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难以忘怀的日子(接上篇)

一篇小说,无题(1)

01年,云剑坐绿皮火车到成都上大学,主修电子工程;04年,云剑大三,大学时候的他,没钱,但有的是时间,睡懒觉,玩游戏,打牌,日子过得可谓堕落。

因为是工科专业,所以系里女同学很少,三十人的班,只有五朵金花,狼多肉少,大一开学不到半年,2个女生竟然还转到了别的专业,真是雪上加霜。既然形势如此严峻,所以身无所长的云剑,打一开始,便放弃幻想,没指望什么。

那个时候,社交网络还不够发达,大家有逛论坛的习惯,云剑也经常上天涯论坛看看小说,大部分时间都是潜水,很少评论,兴致来了,也会故作深沉写写文章。

一天,云剑收到一个叫“阳光的祝愿”的网友留言:“大叔,很喜欢你的文字,你笔下的故事扣人心弦,想必你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云剑苦笑一声,看来“山野莽叔”的网名让对方误会了,但他不打算消除对方的误会,反而想借机戏弄一番,于是便回了一句:“何止是有趣?简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是嘛?幸会幸会!我叫乐翎,高三学生。”很快,“阳光的祝愿”回了信息。

“米土米土,我叫云剑” 云剑开玩笑着回复道。

“一支穿云剑,千军万马来相见???” 乐翎不解的问道。

“云剑,不是云箭......” 云剑忙解释道。

“你是干什么的嘛?咋这么逗?” 乐翎又发了一条信息。

“云剑,赶紧的,CS。”舍友志轩又来叫云剑玩游戏了。

“开挖掘机的,活来了,有空再聊。” 云剑匆忙回了句便玩游戏去了。

乐翎看到挖掘机这几个字,自是有些意外,在她脑海里,这个在论坛写小说的颇有些文艺范的网友,该是个读破千卷的儒雅大叔,又或是个腹有诗书的俊俏少年,没想到网络那头的竟然是个挖机师傅,现在开挖机的都这么有文化了嘛!?

云剑所在的大学附近有很多烧烤店,平日里,他跟几个同学经常会晚上出去喝点啤酒,要是晚了,就得翻围墙才能进得去。

一天,云剑和白朴、夏镐几个同学,大约是多点了盆花生毛豆,一不小心就喝大了,回去的时候,已经深夜,这个时间点大门关了,只能翻墙。

云剑双手抓住栅栏上两根铁杆,爬了上去,踮脚翻过身子,到了另一边,要往下落的时候,不小心把胳膊肘挂在了栅栏的铁尖尖里,咔的一下划出一条七八厘米长的口子来,鲜血迸流,云剑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酒也醒了大半,几个同学见状,慌忙把他手臂托起从铁尖上取下来,但血流不止,大家慌得不行。

云剑猛然想起,儿时村里来过一师公,相传于他止血咒语,便依照所传默念咒语:“手指江边到桐油,望见鲜血红淋淋,左手提刀塞龙门,右手提刀塞江门,塞断黄河江边水,塞断金路血不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是令!” 念完之后,依然血流如注,咋回事?

云剑忽然想起来,师傅交待过,念咒之时,脑海里要忆起师傅传道时的样貌,念毕要用手划一个奇奇怪怪的字,然后叫一声“断!” 于是,云剑回忆起当年师傅拉着他面朝门角传道时的画面,重做一遍,“断!” 这回起作用了,血立马止住了,惊得同学目瞪口呆,连问不休。

云剑道:“别问了,以后我再跟你们解释”。

于是,易垠帮云剑做了简单包扎,然后急忙送到校医院,小医院处理不了,便只能叫了车,送到了华西附属医院。

见了医生,云剑很害怕,问:“医生医生,救我,这个手会不会残废?”

医生凑近把住胳膊,看了一眼,说:“哎呦,伤的不轻,咋伤着的?”

“助人为乐,为乐,不小心被伤着的。”云剑小声回答说。

“好在没有伤到神经,废不了,送进去缝针吧。”

打了麻药,缝了十几针,在医院躺了2天,然后回了宿舍,遵医嘱,不敢乱动,做个废人,每天搬凳子坐旁边看别人打牌玩游戏。

就这样,过了些日子,好了大半。这伤的是左手,不耽误右手上网,有些日子没论坛了,登进去之后,收到了“阳光的祝愿”两条留言。

“大叔,你的小说咋不更新了,我一直等更呢?”

