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啊,那些事——一个程序员的奋斗史》十三

121
    张文香病假回来了,不过并不是两周,而是一个月。回来的时候,没有什么病态的倦容,红光满面,比请病假前要精神多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像大病一场的模样。好久不见,陈莉和麦吉自然是上前嘘寒问暖,询问病情之类。不过张文香的口风很紧,对于病情只字不提,只说身体不好,休养了一段时间。
 

    张文香真的是大病一场吗?段伏枥不禁有点疑惑。但这怀疑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去深究。即使不是,知道真相后又有什么好处呢?
 

    武总见张文香回来,自然也是万分高兴,甚至回来当天还请大伙吃了顿饭,以示庆祝。武总的说辞是,难得人员这么齐整,不庆祝下怎么行呢?当然还是和以往一样,饭桌上少不了对前程的美好描绘。
 

    这段时间的工作算是波澜不惊,但生活中却有很大改变。段伏枥将在泥岗村的房子给退了,搬到了自己的房子。段伏枥和徐雅思是两个节俭的人,不舍得花钱请车搬家,而是每个星期两人提一点,居然硬是借助公交车完成了搬运。
 

    搬到自己的新家自然是高兴,可苦恼也接踵而来,最大的问题便是交通。由于地铁还在修建中,自然是不可能乘坐,而公交车由于深惠路在修,所以也经常塞车。从桂芳园到国贸,十公里左右的距离,有时候居然要开上一个半小时。甚至有一天,由于塞车太严重,还出现过万人徒步过布吉关的情形。
 

    本来段伏枥打算搬完家之后就重新找工作,但看此情形这心思也只能先搁置下来。对于电子行业来说,罗湖区永远不是主角,南山的科技园才是圣地。在这个地方,云集了腾讯,迅雷,创维等一大批大家耳熟目详的企业。可如果在这里找了工作,那么每天的交通便成了问题,说不定哪天早上上班,到了公司就已经下班了。
 

    武总这个人,成不了大事,段伏枥已经下定了离开的决心。现在对于段伏枥来说,并不是走或留的抉择,而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问题。什么时候地铁开通,就什么时候走;只要地铁一开通,就立刻走!只是这地铁的开通,怎么等得那么让人心焦呢?这开通的日期延了又延。
 

    三个月做出可生产的机器的计划如意料之中一般没有达成。这也难怪,微永芯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车机,想也觉得不可能从无到有三个月就能批量产嘛!只是这种事情,段伏枥能想到,做这行的也能想到,偏偏武总就想不到。或是说,武总也许也想到了,但心存侥幸,觉得三个月还是有可能做出来。可惜技术这玩意,是什么就是什么,来不得半点虚的;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想法就有所改变。
 

    只是这么一来,无辜的小黑又再一次成为了武总的出气筒。无论什么过错,不管什么脏水,武总都往小黑身上泼。或许小黑已经习惯了,或许早已经对此麻木,每次被武总劈头盖脸骂完之后,还能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不过改变还是有的,至少小黑现在会主动问段伏枥BSP的相关知识了,而这是段伏枥所乐于看到的。或许在小黑的心里,也觉得武总这人不值得再追随,他也要为离开做准备了吧!
 

    骂归骂,该忽悠的事情,武总绝对不会含糊。虽然微永芯没有做出可量产的车机,但毕竟还是做出了样机。只不过这样机在段伏枥的眼中完全是比山寨还不如,可武总还是非常高兴地拿了两台机器到台湾去了。
 

    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武总就给小黑打了电话,那暴跳如雷的声音就连旁边的段伏枥也听得一清二楚:“你到底是怎么盯着他们干活的?我这机器拿到台湾,居然上面按钮就掉了!这是用鼻涕黏的呐?你到底怎么搞的?有没有一直看着人家在干活?!”
 

    小黑委屈地说道:“他们里面装配成怎样我也看不到啊……再说了,那天你让我去拿样机,我过去他们就装好了的,我就直接拿回来了……”
 

    小黑这话让武总更为火大:“装好了你就不会让他们拆了给你看啊?等你确认完了再组装上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次回台湾有多么重要,这可是关系到你们前途耶!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帮你们耶,你们居然这么不上心!还有啊,这台机器的收音机进不去是怎么一回事?!”
 

