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50+」新网银行李秀生:第三次金融业信息技术革新

[ 亿欧导读 ] ①新网银行的基本定位:数字普惠、万能连接;②头部企业具备转型升级的能力,不论是自建场景和渠道还是与场景方合作必然要融入其中;③民营银行的吸储能力与传统银行没有可比性,因此业务上更注重单点突破……
新网银行李秀生,民营银行,新希望,ABS,贷款,大数据,云计算,BATJ

互联网新金融回归FinTech,新一代金融科技正在革新金融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提高行业效率,创造新的价值点。并以此推进服务创新、产业转型升级。

亿欧「金融科技50+」聚焦大数据、AI、区块链等新型科技,在网贷、消费金融、网络支付、科技保险、互联网银行、产业供应链等领域的实践与创新。本文解读第7家民营银行新网银行的创新路径。

新网银行核心信息表

新网银行由新希望集团、小米、红旗连锁等股东发起设立,去年12月28日正式开业,成为四川首家民营银行,也是继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之后全国第3家互联网银行。

2016年,我国第二批民营银行开闸,整体数量扩充到了17家。在主流银行的零售金融模式下,民营银行承载着市场化效率提升和金融服务创新的探索。首批5家民营银行至今已基本完成一个业务周期,在近日相继公布的经营业绩,稳健运行的同时已逐步具备盈利能力。

新网银行于今年3月份正式公布了“数字普惠、万能连接”的基本定位,随后好人贷、网贷资金存管等多项业务也逐步铺开,经营路线逐渐显现,与其他几家已开业的民营银行形成差异化经营之路。

近日,亿欧对新网银行CIO李秀生就银行业转型升级及民营银行的探索进行了专访。

金融业的第3次技术革新

目前,新网银行的管理团队主要有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2大类。李秀生是银行科技出身,1995年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进入工商银行北京分行从事信息系统建设工作;2001-2009年调入工商银行总行软件开发中心北京研发部任副总经理,此后至2016年8月加入新网银行之前,在某直辖市农商银行任信息科技部总经理,是我国最早一代网上银行系统的研发人员

民营银行的创新探索与金融科技新阶段的银行业转型升级一脉相承。李秀生向亿欧指出,我国银行业已经完成电子化、信息化2次突破,当前正处在第3次技术革新的发端期

一是上世纪80、90年代的电子化,计算机替代大部分手工作业,完成了操作工具的迭代。

二是随着计算机性能增强,带来银行业务信息化,数据的价值逐渐凸显,开始作为一种有价值的信息资产进行处理。其标志性事件是1999年9月1日,工商银行启动 “9991信息大集中”工程,通过建立覆盖全国的超大规模数据处理中心,至2001年实现了电子化体系由分散到集中的高效运转系统。

“金融业的迭代紧跟技术的演进,如从大型机到分布式协同计算,正在推进以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主第3次银行业技术革新。不过,其基本形态目前尚未显。”李秀生指出。

互联网银行的新选择

然而,在金融业第3次技术革新中,与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相比,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显然错过了最佳时机。李秀生表示,传统银行的运营机制和管理体制是在当时条件下形成的有效方法,而在金融科技新阶段,其直接触达C端互联网用户的能力面临很大挑战。

最近几年,银行业监管的大方向是稳健经营、控制风险,因此传统金融机构在管理流程、新技术应用方面稍显保守;但外界的互联网金融却如火如荼,大量获取用户,有效弥补了传统金融产品供给不足的问题。这时,“银行开始反击,一方面改进技术,提升自身服务能力;另一方面,纷纷与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达成合作,最为集中的体现是BATJ与四大行结盟。”

与此同时,至少在C端互联网用户服务领域,传统金融机构格局全面逆转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但融合发展已经成为趋势。“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需要业务拓展,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需要金融资质,两者是双向互补关系。以前的金融服务是孤立的金融产品,而现在的金融服务已经完全融入人们的生活场景之中,无处不在。因此,不论是自建渠道和场景,还是与互联网公司合作,银行必然要融入其中。” 李秀生指出。

这一过程中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等传统持牌金融机构逐渐“后端化”,作为互联网金融场景的资金渠道的功能逐渐显现。李秀生进一步判断,“通过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银行能够逐步向前端渗透,但核心仍是如何提升自身能力。”国有银行和部分一线城市的城商行具备这种转型升级的能力,而下面更多的小型银行可能更多地承担业务资质和差异化探索的职能

新网银行作为一家专注于大数据驱动的互联网银行,要做的就是充当金融服务链条中的万能连接器、适配器。“一些三四线城市的金融服务机构,除了风险控制能力、客户触达能力,甚至基本的连接功能都是欠缺的。因此,新网银行要为他们输出模块化技术系统等金融科技能力和服务。”

李秀生认为,在合理有效的监管体系下,银行金融机构与互联网民营服务企业可以达成分工明确的合作模式。大型国有银行承担主流的批发业务,与此同时,民间市场存在大量未被满足的金融需求,民营银行的作用正在于通过创新方式来填补这种不足。“效率和纯线上模式是互联网银行的2大特色,而且各家民营银行具体的探索路径又各有不同。”

新网银行位于成都的概念体验厅

不只是资金存管和场景贷款

新网银行行长赵卫星将民营银行分为两种类型:①场景银行:以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为获客渠道和数据源,以此开展业务,如微众银行、网商银行;②公司银行:以B端公司“公存公贷”业务为主,如华瑞银行、民商银行、金城银行。

而新网银行的“数字普惠、万能连接”,具体而言,即是采取平台化策略,以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切入,为广泛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进而服务更广泛、复杂的客群。基于此,李秀生向亿欧介绍,银行的基础业务无非3大类:存款、贷款、中间业务,新网银行目前已落地2大业务:

1)以资金存管为主的中间业务。截至7月底,新网银行已签约80多家网贷平台,营收来源主要为首次接入费和后期运营按业务体量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而此前有报道称,新网银行也在同业拆借市场为网贷平台提供资金支持。

李秀生表示,资金存管只是合作的开始,后期还可以拓展智能支付、联合建模、黑名单、不良资产处置以及ABS等合作,通过技术实现资金、资产的高效对接;同时,也为新网银行自身触达更多C端个人用户(投资人和借款人)。

2)贷款业务。与普通信用卡最高10万元额度的产品不同,新网银行聚焦于社会中坚客群消费升级和零时周转的需求的中大额在线授信,从而形成差异化。其自营的“好人贷”产品,通过微信运营,提供最高100万的纯线上消费信贷。此外,还有针对创业人士的“创客贷”,走的是与地方政府合作担保路线。

目前,刚成立新网银行仅在成都设立了一个概念体验厅,并未对公众开展吸储业务。为快速开展业务,其资金来源包括注册资本金、同业拆借等。据亿欧了解,银行同业拆借资金的利率约为5%,比银行存款高出2个点。而民营银行当前的发展趋势似乎也并未完全放弃吸收存款业务。

对此,李秀生向亿欧表示,“民营银行可以吸储,只不过作为新型银行,吸储能力与拥有众多线下网点的传统银行没有可比性,因此新网银行现阶段在业务上更注重单点突破,做到极致。”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