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物理大神的八卦完整版——大爱物理

这套八卦最早是四年前在熊博网的留言那里看到的,当然那个留言也是转载。后来可能是因为《生活大爆炸》热播的原因,很多高校论坛都有转载,刚刚搜了一下还是这个最全。豆瓣上也有整理版但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可惜找不到原始搜集作者是谁了。

BTW:当年牛逼的熊博网都被封了快三年了,08年那个春夏之交后就再也不能更新和查看,还真是时光如梭啊。至今都不知道singularitys究竟是谁,那是俺唯一膜拜过的现实存在的大神高人,文章言辞极为犀利,嬉笑怒骂痛快无比,窃以为比韩寒高了不止一个数量级,现在也只能找到曾经的神迹碎片。想膜拜神迹的可自行搜索“singularitys”或者“熊博网”。

1.本内容,纯属网络收集,道听途说,如有任何错误,本人概不负责

2.feymann那扯淡的直觉

他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装牛b,明明自己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作出来的,非得装着一晚上想出来的,用来打击别人,不过他也碰上过对手,有次碰上个速算的大牛,从此他知道在某些人面前不能吹牛b。

3.feymann这人表面上不在乎名声,实际上很虚荣

他有次跟个朋友参加聚会,他路上抱怨说自己为盛名所累,讨厌人围着,他朋友,安慰他说今天没有物理圈的,我不说,没人知道你得过nobel,于是他朋友很老实的,遵守诺言,可是宴会开到一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feymann是nobel了,他朋友很郁闷,找了个人一问,原来是feymann自己到处说的,典型的甲方乙方徐帆表演的那个明星的现场版

4.关键是feymann虽然的确不错,但是他自己吹再加上别人帮着吹,吹着吹着就真的让人受不了了

比如那个所谓的拒领nobel奖,而且这个家伙明显的大嘴巴,作演讲不管对的错的一块儿来,他教学生算是nobel奖里面比较差得了(不知道算不算最差的),大概学生中的牛人我知道的就一个bjoken

5.说一下schwinger

这个人是大大牛,属于早慧那种,据说他十五岁的时候混得不好,在纽约一个什么社区大学混日子,但是有一天偶尔RABI和另一个牛牛在谈论一个量子电动力学的问题,这时候schwinger插进来,"这个少年尖锐的发言结束了这场争论",rabi爱才,特意托关系把他招进的columbia,从此schwinger一帆风顺……schwinger大概对数学特别有偏好,做的文章很难看得懂,据说是在他做自己的第一次场论报告的时候,除了bohr在那里点头同意,剩下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那里说什么,但是既然波尔点了头,大家就认为对了,紧接着feymann上去,也讲场论,讲自己的那套,这下更糟,连bohr在内,没一个听懂的,bohr据说说了一句特尖刻的话"你应该重学量子力学"

6.其实当时feymann得理论还是有人听懂了,一个是bethe,是他的同事,不断被他毒害 不懂也差不多了,另一个fermi,fermi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个idea,但是fermi一下子就抓 住了本质 大牛。feymann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在物理上,比他聪明的同时代人有个schwinger,这位是 真的比他聪明,而且功力深厚,无论feymann怎么追,也追不上啊。引文: about schwinger, actually feynman envies him. feynman's mum always compare they two to stipulate feynman and feynman finds it hard to defend himself, hehe.

7.fermi真的是可以跟爱因斯坦,bohr比肩的大师,非但目光锐利,善于抓住主要问题,而且思维敏捷,实验理论都是第一流大牛,还会教学生,作为一个物理学家,简直是完美。我认为是最好的物理学家之一关于场论,刚开始大家特别糊涂,自己算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只知道算然后feimi发了一片文章,结束了混乱。另外说一句杨振宁的博士导师不是fermi,他导师是TAYLOR,feimi的嫡传理论弟子是李政道。

8.杨振宁说的,现代数学的书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看了一页看不下去的,另一种是看了一行看不下去的。 数学家想打人请便 。

9.科学家的人品问题,一直是一个忌讳的话题

丁肇中闹的最郁闷的一件事情大概是他怀疑自己组内有内奸,结果导致slac人关于j/psi结果跟他一起发表,他认为是组内有人向slac透露了细节,这件事情闹的极其不愉快,丁肇中后来一直在CERN混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原因。

10.吴健雄的事情也是得罪了合作者,当年宇称不守恒实验肯定能获诺贝尔奖的,结果没有获得,这个是个很大的原因。吴不懂低温,是跟标准局的几位低温大牛合作的,实验结果出来以后,吴一个人写的文章,好像因此得罪了那几位。。。 吴健雄写文章压根没通知那三个,开会的时候别人都以为要讨论文章怎么写。结果吴健雄已经把文章拿出来让他们表态了,据说谈到排名的时候,吴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排名第一了。

11.大家现在都知道李杨闹翻了,其实何止他们一对儿闹翻了

weinberg 和格拉肖,两人高中同学,同在哈佛做教授,同时拿nobel物理奖,闹翻了。t'hooft and veltman,师生关系,闹翻了。veltman个人感觉不是很牛,但是几个学生都是大牛,奇怪。

12.有些人的工作是由于数理功底扎实,水到渠成,他们从事的问题别人同样去做也可能成功

但是海森堡的研究就非常奇怪,比如他不会严格计算湍流,但是猜出了二维湍流解,最后这个解被林家翘严格证明了,诺伊曼作数值计算也发现他是对的。量子力学的创立也是如此,谁也没想到他能够一开始就完全放弃轨道等经典概念,只从可观测量出发建立量子力学。戈德史密特作过氦光谱的问题,他想用轨道自旋耦合解释,费尽力气也没找到答案,然后海森堡开始做,他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可能与反对称波函数有关,结果作出了答案,这好像是反对称波函数的第一次应用。

13.说道轨道自旋耦合,还有一个fermi的故事,Mayer,就是那个女物理学家,大牛(好像终生未婚?)企图解释原子核的壳层模型,怎么都不成功,去问fermi,fermi问了一句,你考虑过自旋轨道耦合没有?于是她就成功了ft fermi,一句话就能这么牛。

14.说道自旋,讲讲自旋的故事

戈德史密特和另一个老大乌伦贝克当研究生的时候发了电子自旋的paper,他们拿给lorentz看,结果lorentz当时就指出,这样电子表面速度大于光速,违反相对论,不可能这两个人郁闷阿,赶紧去找自己的老板厄轮菲斯特,(爱因斯坦的好友,自杀了),结果老板告诉他们,文章xxxx了还安慰他们,没关系,年轻人难免犯错。然后这两个幸运的家伙就因为这个错误发了一篇可以说重要无比的文章。

15.再说一个倒霉蛋,也跟电子自旋有关

kronig,最早提出电子自旋的概念,可是拿着论文去找pauli,被骂了一顿,因为pauli指出计算不符合相对论于是他没敢发文章,对比下面两位,悲惨阿 。

16.戈德史密特和乌伦贝克两个人很郁闷,电子自旋这么重要,却没得nobel这还不是最郁闷的,最郁闷的是nobel委员会和大众总觉得他们得过了,没想着再补发。

17.pauli的刻薄在圈内无人能敌

海森堡得了nobel奖以后经常还被他骂的狗血喷头,不过pauli一生最遗憾,他是那个时代公认最聪明的物理学家,却没有做一个划时代的发现。他一生喜欢评论别人的东西,经常是一针见血,不过很可惜,他一生反对错了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个电子自旋,一个宇称不守恒。可能一个人过于敏锐了,对于一些违反常规的想法有一种本能的抵制。

18.当博士当的最郁闷的莫过于海森堡

做实验答辩,结果委员会中有老师对他不满,差点没让毕业。做理论,老板索末菲,给了个做不出来的题目,湍流,差点不能完成任务。不过超人毕竟是超人,他在不知道怎么计算精确解的情况下,猜了一个近似解,毕业了。最后那个结果也被证明是正确的。

19.说起来电子,想起了电子荷质比的测定,密里根油滴试验

现在都知道密里根的这个nobel是骗来的了。所以物理系曾经伪造数据的同学不必内疚,万一你给中国骗个nobel呢。

20.其实nobel奖中很多人不会带学生

前面说过feymann是一个,爱因斯坦更是典型,好像一个好学生都没有,feymann自己也承认不是个好老师,因为他一见到问题就想自己做出来。爱因斯坦呢?好像他习惯自己孤独的行走。也许是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方向太难,而且当时太偏,不愿意耽误学生。pauli有什么好学生吗? 海森堡? dirac?好像都没有。dirac是个典型,讲课只顾自己,别人说没听懂,他就照刚才讲的原样重复。pauli? 估计是对学生太凶了,曾经批评学生的论文, "连错误都算不上"。

21.不过pauli有一点比较好

他对每个人都很刻薄,不会因人而异。有次老爱作报告,做完了,pauli起立来了句,"看来爱因斯坦不是很蠢"。

22.pauli大概天生不适合作实验

据说他出现在哪里,那里的实验室仪器就会有故障。有次,某个老大的实验室仪器突然失灵(忘了是谁了)。他们就开玩笑说,今儿pauli没来这地方啊。后来过了不久,pauli告诉他们,那天他乘坐的火车在那个时刻在他们的城市短暂停留了一下。

23.杨振宁也是个例子

据说在实验室是不受欢迎的人。因为他走到哪里,仪器就坏到哪里。

24.讲到实验物理,大家都知道运气是很重要的,往往只有一次机会

不过有的人运气着实不错,连着两次错过nobel奖,居然还能有第三次。约里奥·居里夫妇——居里夫人的女儿和女婿发现了新的中性射线,却没有意识到是中子, 结果这个nobel奖被查德威克得了。第二次,他们发现了正电子的轨迹,不幸,又忽略了,于是nobel被安德森得了。最后一次,估计上帝他老人家已经愤怒了,给了个特别明显的,根本不能忽略的现象,稳定的人工放射性。这两人这次总算没忽略,拿了个nobel。上帝他老人家也够郁闷的,给居里家的人送礼都得送三次。

25.冯。诺伊曼的聪明是出了名的

据说有一次,维纳(似乎是他)有个问题想了一个月,没想明白。正好诺伊曼喜欢在研究院到处串门。这天跑到维纳那里去,维纳就跟他诉苦,诺伊曼问了一遍问题,然后就开始站在窗户那里对着外面 发呆。过了半个小时,他给了维纳答案。我估计再有自信的人碰到这种人都会被郁闷死的。

26.不过princeton高等研究院的诸位同仁比较有阿Q精神

他们是这么说的,:“你看,琼尼的确不是凡人,但在同人们长期共同生活之后,他也学会了怎样出色地去模仿世人。”恩,这个自我安慰的确不错。btw: 琼尼就是诺伊曼。

27.R.P.Feynman: "Physics is like sex:sure, it may give some practical results,but that's not why we do it." feynman说的这句话 xxxx right哈哈。

28.pauling的德语

pauling的德语到底有多差,我们不知道不。过有次他做了一个很好的文章,然后用德语写了份报告,给了索莫菲。索莫菲顺手扔到一边,让他用英文重写,叫另一个学生翻译成德文,然后发表了。