    “武总,你拿机器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有台机器的收音机有点问题吗?你不是说没事吗?”
 

    武总的声音更加彪悍了:“是啊,可我以为只是小问题,没想到居然是进不去!你让我现在怎么办?我今天就要给他们看样机耶!我不管了,你赶紧打电话问问微永芯的工程师,看看怎么办!”
 

    说罢,武总也不等小黑有何反应,便匆匆挂了电话。即使微永芯的工程师找到了问题的解决根源,那又能怎样呢?这看起来十有八九是硬件问题,天高皇帝远的,又怎么帮你武总来修车机呢?
 

    不过呢,即使有点小麻烦,武总那口若莲花的忽悠水平也可以将之掩盖,这从一周后武总回来时那笑脸就能看得出来。
 

    在早会上,沈俊问了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武总啊,那个收购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
 

    收购的结果既不是成功,也不是失败,这答案让大家觉得啼笑皆非。只听武总说道:“我拿了两台样机过去,他们见了非常满意。这收购本来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没想到在签字之前,他们才发现原来收购的不是安勒斯,而是安勒斯的一个部门!哎,他们就觉得,为什么一个部门要花那么多钱?所以他们这个收购案又必须重新走流程。”
 

    听了武总的说辞,段伏枥不禁哑然失笑。在签字的时候,才发现是收购的是一个部门,这个乌龙摆得也太大了吧?这完全和KSF的大公司地位完全不符啊!当然,估计这也不完全是KSF的错,很可能武总一开始就在故意误导,想看看最后能不能浑水摸鱼捞一把。
 

    武总似乎怕大家失望,继续说道:“虽然收购案又重新开始,但你们也不要灰心,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这次回台湾,我还跟KSF申请了一笔资金,用来给你们每个月发奖金。”
 

    本来以为武总又是信口开河,没想到这次居然是玩真的。没过几天,段伏枥发手机上就收到到账通知,而张文香也拿了收条让大家签名。
 

    不过事情总没那么顺利,在领完钱之后,张文香让大家多交几个身份证号码,并且这号码的所有人现在还不能在深圳交过税。对此张文香给的理由是,武总是按人头向KSF申请奖金的,所以必须多交以身份证号码以凑够人数。对于这点,段伏枥倒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以武总的个性如果不搞点鬼那才叫奇怪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所以段伏枥也很自然地将伍定轩的身份证号码提交了上去。
 

    只不过呢,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却让段伏枥改变了看法。奖金收条签收后没多久,沈俊就被武总叫到了会议室。没过一会,沈俊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小黑见状,好奇地问了一下。没想到沈俊气愤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啊!武总刚刚叫我进去,让我把爸妈啊身份证号也交出来!我就说,我领的那两千块钱奖金,以深圳的最低工资标准来算,我交的那两个身份证号就够了,所以我就不交!没想到武总就发飙了,说我不识大局,我们就吵起来了!气死我了!”
 

    沈俊的说法没错。大家领的奖金最多就两千块钱,这只要两张身份证就够数额了。那为什么武总还要沈俊拿出更多的身份证号呢?要知道,张文香是武总的心腹,像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遗余力,身份证号能多交就一定不会少交。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武总还要沈俊多交身份证号,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武总向KSF所申请的资金绝对不是小数目!
 

    看来在奖金这事上,估计又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了。说不定大伙满心欢喜,其实只不过喝的是别人的一口汤而已。算了,想那么多又能干啥呢?有得领就好了,知足者常乐吧!

122
    时间一天一天过,转眼间,距上次的提交微软最有价值专家的申请已经有三个月了,最新的一次名单也要出炉了。对于这次的评选,段伏枥是有相当大的信心:书都出了,总该能评上了吧?
 

