是这俩
人根本就不是GIS圈子里的人。这就好比搞计算机的人出的介绍GIS的书,想必大家也都见
过。若再加之本人几乎不搞此方面研究,那这本书实在是没啥意思。

所以在此情况下,GIS bible才显得弥足珍贵。1991年的时候,人们联合起来写出了第一版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肯定是显得非常土的,不过其中确实有一些paper即使现在读起来也
是非常有趣的,甚至我觉得比GIS bible第二版毫不逊色。很多时候很多东西或许很早就提
出来了,可是这么些年来仍然是研究的热点(如GIS的人机交互等等,还有基于对象的空间
数据库)也有些东西别人早就已经想过了,看了别人早期的paper才知道。。。
种种原因,令我觉得GIS bible 1的确是一本不错的,也是值得推荐大家读的书。只是此书
无中译本,咱图书馆也没有原本,我也只看过个别章节。希望大家将来有机会看了一定不
要轻视它。

然后2002年的GIS bible第二版,用编者的话就是想做成和1不一样的书,而不是在原有的
基础上扩充或改进(也就是说,虽然bible名字都一样,但实际上完全可以看作旧约新约似
的两本,在内容上甚至并不见得一定要连贯)GIS bible的第二版应用写的颇多,可见这么
些年来GIS发展喜人。而且卖得非常好,就我所见基本是搞GIS的办公室都会有一套中译本
。我则是自从图书馆出现了这本书,每逢写论文必然要从中摘抄经典套话若干(或者叫引
用,hoho)。这本书的确说的非常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非常适合做论文开头的那几
句没什么意思但又必不可少的排场话。不过当然,这个书写的还是很不错的,绝对不只是
排场话的水平,只是因为bible这种东西,难免翻译过来会显得过分排场。。。

但是这个中译本的某些翻译,实在是有点让人晕,尤其是理论部分的,比如Mark写的那一
章,还有前面概述性质的。其实概述性质的文很多时候反而是非常好的文,可是有些地方
恐怕译者不太理解(毕竟不从事相关研究)可能译的就难免也比较晕了。结果就是每个词
都认识,意思是什么也知道,可是放在一起就完全不知所云。建议大家如果有兴趣,千万
不要被翻译打击到,找原文去看吧,你会发现其实非常的易懂(比起中文)然后就是哀叹
一下好的GIS书的翻译和计算机比还是太少,但是这种事情也是有苦难言,详见luzhe的某
blog文章。。。。不过其实对于我这种懒人,有的中译本看实在已经是很省力的事情了




然后推Andrew Frank的GIS ontology。

大家都知道ontology这些年热阿,火啊,(似乎此热潮尚未烧到国内)于是GIS的人们也不
甘落后,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本书。frank哲学很牛,号称他可以惟妙惟肖的模仿海德格尔的
写作风格(大概是指德文,然而已经让人非常汗了),然后加上人家又有著名的GIS onto
logy tiers theory摆在这里,这本书写的也算是众望所归。目前仍然在写草稿修改的第五
版,出版日期还很远。frank出书很慢,一本gis geometry改了14版还没有出,所以估计等
我phd念完,才有可能一睹gis ontology的实体书。好歹这书我有电子版,看得颇happy。
而且我也散发出去不少,哪位感兴趣了可以找我要。

看此书关键是要把开头熬过去,由于这本书是按照tier的顺序安排章节,开头未免比较偏
心理和哲学,所以很容易把人一棒子打晕,或者引起某些痛苦的回忆。(比如我当时看的
时候就想到了当年闲得没事看康德的纯理性批判的惨痛回忆)只要熬过去,后面就是光闪
闪的GIS内容了,讨论的东西也会用某计算机语言加以确切的定义。总之如果这本书可以念
完,起码ontology已经没有你看不明白的paper了,而且时空GIS也会了然于心,当然对于
搞空间数据库相关的更是收益菲浅。我看了,可是没怎么看懂。可是又觉得自己似乎明白
了些什么,希望不是自我安慰造成的假象。。。。。另,此书写得颇为有趣,有很多有趣
的例子,毕竟写书比写论文要自由得多。但恐怕有一点那就是很多好玩的地方如果不是西
方人的话可能不会觉得那么好笑,而且这个书显然不是介绍性质的,所以比较深。建议要
是本科生的孩子们先看GIS bible打基础吧。(我们班的GIS编程第一大牛拿到这本书,看
了几页不看了,我则是完全浑浑噩噩的看完了第一遍)

而且刘老师说得好,ontology这玩意需要有一定基础才能搞,不然就会被搞晕,所以我现
在在这里推这本书,恍惚有种武侠小说里天龙八部西夏公主招驸马,墙上画了很多不可以
随便练的高深武功的情节。。。

