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两个经典的小故事

标签: 生活照片工作
568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考验

========================
我的头好晕。 
好像烧更高了,我不知道,一直昏昏沉沉的。 
我从山上跌下来的时候,天佑试图拉住我腰间的绳索,可惯性太大,连他也被 一起扯了下来。触到地面的积雪时我昏了过去,隐约感觉天佑把我背进了这个小山洞。无线电摔坏了,我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得救,我的双腿可能 跌断了,一直没有知觉。 
天佑只是轻微的擦伤,他一直照顾着我,偶尔清醒的时候,看见他的脸,和他温柔的 眼睛会让我感觉好些,虽然他也一直愁眉不展。 
"天佑,你说其他人会找到我们吗? " 
他疲惫的笑笑: "慧慧,别想那么多,还疼吗? " 
"脚还是没知觉,就是觉得好冷。 " 
天佑往上爬了一点,把我抱在他怀里。 
"好点吗? " 
"嗯。 "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但我还是感觉到一丝温暖。 
"慧慧,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 
"坏消息。 " 
"我们的食物快吃完了,还剩下一版巧克力。 " 
"那好消息呢? " 
"雪崩了,洞口被雪封了大半,空气还能进来,我们大概勉强还能爬出去。 " 
"这算什么好消息!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 我的眼泪难过得一下子冲了出来。 
"傻瓜,这是老天在让我们享受二人世界呢。 " 天佑笑了。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 我被他逗乐了,咳嗽起来。 
天佑轻轻拍着我的背,把我搂在怀里。 
"慧慧,等我们回去了,答应我嫁给我好吗? " 
"我们还回的去吗? " 
"当然可以!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都没有正式向你求过婚,也许现在不合时宜,但是我想这个时候你肯定不会拒绝我,所以,答应我,嫁给我好吗? " 
我哭了,但这次是幸福的眼泪。 
"好的,天佑,我答应你。 " 
"乖孩子,为了那一天,你一定不要轻言放弃,好好活下去,答应我,好吗? " 


"好的。 "我拼命的点头,可又一下子头晕了。 
"好了,乖乖的睡一下,我会叫醒你的。 " 
"天佑,我的脚还是没有知觉。 " 
天佑爬到我脚边。 "感觉到我在掐你吗? " 
"没有 "。 
"这样呢? " 
"还是没有。 " 
"这样? " 
"没有。 " 
天佑笑笑: "呵呵,慧慧,你的脚爬山累了,它想好好休息一下。 " "天佑,如果我不能走路了,你还会要我吗? " 
"要!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 " 
"天佑 ……" 
"好了,慧慧,好好睡,来,闭上眼睛。 " 
我睡了过去。 
再次被摇醒的时候,头晕得更厉害了。天佑拿着巧克力在我面前晃着。 
"慧慧,吃饭咯。 " 
"你吃吧,我不饿。 " 
"不行,好孩子听话。 " 
"可我喉咙干的咽不下东西。 " 
天佑想了想,把巧克力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含了一会儿,吻住了我。 
融化的热巧克力顺着他的嘴唇流进我干涸的嘴里,虽然我的味蕾已经麻痹,但我还是隐约感到了一丝甜味。天佑又用嘴融化了一小块雪,送进我口里。就这样一口巧克力,一口雪,天佑把一版巧克力的两小块送进了我的身体里,我的胃隐隐有了些许暖意,但头更晕了。天佑,你不吃吗? "他将剩下的巧克力收了起来。"我喂你的时候也吃过了。 ""你都喂给我了呀! " 我还是会吃进去那么一小点的,你不是连这点都要跟我抢吧,太黑了噢。 呵。我握紧了天佑的手: "你对我真好。 " "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呀,乖,继续睡吧 。" 嗯。 " 头好晕。就这样,整块的巧克力天佑都喂给了我,可他自己一点都没吃,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洞里还有山鼠,他抓到过两只,可以吃的,他连皮带肉都吃下去了,所以精力充沛。 我知道他在骗我,可他的精神还真的不错,大概真的是我太虚弱了吧,头晕的我快连 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于,我们听到了直升飞机的轰鸣,天佑努力的探了身子出去,说了些什么, 虚弱的已经快不行了,甚至连他喊的话都听不清楚。轰鸣远走了。 慧慧,醒醒,慧慧。 " 我努力睁开眼。 你听到了吗?直升飞机回去取救援设备了。 " "我们终于得救了吗? " 天佑笑了。 "对不起,慧慧,他们只能带一个人走。所以,是我得救了。 "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天佑似乎看出了我疑惑的表情。 "我告诉他们,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谢谢你,慧慧,没有你我绝对撑不到现在。 " 还是没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我看见他正拿着瑞士军刀一下一下刺入我的腹 腔。"慧慧,你知道,物资是不够的,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得救,所以你不用感谢我把所有的食物给你,如果你不活下去我就没有食物和生还下去的可能了。但是现在既然我已经获救,那你的使命也就结束了,我要谢谢你。 " 天佑将瑞士军刀最后一次重重的插入我的身体,慢慢的旋转着。他吻了我的额头。"慧慧,下辈子再娶你,别了,我爱你。 " 说完他拔出刀子往外爬去。 
我鼓起最后的力气掀开盖着我下半身的睡袋。 膝盖以下只剩一堆挂着血肉的森森白骨……

