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穆斯林的葬礼》

几年前读过《穆斯林的葬礼》,但不给力的记忆能力,让我对这本书留下的唯一印象是,故事好看,仅此而已。

多年之后再次读阅,一方面是为了摆脱周末被手机牢牢绑架的困境,另一方面为了找回“故事好看”的印象背后,触动内心的情节。

书中围绕着两条故事主线轮流讲诉,一边是“玉”,由盛至衰,另一边是“月”,从圆变缺。故事里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悲情,韩子奇的一生与玉紧密相连,因为玉而养家糊口、声名显赫,也因为玉而家破人亡、远走他国。韩新月与楚雁潮的师生恋情,阻挡于宗教的信仰,也阻挡于世俗的眼光,也阻挡于病魔对生命的掠夺。

故事的最后,玉和月两条主线终于汇合,汇合点竟是新月的病逝,是梁冰玉和韩子奇之间私情的揭露,是墓碑前轻柔徐缓的小提琴声。

 

好似一部情节复杂的电视剧,而我是屏幕前入迷的观众,久久不愿换台。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