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语录(二)

  1. 陈平安轻声道:“如果真的有那么喜欢苏姑娘,既然这辈子到最后也没能说出口喜欢她,没关系,以后数十年百余年,哪怕找遍人间,你都要去再见她一次,大声告诉她,自己喜欢她。如果百年不够,那就努力成为一位与天地争长寿的地仙,只要到时候还喜欢着她,一边勤勉修道,一边远游万里,寻她千年又何妨。
  2. 天上月,人间月,负笈求学肩上月,登高凭栏眼中月,竹篮打水碎又圆。
    山间风,水边风,御剑远游脚下风,圣贤书斋翻书风,风吹浮萍有相逢。
  3. 陈平安说,“我喜欢的姑娘,她已经是最好看了。可是比最好看更好看的她,是我在看她的时候、她假装不知道的时候,侧着脸,睫毛微颤的模样。”
  4. 然后小女孩也开始忧愁起来,“前不久吧,在渡船上干瞪眼,没办法去渡口那边玩耍,我就偷偷有了个想法,想着哪天我长大了,练成了绝世剑术,就会跟爹你开口,说‘爹,给我一匹马呗,我就去闯荡江湖啦!’不过我后来又一想,估计马有点贵,爹你未必乐意送给我唉,那就驴也行,骡子也行啊!外边的江湖在等我呢!嗷嗷叫等着我呢!”
    小女孩唉声叹气起来,“现在我又不想去江湖玩咧,么得意思,全是坏人,要不就是不太好的人。”
    陈平安也晃着双脚,笑道:“可你不就是在江湖里遇上我的?对吧?
    一大一小,一起晃荡着双腿,裴钱想了半天,轻轻说道:“可我不想遇到别人了啊。”
  5. 陈平安自顾自说道:“人生在世,何以解忧?唯有酒和钱。人间小不平,花钱买酒可以消之。人间大不平,我还有一剑与一拳。”
    陈平安咧嘴一笑,“这些是书上学来的,按照我陈平安这个泥腿子的说法,就是老子已经这么不爽了,那就干死他们啊!不然老子练剑练拳好玩啊?!”
  6. 那个家伙,当时神色严肃,回答道:“我有个喜欢的姑娘,下次我去找她的时候,就要翻看我的家底,万一对不上账,还是因为其她女子,我怎么跟她解释?
  7. 陈平安没有转头,始终手肘放在桌上,斜着身子笑望向远方的月色。
    他眼神温柔,似乎在望着一位姑娘,再也容不下人间多余美色。
    他喜欢的那位姑娘,既是他心头的朱砂痣,也是明月光。
  8. 陈平安愣了一下,挠挠头,“姚姑娘,我有喜欢的姑娘了。”
    姚近之掩嘴而笑,竟是半点不恼,反而问道:“她很好看?”
    陈平安蓦然之间,神采奕奕,毫不犹豫道:“浩然天下所有好看的山,好看的水,加在一起,都不如她好看!”
  9. “人心是一面镜子,原本越是干净,越是纤尘不染,越是经不起推敲试探。”
  10. 有些事情一但开了头,就很难戒掉了。
    比如喝酒,又比如喜欢谁。
  11. 人生苦难书
    最能教做人。
  12. 无论自己的生存之道被如何扭曲,
    也是你自己从有限的选项中,
    选出了现在的你,
    就别装出受害者的模样了。
  13. 这一路,又走了很远,遇上了很多人和事。
    有些想你,不对,是很想你了。
  14. 行走江湖,钱难挣,屎难吃,只要不是花钱买屎吃,就是好日子了。
  15. “可就算这个世道烂成了一座粪坑,也不是我们吃屎的理由。”
  16. “这个世界,一直亏欠着好人。对对错错,怎么会没有呢?只是我们不远去深究罢了。嘴上可以不谈,甚至故意颠倒黑白,可心里要有数啊。只可惜世事多无奈,聪明人越来越多,心眼心窍多如莲蓬者,往往喜欢讥讽醇厚,否认纯粹的善意,厌恶他人的赤诚。”
  17. 读过多少书,就敢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见过多少人,就敢说男人女人‘都是这般德行’?你亲眼见过多少太平和苦难,就敢断言他人的善恶?”