    只可惜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便是如此。这一次段伏枥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因为新公布的名单中再次没有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当选MVP呢?难道自己没有实力吗?可自己出书了啊!难道自己没有热心帮助别人吗?可哪次网友发过来问问题的邮件有不回的?段伏枥不停地问自己,究竟自己为何得不到这称号。
 

    虽然段伏枥很伤心,但这毕竟也是一阵子的事。得不到就得不到吧,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很多人都有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心态,段伏枥也是如此,自己就很想写一篇博文,说说自己对这奖项如何的不屑。可刚敲打两字,段伏枥就放弃了:特意写博文说自己如何不屑于微软最有价值专家的项目,其实不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自己很在乎吗?这种自欺欺人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妙,以免贻笑大方。
 

    或许自己真的无缘于这个奖项吧!只是无论如何,生活该咋样还是咋样,还是按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吧!微软最有价值专家这奖项,自己就当从来没有申请过吧!
 

    正当段伏枥已经将自己心态放平和,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个奖项的后的第四天,段伏枥接到了CSDN编辑打过来的电话。
 

    CSDN编辑确认了段伏枥身份之后,直接问道:“这个季度的微软MVP你不打算参加申请吗?”
 

    这话真是勾起自己的痛苦回忆,段伏枥无奈地笑了笑,回答道:“我上个季度也申请过啊,可是没有选上……”
 

    “嗯,上次的申请表我有看到。不过,既然有机会,为何你不再尝试一次呢?你可以将这三个月做了什么东西完善完善,再提交一次啊。”
 

    “可这三个月好像我没干什么好事……”段伏枥说的是实话,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移植,所以基本上在博客中很少更新技术文章。如果要提交申请,那么就和上次申请提交的资料差不多。既然上次都失败了,那这次怎么可能会成功呢?
 

    CSDN的编辑依然不肯放弃,继续劝说道:“我觉得,有机会,你一定要试试!”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段伏枥也不好拂别人的好意。于是将上次的申请资料改了改,删掉了一些过期的资料,就直接发给了CSDN。由于段伏枥已经对此心灰意冷,所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抄送给微软项目组。
 

    申请发完之后,段伏枥就再也没管了,因为自己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估计又会和以前一样落选。与其在这事情上纠结不休,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想想这移植的事吧!
 

    .NET Micro Framework移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总的来说,大部分基础已经完备,现在只差一个部分:USB。
 

    其它部分还好说,移植难度并不是很大,即使真的无计可施,大不了就忽略掉这部分,也不会对系统的运行有多大的影响。可USB就不同了,即使真的毫无对策,也必须要想出方法。因为对于.NET Micro Framework来说,最终的目的是可以跑C#程序,而跑C#程序的前提条件是可以通过USB来下载。如果没有USB,那么运行C#程序就无从谈起,移植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这么重要的组件,段伏枥对此却是一穷二白。除了知道USB长得是那个样子以外,段伏枥啥都不知道了。那怎么办?没办法,从零开始学起咯。
 

    段伏枥首要做的,便是入门的资料。那些经典的USB教材大多是又厚又重,里面的内容如果学通了自然是好,可段伏枥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么多的精力去纠结这个细节。所以段伏枥将眼光投向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圈圈教你玩USB》。这本书主要是以实例的形式从无到有教初学者如何完成一个USB模块,这些内容在很多老鸟眼中完全是不屑一顾的小儿科,可在段伏枥眼中却如登天一般。什么端点啊,传输模式啊,这些名称段伏枥连听都没听过,更不用说还要在上面做文章了。
 

    可对于程序员而言,有一句格言:凡是代码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句话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件事,只要代码能做出来的东西,你就一定要能够做到。USB不懂?学呗!协议搞不清?动手做呗!
 

    不过在此过程中,段伏枥深切感受到公司实力的大小对个人工作的影响。USB在刚开始的阶段,需要主从设备互相沟通,以确立设备的属性;如果这部分没有成功,那后续的传输无从谈起。可段伏枥卡就被卡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识别设备。更郁闷的是,由于USB设备的识别有时间的限制,所以不能通过串口输出打印信息来判别,因为这会导致时间的延长;也不能通过USB HOUND软件来抓取数据,因为那是建立于设备识别之上的。左也不是,右也不成,段伏枥感到无从下手。和网友叶帆沟通过,他也曾经卡在这个阶段,不过他却不像段伏枥那样手足无措,因为他有USB分析仪。这是个好东西,要不也买个自己试试?可一听到价格,段伏枥放弃了:叶帆说他公司现在所用的USB分析仪价值一辆宝马!
 