======================================================================

我死后,你还会娶别人吗?

======================================================================
“倘若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再娶其它女人么?”我记得问这话是在我与君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上。那时,他正忙着与锅里的鲜鱼对战,根本无暇理睬我。 “啊  
?哦,也许会吧!这得等你真死了才能说。”“什么?”我佯怒,从他身后抱住他:“你就这么讨厌我啊?” 

君笑,关上火转身抱我:“傻丫头,我答应过你不骗你。如果我说不娶可我后来娶了,不就骗了你么?” 

我也笑,躲在他怀里,快乐得像只小鸟“好吧,准你娶她。不过,不许她碰我那些漂亮娃娃。”“为什么?” 

“因为,那是你送我的爱的信物,死后啊,我要在那儿看着你!”“哇!好恐怖啊!”君大笑地抱紧我“傻孩子,你的命啊,长着呢!” 

现在,我就活在这堆娃娃里,我想象不到短短十天,我便真的与君阴阳相隔。 

我是死于车祸的。一切来的那么突然。那时,我正盘算着周末我们要去哪儿旅行,那车就飞速冲来了。其实,没什么很大的痛楚,清醒时,我看到人们七手八脚的把我抬上救护车,只觉得好笑,因为我知道那是多余的。意识到自己的死亡,我一点也不难过。我一向没什么朋友,只有君。现在仍可以陪着君,看着君就行了。管他是什么样的形态呢。想到这儿,我便大步走回家。 

家门前,我犹豫了。我记得以前听说魂是可以越墙而入的。我试了试,居然成功了!这令我兴奋不已,又来回再试了几次。嘿,做魂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钥匙省了! 

进到屋内,我逛了一圈,君还没有回来。突然想起,这是上班时间。于是又在屋内不停的溜弯儿。欣赏我们的房子是我生前最爱做的事儿。当然,死后也不例外。虽然,这间屋子,我已再熟悉不过。因为,在这儿,我渡过了我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375日。至今,我还记得结婚那天,君在家门前望着我的表情。他说:“丫头,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的!”是啊,我和君的。从那天起,我便不停装扮它,直至今天,我再也无法为它效力为止。 

我看到屋内的粉红色窗帘,卡通的大地毯和那堆了大半个卧室的娃娃。突然想起君每每抚摸我头发轻声说:“你真是个孩子。”时,那无奈又怜爱的样子。是啊,能把家弄像个玩具店,我不是孩子又是什么呢?只可惜再也看不到君在说这话时的表情了。 