“挖机师傅,论坛聊天不方便,要不你加我QQ吧,昵称也是阳光的祝愿。”

云剑读完,忽感一丝安慰,两个礼拜不写文章,便被粉丝催更,被需要的感觉真不错,我这无处安放的才华啊。反正无聊,加个人聊天也好,便申请添加对方为好友,对方QQ头像是经典的女生卡通头像,弯眉大眼小嘴+中分的蓝头发,云剑透过这卡通头像,脑补了对方的花容月貌,不禁露出一丝诡笑。

没过多久,对方便通过了,滴滴,乐翎很快发来一条消息:“大叔,你终于出现啦?咋好久都没回信息?” “我胳膊缝针了,最近没上网。”云剑答道。

“啊,咋伤的?开挖机也这么危险?” 乐翎半关切半调侃地问。

“被前女友的现男友砍的,没事,快好了。” 云剑没个正经。

“这么夸张?真的假的?” 乐翎有点不信。

“假的,你高考完了?考的怎么样?” 云剑反问道。 

“分数都出来了,报考了北师大珠海分校,喜欢大海,我就要去海边上大学啦。” 乐翎似乎对大学生活充满期待。

“祝你好运,看到海拍张照片发给我。” “好勒。”

就这样,云剑跟乐翎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没有刻意为之,却又似有默契。聊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投机,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他跟她说身边有趣的人和事,她也诉说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她独女,母亲是公务员,父亲是个商人,她虽从小衣食无忧,但父母管束得紧,所以她报考了很远的地方的大学,她向往远方,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们讨论小说,分享音乐,追逐梦想,两个都是纯真的年纪,没有所图,互不设防。

慢慢的,云剑发现自己不再那么痴迷游戏了,他甚至每天有点期待那个清脆的滴滴声(QQ有新消息的提示音),那个闪动的动漫头像。

有一天,乐翎对云剑说:“你要不要给我写信?我想看你写给我的文字。”

“好啊,不过你要给我回信。”云剑说。“好,我给你回信。” 乐翎应承下来。

聊到差不多晚上9点多,两人还有点意欲未尽,无奈宿舍十点会停电,所以云剑便借故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得睡了,乐翎说好,便各自下了线。

到了十点,准时停了电,北园有8栋宿舍楼,云剑的宿舍在3舍,对面便是6舍,6舍住的研究生,且是男女混住,男同学住1-4层,女同学住567层,一到停电,各个宿舍的男生便开始起哄,纷纷走向阳台,齐声大喊:“来电!来电...”这样闹自然是喊不来供电,但大家血气方刚的年龄,有的是劲造。

有些同学便会把脸盆和饭盆拿出来敲,砰砰嗙嗙,夹杂着叫喊声、说笑声、口哨声和从天而降的啤酒瓶砸到楼下水泥地的破碎声,有些同学会用脸盆装水往下泼,还有把报纸点起来扔下楼的,这番景象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直持续到十一点,大家闹腾累了便逐渐安歇。

已是六月份,四川的天气闷热的很,那个时候,宿舍没有空调,所以大家只能通过铺凉席和泼水降温,云剑经常会跟舍友们上宿舍楼顶,铺个凉席直接睡上面,大家闹腾的时候经常会冲对面的楼喊话,类似“师姐,我睡不着” “师姐,千万不要相信楼下师兄啊”之类的胡言乱语。

要在平时,云剑一般也会跟着大家瞎喊瞎闹一阵,但那天,他却没兴趣胡闹,躺在楼顶,仰面望着夜空,星星依稀可见,他惦记着信的事情,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干脆卷了凉席下楼,跑到宿舍找了根蜡烛,搬了个桌子到楼道里,借着珠光连夜把信写完,他跟她说晚上的事,只是把同学换成了工友。待到次日,赶紧敲入电脑,发了过去。

不久,云剑便收到了乐翎的来信,打开邮件,慢慢品读,那一行行字,仿佛像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在他耳边细细诉说,她用到了一句名言,用两次刺猬比喻彼此的关系,想要相互温暖又怕刺伤对方,想要远离又害怕孤单寒冷,她的文笔好极了,令他有一种知己相逢的感觉,他把她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

就这样,两个陌生人,互不认识,彼此不曾谋面,甚至不曾发过照片,只是一个网友,一个符号,却彼此视对方为生活中最大的寄托,虽说网络虚幻,但感受又如此真实。

有一天,乐翎说:“我跟几个高中同学打算去成都玩,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啊!见面?” 云剑有些吃惊,也有些迟疑,他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嗯,我去成都呆2天就走。” “好吧,你到了打这个电话,139xxxxxxxx”

那个时候,云剑还没有手机,他留了同学查楠的手机,查楠是班长,品学双优,成都本地人,家境很不错,一起聚餐经常请大家。

随着见面日期的临近,云剑不觉有点担心起来,他听说网友见面,十见九死,在他心里,或许还是珍惜这种有人聊天的感觉吧,他不希望那份惦念转眼烟消云散,但他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按约定地点,去见她。

“我到了,在府河九眼桥边上的杨柳树下,我跟我同学两个,穿白色衣服。”乐翎通过短信,告诉云剑。“好的,我去找你。”云剑早早的来到了附近,照着乐翎说的地方找了过去。

很快,便找到了乐翎所说的杨柳树,树下有2个女孩,各自背一个双肩包,在树荫下聊着天,云剑走上前去,打招呼道:“你是阳光的祝愿?”