    自己现在连辆QQ都买不起,还宝马呢!让武总去买?做梦吧!即使是工作中真的需要这东西,听到这价格武总肯定拒绝。何况现在还是自己偷偷做的移植,武总要是肯支持,不要说什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即使太阳从四面八方出来也不可能。那怎么办?瞎猜瞎蒙呗!
 

    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在这点被折腾了多久,段伏枥也忘记了。唯一给自己还记得的是,某次改动让电脑突然显示“STM32 RedCow”文字时的那种兴奋。当看到在设备管理器能够识别开发板的时候,段伏枥深深地呼了口气:这个门槛终于迈过去了!
 

    USB的移植难就难在识别。只要识别能够成功,剩下的数据沟通因为微软已经做好了相关流程,所以没有什么太大的难点。剩下的部分,段伏枥折腾了一周,终于也将其完成。
 

    USB的成功移植,意味着C#程序已经可以运行。看着VS2005在STM32开发板上成功地开始了断点调试C#程序,段伏枥终于可以自豪地对自己说:我已经成功移植了.NET Micro Framework!
 

    忍辱负重呆在安勒斯,忍受着武总那虚伪的言语,等的就是这一刻。之所以一直呆在安勒斯,不就是想趁着有自己可掌握的时间的时候完成这移植吗?现在这移植终于完成了,那么自己再也没有理由呆在安勒斯了。似乎,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123
    地铁开通的时间已经确定,那就是在两个月之后。算算时间点,如果这时候提出离职的话,按照公司规定,需要有一个月的交接时间,剩下的一个月刚好可以边找工作边休息。想想这么多年来,钱是没赚着,却整天忙忙碌碌的,从来没有休过一天的年假。现在难得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好好放松放松。
 

    不过跟武总这么多年了,虽然满腹的怨气,但真要提出离职还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正当段伏枥为此而烦恼的时候,武总将自己叫进了会议室。
 

    还没等段伏枥坐下来,武总就扔过来一片开发板,说道:“这里有块ST的开发板,你看看怎么样?看看做车机如何!”
 

    段伏枥满腹心事拿过开发板,假意翻看了一把,问道:“还行吧!怎么,难道想拿它来做车机?”
 

    “是啊,你知道它才多少钱吗?便宜啊!你下去看一看,给我整一个开发计划,明天交给我!”
 

    什么?开发计划?段伏枥有点恼了:“怎么可能?这芯片我什么资料都没看过,还不知道他们代码写得如何,特别是那些功能还必须验证一下,即使做评估,也没那么快啊!”
 

    见段伏枥违背自己的意见,武总有点不高兴了:“那好,那你说要多久?”
 

    “至少两周!”
 

    “那不行啦!这个案子是台湾方面要的,月底就必须批量产!我不管,你给我整出个开发计划来!”
 

    开什么火星级的玩笑!一个芯片,根本就没接触过,居然就要一个月出量产,这时间点能整个可以正常工作的样机都勉强!武总你到底懂不懂工程啊?段伏枥不甘示弱,说道:“那好吧,我给你弄个开发计划出来,反正这计划肯定是实现不了的!到时候最多一拖再拖咯!”
 

    武总一听,也怒了:“那不行啦!那这个开发计划做了没做有什么两样?!”
 

    反正自己已经决定要走了,根本就没打算给武总再留什么情面,一反常态地提高了音量:“那你说怎么办?你连看芯片资料的时间都不给,对这芯片完全不熟,你让我怎么做计划?”
 

    武总听了,更加怒了,近乎咆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案子是台湾要做的!要是做不出来,他们根本就不会收购我们!你到底懂不懂啊?你到底还想做不做啊?”
 

