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读后感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weixin_42248764/article/details/84900866

心理承受能力较弱者谨慎点开~

你想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吗?在这个世界,有人认为自己是一部小说的主角,某些与他有关联的人是他创造的配角,而这本小说的作者就是他自己。有人会做连续性的恐怖的梦,梦里有影子想拉着她跳楼。有人的身体内有多重人格,这几重人格还会有交流。有人会直接把别人映射为某种动物,而且这些动物的特性符合相对应的人的某些特点。有人让医生给自己做颅骨穿孔,手术后发生“诡异”的事情。有人对着镜子看了两天,发现镜子里镜像的动作居然跟自己的不一样。有人妻子去世后,他舍不得妻子死去,于是偷尸做实验,试图让妻子复活……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有点毛骨悚然?我也是,就差冷汗直流了。

此刻轻松一下~

说来有趣,以前只是听说过这本书,真正接触到这本书是在今年中秋节从老家回湘潭的火车上。当时特别无聊,手机也快没电了,我前左方的座位上有一个男孩在看书,因为乘客大都在玩手机,所以很容易注意到他。那时便有点好奇,他在看什么书呢?但又不好冒昧去问。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四五十岁的姐姐,她也是回湘潭的,住板塘铺附近。于是我们聊了会儿天,她说她累了,想休息会儿,却又因为对面两个女大学生兴奋的聊天睡不着。那两个女大学生是邵阳的,本想着老乡嘛,一起聊聊天也不错。但听了几句她们的聊天后,便毫无兴趣了,大多是抱怨之类,有点幼稚,当然也青春可爱。其实我也想睡,可又睡不着,于是心里挺着急。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此时,我抬头看那男孩,他把书收了起来,带耳机听着音乐,玩着手机。我在犹豫,要不要向他借书看看?毕竟车上无聊,还有近一个小时呢!于是我恼恨自己当初怎么不随身带本书呢。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我假装上了个厕所。回来时正好经过他的座位,我鼓起勇气,问他:“你好,打扰了,你刚刚那本书能不能借给我看?”他愣了一下,摘下耳机,问我:“怎么了?”此时我耳根有点红,又重复了一遍。他便拿出书给我,周围几个乘客都望着我,也许在纳闷怎么会有人在火车上借书吧。我顾不了那么多,脸已通红,马上回座位看了起来。

一打开书,我就被吸引了。这是由一个个故事串联起来的一本书,比较短,多采用咨询师与精神病人对话方式进行,当然也有小部分的叙述。因为这类书看得少,所以觉得故事新奇,比如《女人的星球》中的“他”很怕女人,认为女人早晚会征服这个地球,还猜测女人是从外星来的,有意思。但才看了一百来页,我就到站了,只得把书还给了人家。

于是自己在网上买了一本。本想着一口气看完,但有些精神病人的叙述,正如作者所说:毛骨悚然。我有同感,一想象那画面,就会有恐怖之意,只敢白天在有人的情况下看。当然,这本书不仅仅有一些恐怖的描述,也有很多可称是天才型的病人,甚至都让人怀疑,这,是精神病人吗?

《思维虫子》这一篇故事中17岁的少年提到“绝对四维生物”的概念,认为人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虫子怪物,从某一个时间段开始,到某一个世界段结束。不管他的观点正确与否,至少我们现在无法辩驳。《真正的世界》中的“她”为了看真正的世界,慢慢观察别人的细节,试着模仿别人,甚至可以达到被“附体”的地步。而这其中,看起来有点恐怖,深究下去似乎很奇妙,又让人很迷惑。《时间的尽头》中“老头”认为时间有尽头,尽头就在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当中,并且谈到万有引力、黑洞等比较深奥的问题,不得不叹服他清晰缜密的思维。《还原一个世界》中的普通中年男子曾是公务员,辞职后以发行小册子为生。小册子的内容是有关史前文明的,很有意思。他对史前文明比如玛雅文明特别感兴趣,搜集了很多研究玛雅文明的资料,并且通过理智的逻辑分析做出自己的判断,很有道理。

还有很多很多,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提到一些根本问题,比如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人有灵魂吗?人有前世今生吗?宇宙是什么?神存在吗?人类的发展会怎样?如果这些太遥远。那么,我会想,如果我就这样安于现状,我以后的生活轨迹会怎样?人的命运一定程度被安排还是自己掌控呢?有没有第三只眼?

这些问题,可能会有人说浪费时间,我想未必,思考是必要的,只是如果太过于执着去追求某个答案,并且为之疯狂,就有可能成为本书中的患者。

不管怎样,这本书带给了我很多不一样的感受,我喜欢,但愿读完文字的你没有被吓到。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