29.不知道应不应该强调,一个人的学术水平与他的人品不相关

看三个nobel的例子P.Lenard.1905年nobel,攻击爱因斯坦个人及其理论,手段恶劣。哈恩,1944化学奖 不过做的是物理,重核分裂,可惜绝口不提合作者梅特纳,甚至虽然主要工作是梅特纳做的。添加一个stark,就是那个斯塔克效应,1919的nobel这三个都跟纳粹关系不浅,其中lenard是希特勒的铁杆拥护者。要算上其他学科的,那人品不端的就更多了。

30.关于民科

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哈,属于打击对象哈。neemann是以色列的外交武官,不过业余喜欢物理,他好像有一段闲着无聊,然后问一个物理学家有什么可做的,然后那位告诉他说,基本粒子的分类是个有趣的问题。然后他去做了,得出了跟盖尔曼一样的重态方法,不同的是,他没得nobel奖。今天讲这个故事,我要说的是,我宁可错杀一千个民科,也不愿意垂首读一篇民科的文章。不要拿我说的这个做例子反对我,因为neemann毕竟是受过正规科学训练的,他的研究也是专业人士指导的 。

31.讲讲夸克发现的历史

现在一提夸克,大家都知道是盖尔曼。其实夸克最早叫ace,是兹维格起的名字。兹维格比盖尔曼要早发明夸克理论,发展的也完整的多,写了特别详细的一片大文章,基本上除了动力学,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可惜四处投稿悲剧,因为太超前了,可怜的他在cern待了老久,连个位置都找不到。这个故事说明,工作做得太好了,大家不一定认,为什么这么说呢?看下一个盖尔曼的故事。

32.盖尔曼在兹维格后不久也得到了夸克理论,然后想发文章阿。可是他跟兹维格不一样,兹维格年轻啊,没被人欺负果阿,不知道厉害阿。盖尔曼可是知道圈内那帮老流氓打击新奇思想的力度,盖尔曼老奸巨滑,写了一片奇短的文章,里面凡是关键的部分都说的含含糊糊,模棱两可,比如分数电荷,1964年盖尔曼在《物理通讯》上的一篇论文中说:“将夸克看作是质量有限的物理粒子(而非无穷大质量极限的纯数学实体),而推测它们的行为方式乃是一个玩笑……在最高能量的加速器上寻找带有-1/3电荷或+2/3电荷的稳定夸克,抑或是带有-2/3电荷或+1/3电荷或+4/3电荷的稳定的双夸克态,将促使我们确信并不存在真正的夸克!”然后他又找了一份不是很牛的杂志,发了可怜的兹维格,夸克理论都在圈内流传很久了,他的文章仍然到处悲剧谁让他写的太详细了呢。

33.还是关于可怜的兹维格的

他想在大学谋个职位,可惜没有成功,因为他的关于夸克理论的文章使他在cern名声扫地,某位德高望重的理论物理老前辈评价说那文章纯属江湖医生的手笔。恩,这位老前辈不知道是不是杨振宁,嘿嘿,听说他到现在还不承认quark理论。

34.关于被人误导

Weisskopf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物理博士后,,因为他做的博士后时间长,出的成果也特别的好,好像就是刚开始找工作不是很顺利不过他也有很郁闷的时候。有一次,他计算了量子电动力学的一个问题,然后得出了结果,不久,费曼和施温格(maybe) 也对这个问题得到了他们的结果,不幸的是,费曼和施温格的结果一致,但与Weisskopf的不一致,于是Weisskopf这篇文章没敢投。一年之后feymann和施温格发现是他们两个错了。像不像少数派报告?

35.经过仔细的研究Nobel奖历史,俺发现了一条很牛的规律

如果你是nobel牛人的儿子,那么有可能获得nobel,比如thomson父子。如果你不是他们的儿子,那么女儿也有可能,顺便带上女婿不过这种可能太小了。最大的可能就是当牛人的弟子。当然你眼光得选好,爱因斯坦那种是不能跟的。比如当年从米国去罗马跟fermi的五个postdoc,bethe,Edward Teller, George Placzek, Felix Bloch, and Rudolf Peierls里面bethe和bloch是nobel,几率40%。fermi在芝加哥带的博士如下George Farwell, Anderson, Wattenberg, Harold Agnew, Goeffrey Chew, Marvin Goldberger, Jack Steinberger, Owen Chamberlain, Richard Garwin, T. D. Lee, Uri Hasber-Schaum, Orear, John Rayn, Schluter, Rosenfeld, Horace Taft, and Jerome Friedman其中四个是nobel,几率不到25%,但仍然惊人比起买彩票,多大的几率阿。

36.fermi有次在讨论班上讲群伦,他先讲了Abelian groups,然后是Burnside's theorem然后是...讲了老半天,讲道了群的定义 然后学生就抱怨阿,说怎么讲的这么乱,fermi然后来了句:"群论就是一堆定义的堆砌而已。"他讲课的顺序很简单,就是按照weyl的那本群论的index讲的,所以才会从a到g。

37.fermi对物理学家有自己的分类办法

1。某些他认为自己可以从对方身上学到一点东西的(在50年代的芝加哥,这样的人只有一个,盖尔曼。

2。有勇气反对他的人,(不幸的是,fermi通常认为自己是对的)。

3。能够几乎自动的接受他的想法的人,这种人可以做助手。

38.据说海森堡给自己弄了个墓志铭,"He lies somewhere here" 直译就是 他在这里,且在别处。俺翻译水平不高,谁英语牛最好重新翻译不。过明白不确定原理的应该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39.波尔兹曼

是伟大的统计物理学家,他对现代的统计物理理论做了奠基性的工作,其中包括了俺一直不太懂得H定理,和谁都不会精确算得波尔兹曼方程,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基石并不是那么牢靠。不幸的是他一生在与自己的学术对手作斗争,被迫不停的宣传原子论,更不幸的是学术上的斗争竟然引入了人身攻击,攻击他的人就包括爱因斯坦很很佩服的马赫。不幸的波尔兹曼最终死于自杀,更不幸的是他刚死,他的对手就都承认了原子论。伟大的波尔兹曼生前很少有支持者,年轻的planck是这少数支持派的一员,但是可怜的planck,波尔兹曼压根看不起他,认为planck和自己不是一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张厚脸皮和一颗麻木的心对于科学工作者是多么重要啊 。

40.讲个波尔兹曼的八卦纪念一下他吧

波尔兹曼大约上课不喜欢往黑板上写东西,然后学生经常抱怨听不懂,然后学生complain阿,说老大,证明太难了,以后往黑板上写,别光讲,我们记不住。波尔兹曼答应了。第二堂,他又在课上开始滔滔不绝,从a变换到b,b到c...最后总结说,大家看这个东西如此简单,就跟1+1=2一样。然后他突然想起对学生的承诺,于是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写了“1+1=2”。

41.今天讲讲实验物理学家是怎么骗钱的

1969年,Robert Wilson, fermi lab的第一任老大,被要求向国会报告fermilab在增强国防中的作用。wilson是这样描述的,"我们的实验将给国家带来荣誉,但不可能对国防有任何的直接益处,不过我们有一点可以明确,建造fermilab将使的这个国家更值得保卫",原文是except to help make it worth defending。

42.多普勒是怎么验证多普勒效应的

恩,大家都知道,限于当时的条件,多普勒同学不可能像我们一样运用计算机阿什么的记录下波形文件,然后比较频率。那他怎么办呢?他请了一帮吹小号的坐在火车拉的平板车上,然后请了一帮能听出绝对音高的音乐家坐在铁轨旁,让那帮音乐家用他们的耳朵记录下火车靠近和离开的时候的声音。多普勒公式就是这么验证的,实验大牛啊。

43.就俺所知道的,大概很少有物理学学家不鄙视哲学家的,虽然ph.D的意思是哲学博士。feynman同学大概就是其中的代表,他有次给朋友写信说到"最近一切都好,就是我儿子让我担心,他居然想当个xxxx哲学家"。

44.说起来哲学家,就能联系到宗教

上次我看到教皇对霍金弯腰的那条消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伽利略在宗教审判所认罪的时候的私语,"但它(地球)的确是在转动阿"。爱因斯坦文章中经常提到上帝,这使得宗教人士颇为兴奋,甚至到今天,国外的基督教徒经常拿这个做理由劝学自然科学的信教。本来嘛,你们老大都信这个。可惜爱因斯坦早就驳斥过这种说法,他宣称,他所信仰的,是斯宾诺萨的那个上帝,即自然。

45.据说有个传说是有人问爱丁顿,说当世只有三个人懂得相对论,爱因斯坦是一个,您是一个。爱丁顿沉默了半天,那人说您不必如此谦虚吧爱。丁顿说,我再想那第三个人是谁。这个故事真实性不可考,不过下面的应该是真实的。当年普朗克劝爱因斯坦去柏林,爱因斯坦推辞说,“相对论不算什么,郎之万说全世界也就12个人懂"普朗克回答道"可是这12个人至少有八个在柏林。"可见当时德国物理学研究之强。

BTW:爱丁顿当年做验证爱因斯坦关于光在引力场偏转的实验,误差跟结果一样大,但是还是发生了,可见有时候实验误差100%也没有关系。

46.物理学家的良心

奥本海默对自己造出来原子弹极为后悔。据说曾经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说,“我双手沾满了鲜血"气的杜鲁门破口大骂,甚至说"是我下令投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俺支持杜鲁门。

47.美国人很喜欢吹捧费曼的聪明,甚至有本关于他的传记,名字直接就叫genius俺很不爽阿,这就是genius了,小爱怎么办啊。后来看到pais写小爱的book了, 名字就叫 subtle is the lord一语双关,牛啊。

48.有人说俺对feynman不公平

俺其实还是很佩服feynman的。俺天天算得就是他画的那些鬼图,算到吐血,不佩服都不行这。段要讲的是feynman泡妞的本事,这项技能在物理学界大概feynman是老大了。feynman年轻的时候在cornell当教授,经常跑到舞会去跟女学生跳舞,聊天,然后每次他自我介绍说是教授,就被骂做骗子,姑娘然后就跑了。feynman过了好久才明白,自己当教授的时候的确太年轻了。好像那时美国还没有老师与学生不能date的规定。下面说说feynman的最后一个老婆,格温尼斯。

49.格温尼斯是个ppmm,而且胸怀大志那种的,要环游地球。然后她在日内瓦碰到了feynman,feynman同学听说她要环绕地球,而且现在打工的工资那么少,不禁义愤填膺,充满爱心的跟她说,到俺米国加利福尼亚的家来当管家吧,俺给你高工资,你可以很快有钱环绕地球。于是格温尼斯就这样被骗到了米国,然后不久被骗成了feynman的老婆,环绕地球?当然还是会的,跟费曼一起了。同学们要注意学习手法阿。格温尼斯真的超pp阿,大家可以找一下照片。我手头的在book上,没法上传。