    等的就是武总你这话!段伏枥也怒气冲冲地回道:“这样子你让我怎么做?大不了我不做了!”
 

    武总此时已经气急败坏了:“你真是不可理喻,你给我下去!”
 

    武总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粗暴的语气对段伏枥说话,可段伏枥非但没有觉得半分伤心,反而觉得有说不出的舒畅。以前对于武总的命令,都是曲意逢迎,今天终于可以一舒心中的怒气了。
 

    如果是在以前,武总下达这样的指令后,段伏枥肯定是乖乖地交上开发计划。至于无法按计划进行,那不是常有的事吗?这么多年来,武总定下的计划,哪个是按时过的?不都是拖了又拖。今天之所以如此和武总棋逢相对,是因为自己已经打算离开,没必要再给武总留面子。
 

    被武总赶出会议室,段伏枥坐回自己的位置,打开早已经写好的辞职信,输入18楼的人事经理的地址,轻轻点了下“发送”。当然,自然少不了给武总抄送一份。邮件发送出去了,段伏枥并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有点忐忑不安:武总看了这邮件,会有什么反应呢?
 

    不久之后,张文香在QQ上给段伏枥发了条信息:“听说你想要走了,怎么回事?放心,我们只是私底下说说,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段伏枥看着这话语,不禁冷笑起来。自己的离职邮件,根本就没有抄送给张文香,而她之所以知道这消息毫无疑问是武总告诉她的。毫无疑问,武总是放不下身段来问段伏枥,所以便假借张文香之口探探情况。这样也好,否则武总问起的时候,自己还真不好答。至于张文香所说的,不会告诉别人,那也只是说说而已,估计话还没出门就转入武总的耳朵了。
 

    虽然段伏枥意识到了这点,但还是太过于年轻气盛,没有压抑住自己的情感,而是直言不讳:“老实说,我对武总已经失望透顶。俗话说,跟老大要跟对人,而我觉得武总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听了段伏枥如此激烈的言语,张文香知道自己去意已决,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好吧,你走你的阳光大道去吧!希望你一切顺利!”
 

    张文香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异样的感觉呢?段伏枥不禁为自己不加修饰的言语有点后悔。
 

    如果段伏枥走了,那么做软件的剩下的就只有小黑一人了。关于这个问题,段伏枥曾经问过小黑有何打算。小黑的答复很简单,由于担心自己的技术水平,所以不敢去找工作;但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又觉得武总并不是那么可靠,何况工资也好久没涨了。段伏枥听了,给小黑出了个主意。自己走了之后,武总如果还想做这个ST案子的话,那么只能找上小黑。那么现在小黑不妨趁自己还在的时候,多学点ST的相关知识,这样在武总要开始的时候也有所准备。当然,最重要的是,还可以趁此机会提高薪水。
 

    小黑听了,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果然,没过两天,武总就把小黑叫进了会议室,讨论ST案子的事宜。早已做好准备的小黑,对此自然是胸有成竹对答如流,而结果也是令人欢喜的。据小黑的说辞,武总答应在段伏枥走了之后,将段伏枥的那份工资算给他。段伏枥听了,也为小黑高兴。反正自己是要走了,自己那部分工资如何分配,又和自己有啥关系?
 

    只不过一切看起来很美好,可搭上武总这个出尔反尔的祖宗,从来没有顺利的事情。第一次谈话之后,小黑细细想了想,觉得还有点不放心,因为武总说是等段伏枥走了之后加工资,可没说具体的时间点。如果是两三年之后,那岂不是完全没有意义?所以小黑决定,如果武总还找他谈话的时候,他一定要好好确认一下。
 

    机会从来不会那么遥远,没过几天,武总又找小黑谈话了。趁此机会,小黑自然会将问题提出。只不过,事情的发展永远出乎大家意料。
 

    半个小时不到,小黑黑着脸从会议室出来,还没等大家发问,自己就先开口了:“我实在是受不了武总了!你们知道吗?刚刚我问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提工资,他居然说从来没有这回事!并且还说,我是在威胁他!我靠!那天明明是他答应我的!”
 

