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CPU

                                       我们的CPU<!---->
              胡伟武<!---->
我参与计算所的CPU开发项目,源于2000年10月一个偶然的机缘。10月中旬,所领导派我到<!---->
我的母校中国科技大学去进行招生宣传。这是我1991年毕业后第一次回到母校。我回到了<!---->
我原来工作过的实验室,十年前在那里,我曾经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做过一个与8086指令<!---->
级兼容的处理器作为本科毕业设计。这是一个用400多个74LS系列的芯片搭起来的电路,能<!---->
够运行8086指令系统中除了十进制和除法指令以外的所有指令。由于没有制版的费用,所<!---->
有的连线都是手工焊的。这次回去,我看到了我原来做的机器还静静地躺在那里。面对与<!---->
十年前一样凌乱的实验室和满桌触手可及的芯片、电容、电阻、电烙铁,我有一种重操旧<!---->
业的冲动,因为十年前那些没日没夜地与逻辑门、触发器、译码器、选择器玩命的日子有<!---->
一种深深的诱惑,至今我还可以如数家珍地说出好多当前我用过的集成电路芯片的引脚定<!---->
义。我想到了我们所正在筹备的CPU设计项目,于是我给我的师兄唐志敏打电话,他是计算<!---->
所系统结构室的室主任,目前正负责计算所CPU设计项目的准备工作。我开玩笑说一、二年<!---->
之内不把通用操作系统boot起来,提头来见。于是回计算所后,我就开始考虑CPU的指令系<!---->
统和流水线等问题。<!---->
2001年8月19日,前苏联解体的十周年纪念日,我们设计的Godson CPU成功地把LINUX操作<!---->
系统boot起来。当 “login:” 的提示符出现在屏幕上时,计算所北楼309房间一片欢呼。<!---->
到9月中旬,一个用我们自己设计的CPU的完整计算机系统已经浮出水面,该系统运行完整<!---->
的LINUX操作系统, 内核版本为2.4,可以做其他运行LINUX操作系统的计算机所支持的一<!---->
切事情,包括运行gcc编译器,X-window视窗系统,WEB服务器,SPEC CPU2000基准程序等<!---->
。我们最引以为豪的还是该CPU的系统结构设计。可以说目前世界上最先进CPU的系统结构<!---->
技术,该有的Godson都有,不少地方还有创新。虽然目前我们只是基于FPGA的设计,主频<!---->
也不高,但当我们的CPU运行到12.5MHz时,其性能已经不比50MHz主频的Intel 486差(当然<!---->
, 我们的主板比486主板要好),确切地说,浮点性能比486强一点,定点性能比486差。值<!---->
得一提的是,当我们用一个叫“偏执狂(Paranoia)”的测试程序测试CPU的浮点部件是否符<!---->
合IEEE 754标准时,奔IV处理器测出了浮点不严格符合IEEE 754标准而我们的CPU完全符合<!---->
标准。此外,在Godson中还专门针对网络攻击进行了安全设计,可以有效防止利用缓冲区<!---->
溢出技术进行的攻击。<!---->
应该指出的是,我们只是完成了一个CPU的逻辑设计,目前是用FPGA对这个逻辑设计进行验<!---->
证,只是一个阶段性成果,还没有进行投片。用李所长的话说,“三分之二的工作还在后<!---->
面”。如果我们对目前的工作沾沾自喜,那是很肤浅的。但即使是这个成果的取得,也来<!---->
之不易。个中滋味,酸甜苦辣俱全,很难为外人所体会。回顾我们开发Godson处理器的过<!---->
程,虽然不长,但有教训,也有经验,总结一下,对以后的工作是有好处的。<!---->
我们做CPU设计缘起于所长李国杰院士的直接推动。李老师是我接触过的院士中比较钦佩的<!---->
一个,因为他能够站在如何发展整个国家的信息产业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不是一个局部<!---->
的角度。现在我慢慢知道,他推动我们所做CPU设计是很不容易的。也许是由于前几年计算<!---->
所的反复折腾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使得很多人觉得计算所没有能力做CPU,李老师最后<!---->
只能把CPU设计作为一个计算所的所内项目先做起来。我在计算所连读书带工作十来年,也<!---->
是第一次体验到不用立项申请而直接开始做一个课题。CPU设计技术是核心技术,但市场壁<!---->
垒很高,即使现在已经投片出来很好的CPU,如果没有人用就会走入以前“鉴定会就是追悼<!---->
会”的怪圈。但我相信李老师在信息产业界的经验和影响力,所以决心做下去。<!---->
我的师兄唐志敏是系统结构室的室主任,他把握着整项工作的大局,领导整个CPU设计的总<!---->
体规划。他的大度和谦和能够把一批非常能干的年轻人团结在一起,使大家互相之间从无<!---->
猜忌。现在在科技界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就是一个年轻人作出一些成果之后,就喜欢独立<!---->
门户,结果造成了科研力量分散,干不成大事的局面。大家都在沾沾自喜地干一些几十万<!---->
或顶多是上百万的项目,形成不了很大的力量。在我们的项目组中,却有一批本身也很厉<!---->
害,能够独挑一摊的年轻人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同心协力干一件事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唐志敏是一个能够容人的领导。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所里后来立的一个CPU设计的项目中<!---->
,我是项目负责人,但包括项目申请书、每月一次的课题进展状况及支出情况表、以及鉴<!---->
定会材料等,我一个字也没有写过,全是唐志敏代劳,使我有90%以上的时间能够用在编程<!---->
和逻辑设计。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我在计算所十来年,见了不少下属帮领导写报告的事,<!---->
却从未见过领导帮下属写报告的。唐志敏在全局的把握和总体规划上也是有独到的见解,<!---->
至少是我所不能及的。关于我们未来CPU的用途,我的主张是自己做高性能工作站,但做出<!---->
来干什么以及如何与别人竞争却难说,唐志敏却非常有数,他说现在我们所的软件室正在<!---->
做电子政务,以后结合在一起做,至少在安全方面是国外产品无法竞争的。我当时觉得这<!---->
种眼光真是“高瞻远瞩、高屋建瓴”。<!---->
张志敏老师在我们的CPU设计中负责工程管理,他是李所长请来的客座研究员。根据我们自<!---->
己的分工,在我们设计CPU的队伍中,唐志敏是总负责,我负责设计,张老师负责工程管理<!---->
。张老师是责任心非常强的人,很义气,工程经验非常丰富。我最佩服张老师的有两点,<!----><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