50.关于小爱的地位

毋庸置疑,对于我们这些学物理的人来说,小爱在上一世纪简直就是god。玻恩曾经认为,pauli也许是比爱因斯坦还牛的科学家,不过他又补充说,pauli完全是另一类人,“在我看来,他不可能像爱因斯坦一样伟大”。那么pauli是怎么看爱因斯坦的呢?在1945年,pauli终于拿到了那个他觉得自己20年前就应该拿到的nobel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为pauli开了庆祝会,爱因斯坦为此在会上演讲表示祝贺。pauli后来写信给玻恩回忆这一段,说"当时的情景就像物理学的王传位于他的继承者"。pauli倒是一点都不客气,认为自己就是继承者了。

51.纪念一下pauli

这位先生是上个世纪少有的天才之一。pauli同学出生于维也纳一个研究胶体化学的教授的家中,他的教父是著名的马赫先生。马赫先生被小爱同学称为相对论的先驱,虽然马赫先生并不给小爱这个面子,声称他对于相对论的相信程度,像他对分子论的相信程度一样。而众所周知,马赫先生极端反对分子论,而这种反对是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个统计物理的天才最终绝望而自杀的原因之一。pauli幼年如何天才我们就不赘述了,他的第一篇文章是一片有关weyl的关于重力和电磁场的规范理论的文章,weyl评价说这片文章带有强烈的pauli风格。在pauli 21岁的时候,他为德国的《数学科学百科全书》写了一片长达237页的关于狭义和广义相对论的词条,该文,到今天仍然是该领域的经典文献之一,爱因斯坦曾经评价说,“任何该领域的专家都不会相信,该文出自一个仅21岁的青年之手,作者在文中显示出来的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力,熟练的数学推导能力,对物理深刻的洞察力,使问题明晰的能力,系统的表述,对语言的把握,对该问题的完整处理,和对其评价,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羡慕”。少数年轻人大约以为这个物理学的王子的名字只是与不相容原理联系在一起,甚至他们以为这个原理只是量子力学的一个推论。实际上,这个原理的提出是在1925年,甚至早于海森堡提出量子力学,pauli是用他天才的洞察力从浩如烟海的光谱数据中得出的不相容原理,其难度甚至远大过开普勒整理行星轨道的数据。pauli的贡献遍及当时物理学的各个领域,他参与了量子力学的基础建设,量子场论的基础建设,相对论...... pauli似乎在物理学领域是一个征服者而不是一个殖民者,他大量的工作没有发表,而是遗留在私人信件里。今天我能查到的信件中,我们发现大量这样的例子,他的关于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的等价性证明是写在给jordan的信件里,测不准原理首先出现在他给海森堡的信件里,dirac的泊松括号量子化被Hendrik Kramers 独立发现,而他指出,pauli早就指出了这种对易关系的表示方法。或许有些天才的生命是注定短暂的,pauli生于1900年,于1958年去世,仅比他心中帝王晚去世3年,(爱因斯坦1879-1955),他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生中觉得没有做出像他的king一样伟大的工作。仅以此怀念pauli。

52.pauli作为一个物理学家,眼光是相当锐利的

比如feynman说的那个故事,pauli预言惠勒永远做不出那个什么超前推迟势的量子力学推广(果然他没作出),feynman事后着实被puali的眼光震惊了。不过puali年轻的时候大概是他最牛的时候,他和海森堡认识的时候,虽然不一样大,但是海森堡对他当真是言听计从,看来十分崇拜。海森堡刚开始想做相对论方向的工作,pauli作为已经在相对论方面已经算是一个小专家的人物,他告诉海森堡,“他觉得相对论方面近期的进展是hopeless,但是原子物理方面机会却是大大的。"要是海森堡去做相对论,hoho,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53."if I have seen further [than others]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大概有不少年轻孩子都因为这句话觉得牛顿巨谦虚,其实,其实这句话很损的。胡克,就是胡克定律那个,一直宣称万有引力是他先发现的,后来牛老大怒了,就给他写了一封信,其中包含了这句话。意思嘛,很明显,就是说就算我的发现借鉴了前人的工作,那也只是借鉴了大牛的那些,至于你,还不配。俺到老晚才知道这个事情,然后就知道,看来骂起仗来,物理学家不比其他人差。这个是不是ukim讲过?

54.讲讲老实孩子是怎么倒霉的

欧姆同学,就是那个欧姆定律那个,这孩子从小做事认真努力,经过不懈研究,终于得出了欧姆定律 U=I*R,想想在当时,这是多大的发现阿,按理说剩下tenure房子车子ppmm应该会全来了。不幸的是,这个定律实在是太简单了,完美的线性关系,在那些老大们看来,根本不可能。于是ohm的tenure没拿到,还被攻击为骗子ohm,更别说房子车子ppmm了。

55.小爱赌钱

有一年开会,会场选在了那个拉斯韦加斯,当然了跟国内选九寨沟什么的一样,都是要找能腐败的地方。我们的小爱同学在那里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他疯狂的赌钱。然后有个物理学家就评论说,“我从来没想过爱因斯坦也会这样,好像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似的。"另一个愁容满面,叹了口气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我总觉得他的确是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56.很多人不肯承认,其实很多大牛年轻的时候也很惨的

比如laughlin,据说他得出那个波函数以后,有很久到处追着大牛,给他们讲述自己的思想,挺可怜的,不过自打得了nobel,也就摇身变成大牛了,很拽了而且当年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做博后,据说穷的被老婆骂,hoho。btw,我觉得laughlin那个结果非常合理,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这么觉得,放弃单粒子的波函数,从对称构造近似解,是很有物理头脑的做法,hoho。another btw, 另外这个猪头的Autobiography大概是 www.nobel.se 中最长的了,简直就是流水账 。

57.这段讲两个不是名人的八卦

纽约大学苏卡尔,物理教授写了一篇关于哲学与科学关系的文章,其中引用了最新的物理研究成果,引用了大量物理大师的文章,指出,在当前物理发展如此迅猛的时代,科学的发展不可避免的被烙上哲学的印记。这篇文章发在了著名的美国杜克大学出版的著名的“文化与政治分析”学术季刊《社会文本》(Social Text)上。然后苏卡尔在三个星期后承认,那篇文章纯粹是胡扯。无独有偶法国有两个记者,靠两片生编乱造的超弦论文,在一个不著名的小大学,拿了物理学博士。自己体会,我就不总结了。苏卡尔事件网上很多地方都有,可以google。

58.爱因斯坦的小心眼

可怜的爱因斯坦,当年在苏黎世读书的时候,也是满可怜的。他和另外三个学生一起获得了一个叫fachlehrer的冬冬(大概就是作助教的资格),另外三个人立马就拿到了位置,偏偏小爱没拿到。(另一个学生,爱因斯坦未来的第一任夫人,未能通过fachlehrer。当时系里管这个的是weber,好像他对于爱因斯坦不是很满意,曾经批评爱因斯坦不喜欢听从他人意见(原文是 but you have one great fault, you do let yourself be told anything)。据说爱因斯坦对实验兴趣不大也是跟这个有关。小爱大概快被郁闷死了,以至于终生对weber耿耿于怀。当Weber去世的时候(1912),小爱居然写了这样一封信给朋友,信中声称"weber's death is good for the ETH". ETH zurich就是苏黎世理工学院了。

59.据说

霍金有一次作报告,有人问到关于做研究的快乐,他回答道,“跟做爱差不多,不过前者更持久”

有点x,mm们原谅。对比一下第27篇的feynman,可见物理学家也是性情中人阿。

60还是关于波尔兹曼的 (boltzmann)

前面说过boltzmann的墓志铭是 S=k*lnW不不过墓碑下面有说明,从书面材料来看,第一个写出这个公式的是planck,不但如此,那个boltzmann常数k,第一个采用这个符号的,也是planck,而且不是出现在这个公式,是出现在黑体辐射公式里的,不过俺这一回主要不是讲这个boltzmann据说还算是很会讲课的,但是他写论文的水平好像不咋地,经常文章含糊不清,充斥大量烦人的计算,小麦同学(麦克斯韦了)曾经抱怨说,"我实在是看不懂波尔兹曼的文章,他看不懂我得咚咚可以说是因为我做得不好,但他的文章对我来说也一样"这也就罢了,看看小爱怎么说的,小爱有次对个学生评价说,"波尔兹曼的文章是不太好懂,很多老大都看不懂",原文是"There are many great physicists could not understand it"小爱当时还年轻,估计还没把自己归类到great那一组呢,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文章我们读不懂,是他写得不好不。

61 说说fermi小时候

fermi大概小时候很聪明,高中毕业去投考pisa大学(就是斜塔那个比萨),入学考试要求个人交一片论文,fermi同学就写了一篇论声音,其中写出了一根杆震动的偏微分方程,然后用福立叶分析得到了结果。于是把主考官下了一大跳,专门面试他,然后告诉fermi说,认为他前途无限。sigh,其实我估计高中有不少人会这个,可是新fermi还是没出来啊

62 关于poincare 和 Einstein

研究过相对论的大部分都知道,在爱因斯坦之前,其实lorentz和poinacre已经在相对论这个方向上作了大量的工作。爱因斯坦个人对lorentz更是敬爱与尊重,但鲜为人知的是,爱因斯坦和poincare几乎完全不对路。poincare似乎是完全接受不了爱因斯坦的的理论,虽然两个人的结果是几乎一样的。所以poincare虽然一辈子也作了不少关于相对论的演讲(按照他的说法,估计得叫poincare变换),但是从来就没有提起过爱因斯坦与相对论这两个词, (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发表于1905) 大概是在1912年初,ETH(苏黎世理工)要聘请爱因斯坦当教授,poincare写了一封信,大大的夸奖了爱因斯坦一番,不过最后一段比较恶搞,“我不认为他所有的预言都能被将来的实验所验证,由于他从事的方向那么多,因此我们应该会想到,他的某些研究会走向死胡同。但在同时,我们有希望认为他走的某一个方向会获得成功,而这一个,就足够了”大家可以仔细品味品味,不过小爱同学在这方面也做的不够好,甚至还不如poincare,:D。poincare于1912年去世,然后有个数学界的兄弟,大概叫 Leffler的,给小爱去了一封信,说要出个纪念文集给poincare,小爱拖了四个月才回信说,由于路上的耽搁,信刚刚收到,估计已经晚了,偏偏这位leffler不死心,说晚了也没关系,你写了就行。于是小爱同学又过了两个半月回信说,由于事务繁忙实在没力气写,:D。爱因斯坦第一次提及poincare对相对论的贡献应该是小爱去世之前两个月左右,"lorentz had already recognized ...... and poincare deepened this insight still further"总不算太晚吧。

 

63 说点高尚的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可以说是相对论最有力的证据之一,可是在爱因斯坦发表狭义相对论之前,小爱并不是很注意这个实验。不过小爱后来对迈克尔逊的称赞还是大大地。有一次,小爱访问米国,然后跟迈克尔逊聊天,小爱就问迈克尔逊,说你对测光速这个实验为什么那么感兴趣,作了那么多工作。迈克尔逊回答道,"because I think it is fun"。纪念那个因为兴趣而不是因为经费才从事科学研究的年代,虽然那个时代早已远去。

 