    小黑继续愤愤不平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领导的,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说话算数!算了,我也懒得受这窝囊气!我也要走了!”
 

    小黑倒是没有半点磨磨唧唧,坐下来立刻写了封辞职信,发给了楼下的人事部经理。对此,段伏枥没有做任何的阻止。自己都要走了,还要劝自己属下留在火坑,那也太过分了吧?
 

    当小黑将邮件发出去之后,段伏枥跟小黑打趣道:“我敢肯定,今天张文香肯定会在QQ上找你,然后说私底下聊一下。”
 

    小黑笑了笑,似乎觉得不太可能。和张文香,有啥好聊的呢?只不过很不幸,段伏枥猜对了。果然不久之后,张文香就在QQ上给小黑发了信息:“小黑,听说你要走?怎么回事?我们就私底下聊聊,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张文香说不告诉别人,猪听了都会笑,小黑自然也不信。不过张文香绝对没有预料到的是,小黑会将他们两人的话语原封不动复制给段伏枥。所以段伏枥非常幸运地,看到了张文香是如何嚼舌根的。
 

    小黑回道:“是啊,武总不给我加工资所以我就走了。”
 

    “其实小段走后,他那份工资转你头上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有信心将这ST的案子做好吗?”
 

    “当然有了,老大将所有的东西都毫不保留交给我了,所以我肯定有信心!”
 

    “小段他会有这么好吗?我觉得他不把这些东西藏起来就不错了,他还会教你?姐姐问你句话,你要走,是不是小段怂恿的?”
 

    “没有啊!是武总逼我的!他不涨我工资!”
 

    “武总不涨你工资,可你也不能威胁武总啊!”
 

    “我哪有威胁他了?本来是他要加我工资的,结果我问他什么时候加,他居然说从来没有这回事!”
 

    “这样啊?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我帮你问问。辞职的事情,你先别急,等我问了再说。还有,你千万别被小段蛊惑了哦!”
 

    看到张文香的言语,段伏枥是彻底的无语了。小黑倒是对此不屑一顾,说道:“靠,这女人!要是信她的话,我就是个傻子!懒得理她!”
 


    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小黑也确定要离职了。如果段伏枥和小黑都走的话,那么研发部再无软件人员。只是,这个离职,会不会顺利呢?

124
   既然已经提出了离职,那么这段时间对于段伏枥来说是非常轻松的。不用去考虑什么代码,不用去考虑什么公司的前途,甚至是所谓的责任感也可以暂时丢在一边。每天都可以正常上下班,也不用去惧怕武总的脸色:你要是不爽,就把我给炒了啊!那我还可以得赔偿金呢!
 

    这天和往常一样,段伏枥正在百无聊赖地上网,突然沈俊小声问道:“你觉得武总和张文香的关系是不是有点不寻常啊?”
 

    估计不止是沈俊,公司的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没证据罢了。到沈俊今天这么直接,是否知道了些什么东西?段伏枥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
 

    “那不是有台微永芯做的车机吗?因为少了根电源线,所以一直无法测试。然后我问武总要,武总说那电源线在家里,第二天再给我拿过来。可快吃完饭的时候,武总接了个电话,对方好像在问武总是跟谁在一起啊,打算什么时候吃完啊之类。,感觉上非常亲密。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武总不是老说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吗?所以我就借口要玩玩武总的手机,拿过来偷偷看了一眼号码。你猜,是谁?”
 

    “张文香?”
 

    “对啊!我看短号,就是张文香的号码!后来我们快吃完的时候,武总先走了。我觉得好奇,所以也偷偷和小黄跟了下去,结果远远发现张文香在递给武总什么东西。后来武总拿过来,那就是我所需要的电源线!武总不是说这电源线在家里吗?为何张文香能拿到?为何张文香给一根电源线还偷偷摸摸的?所以,我觉得他们俩关系不一般。”
 

    “或许吧……”段伏枥淡淡地回了一句。不仅沈俊有如此感觉,楼下的同事也同样说过类似的话语。不过别人倒没这么直白,只是旁敲侧击地问:“张文香是不是住在那边啊?因为好几次我晚上都看到她出来。”
 

