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乔布斯艺术家情怀的魅力

乔布斯认为自己是个艺术家,他有艺术家情怀,也纵容自己艺术家的性情,他还鼓励设计团队的人把自己当成艺术家。乔布斯喜欢人文与科学的交集,他认为这种交集处有种魔力,是苹果与人产生共鸣的原因。在此意念的驱动下,他希望做的不仅仅是个产品,而是艺术品,是能表达自己的艺术品。乔布斯的目标从来不是狠狠的赚一笔,而是做出最好的作品,甚至比最好的更好一点,追求能让产品达到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品质。我们现在用的每一款精致的苹果产品,如iphone,ipad, Macbook等等,无不是这种艺术情怀的体现。



这些产品都饱含了乔布斯的设计理念-简约主义、极佳的品味、追求极致的态度以及对一体化系统的偏爱。





乔布斯喜欢“至繁归于至简”的理念,喜欢“为改变混乱繁杂而生的现代简约主义”的概念。他认为设计应该追求简约,这源自他作为一名佛教禅宗信徒对简单的热爱。追求简洁不是要忽视复杂性,而是要化繁为简。要把一件东西变得简单,需要真正认识潜在的挑战,并找出漂亮的解决方案,这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简洁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也不仅仅是把杂乱无章的东西减少或抹掉,而是要挖掘复杂性的深度。要想获得简洁,必须要挖的足够深,必须深刻的把握产品的精髓,理解它的每一部分,以及它是如何制作的,从而才可以判断哪些不重要的部件是可以拿掉的。同时,乔布斯又竭力避免因过度简单而使产品显得冷冰冰的,要保留产品的趣味感。他要求设计的产品,造型优美、但不能华而不实,同时还要具有表现精神,科技感十足。他对待设计充满热情、及其严肃,同时,也带有一点玩乐精神。

在乔布斯设计iMac时,曾经有人问乔布斯要不要做一些市场调查,看看顾客的需要。乔布斯回答说:“在看到我们的产品之前,顾客并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贝尔在发明电话之前做过市场调查吗?” “伟大的艺术品不必追随潮流,它们本身就可以引领潮流。”确实,他的产品告诉我们,他具有极佳的品味。

苹果每一款产品的精致,都饱含乔布斯的心血。他从父亲身上学到,充满激情的工艺就是要确保隐藏的部分也要做的很漂亮,因此他有强烈的完美主义强迫症,这种理念最极端也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就是他会检查电路板。而且,在初始产品完工时,如果他发现有缺陷,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效果,他会不惜代价全部推翻重来。比如2000年的时候,乔布斯提出打造苹果零售店的设想,于是他决定在苹果园区附近秘密建立一个模拟商店,按照正式店面进行装潢布置,直到有完整的想法。2000年10月,在该工程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发现他们犯了一些根本性的错误。他们围绕着苹果的主要产品线把商品分成若干区域,但并没有考虑顾客想做什么。比如说,顾客可能想要一个“电影区”,在那里可以用Mac电脑,运行iMovle软件,向顾客展示怎么从摄像机中导入文件并编辑。意识到这点之后,乔布斯决定重新设计布局,即使他已为这个商店玩命干了6个月,即使这会把首次亮相时间从原定的1月份再拖上三四个月。再比如说,iphone项目在接近尾声的时候,乔布斯意识到自己不喜欢现在的设计,认为现在的设计让人觉得太男性化,太注重性能。他决定重新设计,而这也意味着,之前9个月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随着外观的改动,也必须重新设计制作手机内部的电路板、天线和处理器。他说:“即使错过上市时间,产品也不能粗制滥造”。

他对完美地追求使得他要求苹果的每一款产品都要有端到端的控制。在开发Mac的时候,苹果公司的另外一个项目莉萨也在开发过程中,但乔布斯不愿意让Mac兼容莉萨的架构,这不仅是出于他想报当初被将赶出莉萨团队的仇,更重要的是他对于控制权的迷恋。他认为一台电脑要真正做到优秀,其硬件和软件必须紧密相联,如果一台电脑要兼容那些在其它电脑上也能运行的软件,必定要牺牲一些性能。他认为最好的就是“一体的”,是端到端的,硬件是为软件量身定做的,软件也是为硬件度身定制的。从最初的Mac到最新的iPhone,乔布斯的系统一直都是封闭的,用户无法对其进行干预或修改,他不希望看到有人往扩展槽里随便插上电路板,破坏他优雅的设计。

乔布斯对极简派设计风格的崇尚,对产品天生就具有的绝佳品味,追求极致的态度,以及对产品端到端的严格控制,打造出了简单而极致地用户体验,改变了我们生活,也实现了他想要改变世界的愿望。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