64 planck的直觉

1913年,也就是90年前,planck到苏黎世拜访爱因斯坦,希望爱因斯坦能到

柏林去进行研究工作。当时两人闲聊,planck问小爱最近在忙什么工作,小爱说正在做重力的理论,

planck就对小爱说,"作为一个老朋友,我不得不劝你,第一这个工作估计做不出来,第二,做出来也没人信":D

65 the more success the quantum theory is, the sillier it looks

猜猜这句话谁说的?估计大部分人都能猜对,就算不知道,估计也能蒙到,是爱因斯坦说的。作为量子论的开创者之一,爱因斯坦后来对量子力学的态度,实在是…… 不提也罢,不过个人反对倒也罢了,可怜的born因为他,足足晚了二十多年才拿到nobel,(1954,爱因斯坦去世前一年)。

66 嘿嘿,这次不是关于名人的,但绝对搞笑

发生在米国一所排名top 20的研究生院的真实笑话。一个哲学系的ta在给一堆学工程的学生上课,讲到有时候人的经验并不总是对的得时候,他举例说,比如人在地球上手里的东西如果 放开,那么东西会下落,但是在月球上,那东西会浮起来。底下的工科学生立马要翻天了,有人问,为什么?ta说道,因为那里太远,没有地球引力。有人继续 问,那为什么阿波罗计划的宇航员能够站在月球上?ta给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回答,因为他们的宇航靴非常重that's it !后来这帮工科学生对学校内的文科学生作了调查,结果被调查的70%以上的文科学生跟ta的意见一致。为了给他们留面子,我就不说是哪所学校了。

 

67翻了一下波尔文集,偶尔看到的关于瑞利勋爵的故事,:D

量子力学初期,辐射的问题一直是大家关心的话题,1913年一堆人包括瑞利洛仑兹拉莫尔等凑在一起开了个会,讨论关于辐射的一般理论。众所周知,瑞利在辐射方面的贡献可以称之为是决定性的,

很自然,拉莫尔想让他对近期的进展作一下评论,然后瑞利就说:“我在年轻的时候很强烈地保持过许多看法,其中一种看法就是,一个过了六十岁的人不应该对摩 登的见解表示他自己的看法。虽然我必须承认,今天我的看法不再那么强烈了,但是我仍然足够强烈地保持着它,因而我不能参加这种讨论!”:D

68 今天要解菲涅尔方程,头大的要死,讲两个跟菲涅尔有关的故事

菲涅尔基本上是光的波动理论的老大了,很多的基础性工作都是他做的牛的一塌糊涂。菲涅尔最早的时候跟阿拉戈一起做研究,阿拉戈从杨哪儿知道了光是横波的猜 想,就告诉了菲涅尔,然后两人就根据这个猜想作了一大堆的工作,包括光的偏振,双折射理论啥的,然后就该发表文章了,可是当时统治光学理论的是以太学说, 按照理论,稀薄的以太是不可能,有横波的,于是阿拉戈愣是没敢在文章上署名。

第二个故事跟泊松有关,当年菲涅尔向科学院提交一片竞赛的论文,内容就是光的传播,菲涅尔给了个方程,然后泊松老大以过人的数学功底算出,按照菲涅尔的方 程,一束光会在一个小圆盘阴影中心形成一个亮点,而这个现象谁也没见过,眼看菲涅尔的论文就要@#$%^%了。菲涅尔接到消息,二话没说,开始动手做实 验,然后自然就是成功,也正是因为这个实验,光的波动说彻底击败了粒子说。BTW: 菲涅尔可以说是穷死的,由于一直用其他工作的薪水贴补自己的研究,他欠了不少债,生活清苦,身体一直不好,最后死于肺病。

69 重新讲一下海森堡的答辩

海森堡当年在慕尼黑跟索莫菲做博士,系里另一个老大是wien. wien认为每个学生都必须在理论和实验方面都做得很好,因此对实验水平要求的特别高,但是海森堡。。。咋说呢,估计实验水平跟俺大学时候差不多,数据伪造的多.据说他有次测音叉频率,直接拿耳朵听了一下就交差了,:D。所以wien老大好像对他不是很满意。到了毕业的时候,可就麻烦了,因为wien也是老大阿,所以毕业答辩,wien和索莫菲是评委,分数是两个人共同给的,索莫菲那边没啥,毕竟自己的大老板阿,而且给的题目海森堡做得不错,肯定是最高分了,wien那边就麻烦了,海森堡这个愁啊,于是早早的把理论的论文交了,开始准备实验去了(不会是跟我一样天天上bbs去了吧)。到了答辩的时候,wien和索莫菲坐在桌子前,大家发问,前面都是数学问题啥的,海森堡轻松搞定,正在得意的时候,wien发问了。wien知道海森堡最近一直在捣鼓法布里博罗干涉仪,心想这个他熟,于是就让他现推一下这种干涉仪的分辨率,海森堡折腾了半天,不会,wien一看敢情这个太难了,就来了句,你把普通显微镜的分辨率推一下吧,这个咚咚也就普物水平,应该算是放水了吧,结果海森堡郁闷半天,还是不会。答辩结果,索莫菲给了海森堡一个A,wien给了他一个F (fail),不过最后两项成绩一合计,海森堡还是顺利毕业了,不过据说成绩是这个系有史以来的倒数前三。索莫菲倒是没啥,当天晚上开了个party,要庆祝海森堡获得博士学位,海森堡可是受不了了,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提前撤退了,然后背包就去了波恩那里。波恩在大约年前就给了海森堡一个研究助理的位置,但是海森堡不知道自己毕业成绩这么烂,老大还肯不肯要阿,于是他一去就跟born说了答辩的情况,波恩考虑了老久(我估计中间海森堡快担心死了),然后跟海森堡说,这两个问题是比较tricky的,答不出来也不算什么,这个位置还是给的。虽然老大发话了,但是海森堡还是心里不踏实啊,于是他决定再跟个老师认认真真学习做实验,于是找了另一个哥廷根的老大,要他教自己实验。可是据后来的事实证明,海森堡学了两遍实验,还是啥都不会。到了海森堡发现测不准原理的时候,其中一个理想实验也是有关显微镜的分辨率推导的,不幸的是,他还是不会,是bohr帮他做出来的,:D。顺便提一句,海森堡的理论的论文是关于水流的运动问题,要求解湍流,前面的八卦里我们说过,他的解是猜得,不过wien对他这片文章很满意,准备让他在wien自己主编的一份杂志上发表,不过有另一个牛牛不同意,认为结论不够严谨,所以没能发。大家猜猜这个牛牛是谁?她叫noether。一些补充。重新翻阅了Uncertainty那本书,里面提到的是海森堡答不出telescope or microscope的分辨率,甚至,更糟的是,他连蓄电池的原理都没答出来wien后来给海森堡老爸写过一封信,说在他看来,海森堡不适合从事物理。海森堡在哥廷根学第二遍实验的时候,好像跟的人叫franck,过了一段儿,franck劝海森堡离开实验室,因为这样海森堡可以真正利用自己的时间(原文是the bored young man could make better use of his time doing theory), 说白了就是劝他不必在实验上白费力气了:D。另外书里提到born对海森堡的遭遇表示理解,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在实验方面也并非那么顺利,哈哈。

70 我是相信有天才存在的

赫兹上中学的时候,他的老师努力的劝他读数学,因为这位老师从来没见过这么有才华的学生。他的拉丁文老师则认为将来他一定能在文学方面有所成就,因为他的拉丁文好的几乎无与伦比。据说他还上过阿拉伯文的课,老师教了她几个星期后就说教不了他了,认为他将来一定会成为最牛的阿拉伯文化专家。甚至在他当了大学物理教授之后,一位曾经教他做过木匠活得师傅对他母亲说,太可惜了,我从来没见过像他那么好的木匠(这个故事一说是钳工)。赫兹最初想当的是个工程师(俺本来也想,手太笨),后来终于还是选了物理,呵呵,少了个优秀的木匠,对物理学倒是件好事情。赫兹在37岁的时候因病死亡,在悼词里,亥姆霍兹说,:"神太妒忌他了,所以将他带走。"

71 最近记忆有点混乱,这个应该没讲过把

费米小的时候,书不够看了,新书又买不起,只好老去旧书店逛。有一天他从书店里找到一套数学分析,回家花了几个星期搞定了,然后觉得这是他看过的最好的书,分析的威力是如此巨大,几乎完美的解释了书中所有的物理问题,然后他发现这书是用拉丁文写的。另一个故事就比较简短了,关于超弦的著名逸闻。一个理论如果不是SUSY又不能十维化,显然不可能跟现实有什么联系。

 

72 颇有些物理学家是自杀的

其中最著名的应该算玻尔兹曼和艾伦菲斯特。玻尔兹曼是做统计力学的,自杀了,艾伦菲斯特在他之后接着做,然后也自杀了。于是加州理工的一个老师,大约叫古德斯坦的,在开统计力学课的第一节说:"Ludwig Boltzmann, who spend much of his life studying statistical mechanics,died in 1906, by his own hand. Pual Ehrenfest, carrying on the work, died similarly in 1933.Now it is our turn to study statistical mechanics..."呵呵。。。。。。跟俞允强老师那句有一拼,这段话可以在 David L. Goodstein的书 State of Matter 的前言里找到

73 今天讲个笑话

Weinberg作为老大,大家都是很熟了,it写了不少书,其中有一本叫做The First Three Minutes,大家估计也很熟,,当时很畅销。Lederman ,大概是这位,88年的nobel,说自己有一次去纽约的书店买书,想买这本书,结果他跟店员一说,那个店员立马就替他拿出来了。Lederman很奇怪啊,说你怎么会那么快就找到我要的书?那个店员说,这本书很畅销,每天都有人来问。Lederman感叹说一本关于宇宙学的书这么畅销,很不容易啊。然后那个店员很奇怪,这本书是关于宇宙学的?我一直以为是something about sex。不知道是不是Lederman 故意编出来的笑话,,反正我现在越看这个书名越x。

74 说说Majorana

作中微子理论的应该都知道这个人名,一个粒子是Majorana的,表示这个粒子的反粒子就是它本身。带质量的中微子模型中,有两种可能,一种中微子是Dirac粒子。这样会有四个粒子,一种就是majorana的,只有两个粒子,后一个模型违反轻子数守恒。当然我们不是在讲物理,讲物理的话,说不了几句就得查书,hoho。我们来讲majorana这个人。关于这个人的资料真的很少。他是fermi的同事,非常的聪明,当然了Fermi也不是笨蛋,但是fermi的确对他是甘拜下风。Fermi有一次在计算中子的寿命,然后就开始在黑板上算啊算,然后Majorana就在旁边想啊想,然后Fermi说我得到结果了,然后Majorana说,是十五分钟吧? Fermi当时就郁闷的不行,把粉笔一甩,就走出去了。还有一个故事,说Majorana有一次跟Fermi讨论牛人,然后Majorana说,阿基米德和牛顿这种的,是五百年出一个的,小爱和玻尔这种的,一百年能出两个。然后Fermi说,那我呢?Majorana说,理智一点,Fermi, 我在谈论小爱和玻尔,非常的不给面子啊。Majorana在二战期间离奇失踪,可惜, Fermi一直认为,Majorana的才华足以和任何人比肩。

75 第一个,关于Gell-Mann,

六十年代末期,粒子物理学是Gell-Mann的天下,基本上it提出个什么东西,剩下的人肯定会蜂拥而上,当然Gell-Mann的确也是牛,想法多的一塌糊涂。当时的物理学家都对他崇拜的不得了,it说句话就当是最高指示。一个Cern的物理学家曾经用下面这句话表示对Gell-Mann的崇拜,"If Gell-Mann tells us to start standing on our heads on our chairs, we will do so."