    言语言外,都透露一个信息,只是大家密而不宣罢了。段伏枥虽然也觉得这有问题,但还是没有往坏方面想,或许人家只是刚好路过,或是刚好到那拿点东西呢?有时候,可能事情就那么简单,只不过是旁人想多了。
 

    又有时候,世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曾经的陌生人可能一不小心居然走进自己的圈子,甚至和圈子的人又有那么点关系。这不,周六的时候,徐雅思的弟弟请吃饭。理由很简单,想让姐姐徐雅思见见见其女朋友。
 

    徐雅思弟弟的女朋友长得还不错,虽然达不到秀色可餐的地步,但至少也不远了。相对来说,他女朋友带来的一个姓汤的朋友,就显得漂亮许多了。漂亮归漂亮,但怎么看起来有那么点面熟呢?
 

    段伏枥脑海中将所有的可能过滤了一遍,然后定格在一个画面:莫非,她就是……?段伏枥小心翼翼地问道:“美女,似乎我们在哪里见过?你是不是在八卦岭卖花啊?”
 

    汤美女一听,也想起了什么,指着段伏枥说道:“啊,我想起来啦!是你,你就是说我是二奶的那个!”
 

    呃,二奶……自己当时确实是这么说的。段伏枥尴尬地说道:“当时看你开了那么一辆好的车,又那么年轻,所以一时嘴快……”
 

    汤美女爽朗地笑了笑:“哈哈,行了,你也别不好意思了,我不在意!对了,你当时买花送的是这位美女吧?”说罢,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徐雅思。
 

    见汤美女没责怪,段伏枥稍微放了下心,说道:“当时不是我买花啦,是我朋友买的啦!”
 

    “哦?那后来你朋友成功了吗?”
 

    “当时没成功,但后来成不成功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现在他把人家骗到北海去了……”
 

    “哦?哈哈……”
 

    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之前又有那么一段偶遇,所以饭桌上都很谈得来。聊着聊着,聊到了行业上了。当段伏枥说自己在做车载设备的时候,汤美女接话了:“车载设备?是不是那个导航啊?我认识的一个人也在做这个!”
 

    如果能遇到同行,互相交流一下也好,所以段伏枥也很高兴地问道:“哦?他是在哪家公司啊?”
 

    只不过汤美女的回答让段伏枥大吃一惊:“哈哈,说起那公司的名字,我就忍不住大笑。叫什么不好,居然叫安乐死!叫这样的名字,能有什么好兆头?”
 

    安乐死……安勒斯?段伏枥一愣,小心翼翼地问:“你说的是安勒斯吧?”
 

    “哦?你也知道这家公司?”
 

    “嗯……我刚好就是在这家公司上班。对了,你那朋友是谁啊?”
 

    “她不是我朋友啦,只是一个地方的,我认识她而已。张文香,你应该知道吧?”
 

    张文香!汤美女居然认识张文香!刹那间,段伏枥觉得这世界怎么那么小。段伏枥撇了撇嘴,说道“嗯,同事,认识……”
 

    这一下子,汤美女也提起了兴致:“听说她在你们公司当上副总了,是吧?你对她怎么看?”
 

    因为不知道汤美女和张文香是什么关系,将自己的想法说起来万一引起对方反感,那场面就尴尬了。所以段伏枥不置可否回答道:“还好吧……”
 

    和段伏枥的支支吾吾相比,汤美女倒是干脆:“你有没有觉得她很虚荣啊?”
 

    段伏枥没想到有这么一问,愣了一下:“嗯?”
 

    汤美女显然对张文香有所不满,说道:“我觉得她很虚荣,经常喜欢炫!”
 

    “老样子,你似乎和她很熟?”
 