  18. 当一个人真正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看过高耸入云的大山,蜿蜒无尽头的江河,看过了那些无比高远的壮阔景象,甚至可能是看过那些读书人的风流,那些象征着一国威严的衙门、官服,看过了人生无常的生老病死,看过了看似壮烈实则冷血的铁骑阵阵,看过了昔日的朋友变得陌生,愈行愈远而无可奈何,看过了父母逐渐老去、你却始终无法挽留……
    于是一个人在某一刻,往往就会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孤单。
    悲伤很难感同身受,快乐的分享总是一闪而逝,人生只是一场场告别……
  19. 陈平安望着她,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很好的姑娘,而她好像不太喜欢自己,是这么既伤心又觉得不用太伤心的事情,“如果我只要喜欢别的姑娘,就再也见不到你,那我这辈子就不喜欢别人了。我在一千里一万里之外,在你看不到我的地方,打了一百万一千万拳,还是只会喜欢你。”
    宁姚翻了个白眼,“我有那么不讲理吗?”
    陈平安愣了一下。
    然后宁姚斩钉截铁道:“对,我就是这么不讲理!”
    她蓦然笑了起来,充满了稚气的得意,当她一笑起来,便愈发眉眼如画,生动活泼,她双手环胸,“谁让有个傻子喜欢我呢?”
    然后,她向前走出两步,一把抱住了那个大骊少年,喃喃道:“陈平安!我喜欢你,不比你喜欢我少一点点!”
    第一次重逢,其实她想跟他说。
    我不喜欢你。
    可是那么难。
    她松开手,眼眶微红,有着她宁姚这辈子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罕见懊恼和羞赧,“你怎么这么笨?!”
    陈平安呆呆说道:“你怎么会真的喜欢我……”
    喜欢一个姑娘,会喜欢到觉得那个姑娘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自己,而且不会觉得有任何委屈。
    宁姚总算恢复了一些,眉眼飞扬,如天底下最锋利的飞剑,“我宁姚喜欢谁,还需要理由?!”
    其实是有的,而且很多。
    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到底是女孩子啊,又不是陈平安这种厚脸皮的。
    陈平安突然之间,有如神助,一下子抱住宁姚。
    宁姚满脸绯红,撇撇嘴,没有挣扎,反而悄悄抬起一只手,轻轻捻住陈平安的衣襟。
    倒悬山小巷中,少年和少女就这样安安静静相拥在一起。
  20. 剑气长城,斩龙台石崖上。
    她躺在那里,轻声道:“陈平安,你听我说啊,我没有不喜欢你。”
  21. 妇人安慰道:“然后被姑娘拒绝了?不要泄气啊,你有没有听过,有些人之间,注定只要相逢,就是对的。如果还能重逢,就是最好的。”
    陈平安喝过了一大口酒,醉眼朦胧,但是一双眼眸,清澈见底,如溪涧幽泉,开心、伤感、遗憾、欢喜,都在流淌,而且干干净净,只听少年摇头笑道:“喜欢一个人,总得让她开心吧,如果觉得喜欢谁,谁就一定要跟自己在一起,这还是喜欢吗?”
    说到这里,少年眼泪便流了下来,“可是我就是嘴上这么说说的,其实我都快伤心死了。我其实恨不得整个倒悬山,整个浩然天下,都知道我喜欢那个姑娘。然后我只希望天底下就这么一个姑娘,喜欢我……”
  22. 不被喜欢的姑娘喜欢,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可天没有塌下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
  23. 少年高高扬起头,挺起胸膛,攥紧酒壶,望向那位身穿一袭墨绿长袍的姑娘。
    宁姚眨了眨眼睛,似乎猜不出陈平安葫芦里卖什么药。
    陈平安说道:“宁姑娘……”
    他赶紧摇摇头,换了一个称呼,“宁姚,我喜欢你。”
    宁姚坐回台阶,“你有本事说大声一点。”
    陈平安便扯开嗓子喊了一句,“宁姚!我喜欢你!”