第二个 关于渐近自由。't hooft,比gross它们提前一年就在一个会上作了报告,给出了这个结果,当时有个家伙,应该是symanzik跟他说,得赶紧发表这个结果,否则迟早被别人发表,结果veltman 跟't hooft说,你如果不能解释quark禁闭,没人会信你这一套,于是't hooft就没发这篇文章。好在't hooft搞出来的牛东西多,拿nobel奖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不然得郁闷死了。另外一点需要补充的是politzer的文章和gross wilczek的文章发在同一期prl上prl 30(1973),同样是前后挨着 gross的页码是1343,politzer的是1346,回想起丁肇中和slac关于J/psi的文章也是如此,耐人寻味,hoho。

第三个 关于弱电统一SU(2)*U(1)的弱电模型分别是Glashow(1961),Weinberg(1967),Salam(1968)提出来的。按照圈内流行的说法,Glashow made it, weinberg proved it,Salam reviewed it。然后大家都得了nobel奖,皆大欢喜salam 68年的文章发在一个conference上,如果你上spires,还能看到peskin谈到spires的citation不一定能反映文章的重要程度,其中就指出spires无法收集这篇文章的引用次数,另外说一下,spires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文章第一是weinberg的a model of lepton也就是 weinberg prl 1967,第二名是Kobayashi Maskawa的 关于CP的文章,第三名是GIM机制,第四名就是渐近自由,今年的诺奖。

76 八卦一下薛定额 Erwin Schrodinger (1887-1961)

1. 他的方程是在他与一位女士在Arosa度假的时候得到的,有部分人肯定,这个方程是情欲爆发的结果,很不幸我们不知道这位激发了伟大灵感的女性的名字, 也没有照片流传,否则我们按图索骥,说不定也能索出个Nobel

2. 他的女人多不胜数,甚至在Dublin这个天主教盛行的地方,他也同时跟两个女人住在一起,而没有遭到指责,这两个女人是他正妻 Anny和他的情人 Hilde March

3. 他是如此的风流不羁,所以不幸的是,他的妻子Anny也与别人有过这样一段关系。他妻子的情人名字叫 Hermann Weyl。

BTW : Hilde march的丈夫 Arthur March 是 薛定谔的同事,当年薛定谔

在牛津大学当访问教授的时候,薛定谔特地请牛津给了arthur一个职位,以便于.......

77 什么叫遗憾,就是基本上唾手可得的Nobel飞了

Feynman大家都熟了,赫赫。费曼对于QED贡献颇多,其中有一片文章很重要,大概叫 The Theory of Positrons。在49年的PR上,主要的idea是正电子可以看作一个按时间反向运动的电子。比较不幸的是这个咚咚,早在30年代 stuckelberg 就发表在一个破杂志上了,只是没人注意而已,feynman应该也没读过这些文章。然后65年吧,feynman得奖了,某天晚上,正在举行庆祝他得奖的晚会,突然到了一封电报,内容是 "send back my notes, Please" 落款是 stuckelberg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电报是Gell-Mann干的,不过他从来都不承认。后来feynman还是跟stuckelberg见过面的,然后feynman问他说你为什么不把那些东西画成diagram呢,stuckelberg回答说,我又不是制图员。

74年丁肇中在布鲁克海文,Richter在slac,几乎同时发现了J/psi粒子,也是charm quark的偶素,然后两人同时在prl 74年 12月 2号的 V33 I 23上发了文章,文章的排序如下

Experimental Observation of a Heavy Particle J

J. J. Aubert, U. Becker, P. J. Biggs, J. Burger, M. Chen, G. Everhart, P. Goldhagen, J. Leong, T. McCorriston, T. G. Rhoades, M. Rohde, S. C. C. Ting, S. L. Wu, and Y. Y. Lee pp.1404-1406 [View Page Images, PDF (449 kB), or Buy this Article]

Discovery of a Narrow Resonance in e+e- Annihilation J. -E. Augustin et al. pp. 1406-1408 [View Page Images, PDF (456 kB), or Buy this Article]

Preliminary Result of Frascati (ADONE) on the Nature of a New 3.1-GeV Particle Produced in e+e- Annihilation C. Bacci et al. pp. 1408-1410 [View Page Images, PDF (450 kB), or Buy this Article] See Also: Erratum

三篇都是关于J/psi的,在同一份杂志同一天登出来,而且尽挨着hoho。第一篇是丁肇中的,可见拿nobel不一定要署名第一。第二篇是slac的,据说本来文章和丁一起送到,但丁动用了私人关系,排在了它前面,不过还是拿了个nobel。第三个,也就是最郁闷的人之一,恩恩,加速器叫ADONE,意大利frascati的国立实验室,排名第三,啥都没捞到。为什么这么郁闷呢,我们看一下原因, j/psi是 charm偶素,最低的charm偶素质量是3096mev,只要能到这个能级,任何正负电子对撞机都可以大量产生charm偶素,slac是电子相撞,这个能级是早就能到的,布鲁克海文不是用电子对撞,用的是质子碰撞Be核出的j/psi,但能级也是能到的。那么ADONE呢?他也是用的正负电子,但是它的设计能级是3000Mev,ADONE的人在得知j/psi的消息后,几天功夫,就把能级调到了3100往上,立马有了。大量事例可惜已经晚了,只好勉强弄了个prl,nobel是彻底没戏了。估计当初设计这个能级上限的人快被骂死了,一定羞愧的想自杀。不过最郁闷的还不是他们,cern当时的加速器储存环里面存了一堆粒子,每天不知道能产生多少j/psi事例,可惜的是从来没人去看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第一,不要有了设备不知道用,第二,设计加速器的时候,能量上限不要取整数。恩恩,这个八卦够长的吧。

BTW,据说cern在内部讨论这个本来铁定能到手的nobel跑了是谁的责任,然后大家一讨论,就发现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有责任。

78. D.S.Fisher要离开Harvard大学物理系,去Harvard大学生物系任教,跟我们的校友X.W.Zhuang做同事了,并彻底的从做统计物理转到做生物物理。这样Harvard大学物理系空出一个教授职位,准备请一个人来,这个人已经确定了,就是Yale大学的S.Sachdev。S.Sachdev于1985年在Harvard大学拿到Phd,后来在Yale大学物理系任教,现在回到Harvard,也算是荣归故里。Sachdev本人的贡献得到Harvard的认可,对他也是一种褒奖。

79. D.S.Fisher和M.P.A.Fisher是两兄弟,他们的老爸是Wolf物理奖获得者M.E.Fisher D.S.Fisher和M.P.A.Fisher两个人经常合作发文章,搞了兄弟店。例如下面这篇文章被引用了1542次:

“THERMAL FLUCTUATIONS, QUENCHED DISORDER, PHASE-TRANSITIONS,AND TRANSPORT IN TYPE-II SUPERCONDUCTORS”FISHER DS, FISHER MPA, HUSE DA PHYSICAL REVIEW B 43, 130(1991)

此外还有N(N>10)篇引用次数超过300的。而且M.P.A.Fisher从来不自己招收Postdoc,他的Postdic都是他老哥D.S.Fisher直接给他的。例如L.Balents在D.S.Fisher手下拿到Phd之后去了M.P.A.Fisher手下做了Postdic,接着在UCSB做了Professor。例如下面这篇文章被引用了342次:

"Weak-coupling phase diagram of the two-chain Hubbard model"Balents L, Fisher MPA PHYSICAL REVIEW B 53, 12133(1996).

80. 最大的新闻没有超得过这一条的:

Stanford大学物理系的1998年Nobel奖得主R.B.Laughlin要离开Stanford,去韩国釜山大学全职任教,以后专心从事物理学普及教育,估计不搞他那个DDW了。

81. Hu jiang_piog在S.C.Zhang那里拿到Phd之后,在S.Kivelson手下做Postdoc,最近已经拿到了Purdue大学物理系的Professor,据说是S.Kivelson的强力推荐的结果,另外据说S.C.Zhang的推荐不太管用,尽管他在华人物理学界颇有声望。听说S.Kivelson在美国凝聚态理论学界有比较强势的地位,属于推荐很管用的那种,他已经有一个女学生去了Purdue大学做了Professor。另外听说UCLA的三个教授:Kiveslon、Chakravarty、Nayak都没有什么经费,所以他们三个把经费合起来一起招收Postdoc。

82. UIUC的E.Frakin在业界名声不佳,听说十分喜欢女学生,而对于男生根本不管不问。我已经将我文件夹里E.Fradkin的文章全部删除,垃圾。

83. Stanford和IBM要搞一个Spintroincs中心,准备请S.C.Zhang负责,他现在将全力做这个事情.

84. 现在美国大概有200-300个左右的已经毕业的Phd和Postdoc在凝聚态理论这个领域,而同一时期美国研究型的大学总共只有5个左右的职位open,所以平均每个职位有50多人去申请,而对于名校的职位更是多达200人以上去争取。在这200人,有一个人脱颖而出,那就是princeton大学F.D.M.Haldane的学生A.Vishwanath,听说他拿到美国所有Top 10的学校的Professor职位,他已经决定去UC Berkeley去任教。S.C.Zhang的学生Hu jiang_ping已经拿到Purdue的职位,不过他提起A.Vishwanath来,十分佩服,觉得这是他们这一批人中最强的。

85. X.G.Wen说他现在有一个学生叫M. Levin, 极力夸奖此人很不错。我记得以前X.G.Wen曾经对他一个学生W. Rantner颇有微词,这样看起来M.Levin应该是很优秀的那种人。搜索了一下M.Levin和X.G.Wen发的文章,看了一下,发现M.Levin的确很强,拓扑量子场论这种东东用得特熟练,我只有佩服的份。能够被X.G.Wen夸奖,确实很强。过几年,如果M.Levin在美国大学拿到教授职位,那一点也不希奇。

86.据说N.P. Ong很喜欢中国,准备退休后到中国教书.

Ong的学生里后来继续在高温超导界做research的几乎没有.

