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Wii和我的游戏心情

4438人阅读 评论(5) 收藏 举报
上周四,家里发生了育儿史上最大的恶性事件,我在玩Wii网球游戏时,在反手位正好集中身后四岁儿子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用冰块冷敷十分钟后,我把游戏手柄交给儿子,五分钟后,他那泪眼朦胧的面容上渐渐浮现笑意。

    知道生产Wii游戏机的任天堂,还是在二十年前的红白机时代。记得我那时玩坦克大战的最高纪录是一百零五关,还记得玩坦克秘诀是不看自己的坦克在哪,主要看敌人的坦克,这个秘诀现在我因为怀旧还在GBA上回顾一下。

    游戏吸引人是因为一种忘我的境界,因为游戏可能是人类饮食男女之外的最本质欲望。

    我不喜欢复杂的游戏,当年魂斗罗之类的游戏虽然也玩的很好,最后总回归到更为简单的坦克游戏。复杂的游戏总是太程序化,每次重来的时候如同面对周一上班的重复。好的游戏和日常的生活一样,应该是用简单的逻辑得到不重复的体验。有些大游戏设计的很复杂,比如来自电影的哈里波特,指环王,黑客帝国之类的,但不耐玩,基本上改自电影的游戏都很失败,因为它们丧失了游戏的基本精神,在哪些游戏里,人其实是被动的,不过是去走一遍电影里的流程。耐玩游戏的核心都是如何让玩家更自主,并因为自主避免重复性。

    除了坦克,我玩的游戏多是体育游戏。玩PS1的时候,我还配了个奥林帕斯的眼睛电视,玩赛车的时候很过瘾,头会不由自主的晃动,象吃了摇头丸。中国的足球实在没什么看的,所以我只好在实况足球游戏里满足一下对足球的爱好。开始的时候扮演巴西队和中国队对阵,后来升级为PS2后,开始了强队的对决。有次经历终生难忘,当时我用阿根廷去对阵英格兰,想重现一下九八年世界杯的阿英之战,在还有一分钟的时候比赛就结束时,我代表的阿根廷队以一比二落后。这时获得了一个禁区外任意球,我当时用贝隆短传到英格兰的人墙傍边,由克雷斯波转身打进,扳平比分。这和之前世界杯阿根廷的任意球进球完全类似,那是我的游戏历史上最刻骨铭心的一次。

    年龄的增长,使得我玩游戏的热情逐渐消退,我变成了一个喜欢看游戏的人。买一堆盗版的游戏盘,看看开头的片花成为我的一种爱好。最喜欢的是最终幻想系列的那些游戏开头,有一种梦境般的意境。不过要是真玩起来,我还是觉得那些复杂的RPG游戏,根本就不是给搞IT的人玩的,工作已经那么忙碌,谁还会在休息的时候动脑子。

    玩PS2的一个不良后果是,每次二十分钟后我必然颈椎疼痛。我想,这是一种暗示,归根到底,电子游戏那种半身不遂的玩法还是不如物理世界的生活来得健康。之后的几年,我中止了电视游戏,只是出差的飞机上,拿了一个GBA SP 玩玩坦克,其实是为了一种怀旧的心情,而对于那些卖弄分辨率的PS3, XBOX实在没兴趣。

    年龄会增加人旁观者的心态,这其实是一种来自职业工作的习惯。比如,玩游戏时,我觉得自己既是参与者,又是旁观者,玩游戏的时候,我的心总在问“有意思吗,有意义吗?”,没几个游戏经得起这么问。现在,我就只能玩那种简单,但需要集中精力,随时可以结束的游戏。游戏对于心情的影响很微妙,有时候,简单游戏的精力集中可以转移一下工作的紧张,但复杂游戏本身又造成了另外一种焦虑。

    想拥有儿时的游戏心态,拥有简单的快乐,对于成年人是个挑战。成年人的阅历让我们拥有一些比较固定的价值判断。很多人说自己希望过简单的生活,不过是因为他们一直奔忙于别人设计的模式里。可以自主的东西,无论简单或复杂,都是可以忍受的。

    前段听同事说他玩了一段时间的Wii,体会是很有助于家庭。我知道任天堂凭借此物在市场价值超过SONY,宫本茂也因为它,成为近期商业创新的代表。它最特别的一点是,利用手柄可以感知人的动作,因此在家里可以达到健身的效果,据说可以达到真实同类运动80%的运动量,我自己的体会也差不多,于是才有了文章开头的惨案。

    好玩,耐玩,健康,不仅适于伏案工作的程序员,还可以是孕妇健身的好方法,治疗产后忧郁症一定不在话下。我觉得那些大医院应该在今年金猪密布的孕妇病房里装一个。另外一种更需要的人群也许是老人,我父亲一直都是用GBA活跃大脑的,也经常用坦克的关数来测试自己的反应能力,这个办法绝对是延缓老年痴呆症的一个绝招。

    看到Wii那简洁的机身,我不由感叹日本公司那些让中国公司气短的品性,价值创新,人性,精细,品质,以及背后那些更重要的东西,对于人应该如何快乐生活的理解。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165397次
    • 积分:2285
    • 等级:
    • 排名:第17021名
    • 原创:42篇
    • 转载:0篇
    • 译文:0篇
    • 评论:177条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