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级石阶见证绝世爱情

6000级石阶见证绝世爱情

——重庆姐弟恋人为避闲言隐居深山半世纪 


瞧,他们在一起是多么的甜蜜。

“爱情天梯”开凿者病逝
      重庆江津中山古镇,爱情天梯男主人公刘国江12月12日下午病势,享年72岁。老伴徐朝清悲痛不已。

“爱情天梯”感动中国

       50年前,江津中山古镇高滩村村民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惹来村民闲言碎语,他们便携手私奔到与世隔绝的深山,过起了刀耕火种的生活,靠野菜和双手养大了7个孩子。为让爱人出行安全,刘国江一辈子都忙着在悬崖峭壁上凿石梯通向外界,一凿就是半个世纪,凿出了6000多级“爱情天梯”。

       2006年这个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轰动,来自国内外百余家媒体和无数游客来到中山古镇,攀爬"爱情天梯",探望这对历经坎坷,患难与共的夫妻。刘国江徐朝清夫妇曾被评为2006年度感动重庆十大人物之一。
      刘国江是脑血管破裂后去世的,12月7号凌晨突然发病瘫倒在地,82岁高龄的徐朝清将刘国江安顿在床上,不顾天黑路滑,沿着天梯走了两个多小时,跑到山下儿子家求助,途中多次摔倒。

     12日下午4时40分,刘国江在儿子家中去世,在生死离别的最后时刻,夫妻俩执手向望。刘国江病势后,附近乡亲和各地网友络绎不绝地赶来悼念。

82岁伴侣:我该怎么办?
     自从老伴摔倒后,徐朝清就几乎不吃不喝。老伴去世后,她一直以泪洗面,反复说不知道今后一个人该怎么办。她说,待自己去后,要和老伴刘国江一起葬在“爱情天梯”的尽头。

    “我们要为他们的‘爱情天梯建’一个爱情博物馆,派专人看护。”中山镇党委书记陈纵挺说,他们将让6000级爱情天梯维持原样,并修建防护栏。

      刘国江和徐朝清居住了半个世纪的小屋就是爱情博物馆,也将保持原样。博物馆里将陈列见证这对绝世恋人的所有物品,包括刘国江用来打凿“爱情天梯”的钢钎、铁锤,用了半个世纪的煤油灯,媒体关于爱情天梯的报道。



    他6岁时,16岁的她成了别人的新娘,新娘惊鸿一瞥令男儿情窦初开;他16岁时,26岁的她不幸丧夫守寡,孤儿寡母令血性小伙不胜爱怜;19岁时,为避闲言碎语,他毅然和她逃至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在峭壁上开凿出6000级石梯,徒手营造他和她的爱情家园……

携手出世,风雨50年

美丽新娘惊醒6岁童
发誓要找徐姑姑那样的人

     1942年6月的一天,邻村一位美丽的姑娘嫁到长乐乡(现长乐村)高滩村吴家,住在村口的刘国江和一群小伙伴一路追着花轿来到吴家。
      几天前,刘国江磕断了门牙。山里习俗,掉了门牙的孩子只要被新娘子在嘴里摸一下,新牙就会长出来,于是,刘国江比别的孩子更想见到这位新娘子。
      在长辈带领下,小国江低着头来到轿子前。当一只兰花般的手从轿前的布帘边伸出,轻轻放到他的嘴里时,小国江忍不住流了滴口水,他紧张地一吮,却咬住了新娘子的手。新娘子用另一只手掀开布帘,小国江仰头发现,仙女般的新娘子正含嗔带怒盯着自己!轿子走远了,小国江还站在原地发呆……
      “发啥子癫,你长大了也要找个这样的漂亮媳妇。”一旁的大嫂大妈开玩笑。
之后,村里人时常开玩笑问刘,长大后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刘就会很认真地说:“像徐姑姑那样的人儿!”
       这个新娘子就是徐朝清,她从此印在了刘国江心中。

尊贵偶像不幸守寡
19岁小伙偕心上人私奔

       10年后,徐朝清丈夫患急性脑膜炎去世,她一下子成了寡妇,独自带着4个孩子,最大的9岁,最小的才1岁。
    “娃儿恁多,老人不管,还说我克夫,苦啊!”说起往事,徐朝清眼里泪花直闪:“没得吃的,我就背起娃儿到山上捡火碳子(一种野生菌)吃,啥子作料都没得,3分钱一斤的盐都买不起。我就编草鞋卖钱,一双可以卖5分钱……”这一切,适年16岁的刘国江都看在眼里。
      一个傍晚,徐朝清背着最小的孩子到村东的飞龙河去打水,不小心掉进河里。刘国江家就在河边,他闻讯赶到,跳进河里救起了徐朝清母子,这也是他第一次正眼看徐朝清。
      之后,刘国江常常主动上门帮徐朝清做些体力活:担水劈柴,照应家务。一晃4年,两人都在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些别样的东西。闲话很快传遍整个村子,不断有人找到刘国江,叫他不要为一个寡妇耽搁自己的终身大事,吴家婆婆更是不高兴。也有不少姑娘向他示爱,刘国江理都不理。
     1956年8月的一天,刘国江在街上碰到徐朝清,他上前搭话,徐朝清却丢下句:“寡妇门前是非多。”当晚,他悄悄走进徐朝清家,明确告诉她:“我要娶你!”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10岁的汉子,再望望自己4个孩子,徐朝清边哭边摇头。刘国江急了,一把抱住她:“真的!”
      第二天一早,村里人发现徐朝清和她4个孩子不见了,一同消失的,还有19岁的刘国江。