87. 在居里夫人第二次获得Nobel奖之前,居里先生被马车撞到,车上载的六吨货物落下来砸了脑袋,就这么挂了。 寡居的居里夫人不知怎么回事,一来二去就跟居里先生的学生,小她5岁的郎之万好上了,确切的说是勾搭上了,为什么说是勾搭呢?因为郎之万是有老婆的。(这点,跟现在很多大学的导师跟弟子间的风流韵事很像,只不过性别倒了过来) 说起这郎之万,也是科学史上的1牛人,名师出高徒,法国著名物理学家,法共党员。但是娶了个陶瓷工人的女儿,特彪悍,特暴躁,跟郎之万没什么共同语言,瞧不起郎之万,嫌郎之万的研究变不出来现钱,没事还喜欢拿陶瓷砸郎之万的脑袋玩。 当她发现郎之万的频繁外出和不定的行踪以后,起了疑心,授意自己的哥哥潜入郎之万的实验室,撬开抽屉,偷走了居里夫人给郎之万的所有情书,送到巴黎各大报社公布。。。 如果是情书里光是一些情绵绵肉麻麻的话,公众也许会觉得这是一对才子佳人啊,应该让他们在一起。但是,居里夫人的情书里表达了强烈的性需求,并且试图满足它们。因而被法国人称为“波兰荡妇”。那时候居里夫人正40出头,如狼似虎的年纪。 公众舆论来势汹汹,愈演愈烈。居里夫人的寓所开始有人袭击,他们用石头砸她的窗户,声称要她滚出法国。44岁的居里夫人陷入了身败名裂的人生低谷。。 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在一起,郎之万也没有离婚,后来朗之万换了个情人,这次是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小秘书,于是浪漫的法国人就接受了。