“你是云剑?” 旁边穿绿色T-Shirt的女孩,面带惊讶的用手指向云剑,白衣服女孩也微笑回应。

“是的,我就是云剑。”

“哈,你不是挖掘机师傅嘛?我还以为你真是大叔呢。” 白衣服女孩说完捂嘴笑了,显然她惊讶又高兴。

“不好意思,之前跟你开个玩笑。其实我在这府河旁边的大学念书,今年大三了。”云剑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好吧,这个就是乐翎,我叫张静怡。”绿衣服女孩说。

“很高兴认识你们。” 云剑腼腆的说。

“有多高兴啊?” “啊,不知有多高兴。”

云剑打量了一下乐翎,这个乐翎同学,正值豆蔻年华,身材苗条,丹凤眼,搭配似柳叶的眉毛,让一双明亮的眼睛更添几分秀美,鼻梁高挺,一张小嘴配合泛红的嘴唇,便是没涂口红,也尽显美丽,特别是两边靠里的小尖齿,更是活泼可爱。

再看她旁边的静怡同学,长得也丝毫不差,更多一丝温婉之气,1米67的个子,站在180+的云剑旁边,真是般配,再看看她的头发,浓密柔软,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全身散发着少女独有的青春气息。

“嘿!还没看清嘛?” 静怡打断了入迷的云剑。

“给,给你们买的水,我们沿着河边逛逛吧。”云剑递过矿泉水,带着他们沿河走。

云剑解释因为好奇冒充挖机师傅,介绍了一些自己的情况。乐翎和静怡也介绍去成都游玩的经历,说其实几年前也来成都玩过,这次来玩,感觉又不一样。

转眼间到了晚饭时分,云剑找了家馆子,请两个女同学吃了个晚饭,云剑是个穷学生,也请不起高档的饭店,只是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之前去过的馆子,吃完之后,乐翎转向云剑说:“哎呀,我也总算见到了你,我待会要去成都的姑姑家。” “还有一件事,其实我叫静怡,她是乐翎,你可真笨,这么久也没发现。”说完,两个姑娘呵呵的笑了起来。

“好了,咱们一人骗一次,扯平了。”乐翎侧下身子,歪头向着云剑说。

“啊,你们这是闹哪样嘛?” 云剑感觉智商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那我走啦,乐翎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静怡嘻嘻的说道。

送走静怡,云剑便把乐翎带到自己大学校园里逛了逛,走得有些累了,便在学校的草坪上坐了下来,因为夏季,所以到了晚上9点,还是有点热,乐翎坐在草坪上,双手叉在身后青草上,抬头望向天边,说:“看,流星。” 只见一颗流星从天边滑落,带着长长的尾巴。

“流星燃烧了自己,只为刹那间的美丽。你可以对着流星许愿。” 乐翎说。

“我希望明年还能跟你一起看星星。” 云剑答道。

乐翎听了心里高兴,说:“云剑,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说完,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册子和一个礼盒,对云剑说:“这是我们写给对方的信,还有我们的聊天记录,我都复印出来装订好了,这是我给你亲手织的围巾,到了冬天,你就用得着了。” 云剑意外之于有点感动,他没有想到乐翎会这么有心,但他却没有为他准备任何礼物。

不知不觉,已是十一点多,云剑问:“你找好住宿的旅馆了么?” “没有,我不想睡觉,我们在草地待一晚上吧” “这怎么行,后半夜会凉的” “没事,你去宿舍取床被子吧,天冷的话,我们披在身上就没事了” 乐翎坚持要跟云剑在草地上坐一夜。

云剑说服不了她,便跑回宿舍楼下,宿舍大门已经关了,云剑宿舍在3楼,便在楼下喊查楠,查楠抱了床被子,从楼上扔了下来,云剑接住之后,顺便去小卖部买了些小吃和水,便去草坪找乐翎。

就这样,两个年轻人,就在草坪依偎在一起过夜,到了3-4点,夜露降临,忽然有些冰冷,两个人便卷好被子抱在一起,说了好多话,后来是困了,竟然睡着了,呆到醒来,已是天亮有一会儿,值班的校卫看到她们,把他们叫醒:“嗨嗨,干什么呢?这儿睡啊!” 两人这才醒来,慌忙卷被子逃窜。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游动-白 设计师:上身试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