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面试经历 Oracle Interview

入职已经快一年了. 对工作的内容也比较熟悉, 工作的环境也适应的差不多了; 回想起2012 年面试甲骨文的时候, 觉得那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经历, 值得跟大伙分享一下;

2012-10-14 那个时候正好研二上学期, 开学没多久. 台湾的研究生是两年毕业, 所以那个学期我除了上课, 准备论文之外, 还要找工作. 台湾学生情况不一样, 女生要毕业后才找, 男生要么入伍当兵, 要么找研发替代役. 都不是那个时候. 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对找工作比较上心. 开始找工作的时候, 只有几个途径, 要么在东南的BBS 上看看有没有招聘启示, 要么在大街网, 中华英才网, 应届生等等几个招聘网站看看. 最后我认真准备的几间公司是, 甲骨文, Opera 咨询公司, 还有摩根斯坦利技术部. 总共有十间左右, 像百度, 英伟达这些公司要我参加笔试的, 可是我飞回来笔试太贵了, 于是就放弃不去了... TPLink 投了简历杳无音讯.

2012-10-22 甲骨文给我发了一套笔试试题, 网上做题. 可以选C++ 或者其他语言, 难度有点大. 我做完感觉有点忐忑, 心里在想... 会不会不给我面试机会啊?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意识到, 似乎这套试题并不受到面试官的重视, 像是走个流程, 做完就完了. 这段时间每天恶补编程基础, 说实话, 我除了大一学过C++ 和数据结构外, 整个大学就没怎么碰过编程语言. 大学念的电子系, 跟编程语言一点关系都没有. 研究生的论文方向是视频编码, 关系也不是很大. 所以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复习到两三点, 看完的书包括吴乃陵的<<C++ 编程>>, 金远平的<<数据结构>>, 还有<<程序员面试宝典>>. 事实证明, 这些最后还是有用的.

2012-10-26 女朋友来台湾找我玩. 我跟实验室请了假, 跟她一起出去玩了一个多礼拜, 主要是台北, 宜兰和花莲.

2012-11-01 那天正在宜兰乡下的一间民宿, 早上刚醒来, 女朋友的手机接到一个0755 的号码, 我们还在想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响了好久都没接, 台湾漫游接电话很贵哒. 接到一听, 竟然是甲骨文的面试电话! 吓我一身汗. 于是重新打我台湾的号码, 正儿八经的开始电话面试. 面试全英文, 首先自我介绍下, 然后我们聊了大概五分多钟. 大概问了些你的经历呀, 做过哪些项目呀, 还问了个奇葩的问题: 你来大陆工作能适应嘛?!!! 他难道没看我的简历么??? 还是东南大学实在没有名气, 以至于他以为我是台湾籍的? 我只好清楚的说: politically, we are not allowed work in Taiwan because we cannot apply for work visa. 但是, 面试官应该是没听懂我说什么, 他可能先入为主的认为我是台湾籍的了. 面试的还算顺利, 女朋友在门外等我, 然后我去厨房做早餐, 一碗面. 然后心想, 要飞回深圳面试了.

2012-11-19 正在期中考试, 科目DVB, 现在我竟然想不起来我还修过这门课? 考了一半, 甲骨文给我打电话, 我直接出门接电话了, 说不必飞回来深圳面试, 在skype 面试就可以了. 我心里一盘算, 能省下好几千块钱呢, 一口就答应了.

2012-11-21 面试. 时间是下午两点, 面试官是Dragon, 后来知道EBS 的所有人都是他面试的, 可惜的是我入职的时候他已经离职了... 我在实验室里面接通摄像头, 依然是全英文面试. 首先是自我介绍, 我有点紧张, 几度卡住说不出话来. 实验室的同学都在, 学弟们都在背后静静的听着, 我心里更紧张了. 然后我们闲聊了一会儿, Dragon 问了几个问题, 一个问题是, 如果有个项目, 你作为senior 的技术人员可以很快解决, 但是你也可以交给你的下属, 但他是生手, 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你是给他做呢还是你自己做呢? 还有一些问题, 主要跟团队合作有关. 其实我觉得回答什么样的结果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要有理有据, 分析要到位合理. 当然我依然紧张的卡住好多回, 脑子里对自己说, 说点什么吧, 无关的也行. 但就是说不出来. 最后草草收场... 总之这段面试很糟糕. 然后进入技术测试阶段, Dragon 给了两条题目, 要我写代码解决.

题目一: 七桥四岛问题, 有四个小岛, 用七个桥相连, 问怎样能不重复的走过每个桥, 并且每个岛去过且只去过一次. 十五分钟, 要我在纸上写伪代码, 然后拍照片传给他看. 


题目二: 一个简单的动态分配内存的问题, 没什么难度, 但是我后来想想, 这个题目应该不是考察能不能把答案解出来, 而是考验算法, 怎样快速的解出来. 我当时哪想到这么多, 用最直观的方法写了答案. 估计Dragon 看了心里觉得这家伙不怎么样.