    宁姚问道:“你谁啊?”
    陈平安笑脸灿烂,再没有半点拘谨,豪气干云道:“大骊龙泉陈平安!”
    虽然陈平安也知道,把剑送给宁姑娘之后,再相处一段时间,最好再见识过宁姑娘土生土长的家乡,以及她在剑气长城的朋友,到时候再来决定要不要说出口,是最稳妥的,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宁姚不喜欢他,但是说不定还可以做朋友。
    可是陈平安不愿意这样。
    宁姚再次站起身,她神色古怪,问了陈平安一句,“喜欢一个人,这么了不起啊?”
    陈平安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如何作答。
    被人告白喜欢之后,世上的姑娘都会问这么个问题吗?
    他久久不愿转头,不愿收回视线。
    她愈行愈远,身影逐渐消逝在夜幕中。
    陈平安转过头,走向台阶自己原先坐着的位置,开始碎碎念叨,说那些来不及说出口的言语。
    宁姑娘,最近还好吗?
    宁姑娘,我这趟出门,见识多很多有趣的事情,说给你听吧?
    宁姑娘,你一定想不到吧,我当初答应你练拳一百万遍,现在只差两万拳了。
    宁姑娘,你知不知道,当时在泥瓶巷祖宅,你笑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人。
    宁姚,我见到了阿良,可是齐先生走了。
    宁姚,我去过了黄庭国,大隋,彩衣国,梳水国,老龙城,去过了很多的地方。见过了很多的姑娘,可是她们都不如你好看。
    宁姑娘,你以前问我喜不喜欢你,我说没有,你好像没有不开心,可是如今我有这么喜欢你了,你好像不太开心,对不起。
    宁姑娘,遇见你,我很高兴。
  24. 刘灞桥叹了口气,松开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自嘲道:“我呢,就是口拙嘴笨,拳头也不够硬,剑还不够快,要不然我这肚子里,真是积攒了一大堆道理,想要跟这个世道,好好说上一说。”
  25. 君子可欺之以方
  26. 宁姚赶紧蹲下身,忧心忡忡道:“咋样?哪里伤得最重?陆道长那副药方子,你是不是也用得着?”
    鼻青脸肿一身内伤的少年满脸苦涩道:“不打紧,还知道哪里疼,说明伤得不算厉害。对了,如果老猿这个时候赶过来……”
    “来就来!”
    少女也干脆坐在地上,眉眼飞扬,“刚才有你在,等下有我在,怕什么!”
    陈平安没说出口的后边半句话,只得偷偷咽回去。
    宁姚突然灿烂笑起来,伸出双手,对草鞋少年竖起大拇指,“帅气!”
    在这之前,这辈子从没觉得自己了不起的陋巷少年,使劲忍住嘴角的笑意,故意让自己更云淡风轻一点。
    但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的开怀。
    春风少年很得意。
  27.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28. 混吃等死,小富即安,飞黄腾达,就像她娘亲所说的,是因为各有各的缘法,未必有高下之分。
    只不过她爹对此也有不同意见,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强求,并不意味着一点都不求,求还是要求一下的,如果最后仍是求而不得,则是另外一回事。
  29.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30. 少年始终拎着包裹,转身望向少女,盘膝坐在木板床上的黑衣少女,与草鞋少年对视。
    黑衣少女平静道:“你好,我爹姓宁,我娘姓姚,所以我叫宁姚。”
    草鞋少年下意识道:“你好,我爹姓陈,我娘也姓陈,所以……”
    少年有些神色尴尬,但是很快就坦然笑道:“我叫陈平安!”
  31. 道理全在书上,做人却在书外。
  • 3
    点赞
  • 6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1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1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