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4:00

——第六世——
树林
“你看吧,你把他们两个送到人间,他们就一辈子都没见过面……”哈迪斯还在抱怨宙斯,让他等了几十年愣是没等出些名堂。
宙斯自己也觉得沮丧:“那你说吧,下一次要让他们成为什么。”
哈迪斯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可是很公平的……”
他随手将刚刚从手下那里拿来的两片灵魂扔下了云朵。
“看……就这样,现在乖乖等待他们活下来吧。”哈迪斯的嘴角又是他一贯的笑容。

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村庄,在这个村庄的旁边有一片森林。
森林里有很多很多的树,有小动物在玩耍。
有两棵树挨得很近,他们在森林的边缘,常常有路人从这里试图穿过森林,他们见到这两棵树时,就会说:“这真是奇特的两棵树啊……很容易辨认嘛,好吧,就用他们当记号。”
随后他们往往会掏出随身带的小刀,在两棵树的其中一棵上刻一个小小的记号。
树感到被割开的地方十分的疼痛,可他无法与人交流。
“这些人下手真重……”树用因为痛觉而扭曲的声音对另外一棵树说,当然这声音只有他们两个能听懂。
另一棵树摇摆了一下树枝算是回答,他没说什么,只是伸出自己的枝杈,让自己在更容易被旅人看到的地方。

后来两棵树长大了,他们的树干坚硬而充满力量,他们已经不在乎有人在他们身上划一道小小的伤口,可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旅人都感到奇怪,本来生长在离林间小路较远的树,枝叶却大半环绕着另一棵,像是在保护什么一样。

后来这片森林被某个附近的王国的卫兵发现了:“这里有许多好的木材。”他们说,然后没有过几天他们就带来了斧头和锯子。
“这里的树木都粗壮而有力,不利用太可惜了。”他们说着,开始砍伐离他们最近的树。
于是紧紧靠在一起的两棵树都被砍了下来,他们被放上不同的车,被运到了不同的地方。
伸出枝叶保护伙伴的树,在与伙伴分开的时候轻轻的摇摆着枝叶:“希望我们能再见。”
这两棵树被运向了不同的方向,森林里还剩下两个树桩,上面一圈一圈的年轮看得人眼刺痛。

两棵树只能将他们的灵魂放入一小块他们体内的木屑,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在被锯子切割时,思绪不会随着肢体的破碎而散乱。
其中一棵树——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同伴的那一棵树,被削成了许多小小的木块。他的灵魂所在的那一块被放入了另一辆卡车并运到一个加工厂,巨大的车床在不断的转动着,有“嗤啦嗤啦”的声音从可怕的金属制品中传来。
然后这块木头被放进了机器,他感受到自己在不断地被剥离成许多的小木条,身体被撕裂的感觉清晰地从灵魂深处映在脑中。
随后他的顶端被涂上了黑色的火药,然后和许多他身体的部分一起,放在了一个小纸盒中。
他看见了盒子上的文字——人的文字,“火柴”。

另外一棵树的运气似乎要更糟糕一些,他直接被运到了叫做造纸厂的地方。他被放在一个状似搅拌器的东西中,然后被撕碎,全身坚硬的盔甲都在一瞬间远去,剩下的只有撕裂心灵的疼痛。
最终他离开人间地狱的时候,他的周身已经如雪花一样白。他变成了叫做“纸”的东西,然后送到了印刷厂。
他的身上被用油墨印上了符号,然后他又被分成形状规则的很多片,并且订在一起。
“现在你是一本书。”负责装订他的一个爱幻想的小青年将他举过头顶,这样说。
书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随后的日子里他被很多人拿在手中,认真地观察。
“书就是用来被人看的啊……”他如此想。
他也因此而变得破烂不堪,他已经残缺不全,失去了一开始硬挺的形状。
“烧掉他吧。”有人这样说。
那个人将他扔进壁炉,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盒新的火柴。
“就用这盒新买的火柴吧。”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支,点燃了火药。
光亮照亮了火柴的身体,也照亮了破旧的书。
无比熟悉的感觉突然在彼此之间弥漫,明亮的火苗在他们中间跳动着。
火柴被烧过的地方开始变黑和萎缩,书也是同样。
他们却期待着,在这最后的时候,让彼此……更靠近一点。
再靠近一些,好吗?他们恳求着问点燃火柴的人。
人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将他们一起扔进了壁炉。
“今年冬天还挺暖和的。”人说,然后他离开了。
壁炉里有燃尽的一堆碎屑,似乎也带着温暖的笑容。
终于,又可以挨得这么近。