这两个题目弄完了我也虚了... 心里很是没底. 实在是做的不好啊. 接着闲聊了一会儿, 他去叫第二个面试官.

然后第二个人面试, 好像叫Iny... 只在skype 上看到这个名字. 听他的声音还是很温柔的, 我一听就很有信心了. 开始就闲聊, 问我台湾的老师同学怎样啊, 我一听这个就来劲了, 说了好多. 他一边听一边笑, 气氛很和谐. 然后问技术问题, 他问我比较熟悉哪种语言, 我说C++, 然后开始问一些基础知识. 后来入职了才知道, EBS 根本不用C++. 所以他就翻出一本书来, 随机翻到一页然后问我... 都是基础啊, 我很顺利的都回答了. 主要是问指针, 可能还问了些内存管理吧. 记不太清了. 一个印象比较深的问题是, 汉诺塔问题怎么解. 我当时那个心疼呐! 这个问题是递归算法的经典题, 可是当时我竟然没解出来!!! 我实在想掐死自己. 最后说了一些闲话, 他说把面试的材料交给公司, 让我等消息.

面试完我已经虚脱. 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进这间公司吧!

2012-11-22 机会说来就来了哈哈哈~ 早上一到实验室就接到甲骨文打来的电话, 说叫我去台北分公司参加一个笔试. 只有我一个人. 我一想, 肯定是昨天面试表现太差了, 所以要补一个技术测试. 不过后来听周文瑾说, 他在四川大学也是skype 面试的, 后来也做了一份笔试. 说明不是我一个人做这个测试的啊. 也不知道考什么, 我就天南地北的复习. 什么都看. 幸好大一的时候学院教的多啊, 其他学院两学期学一本C++, 我们一学期一本C++, 还有一学期数据结构. 差点没把我累死. 但是现在起关键作用了. 

2012-11-27 去台北. 我要早上9:30 到台北车站, 10点开始考试. 台北的甲骨文公司在新光三越的很高层, 我到那里找Carrie. 等的时候有点内急, 就去洗手间了, 出来的时候Carrie 已经在洗手间门外等我了, 说怕我迷路. 人真好. 于是她带我去一间小的会议室, 空空的除了桌椅, 什么都没有. 那里是台北的顶端了, 站在窗边, 可以看到下面的淡水河拐弯, 分叉, 还有远处的海岸线. 再远处的大海开始变得有些朦胧. 我坐下后, Carrie 让我休息一下, 然后她去开会了. 我趴着睡到10:30, 她才过来. 幸好休息的比较久, 因为前一天晚上太紧张没睡好, 早上又赶火车来台北, 起的又早. 她把试卷给我了, 厚厚一沓, 我一看心想, 也太多了吧... 但也没空多想, 开始做题.

做题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Carrie 忙自己的去了, 我身边手机背包都在, 她关了会议室的们, 静静的仿佛只有不远处的淡水河陪着我.

第一部分是C++, 并且, 第一题就是汉诺塔问题. 我看到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直接没看, 下一题.

下面的都是简单题, 第二题是一个问答, 第三题是链表反序算法, 我考完了后想起来, 似乎我的算法不对. 第四条深度优先搜索, 先放下... 后来才想起来怎么解.

第二部分是SQL, 我完全没有概念, 全部空着, 看都没看.

第三部分是算法, 第一题是合并排序. 第二天是求阶乘, 这个用递归算法就很轻松解决了.

第四部分是英文, 先是给了两页多的英文, 然后下面有四条题目. 类似于阅读理解, 只是考题偏技术. 不难.

还有一部分数据结构, 忘了. 但是不难, 基本都写出来了.

最后考完还剩一些时间, 我回头看了一下第一题, 汉诺塔, 心想如此简单, 神来之笔, 解出来了.

后来Carrie 来收卷, 我跟她聊了一会儿, 台北的甲骨文没有研发部, 大中华区只有深圳北京上海才有. 试卷会寄给深圳那边, 让我等消息.

考完还是很有信心滴! 然后赶紧赶火车回学校, 因为下午两点有meeting.


2012-12-04 在等meeting. 忽然平板电脑响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 意识到是甲骨文发邮件了. 打开电脑一看, 果然Oracle 大大的列在标题上. 内容更让我开心了, 是准备发offer 了! 后来的事情很顺利了, 准备准备材料, 很快就定下来. 那间叫Opera 的咨询公司主要招数学专业的, 后来没理我, 拒信都没有. 摩根斯坦利跟我电话面试了一次, 觉得我不合适, 很礼貌的拒绝了我.

之后甲骨文重新问我要了一份简历, 说要存档的. 那段时间又紧张又刺激, 每天两三点才睡. 有时候是看技术的书, 也有时候看一些闲书, 比如<<万历十五年>>, <<论中国>>, <<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 这几本都是那段时间看的. 是很值得珍藏的一段记忆.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