我叹了口气,回到娃娃堆坐下。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醒来时,已是天黑。我感到了一丝寒气。使抱怨起君竟然忘了把我抱回暖烘烘的被窝。这才猛然想起,我已从君的生命中消失了,而且是很彻底的。我起身,开始绕着屋子找他,最后是在卫生间里找到我心爱的君的。 

他趴在浴缸上,旁边摆着许多空酒瓶,地上被吐得乱七八糟,一股刺鼻的味儿飘散在空气中。我不悦地捏着鼻子,蹲下来看他。竟发现他脸上挂着泪痕。天!我的君会哭?!那个坚强无比的他竟然哭了!多不可思议啊!我试图拉起他,可手却穿越了他的身体!我试了一次又一次,在筋疲力尽后,我决定放弃。头一次,我知道自己是这么无能的。在我的君如此近时,我连拉他一把的能力都没有。这样的妻子要来何用呢? 

我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在他的身边坐下。除了这样陪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 

“丫头,不要走,不要……”我听见君在叫我。我知道他是说醉话了。我笑:“傻瓜,我这么爱你,怎会舍得离你而去呢?” 

一个月后,日子渐渐恢复正常。我的君仍旧准时准点的上下班,只是不再爱笑;而我,也依旧是那个快乐的小主妇,乖乖的呆在家陪我的娃娃们,只是君不曾发觉;我们还是那样过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日子,屋内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过。直到有一天,玲的出现。 

玲按门铃时,君正在书房里加班做他的计划书,我则在一旁傻呵呵的陪他。我想不出在夜里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访?走到客厅,便看到性感的玲和呆呆的君。 

这是我第一次见玲。她留着长长的卷发,穿着黑色的性感套装,化了很浓的妆。四周全是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儿。我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娃娃裙和兔兔拖鞋。和她比,我是名符其实的孩子。 

“我搬来了。”听到玲这样说,我才注意到她身边的行李袋。搬来?住哪儿?我和君的家么?我奇怪的望着她。 

“别胡闹,你给我回去”君似乎在发火。我头一次看到君发火的样子,很凶。我害怕。 

“凭什么?你老婆都死了,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正大光明了吗?”玲笑得很灿烂,可我觉得很冷“瞧!你老婆死得多好啊。多会挑时间啊。连离婚都省得你和她说了……”“啪!”我看见君打了玲一巴掌。我惊呆了!君怎么会打人呢?他平时连骂一声都不曾有过的。如此温柔的君竟然会打人?他还有多少是我不曾知道的?? 

“哼!现在打我?!以前在我床上对我甜言蜜语的日子,你忘记了是吧!你可别忘了,你是答应过我和你老婆离婚娶我的!……”离婚?!君想和我离婚么?他不爱我?他竟要娶玲?我怎么一点也不曾发觉?玲再说的话,我已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我跌跌撞撞的走回我的娃娃堆。抱着它们。我觉得鼻子酸酸的,一股热浪从眼里涌了出来。 

原来,灵魂也会流泪啊!

玲就这样搬进了我和君的家,像个女主人一样睡在我和君的床上,不同的只是君搬去了客厅。她换掉我的卡通地毯和粉红窗帘。拿走我衣橱里的娃娃裙和鞋架上的兔兔鞋。她把它们通通扔到垃圾箱里。 

君什么也不说,只默默地把它们捡回来,洗干净,再放进我深爱的娃娃堆里。然后连续不断的对我说:“丫头,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我望着君,心疼的掉泪。可我不愿原谅他!我无法接受我和君的生活中,出现一个莫明其妙的玲。她像个女皇一样在我和君的屋子里指手划脚,把我一点点挤出去;把我曾精心装扮的小屋变成她的家。尤其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君的欺骗。他为了玲欺骗我!他说过不会骗我的,连我死后的事儿都不愿意欺骗的君,为什么会在我还在人世时,就和玲在一块儿呢?一瞬间,我与君有过的幸福日子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这堆垃圾给我扔了!”玲指着我的鼻尖对君说。我看了看四周,明白了,她指的是我的宝贝娃娃。这些都是君送我的。是我们每一次快乐的纪念。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做饭,第一次接吻……我们都异常珍惜。还说以后要留给孩子看,告诉他们爸爸妈妈有多么幸福,可如今……天!我看到了什么?君在收拾它们!他要扔掉它们么?他忘了我说过我活在娃娃堆里么?他真的不要我了?一点也再想念他的丫头?我拼命的摇头,却阻止不了他的动作。 