与野兽争食相伴
深山中他们养大7个孩子

     从此,和刘国江、徐朝清相伴的,就只有孩子及蓝天白云、大山荒坡、古树野猴,但没有闲言碎语。
     带去的粮食很快吃完,刘国江就到河里去捕鱼,徐朝清则去挖野菜。他们在山林里摘野核桃、野枣,把木浆树叶摘下晒干,磨成面粉,以备荒饥。一天,刘国江在树上发现了一个蜂窝,他受了启发,开始自己养蜜蜂,酿蜂蜜卖钱,一直到现在。
     他们还在房前屋后开辟了几块菜园,分别种上土豆、红薯、玉米。可一天夜里,一群猴子将即将成熟的玉米偷了个精光。

     1957年6月,一场暴雨将他们居住的茅草屋屋顶冲垮,刘国江只得牵着徐朝清和孩子来到山梁上最高的一个岩洞,那儿成了他们临时的家。
     最让他们恐惧的不是狂风暴雨,而是山里的野兽。“很多个晚上我都听到老虎在叫,声音好大,地都在抖。”说起老虎,徐朝清至今仍一脸惧色。那晚,她在岩洞里哭着对丈夫说:“我好想有间瓦房住”。
     刘国江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全家到两公里外的山坳里背泥巴烧瓦。一家人背泥巴背了一年,刘国江用石头砌了个窑子自己烧,又烧了一年,才烧齐所需的瓦。

     从山下带来的最小一个孩子5岁时掉进粪坑死了,他们后来又生了4个孩子,都是刘国江接的生。用大山里的野菜和兽肉,徐朝清和刘国江将7个孩子拉扯成人,现在曾孙都有了。

为爱凿路半个世纪
愣头青修成了白发翁

     半坡头在高滩村背后的深山中,和村上原本只有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相连,当年他们就是由这条路上的山。

     怕老伴出行摔跟斗,刘国江从上山那年起,便开始在崎岖的山崖和千年古藤间一凿一凿地开造他们的爱情天梯。
     每到农闲,刘国江就拿着铁钎榔头、带着几个煮熟的洋芋一早出门。先在顽石上打洞,然后站上去,在绝壁上用泥土、木头或石板筑阶梯。饿了,啃几个洋芋;渴了,喝几口山泉。
     现在刘国江已经由小伙子变成了老头子,铁钎凿烂20多根,青山白云间,他奋力打凿,修了半个世纪的山路。

    50年来,刘国江从来没将她一人留在家里过夜。他们从没到过江津县城,就算中山镇,刘国江也只去过几次。
    不管谁有事出山,另一个准会在天黑前来到山下的独木桥等候,等心爱的人一起爬上爱情天梯回家——桥那头便是凡人的世界,他们没事从不过桥。

恩爱夫妻最后心愿
百年之后合葬大山中

      半个世纪过去了,二老的结婚证早已被虫蛀烂,当年的闲言碎语也烟消云散,但二老仍不愿下山。

      二老的女儿们早已嫁出大山,儿子们也出山当了倒插门女婿。因为儿女在山外,老两口近年来与外界接触多了些,但他们仍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住在山脚下的三儿刘明生有空就会上山帮父母干点力气活。“我多次让他们下山住,可他们说习惯了山上的生活。”

     “她年纪大点,我能照顾她多久就多久。”刘国江说,他们二人约好,谁先走了,另一个就将其葬在山上,然后下山和儿子住,死后要运上山和老伴合葬。“娃儿大了,除了对方,没得啥放不下的,死了能一起葬在这山上就行。”

山歌《十七望郎》从此成绝响
      世俗的偏见挡不住一队恋人的真挚爱情,50年来,《十七望郎》成了刘国江徐朝清夫妻最喜欢的山歌。
刘国江现在病逝了,徐朝清老人说:“你走了,谁来陪我唱《十七望郎》?”

《十七望郎》(山歌):
初一早起噻去望郎
我郎得病睡牙床
衣兜兜米去望郎
左手牵郎郎不应
右手牵郎郎不尝
我又问郎想哪样吃
郎答应:百般美味都不想
只想握手到天亮
初二说噻去望郎
……

编后语:
爱情是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为自己所爱的人默默付出一生,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爱的真谛。
(所有图文均为网络摘取,图文顺序略有删节和修改。)

原文地址:点击打开链接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