穿过心灵的彼岸(十)

——第十世——爱琴海边没有蓝色的花宙斯现在越来越没有心情管他八百年前的那个玩具了,身边娇纵的美人比较吸引他一点。哈迪斯前些日子在圣战里面被封印了,现在快要出来了,正着手准备所谓的跟雅典娜的圣战。两片灵...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3
  • 1004

穿过心灵的彼岸(五)

——第五世——诗篇与画卷这一个破碎成两片的灵魂,现在正躺在宙斯的手掌上。“这次由你亲自将他们放入人间,总行了吧。”哈迪斯翻着白眼,一脸不满。倒是宙斯一脸傻笑:“总算轮到我来玩了。”于是这两片小小的灵魂...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3
  • 956

穿过心灵的彼岸(四)

——第四世——浪与风的相逢爱琴海的海面上,常常有奥林帕斯山的神出没,他们或乘着小舟游玩,或在海中练习狩猎。于是哈迪斯就在某一天的散步时,随手将两片灵魂扔进了海洋。“宙斯,他们会成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可...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2
  • 866

穿过心灵的彼岸(三)

——第三世——光与影的空缺“我们玩个有趣点的游戏怎么样,我亲爱的弟弟。”某一天当宙斯带着他的闪电在天庭上巡逻时,哈迪斯这样对他说。宙斯警觉的回话:“玩什么?”他可不想再被这个兄长戏弄一次。“上次的那两...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2
  • 1004

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第八世——围猎场的故事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猎人,生活在某个国家的王都附近,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他感到厌烦的时候,就到附近的森林,打几只新鲜的野兔,只是那里在三个月前成为了皇室的狩猎场。但他终于还...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0
  • 816

穿过心灵的彼岸(七)

——第七世——鸟和松鼠宙斯在天上看见这两棵树的故事也不由叹息:“真是折磨人啊。”“让他们当一次无忧无虑的动物,说不定那样更愉快。”他习惯性的摸着下巴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这时传来:“宙斯大神又在做什么呢?...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7
  • 830

穿过心灵的彼岸(二)

——第二世——星座宫神话哈迪斯最讨厌的就是弟弟宙斯对自己颐气指使的样子,偏偏这次他又指给自己这么无聊的差事。虽然容易,这点小事的确不算什么,但这点小事也要劳烦我哈迪斯?冥王不满的把宙斯让赫尔墨斯送来的...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31
  • 968

穿过心灵的彼岸(九)

——第九世——在花瓶旁边每个孩子的桌子上都有一个花瓶。花瓶里面摆着最美丽的花,美丽的就像男孩子纯真的眼睛,女孩子衣裙上的花朵。花瓶旁边是孩子们的玩具,有的是一整套士兵,有的是纸折的黑桃骑士。有这么一个...
  • minsky
  • minsky
  • 2005年05月23日 22:41
  • 861

“止于至善,彼岸可及”——记我在东大的这三年

人生所有经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 “来东大之前,从未想过研究生生涯会如此丰富多彩和波澜曲折; 来东大之后,从未后悔过当初的这个决定。”...
  • as645788
  • as645788
  • 2017年06月08日 09:06
  • 413

HDOJ 题目2569 彼岸(递推)

【BestCoder Round #3 来了!】8月3号19:00~21:00(赛前30分钟停止注册比赛) 彼岸 Time Limit: 2000/1000 MS (Java/...
  • yu_ch_sh
  • yu_ch_sh
  • 2014年07月30日 11:06
  • 400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