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默认
按更新时间
按访问量

偶尔想到的

       下着雨,有一些安静的喧闹,我想让自己的心渐平静下来,雨向来让我沮丧烦躁且孤独,我开始听一些温暖优美的旋律,放轻松。      这个阴冷的午后,妈妈和小狗已经入睡,我在窗前寒冷的思考着一种无题的情绪,然后我唯一能清醒意识到的便是——时间在流逝,义无反顾。有些悲伤,但又不自主地跟着音乐,...

2005-04-30 18:59:00

阅读数:768

评论数:0

wu

2005-04-26 03:01:00

阅读数:454

评论数:0

一天,年华老去

    清晨,她早起,用了一点时间坐在床上,静静的看被树枝撕碎的阳光从窗户跃进来,这会是美丽的一天,没有理由不相信。    公车很挤,时间很急,有人在抱怨,有人在忍受,有人在窥视,有人在发呆。到站了,从一个狭窄的空间到另一个,生活如此循环。电梯里的呼吸声有些沉闷,门打开,各自离开,没有人回头。  ...

2005-02-12 19:18:00

阅读数:672

评论数:0

在路上

我以为我会停下来,我以为我会觉累的,我以为我接受了安稳的现状;但,亲,我又上路了,虽然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开始行走,像个孩子,只是走,我想寻找另一个孩子,他还没忘记飞,还无意识地用心好奇地窥视着这个不尽美丽的世界,他说,我只能一直走回去,到达最初的记忆。其实,亲,我无所谓上路了,也不会离开你,因...

2005-02-04 17:10:00

阅读数:571

评论数:0

永无岛的孩子

    孩子们还是离开了永无岛,忘记了飞翔,不再会假装的快乐,只留下满嘴乳牙的彼得潘。    总想从孩子的眼里窥到一些永无岛的轮廓,妄想借此唤回我飞的记忆,然后回去!    可是我窥到的只有寂寞,快乐的,或悲伤的寂寞,为了试一下成长,他们背弃了彼得潘,而永无岛的一切美好也背弃了他们!    如果可...

2004-10-17 06:14:00

阅读数:773

评论数:13

怒放的

    每次在她们面前按下快门,竟是小心翼翼的——怕一转眼,年华老去!    她们是美丽的,以一种怒放的姿态,只字不提之后的事儿,希望在有些变化发生前驯养一个小王子,然后在他的不舍不弃中骄傲的凋逝!    在她们很老时,我想我还是会不自已按下快门——那时侯,她们怒放的不再是青春,而是流年雕饰后的精...

2004-10-17 05:34:00

阅读数:736

评论数:2

曾谈及和被忽略的

   “我仍然不能向你诉尽我自己的浩大的毫无理智的爱,这种爱只可以想象;不能向你诉尽我自己的柔情,它比爱更甚......”                                                ——《柔情》安里.巴尔布尤斯       《柔情》是《读者》97年6月期刊上的一...

2004-10-17 00:20:00

阅读数:721

评论数:2

另一种可能性

        此刻我坐在那里,和他说着话,但脑子里却正上演着与眼前一切毫不相关的情节,我投入其中,自娱自乐! 他还在饶有兴趣的和我攀谈,我喜欢和他一起,一部分思绪却又无法抑止地逃离,那是他永远也无法触及的世界! 在别处——另一种可能性中,他无法给予,我也无法言说的情感,得到了满足!

2004-10-16 23:32:00

阅读数:580

评论数:3

MIDI

    四天——在那里我不知疲惫的记录,就像是饿了要吃的生理需要!我的周围全是疯狂的人和音乐,原生态的脸和喊叫,陌生的感动。站在他们中间时,看天!MIDI的天空中有一只鹰盘旋,让我感到一种旺盛的生命力,燃烧——音乐悬在空中绽放着火花,我们——卑微而虔诚,企图用身体的碰撞和晃动来完成着一场朝圣!  ...

2004-10-13 13:58:00

阅读数:645

评论数:13

提示
确定要删除当前文章?
取消 删除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