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原创 2005年05月23日 22:34:00

——第六世——
树林
“你看吧,你把他们两个送到人间,他们就一辈子都没见过面……”哈迪斯还在抱怨宙斯,让他等了几十年愣是没等出些名堂。
宙斯自己也觉得沮丧:“那你说吧,下一次要让他们成为什么。”
哈迪斯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可是很公平的……”
他随手将刚刚从手下那里拿来的两片灵魂扔下了云朵。
“看……就这样,现在乖乖等待他们活下来吧。”哈迪斯的嘴角又是他一贯的笑容。

某一个国家,某一个村庄,在这个村庄的旁边有一片森林。
森林里有很多很多的树,有小动物在玩耍。
有两棵树挨得很近,他们在森林的边缘,常常有路人从这里试图穿过森林,他们见到这两棵树时,就会说:“这真是奇特的两棵树啊……很容易辨认嘛,好吧,就用他们当记号。”
随后他们往往会掏出随身带的小刀,在两棵树的其中一棵上刻一个小小的记号。
树感到被割开的地方十分的疼痛,可他无法与人交流。
“这些人下手真重……”树用因为痛觉而扭曲的声音对另外一棵树说,当然这声音只有他们两个能听懂。
另一棵树摇摆了一下树枝算是回答,他没说什么,只是伸出自己的枝杈,让自己在更容易被旅人看到的地方。

后来两棵树长大了,他们的树干坚硬而充满力量,他们已经不在乎有人在他们身上划一道小小的伤口,可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旅人都感到奇怪,本来生长在离林间小路较远的树,枝叶却大半环绕着另一棵,像是在保护什么一样。

后来这片森林被某个附近的王国的卫兵发现了:“这里有许多好的木材。”他们说,然后没有过几天他们就带来了斧头和锯子。
“这里的树木都粗壮而有力,不利用太可惜了。”他们说着,开始砍伐离他们最近的树。
于是紧紧靠在一起的两棵树都被砍了下来,他们被放上不同的车,被运到了不同的地方。
伸出枝叶保护伙伴的树,在与伙伴分开的时候轻轻的摇摆着枝叶:“希望我们能再见。”
这两棵树被运向了不同的方向,森林里还剩下两个树桩,上面一圈一圈的年轮看得人眼刺痛。

两棵树只能将他们的灵魂放入一小块他们体内的木屑,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在被锯子切割时,思绪不会随着肢体的破碎而散乱。
其中一棵树——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同伴的那一棵树,被削成了许多小小的木块。他的灵魂所在的那一块被放入了另一辆卡车并运到一个加工厂,巨大的车床在不断的转动着,有“嗤啦嗤啦”的声音从可怕的金属制品中传来。
然后这块木头被放进了机器,他感受到自己在不断地被剥离成许多的小木条,身体被撕裂的感觉清晰地从灵魂深处映在脑中。
随后他的顶端被涂上了黑色的火药,然后和许多他身体的部分一起,放在了一个小纸盒中。
他看见了盒子上的文字——人的文字,“火柴”。

另外一棵树的运气似乎要更糟糕一些,他直接被运到了叫做造纸厂的地方。他被放在一个状似搅拌器的东西中,然后被撕碎,全身坚硬的盔甲都在一瞬间远去,剩下的只有撕裂心灵的疼痛。
最终他离开人间地狱的时候,他的周身已经如雪花一样白。他变成了叫做“纸”的东西,然后送到了印刷厂。
他的身上被用油墨印上了符号,然后他又被分成形状规则的很多片,并且订在一起。
“现在你是一本书。”负责装订他的一个爱幻想的小青年将他举过头顶,这样说。
书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随后的日子里他被很多人拿在手中,认真地观察。
“书就是用来被人看的啊……”他如此想。
他也因此而变得破烂不堪,他已经残缺不全,失去了一开始硬挺的形状。
“烧掉他吧。”有人这样说。
那个人将他扔进壁炉,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盒新的火柴。
“就用这盒新买的火柴吧。”
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支,点燃了火药。
光亮照亮了火柴的身体,也照亮了破旧的书。
无比熟悉的感觉突然在彼此之间弥漫,明亮的火苗在他们中间跳动着。
火柴被烧过的地方开始变黑和萎缩,书也是同样。
他们却期待着,在这最后的时候,让彼此……更靠近一点。
再靠近一些,好吗?他们恳求着问点燃火柴的人。
人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将他们一起扔进了壁炉。
“今年冬天还挺暖和的。”人说,然后他离开了。
壁炉里有燃尽的一堆碎屑,似乎也带着温暖的笑容。
终于,又可以挨得这么近。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

计算的极限(六):无穷的彼岸Comments>> 方弦 发表于 2014-10-21 18:13| Tags 标签:原创, 图灵, 康托尔, 数理逻辑, 计算的极限, 集合论 ...
  • zzuzadz
  • zzuzadz
  • 2015年09月03日 07:52
  • 638

彼岸弦音全站程序 v1.0

  • 2005年07月21日 13:40
  • 0B
  • 下载

彼岸

彼岸 Time Limit:1000MS Memory Limit:32768KB 64bit IO Format:%I64d & %I64u Submit Status Descript...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 彼岸花开,忧伤了谁的等待?诗意伤感日志 红尘一梦,游丝横路。难寻几许纯真,岁月迷离,姻缘几许空错。陶醉在泪水泛黄的文字里,红尘滚滚多少羁客半途夭落?...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8)彼岸花的传说(七)

很显然,我们是把为INQUIRY命令准备的数据保存到了我们自己定义的一个结构体中,即structdata_ptr[36],但是我们是为了回应一个SCSI命令,最终需要知道答案的是SCSI核心层。正是它...

【程序员的爱情】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

彼岸花开,谁又种下了执念。有一种爱情相爱却不能相守,有些人倔强的等待,只是为了心中的执念……   “圣女”语溪坐在河边的长椅上,消瘦的身躯,乌黑长发,遮不住她内心的忧愁,美丽的大眼呆呆的看着...
  • ak619
  • ak619
  • 2016年03月01日 10:31
  • 416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25)彼岸花的传说(四)

我们刚刚跟着storage_probe()几乎完整地走了一遍,貌似一切都该结束了,可是你不觉得你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看明白设备究竟怎么工作的吗?U盘,不仅仅是USB设备,还是“盘”,它还需遵守USB ...

《Linux那些事儿之我是USB》我是U盘(30)彼岸花的传说(The End)

解决了这个INQUIRY的问题,我们就可以继续往下走了,372行,这就是真正的批量传输的地方,proto_handler()就是正儿八经的处理SCSI命令的函数指针。而usb_stor_control...

HDU 2569 彼岸

Description 突破蝙蝠的包围,yifenfei来到一处悬崖面前,悬崖彼岸就是前进的方向,好在现在的yifenfei已经学过御剑术,可御剑轻松飞过悬崖。  现在的问题是:悬崖中间飞着很...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穿过心灵的彼岸(六)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