发现豆瓣上的不全是重复的,转过来补充一下

一. 爱因斯坦 
1、有一年开会,就是那种数学物理学上的牛人们去开的那种会。会场选在了拉斯韦加斯,这和国内选九寨沟什么的一样,都是要找能腐败的地方。我们的小爱同学在那里做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他疯狂的赌钱。然后有个物理学家就评论说,“我从来没想过爱因斯坦也会这样,好像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似的。”另一个愁容满面,叹了口气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我总觉得他的确是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2、 爱因斯坦,当年在苏黎世读书的时候,也是满可怜的。他和另外三个学生一起获得了一个叫Fachlehrer的冬冬(大概就是作助教的资格),另外三个人立马就拿到了位置,偏偏小爱没拿到。(另一个学生,爱因斯坦未来的第一任夫人,未能通过Fachlehrer),当时系里管这个的是Weber,好像对爱因斯坦不是很满意,曾经批评爱因斯坦不喜欢听从他人意见(原文是 but you have one great fault, you do let yourself be told anything)。据说爱因斯坦对实验兴趣不大也是跟这个有关。小爱终生对Weber耿耿于怀。当Weber去世的时候(1912),小爱居然写了这样一封信给朋友,信中声称“Weber's death is good for the ETH”。ETH Zurich就是苏黎世理工学院了。 
3、时间与永恒 
一个美国女记者走访爱因斯坦,问道:“依您看,时间和永恒有什么区别呢?” 爱因斯坦答道:“亲爱的女士,如果我有时间给您解释它们之间的区别的话,那么,当你明白的时候,永恒就消失了!” 
4、意识 
爱因斯坦的二儿子爱德华问:“爸爸,你究竟为什么成了著名人物呢?” 爱因斯坦听后,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瞧,甲壳虫在一个球面上爬行,可它意识不到它所走的路是弯的,而我却能意识到。” 
5、感觉相同 
一天,爱因斯坦在冰上滑了一下,摔倒了。他身边的人忙扶起他,说:“爱因斯坦先生,根据相对论的原理,你并没摔倒,对吗?只是地球在那时忽然倾斜一下?” 爱因斯坦说:“先生,我同意你的说法,可这两种理论对我来说,感觉都是相同的。” 
6、成则为王 
20世纪30年代,爱因斯坦有一次在巴黎大学演讲时说:“如果我的相对论证实了,德国会宣布我是个德国人,法国会称我是世界公民。但是,如果我的理论被证明是错的,那么,法国会强调我是个德国人,而德国会说我是个犹太人。” 
7、 老爱和小爱的故事:广义相对论提出的时候,是爱丁顿带着一帮人趁着日食的时候看看远处的星光会不会被太阳偏折,观测的当晚,老人家紧张的一夜没睡。“他显然不懂相对论,否则,会和我一样安安稳稳的睡觉。无论怎样,广义相对论是对的,不然,我会为仁慈的上帝感到遗憾。” ——小爱对老爱失眠的评价。 
爱丁顿当时的测量误差和真值差不多大(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相对不确定性几乎为百分之百),不过他还是发表结果支持爱因斯坦,然后爱因斯坦就成了神。所以你可以想象爱丁顿当时的权威有多大,基本上,天文学家、天体物理学家都是闭着眼睛跟他走。 
据说有个传说是有人问爱丁顿,说当世只有三个人懂得相对论,爱因斯坦是一个,您是一个。爱丁顿沉默了半天,那人说您不必如此谦虚吧。爱丁顿说,我在想那第三个人是谁。 
这个故事真实性不可考,不过这个是真实的。当年普朗克劝爱因斯坦去柏林,爱因斯坦推辞说:“相对论不算什么,郎之万说全世界也就12个人懂。”普朗克回答道“可是这12个人至少有八个在柏林”可见当时德国数学物理学研究之强。 
二. 泡利(Pauli) 
1、这位先生是上个世纪少有的天才之一,Pauli同学出生于维也纳一个研究胶体化学的教授的家中,他的教父是著名的马赫先生。马赫先生被爱因斯坦称为相对论的先驱,虽然马赫先生并不给小爱这个面子,声称他对于相对论的相信程度,像他对分子论的相信程度一样。而众所周知,马赫先生极端反对分子论,而这种反对是使那个统计物理的天才波尔兹曼最终绝望而自杀的原因之一。在Pauli 21岁的时候,他为德国的《数学科学百科全书》写了一片长达237叶的关于狭义和广义相对论的词条,该文,到今天仍然是该领域的经典文献之一,爱因斯坦曾经评价说,“任何该领域的专家都不会相信,该文出自一个仅21岁的青年之手,作者在文中显示出来的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力,熟练的数学推导能力,对物理深刻的洞察力,使问题明晰的能力,系统的表述,对语言的把握,对该问题的完整处理,和对其评价,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羡慕。” 
2、少数年轻人大约以为这个物理学的王子的名字只是与不相容原理联系在一起,甚至他们以为这个原理只是量子力学的一个推论。实际上,这个原理的提出是在1925年,甚至早于海森堡提出量子力学,Pauli是用他天才的洞察力从浩如烟海的光谱数据中得出的不相容原理,其难度甚至远大过开普勒整理行星轨道的数据。Pauli的贡献遍及当时物理学的各个领域,他参与了量子力学的基础建设,量子场论的基础建设,相对论……Pauli似乎在物理学领域是一个征服者而不是一个殖民者,他大量的工作没有发表,而是遗留在私人信件里。今天我能查到的信件中,我们发现大量这样的例子,他的关于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的等价性证明是写在给Jordan的信件里,测不准原理首先出现在他给海森堡的信件里,Dirac的泊松括号量子化被Hendrik Kramers 独立发现,而他指出,Pauli早就指出了这种对易关系的表示方法。或许有些天才的生命是注定短暂的,Pauli生于1900年,于1958年去世,仅比他心中帝王晚去世3年,(爱因斯坦1879-1955),他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生中觉得没有做出像他的king一样伟大的工作。 
3、Pauli作为一个物理学家,眼光是相当锐利的。比如Feynman说的那个故事,Pauli预言惠勒永远做不出那个什么超前推迟势的量子力学推广(果然他没作出),Feynman事后着实被puali的眼光震惊了。不过Pauli一生最遗憾,他是那个时代公认最聪明的物理学家,却没有做一个划时代的发现。他一生喜欢评论别人的东西,经常是一针见血,不过很可惜,他一生反对错了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个电子自旋,一个宇称不守恒。可能一个人过于敏锐了,对于一些违反常规的想法有一种本能的抵制。 
4、Pauli的刻薄在圈内无人能敌。做Pauli 学生太可怜了,他曾经批评学生的论文, “连错误都算不上。”他对一篇文章最好的评价就是:“这章几乎没有错。”Kronig,最早提出电子自旋的概念,可是拿着论文去找泡利。被骂了一顿,因为Pauli指出计算不符合相对论。于是他们没敢发这篇文章,悲惨啊。海森堡得了Nobel奖以后经常还被他骂的狗血喷头。不过Pauli有一点比较好。他对所有人都很刻薄,不会因人而异。有次小爱作报告,做完了,Pauli起立来了句,“看来爱因斯坦不是很蠢。” 
后来有人这样说:“Pauli死后,来到天堂见到上帝。上帝把他关于宇宙的设计给Pauli看。Pauli看了半天,挠了挠头,说:“居然找不到什么错。” 
5、Pauli大概天生不适合作实验。据说他出现在哪里,那里的实验室仪器就会有故障 。有次,某个老大的实验室仪器突然失灵。他们就开玩笑说,今儿Pauli没来这地方啊。后来过了不久,Pauli告诉他们,那天他乘坐的火车在那个时刻在他们的城市短暂停留了一下。 
6、Pauli年轻的时候大概是他最牛的时候,他和海森堡认识的时候,虽然不一样大,但是海森堡对他当真是言听计从,看来十分崇拜。海森堡刚开始想做相对论方向的工作,Pauli作为已经在相对论方面已经算是一个小专家的人物,他告诉海森堡,“他觉得相对论方面近期的进展是hopeless,但是原子物理方面机会却是大大的。”要是海森堡去做相对论,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7、关于Pauli和爱因斯坦的地位:对于所有人来说,小爱在上一世纪简直就是God。波恩曾经认为,Pauli也许是比爱因斯坦还牛的科学家,不过他又补充说,Pauli完全是另一类人,“在我看来,他不可能像爱因斯坦一样伟大。”那么Pauli是怎么看爱因斯坦的呢?在1945年,Pauli终于拿到了那个他觉得自己20年前就应该拿到的Nobel后,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为Pauli开了庆祝会,爱因斯坦为此在会上演讲表示祝贺。Pauli后来写信给波恩回忆这一段,说“当时的情景就像物理学的王传位于他的继承者。”Pauli倒是一点都不客气,认为自己就是继承者了。 
8、最后补充一点,泡利虽然为人刻薄,语言尖锐,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同时代物理学家心目中的地位。在那个天才辈出,群雄并起的物理学史上最辉煌的年代,英年早逝的泡利仍然是夜空中最耀眼的几颗巨星之一,以致在他死后很久,当物理学界又有新的进展时,人们还常常想起他,“不知道如果泡利还活着的话,对此又有什么高见。” 
三. 海森堡 
1、 当博士当的最郁闷的莫过于海森堡。做实验答辩,结果委员会中有老师对他不满,差点没让他毕业 。做理论,老板索菲莫,给了个做不出来的题目,湍流,差点不能完成任务。不过超人毕竟是超人,他在不知道怎么计算精确解的情况下,猜了一个近似解,毕业了。你猜怎样?最后那个结果被证明是正确的。 
2、有些人的工作是由于数理功底扎实,水到渠成,但他们从事的问题别人去做也可能成功。但海森堡的研究就非常奇怪,比如他不会严格计算湍流,但是猜出了二维湍流解,最后这个解被林家翘严格证明了,诺伊曼作数值计算也发现他是对的。量子力学的创立也是如此,谁也没想到他能够一开始就完全放弃轨道等经典概念,只从可观测量出发建立量子力学。戈德史密特作过氦光谱的问题,他想用轨道自旋耦合解释,费尽力气也没找到答案,然后海森堡开始做,他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可能与反对称波函数有关,结果作出了答案,这好像是反对称波函数的第一次应用。 
3、据说海森堡给自己弄了个墓志铭,“He lies somewhere here”。直译就是 “他在这里,且在别处。”明白不确定原理的应该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四. 波尔兹曼 
1、波尔兹曼是伟大的统计物理学家,他对现代的统计物理理论做了奠基性的工作,不幸的是他一生在与自己的学术对手作斗争,被迫不停的宣传原子论;更不幸的是学术上的斗争竟然引入了人身攻击,攻击他的人就包括爱因斯坦很很佩服的马赫;不幸的波尔兹曼最终死于自杀,最大的不幸是他刚死,他的对手就都承认了原子论。 
2、伟大的波尔兹曼的墓志铭是一个伟大的公式: S=k*lnW此公式我认为是物理学中最深刻的公式之一 。 
3、 波尔兹曼大约上课不喜欢往黑板上写东西,然后学生经常抱怨听不懂。然后学生complain啊,说老大,证明太难了,以后往黑板上写,别光讲,我们记不住。波尔兹曼答应了。第二天,他又在课上开始滔滔不绝,从a变换到b,b到c...最后总结说,大家看这个东西如此简单,就跟1+1=2一样。然后他突然想起对学生的承诺,于是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写了“1+1=2”。 
4、伟大的波尔兹曼生前很少有支持者,年轻的Planck是这少数支持派的一员,但是可怜的Planck,波尔兹曼压根看不起他,认为Planck和自己不是一路。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张厚脸皮和一颗麻木的心对于科学工作者是多么重要啊。 
五. 牛顿的“谦虚” 
那句有名的话“ if I have seen further than others,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不少年轻孩子都因为这句话觉得牛顿很谦虚。其实这句话很损的。胡克,就是胡克定律那个,一直宣称万有引力是他先发现的,后来牛老大怒了,就给他写了一封信,其中包含了这句话。意思嘛,很明显,是说就算我的发现借鉴了前人的工作,那也只是借鉴了那些巨人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看来骂起仗来,物理学家不比其他人差。同样的话还有更有名的爱迪生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这个以后再说。 
六. 欧姆的“运气” 
欧姆同学,就是那个欧姆定律那个,这孩子从小做事认真努力,经过不懈研究,终于得出了欧姆定律 U=I*R,想想在当时,这是多大的发现啊,按理说房子车子票子应该全来了。不幸的是,这个定律实在是太简单了,完美的线性关系,在那些老大们看来,根本不可能。于是Ohm的tenure(职位)不仅没拿到,还被攻击为骗子,Ohm,老实孩子会倒霉的。 
七. 多普勒是怎么验证多普勒效应的 
大家都知道,限于当时的条件,多普勒同学不可能像我们一样运用计算机啊什么的记录下波形文件,然后比较频率。那他怎么办呢?他请了一帮吹小号的坐在火车拉的平板车上,然后请了一帮能听出绝对音高的音乐家坐在铁轨旁,让那帮音乐家用他们的耳朵记录下火车靠近和离开的时候的声音。多普勒公式就是这么验证的。牛啊! 
八. 费曼(Feymann) 
1、他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装牛,明明自己也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作出来的。非得装着一晚上想出来的,用来打击别人。不过他也碰上过对手,有次碰上个速算的牛人,从此他知道在某些人面前不能吹牛的。 
2、他有次跟个朋友参加聚会,他路上抱怨说自己为盛名所累,讨厌人围着,他朋友安慰他说今天没有物理圈的,我不说,没人知道你得过Nobel,于是他朋友很老实的。遵守诺言,可是宴会开到一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Feymann是Nobel了。他朋友很郁闷,找了个人一问,原来是Feymann自己到处说的。 
3、关键是Feymann虽然的确不错,但是他自己吹再加上别人帮着吹,吹着吹着就让人受不了了。比如那个所谓的拒领Nobel奖,而且这个家伙明显的大嘴巴,作演讲不管对的错的一块儿来。 
九、费米(Fermi) 
费米夫人著的《原子在我家中》介绍这个人物堪称20世纪物理学界最后一个全才,在理论和实验上都有非常深的造诣,而且牛人弟子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 
1、Fermi真的是可以跟爱因斯坦,Bohr比肩的大师,非但目光锐利,善于抓住主要问题,而且思维敏捷,实验理论都是第一流,还会教学生,作为一个物理学家,简直是完美。关于场论,刚开始大家特别糊涂,自己算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只知道算。然后Fermi发了一片文章,结束了混乱。 
2、Fermi有次在讨论班上讲群伦,他先讲了A ,然后是B ,然后是……讲了老半天,讲到了群的定义。然后学生就抱怨阿,说怎么讲的这么乱, Fermi然后来了句:“群论就是一堆定义的堆砌而已。” 
3、Fermi对物理学家有自己的分类办法, 
a、某些他认为自己可以从对方身上学到一点东西的(在50年代的芝加哥,这样的人只有一个,盖尔曼) b、有勇气反对他的人,(不幸的是,Fermi通常认为自己是对的) c、能够几乎自动的接受他的想法的人,这种人可以做助手。 
4、有关轨道自旋耦合还有一个Fermi的故事。Mayer,就是那个女物理学家,牛人。企图解释原子核的壳层模型,怎么都不成功,去问Fermi,费米问了一句,你考虑过自旋轨道耦合没有?Mayer去做,成功了! 
5、费米的轶事多不胜数,搞原子弹的时候,很多东东涉及保密,人手一个密码柜,结果很多人经常忘了密码,或者本人正好不在,同事们却要使用他锁起来的资料。当时费米就极擅长开这种密码锁,有一次他去了趟另一个部门,走后该部门就有文件下来:凡是费米碰过的柜子,统统换密码。 
十. 施温格(Schwinger) 
1、这个人是属于早慧那种,和费曼一起发现了量子电动力学。据说他十几岁时混得不好,在纽约一个社区大学混日子,但有一天著名物理学家I. I. RabiI和另一个牛人在谈论量子电动力学的问题,Schwinger插话了,“这个少年尖锐的发言结束了这场争论。”Rabi爱才,特意托关系把他招进的Columbia,从此Schwinger一帆风顺…… 
2、Schwinger的数学奇好,写的文章很难看得懂,据说有次场论报告的时候,除了Bohr(波尔)在那里点头,剩下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既然波尔在那点头,大家认为就对了,紧接着费曼上去忽悠,这下更糟,连Bohr在内,没一个听懂的,Bohr据说讲了句特尖刻的话:“你应该重学量子力学。” 
3、Schwinger以超强的算功闻名。有段时间Schwinger在Oppenenheimer(奥本海默)那里干活。有两个年轻的物理学家来找奥本海默请教一个问题。此时奥本海默已经进入脱产的老板阶段,就告诉他们这样这样算,回去自己算吧。当天Schwinger狂算了一个晚上,最后就把结果写在一破纸上,塞到一口袋里。过了5、6个月,那两个人回来了,高兴把结果拿给老板看,Oppenenheimer就对Schwinger说你不是早就搞定了吗,你去对一下。Schwinger就回去把所有的衣服翻了遍,终于找到了那个小纸团。对了一下,回来告诉大部分是对的,只差了一个因子。于是Oppenenheimer转身就对那两个家伙说:“你们赶快回去,找找看哪里少了个因子。”看,当老板狂吧? 
4、Schwinger的工作时间和其他人是正交的。一般他下午5:30去办公室,那时候别人都回家了。所以如果有问题,总是留个条子在他的桌上。一次一个物理学家不太懂BESSEL函数,就留个条子在他的桌上。第二天他发现一本40页的答案。但是他发现这个结果没有物理意义。就又留条子问你是不是弄错了?Schwinger自信地说没问题。这哥们只好自学相关的数学,好长时间自己也弄出来了。再对一下Schwinger的答案,发现Schwinger用错了一个公式。这事很丢面子,于是Schwinger恼火地说:下次再也不到书上抄公式了,用什么一定自己先推一遍。 
5、Feynman没教出好学生,Schwinger却是个好老师,最著名的有Glashow,在Harvard师从Schwinger。Glashow也是个怪才,一次他给他教的学生考试,好象考电动力学吧,学生们被卷子上的一道题目卡住了,个个满头大汗。Glashow突然想起来了,对学生们说:“卷子里有一道题目我也没有做出来,谁做出来了告诉我一声。”全体学生尽皆晕倒。 
十一. 夸克发现的历史 
1、夸克名称的由来 
来自诗集《芬尼根彻夜祭》,其中有这样一段诗句: 
“夸克……夸克……夸克……/三五海鸟把脖子伸直,/一起冲着绅士马克/除了三声‘夸克’/马克一无所得/除了冀求的目标/全部都归马克。 
2、可怜的兹维格 
现在一提夸克,大家都知道是盖尔曼。其实兹维格比盖尔曼要早发明夸克理论,发展的也完整得多,他写了篇特详细的文章。基本上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可惜四处投稿发不了,因为太超前了。他想在大学谋个职位,可惜没有成功,因为他的关于夸克理论的文章使他名声扫地,某位德高望重的理论物理老前辈评价说那文章纯属江湖骗子之手。这个故事说明:工作做得太好了,是要坏事的。 
3、老奸巨滑的盖尔曼 
盖尔曼在兹维格之后不久,也得到了夸克理论。可他跟兹维格不一样,兹维格年轻啊,不知道厉害啊。盖尔曼可是太清楚了,圈内那帮老流氓们打击新奇思想的力度。于是他写了一篇奇短的文章,里面凡是关键的部分都说得含含糊糊,模棱两可。然后他又找了一份不是很牛的杂志,发了。可怜的兹维格,夸克理论都在圈内流传很久了,他的文章仍然到处在找发表的地方呢。也是,谁让他写的太详细了呢。 
十二. 讲讲电子自旋的故事 
1、说到电子,想起了电子荷质比的测定,密里根油滴试验。现在大家都知道密里根的这个Nobel奖是骗来的了。所以物理实验中曾伪造数据的同学不必内疚,万一你给中国骗个Nobel呢。 
2、戈德史密特和另一个老大乌伦贝克当研究生的时候,写了篇电子自旋的论文,他们拿给Lorentz看。结果Lorentz当时就指出:这样电子表面速度大于光速,违反相对论,不可能。这两个人郁闷啊,赶紧去找自己的老板厄轮菲斯特,(爱因斯坦的好友,自杀了)。结果老板告诉他们,文章已发了。还安慰他们:“没关系,年轻人难免犯错。”然后你就知道啦,这两个幸运的家伙,就这样发了一篇重要无比的文章。

 

史上最牛的博士论文--德布罗意(De Broglie)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的法国。 巴黎。一样的延续着千百年的灯红酒绿,香榭丽舍大道上散发着繁华和暧昧,红磨坊里弥漫着 躁动与彷徨。而在此时的巴黎,有一个年轻人,名字叫做德布罗意(De Broglie),从他的名字当 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贵族,事实上德布罗意的父亲正是法国的一个伯爵,并且是正是一位当 权的内阁部长。这样一个不愁吃不愁穿只是成天愁着如何打发时光的花花公子自然要找一 个能消耗精力的东西来磨蹭掉那些无聊的日子(其实象他这样的花花公子大约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德布罗意则找到了一个很酷的“事业”——研究中世纪史。据说是因为中世纪史中有着很多神秘的东西吸引着这位年轻人。