值此申请之际,面对其他专业汹涌的offer雨,GIS未免显得势单力孤。不如在这荒芜的日
子里静下心来多看几本好书,等待offer砸到自己。
写个追忆篇。。。

我大学之所以会报考GIS专业,说白了是因为我爸受到U Texas某副校长的鼓动,认为GIS很
不错结果就填了志愿,结果没想到也就真的这么念了。说实话大一的时候我真的不太喜欢
这个专业,那时候对生态特别感兴趣,还尝试着转专业未果。现在想想这也可能是命运啊
。。。。到了大二已经认命了,大三由于一本spatial database对GIS产生了兴趣,egenh
ofer也成为了我第一个学术偶像

后来读的东西也一点一点多起来,也见过了一些人,我的兴趣也越发的加深了。我觉得GI
S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它是一个小专业,所以搞得人不多,而且这个小圈子里有很多非常好
的人,大家彼此之间关系也都很好,给人以非常温馨的感觉。虽然或许其他小专业也是一
样的,可是我们有我们引以为豪的GIS Bible,那不仅是学术上极其有价值,也是全体GIS
人的共同劳动的结晶。我想这么融洽的氛围,以及这种全世界学者一起写书的举动,恐怕
的确是很罕有的。

所谓派系这个东西,早期美国地理学的人们曾经大受其苦,派系之间的斗争也导致了一些
很不愉快的结果,而GIS的这些所谓的派系,或者称之为school,则很大程度上是大家由于
爱好或者感兴趣方向而自然生成的,界限非常模糊。他们曾经笑称每次开会都像是同学聚
会,因为大家都是认识了10年以上的朋友。学术上的争论是存在的,但吵完了再一起喝酒
,这是最常见的结果。

不过令我感触最深的还是GIS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们。当然我这么说他们要不高兴,因为
德高望重这词很显老。他们不仅对于自己的专业仍然兢兢业业,而且对于后辈也乐于指导

还记得Goodchild先生在有急事的情况下还是耐心听取了某个学生的自我介绍,并收下了厚
厚的材料的情形;也记得frank先生在goodchild 和刘老师讨论学术问题时耐心的向旁边的
我作解释;以及worboys先生亲自着手招生的事情。他们也许是院士,知名学者乃至泰斗,
然而在学生面前,他们只是老师。

差不多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前两天拿到了我人生第一个offer,我想或许我和GIS还是有
缘的吧,今后希望自己也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http://geosoft.pku.edu.cn/blogs/ ... 06/01/21/25593.aspx
Luzhe 同学的文章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没有写Blog了,这次想写点GIS的问题。上一个Blog写了时空错觉,实
际上在GIS研究中也是有意义的,因为每个人对于一个新的环境的认知都是基于自己的背景
知识的,所以我们在提供地理信息服务的时候,可以考虑其特点,进行定制,而不是现在
这样,比如Google,如果查询一个区域,为每个人都返回一样的结果。这也是一个很有趣
的研究课题。

这几天看到了naoko写的GIS八卦,写得不错,使我看到了年轻人对于GIS的热情(世界是你
们的了,呵呵)做一些批注,呵呵:

1、Goodchild的研究实际上应该是三个主要贡献,1、地理信息科学地提出,2、场和要素
模型的提出,3、从地统计学的角度研究空间不确定性。因为他是物理背景,所以其模型很
清晰、简洁,是我喜欢的路子。自己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准备兴冲冲的拿给他老人家看,
后来查阅文献,发现他在92年的一篇文章早就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令人汗颜,当然后来
做了一些加工发展,倒是他也比较认可,呵呵。

2、UCSB的GIS(或者相关)牛人还有W. Tobler(第一定律的提出者,Clarke的偶像)、R
. Golledge(地理认知研究的领袖,擅长飞镖运动)、K. Clarke(目前的系主任)、H.
Couclelis(三个希腊人之一,剑桥毕业,女,实际上GIS中有多位女性做
的很好,它们还都在做理论,使我改变了一些偏见,如M.P. Kwan,K.K. Kemp,M.Yuan,
D.J. Puequet等,希望naoko将来加入此列,呵呵)、还有P. Kyriakidis(三个希腊人之
二,地统计学,Goodchild很赏识他,希腊人在地理信息科学方面还有有些牛人的,如D.
Papadias(Maine毕业,目前在香港)S. Skiadopoulos等——希腊人的名字很有特点——
都是“斯” 字辈的——韩乔生语)。

3、UCSB有多位北大毕业的学生,当然包括Goodchild的学生,在SFSU教书的X.H. Liu(我
的本科同学,呵呵),但是研究风水之说,怕只是笑谈。随着加州政府财政紧张,现在地
理系国际学生很少,目前几位中国学生,均为武测背景。

4、Dr. Tang并非在SUNY Buffalo,而是另外一个学校,Buffalo拒北大学生有些原因,但
是我想表现得好的学生,大家都喜欢要。

5、最重要的是,作理论很好,但是美国的GIS主要还是应用,大概理论、软件、应用的比
例在1.5:1.5:7左右,理论并且不太好申请到项目支持,而没有项目,一切都难。所
以千万不要瞧不上做应用的,自己将来也是要转应用的。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技术工厂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