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船,女人是水

女人是水,海水的胸怀浩渺,仿佛母亲;河水的平淡是金,仿佛妻子;情人则是深藏不露的,有着甘甜诱惑的井水。
  女人是水。小家碧玉宛如溪流,出身山野,浑金璞玉,还没有遭受出山泥沙。大家闺秀好象深潭,清而不浅,动而不乱,可要领略她,需要爬山涉水的努力。可惜现在的化妆品轮番上阵,女人们越来越象是自来水,都是加工后统一的寡淡味道。
  有些女人是雨水,滋润你、灌溉你,却不留痕迹;有些女人是露水,初恋般美丽、晶莹,可遇却无可挽留;有些女人是酒水,社交公关中左右逢源,大多数人却望而生畏;有些女人是冰水,是在你炙手可热时奉上的,也许解一时之渴;而在贫寒时悄悄添加的热茶,那种女人有点儿苦,却足够温暖一生。
  女人是水,水是善变的,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对女人来说,这个山也许是学校,读书的女孩子比工作的女职员要透明;这个山也许是家,有家的女人比没有家的女要清心。
  女人是水。人类历史是从洪水开始的,我们也都是吃女人奶水长大的,都希望在女人的生活中,少点泪水。尽管有人说过,一个女人的眼泪抵得上一支混编舰队。
  而男人是船。船不能没有舵,男人不能没有头脑;船最重要的是龙骨,男人最根本的是脊梁。
  男人需要女人,正象船需要水。水可以托起船,也可以淹没它,很多男人借助女人顺流而下,抵达成功的彼岸,很多男人却由于女人而搁浅了理想。
  男人的目光是桨,在水面荡漾;女人的心思象草,在水底招摇。对待女人,男人常常用一种干渴的眼神来打量;对待男人,女人常常用一种旋涡的方式来考验。男人总是把女人想象成鱼,恋爱无非就是个捕捞的过程;女人则希望自己是船长,结婚了,就可以操纵男人的航向。
  家对于男人和女人,都是停*的港湾。女人需要家,因为水需要容器;男人也需要家,但船的天职不是停泊,是出航。
  水与水融汇在一起,船与船总保持距离。女人们在一块,总能够找到相同的话题:孩子呵、衣服呵、还有家里那个死鬼……男人们也常常可以并肩出航,但无论是羊皮筏、小渡船还是万吨巨轮,总拥有自己独立的水域。
  年轻时,男人对女人的了解,一般只停留在水面上轻浮的认识;生活的负荷越重,吃水线越深,才知道对于男人,女人是一种多么坚强的存在。
  迷恋暂时的水花,放弃长久的水流,这是越来越多男人犯的错误;“沧海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这是男人逐渐淡忘的智慧。
  嗨!女人是水,希望不是泥水,不是死水,更不要是洪水;男人是船,希望乘风破浪,而不要停滞不前,或者随波逐流。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