    汤美女对此倒也不隐瞒:“也不算熟了,只是小时候接触比较多而已。以前她爸爸和我家合伙做生意,一起赚了不少钱。那时候我们那边很多楼盘啊,商场都是她爸开的,比我们家有钱多了。可她爸喜欢赌博,又被小三骗了不少钱,生意上又遇人不淑,后来就破产了,欠了一屁股的债,从此她们家就再也没有起来过。
 

    “张文香还有个姐姐,后来是嫁到国外了吧,记不清是哪个国家了;不过她姐姐和她关系似乎并不好,以前经常听张文香抱怨,说她姐姐对她们根本不理不睬的,还说她姐姐经常看不起她。
 

    “估计是家道中落,以及她姐的态度,让她变得更虚荣了,生怕别人看不起她,所以老是想着傍大款。只不过她眼光不行,听说她在上一家公司的时候,勾引过老板,只不过后来才发现,这个老板根本就没钱……”
 

    “等等,”段伏枥打断道:“上一家公司?指的是安勒斯的上一家吗?”
 

    “应该是吧,好像是在华强北那里吧……”
 

    华强北?那不是在利剑电子那?段伏枥半信半疑地回道:“不可能吧?那时候我和她也是同事,没觉得她有什么异常啊!”
 

    汤美女噗嗤一笑:“如果对方真的很有钱,或许女的会说出来;但如果对方没钱,说出来不是丢自己的脸?白送上门啊!好像那时候那老板的老婆还怀孕来着。”
 

    老板的老婆怀孕的时候出轨?似乎黄华中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难道汤美女口中的老板指的是黄华中?不可能吧?段伏枥实在无法将张文香和黄华中联系在一起。但又不能不怀疑,曾经张文香盯着自己,让自己在skypine将黄华中给删掉,莫非就是为了掩盖这事情,害怕黄华中说出点什么?
 

    看着段伏枥怀疑的神态,汤美女为了加强说服力,继续举证道:“后来呢,张文香又找上了另外个老板,据说前段时间为此还流产了,休息一段时间呢!”
 

    前段时间?等等!那不是张文香刚好休假的时候?莫非所谓的重病指的是这个?
 

    看着段伏枥没回音,汤美女反问道:“小段啊,你觉得这个老板是谁啊?”
 

    段伏枥回了一下神,没有正面回答,换了个话题:“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我是听别人说的……”
 

    嗨,又是听别人说的!很多时候,有些人为了诋毁某人,总能说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话来。汤美女或许本来没有这个心,但那些说给她听的人未必没有。或许这些人曾经和张文香有过过节,为此才捏造了这些言语,而汤美女无意中又成了散布的工具。这些捕风抓影的言语,往往会让人信以为真,因为这些言语总是基于某件事情之上,有扳有眼。
 

    就像汤美女今天所说的,似乎都可以对号入座。为什么张文香想切掉自己和黄华中的联系,为什么张文香无论对错都站在武总这边,为什么武总总会维护张文香,似乎这一切都可以用汤美女的说法解释。
 

    如果那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自己不仅是武总手中的一颗棋子,更是张文香手中的筹码!张文香以前之所以这么怂恿自己和黄华中决裂,跟着武总去打拼,完全不是什么为了大家的事业,而仅仅是为了她的一己私欲,为了满足她的虚荣心而已!不,事实绝对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造谣!段伏枥不停地对自己这么说,强制要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
 

    只是无论怎么自由麻痹,段伏枥还是无法释怀。还是徐雅思看出了段伏枥的心事,轻轻地握了握段伏枥的手,说道:“没事了,反正你也要走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是啊!事情已经发生了,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难道知道真相,难道懊悔过去,会对现在有改观吗?既然对现在没有任何益处,那为何还要回头?还不如好好想着前路该怎么走吧!
 


    只不过汤美女今天这番话,倒是让段伏枥对张文香有了几分同情。本来是众星捧月的衣食无忧的富家小姐,却因家道中落而一贫如洗,那种心里落差是巨大的。在这种落差之下,也难怪张文香会想尽一切办法往上爬,即使是无耻地利用别人也再所不惜。突然之间,段伏枥觉得张文香很可怜,甚至对她有了那么点同情。可此时段伏枥绝对不会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居然会让这同情心消失怠尽……

125

作者:norains
 
来源:http://blog.csdn.net/norains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