时间一转就到了1919,这是一个科学界急剧动荡动着的年代。就在这一年,德布罗意突 然移情别恋对物理产生了兴趣,尤其是感兴趣于当时正流行的量子论。具体来说就是感兴趣于一个在当时很酷的观点:光具有粒子性。这一观点早在十几年前由普朗 克提出,而后被爱因斯坦用来解释了光电效应,但即便如此,也非常不见容于物理学界各大门派。德布罗意倒并不见得对这一观点的物理思 想有多了解,也许他的理解也仅仅就是理解到这个观点是在说“波就是粒子”。或许是一时冲动,或许是因为年轻而摆酷,德布罗意来到了一派宗师朗之万门下读研 究生。从此,德布罗意走出了一道足以让让任何传奇都黯然失色的人生轨迹。

历史上德布罗意到底花了多少精力去读他的研究生也许已经很难说清,事实上德布罗意 在他的5年研究生生涯中几乎是一事无成。事实上也可以想象,一个此前对物理一 窍不通 的中世纪史爱好者很难真正的在物理上去做些什么。白驹过隙般的五年转眼就过去了,德布罗意开始要为他的博士论文发愁了。其实德布罗意大约只是明白普朗克爱 因斯坦那帮家伙一直在说什么波就是粒子,(事实上对于普朗克大约不能用“一直”二字,此时的普朗克已经完全抛弃自己当初的量子假 设,又回到了经典的就框架。)而真正其中包含的物理,他能理解多少大约只有上帝清楚。

五年的尽头,也就是在1924,德布罗意终于提交了自己的博士论文。他的博士论文只有一页纸多一点,不过可以猜想这一页多一点的一份论文大约已经让德布罗 意很头疼了,只 可惜当时没有枪手可以雇来帮忙写博士论文。他的博士论文只是说了一个猜想,既然波可以是粒子,那么反过来粒子也可以是波。而进一步德布罗意提出波的波矢和 角频率与粒子动量和能量的关系是:
动量=普朗克常数/波矢
能量=普朗克常数*角频率
这就是他的论文里提出的两个公式,而这两个公式的提出也完全是因为在爱因斯坦解释光电效应的时候提出光子的动量和能量与光的参数满足这一关系。可以想象这 样一个博士论文会得到怎样的回应。
在对论文是否通过的投票之前,德布罗意的老板朗之万就事先得知论文评审委员会的六位教授中有三位已明确表态会投反对票。

本来在欧洲,一个学生苦读数年都拿不到学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时至今日的欧洲也依然如此。何况德布罗意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来混日子的的花花公子。然而这次偏 偏又有些不一样——德布罗意的父亲又是一位权高望众的内阁部长,而德布罗意在此厮混五年最后连一个Ph.D都没拿到,双方面子上自然也有些挂不住。情急之 中,朗之万往他的一个好朋友那里寄了一封信。当初的朗之万是不是碍于情面想帮德布罗意混得一个PhD已不得而知,然而事实上,这 一封信却改变了科学发展的轨迹。  

这封信的收信人是爱因斯坦。信的内容大致如下:尊敬的爱因斯坦阁下: 在我这里有一位研究生,已经攻读了五年的博士学位,如今即将毕业,在他提交的毕业论文中有一些新的想法……请对他的论文作出您的评价。另外顺便向您提及, 该研究生的父亲是弊国的一位伯爵,内阁的**部长,若您……,将来您来法国定会受到隆重的接待。    朗之万
  
在信中,大约朗之万的潜台词似乎就是如果您不肯给个面子,呵呵,以后就甭来法国了。不知是出于知趣呢,还是出于当年自己的离经叛道而产生的惺惺相惜,爱因 斯坦很客气 回了一封信,大意是该论文里有一些很新很有趣的思想云云。 此时的爱因斯坦虽不属于任何名门望派,却已独步于江湖,颇有威望。有了爱因斯坦的这一封信,评审委员会的几位教授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于是,皆大欢喜。

浪荡子弟德布罗意就这样“攻读”下了他的PhD。而按照当时欧洲的学术传统,朗之万则将德布罗意的博士论文印成若干份分寄到了欧洲各大学的物理 系。大约所有人都以为事情会就此了结,多少年以后德布罗意那篇“很新很有趣” 博士论文也就被埋藏到了档案堆里了。德布罗意大约也就从此以一个PhD的身份继续自己的浪荡生活。但历史总是喜欢用偶然来开一些玩笑,而这种玩笑中往往也 就顺带着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在朗之万寄出的博士论文中,有一份来到了维也纳大学。

1926年初。维也纳。当时在维也纳大学主持物理学术活动的教授是德拜,他收到这份博士论文后,将它交给了他的组里面一位已经年届中年的讲师。这位讲师接 到的任务是在两周后seminar(学术例会)上将该博士论讲一下。这位“老”讲师大约早已适应了他现在这种不知算是平庸还是算是平静的生活,可以想象, 一个已到不惑之年而仍然只在讲师的位置上晃荡的人,其学术前途自然是朦胧而晦暗。 而大约也正因为这位讲师的这种地位才使得它可以获得这个任务,因为德拜将任务交给这位讲师时的理由正是“你现在研究的问题不很重要,不如给我们讲讲德布罗意的论文吧”。 这位讲师的名字叫做——薛定谔(Schrodinger)。

在接下来的两周里,薛定谔仔细的读了一下德布罗意的“博士论文”,其实从内容上来讲也许根本就用不上“仔细”二字,德布罗意的这篇论文只不过一页纸多一 点,通篇提出的式子也不过就两个而已,并且其原型是已经在爱因斯坦发表的论文中出现过的 。然而论文里说的话却让薛定谔一头雾水,薛定谔只知道德布罗意大讲了一通“波即粒子,粒子即波”,除此之外则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不知所云。   

两周之后,薛定谔硬着头皮把这篇论文的内容在seminar上讲了一下,讲者不懂,听者自然也是云里雾里,而老板德拜则做了一个客气的评价:“这个年轻人 的观点还是有些新颖的东西的,虽然显得很孩子气,当然也许他需要更深入一步,比如既然提到波的概念,那么总该有一个波动方程吧。” 多年以后有人问德拜是否后悔自己当初作出的这一个评论,德拜自我解嘲的说“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评论吗?” 并且,德拜建议薛定谔做一做这个工作,在两周以后的seminar上再讲一下。

两周以后。薛定谔再次在seminar上讲解德布罗意的论文,并且为德布罗意的“波”找了一个波动方程。 这个方程就是“薛定谔方程”!当然,一开始德布罗意的那篇论文就已经认为是垃圾,而从垃圾产生出来的自然也不会离垃圾太远,于是没人真正把这个硬生生给德 布罗意的“波”套上的方程当一
回事,甚至还有人顺口编了一首打油诗讽刺薛定谔的方程:欧文用他的psi,计算起来真灵通:但psi真正代表什么,没人能够说得清。(欧文就是薛定 谔,psi是薛定谔波动方程中的一个变量) 故事的情节好像又一次的要归于平庸了,然而平庸偏偏有时候就成了奇迹的理由。大约正是薛定谔的“平庸”使得它对自己的这个波动方程的平庸有些心有不甘,他 决定 再在这个方程中撞一撞运气。

上面讲到的情节放到当时的大环境中来看就好像是湖水下的一场大地震——从湖面上看来却是风平浪静。下面请允许我暂时停止对“老”讲师薛定谔的追踪,而回过 头来看一看这两年发生物理学界这个大湖表面的风浪。

此前,玻尔由普朗克和爱因斯坦的理论的启发提出了著名的“三部曲”,解释了氢光谱,在这十几年的发展当中,由玻尔掌门的哥本哈根学派已然是量子理论界的 “少林武当”。1925,玻尔的得意弟子海森堡提出了著名的矩阵力学,进一步抛弃经典概念,揭示量子图像,精确地解释了许多现象,已经成为哥本哈根学派的 镇门之宝——量子届的“屠龙宝刀”。不过在当时懂矩阵的物理学家没有几个,所以矩阵力学的影响力仍然有限。事实上就是海森堡本人也并不懂“矩阵”,而只是 在他的理论出炉之后哥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弟子玻恩告诉海森堡他用的东西在数学中就是矩阵。

再回过头来再关注一下我们那个生活风平浪静的老讲师薛定谔在干些什么—— 我指的是在薛定谔讲解他的波动方程之后的两个星期里。事实上此时的他正浸在温柔乡中——带着他的情妇在维也纳的某个滑雪场滑雪。不知道是宜人的风景还是身 边的温香软玉,总之是冥冥之中有某种东西,给了薛定谔一个 灵感,而就是这一个灵感,改变了物理学发展的轨迹。 薛定谔从他的方程中得出了玻尔的氢原子理论!

倚天一出,天下大惊。从此谁也不敢再把薛定谔的波动方程当成nonsense(扯淡)了。哥本哈根学派的掌门人玻尔更是大为惊诧,于是将薛定谔请到哥本哈 根,详细切磋量子之精妙。然而让玻尔遗憾的是,在十天的漫长“切磋”中,两个人根本都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在一场让两个人都疲惫不堪却又毫无结果的“哥本 哈根论剑”之后,薛定谔回到了维也纳,薛定谔回到了维也纳之后仍然继续做了一工作,他证明了海森堡的矩阵力学和他的波动方程表述的量子论其实只是不同的描 述方式。从此“倚天”“屠龙”合而为一。   

此后,薛定谔虽也试图从更基本的假设出发导出更基本的方程,但终究没有成功,而不 久,他也对这个失去了兴趣,转而去研究“生命是什么”。 历史则继续着演义他的历史喜剧。德布罗意,薛定谔都在这场喜剧中成为诺奖得主而名垂青史。

其实在这一段让人啼笑皆非的历史当中,上帝还是保留了某种公正的。薛定谔得出它的 波动方程仅在海森堡的矩阵力学的的诞生一年之后,倘若上帝把这个玩笑开得更大一点, 让薛定谔在1925年之前就导出薛定谔方程,那恐怕矩阵力学就根本不可能诞生了(波动方 程也就是偏微分方程的理论是为大多数物理学家所熟悉的,而矩阵在当时则没有多少人懂)。如此则此前在量子领域已辛苦奋斗了十几年的哥本哈根学派就真要吐血了!   

薛定谔方程虽然搞出了这么一个波动方程,却并不能真正理解这个方程精髓之处,而对它的方程给出了一个错误的解释——也许命中注定不该属于他的东西终究就不 会让他得到。 对薛定谔方程的正确解释是有哥本哈根学派的玻恩作出的。(当然玻恩的解释也让物理界另一位大师——爱因斯坦极为震怒,至死也念念不忘“上帝不会用掷色子来 决定这个世 界的”,此为后话)。更基本的量子力学方程,也就是薛定谔试图获得但终究无力企及的的基本理论,则是由 根本哈根学派的另一位少壮派弟子——狄拉克导出的,而狄拉克则最终领袖群伦,建起了了量子力学的神殿。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Eufisky/p/8736160.html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速评一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