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jianshe1的专栏

学无止境

她只是一阵来自原野的风

图片地址:http://www.zjshj.com/uploads/allimg/091206/121JI453-0.jpg

她的头发自十三岁剪了之后再没有长过,她的梦境里有无休止的坠落,她今年三十岁,她出生的那一年,饥荒还没有缓解,母亲说是庚申年有了第三个孩子,老大和老二都是男孩,她是最小最羸弱的那颗小豆芽。


年少的时候,她抗拒裙子,抗拒烟酒,抗拒自己的名字,抗拒许许多多莫须有的事情。她热爱阳光,挑着气温高得离谱的夏日正午出门暴走,其实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只是喜欢炽热的灼伤感,那种真实又微疼的灼伤。她第一次来月事是十二岁,当惊慌失措的红色蔓延得不声不响,迅速而强势地染透了素雅的衣物时,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静默地隐瞒着,直到大人察觉出异样。她很羞赧,当街坊邻居议论起她身体早熟的事儿时,她恨不得世间多出一个角落来收容像她这样的生物,那些夸张而刻意的神色,像烙印一样,她不敢想起,却不曾忘记。她的心底藏着秘密,那些快乐的不快乐的情绪堆积在幽暗的海底,常年不见光。有一回,她记得有一回,玩伴提及她总不愿与人分享心事,她回应的竟是错愕。嗯,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封闭以及浓郁的自我保护欲。


她暗恋过一个会写诗的少年,她的双手抚摸过那冰凉的字句,却未曾说爱。也许,那不是爱,是少女恋上了忧伤。所以不说才美好,卑微的花才没有枯萎。她常常想念那条破旧的铁轨,却想不起有多少忐忑的步子落在其中,如果再回到这里,是否又会看见青春逝去的痕迹。她也冲动得给高她一级的学长写过一封似是而非的书信,这是个怎样的男孩呢?他有着洁白的肌肤,高高的个子,笑起来很明媚。大约,每个女孩都会被这样的异性所吸引吧。然而,当回应的便签辗转归来时,她撕毁了那张盛满馨香的纸。这本是聊胜于无的崇拜,靠近便破碎。所以,再见他时,她的眼里没有了渴望。


她有点厌学,课本新的像无人翻动过。她几乎不戴带首饰,唯一一条项链是父亲给的,她把她系在脖子上,没有取下来过。她喜欢古典的东西,所以活得不合时宜。狷介而古怪的性子得罪了无数人,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徒步去臆想中的那座城。她说,假使有人陪她浪迹天涯,她便将心许给这个有缘人。这便有了后来。


他长她五岁,宽厚温和,他说他爱她,像宠溺幼童那样,给她最大的耐心和包容。他牵着她的时候很用力,他说自己会很快老去,趁如今佳人在伴,要紧紧地抓住。他知道她有胃寒症,便不敢倦怠了一日三餐,带她去看老中医,想方设法地把药材顿进五花八门的汤料里,哄着她喝。他明白她的梦想,有时间就带着她出门旅行。她爱自由,他怕自己的爱成为她的束缚,所以,他从来都不敢要她嫁给他。


她生日的时候,他送了一张去西安的机票给她,他说:你一直想去吧,我不能陪你,我要加油工作努力赚钱,你一个人去要照顾好自己哦。想我的时候记得打电话。他嘱咐了她很多,她的眼角就那么湿了。十天的旅程似乎过于漫长,她在没有他的夜晚,再次做起了少年时的梦。她想念他,仿佛一瞬间的样子,她决定要做他的妻子。抱着这份笃定,她归来了。他听着她说起旅途中的梦,身体在下陷,坠落了一层又一层,就像下地狱一样,竟慌神了。是谁说,关心则乱?他心急如焚的去庙里为她求平安符,谁知道,竟划下了生与死的界限。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要做他的新娘。


爱是燃烧,焚毁后只剩余烬。他用生命将这热烈谱写成了永恒,她想:他们终究是情深缘浅。又是几年,她的生命里出现了另一个人,他没说爱她,却给予了她深刻的专注。她安静的看着这个男人为着她疼惜,却终于离去。


因着,她只是一阵来自原野的风,吹拂过了他的脸,就再也不会吹向别处……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物 电话 工作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故乡的原野风(简谱)

2009年03月22日 327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