君把娃娃收做一堆时,玲很满意地笑了:“快点,扔了它们,我们得忘了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君看了看玲,并不理睬她。只很温柔的在每个娃娃的脸上都亲上一口,像以前亲吻我那样。“玲,你走吧!我求你了!离开我和丫头的家!我不会扔了它们,也不能扔了它们!我的丫头活在里面,她在看着我啊!”玲愤怒的望着君:“你说过,你爱我,你是我的!”“不是,不是!对不起,我骗了你,骗了丫头,更骗了我自己!”君失声痛哭“我只爱丫头,只爱她一个啊!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她,可是,我明白的太晚了……”我奔上前,像以前一样抱住他的后背。泪水横飞,我不能不原谅他啊! 

不久,玲搬走了。像来时那样匆忙。连声再见都没和君说。我想她是伤心的,我看着她忧郁的背影想为她做些什么,可有心无力。我不恨她,只希望她以后一切都可以很好。就像我不恨君一样,我知道爱一旦深入骨髓,就不懂怎么会恨了。 

玲走后,又恢复以前宁静而冷清的日子。君把我们的屋子恢复原样。没事儿时便捧着我的照片发呆。要不就一夜接一夜的不停工作。他把自己封闭起来。看着他日渐清瘦的脸庞,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欣便是在那时候闯入了君的生活。 

欣与君的相识平淡无奇。那日,欣刚搬到隔壁的空屋,可保险丝断了,便来向君借。 

我知道君看到欣时愣住了,因为我也愣住了。欣与我长得出奇的像。只是眉宇间多了份成熟。我看到君抱紧欣叫她丫头时,欣莫名又尴尬的表情。忍不住大笑。我的君竟然也有此等愚笨的时候!从此,欣和君便开始了似有似无的交往。 

欣是个很温柔的女人。与创造性幼稚的我是完全不同的。她常在我和君的小屋出入,为君收拾房子,做出可口的饭菜,但从不过夜。我就那么每天坐在娃娃堆里,看着她擦拭我的照片,打扫娃娃身上的灰尘,看她不厌其烦的听君讲我和他的故事…… 

我打了个很大的哈欠,我想我呆乏了,或许应该换个地方。 

君和欣的婚礼是那么自然。我甚至没有一丝嫉妒。婚后的欣像以前一样,她没改变房中任何一点小摆设,包括我那堆曾被玲称为垃圾的娃娃们。望着她每日奔波忙碌的样子,我觉得像是一幅温馨而美丽的画。突然间发现我已是那么多余了。可是,我不愿离开君。 

欣怀孕了。这令君兴奋不已。初为人父的喜悦是无法言语的。他像当初娇惯我一般宠着欣,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想欣是幸福的。可我又该如何呢?这个的问题一直困惑着我,直到那日。 

那天,君外出了。我看到欣站在娃娃堆前摸着肚子自言自语“宝宝,你会很幸福的,因为你有两个妈妈疼。”然后,她摸了摸娃娃的脸蛋:“丫头,你也很疼我们的宝宝的。对么?”我明白了,欣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在对我说。 

我释然了。站起来,伸了个大懒腰。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我知道,宝宝只会有一个妈妈疼。便起身离开我心爱的娃娃们,我相信,很快会再见的。 

数月后,君与欣生下一漂亮的女儿,取名叫丫头。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43237次
    • 积分:621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5篇
    • 转载:19篇
    • 译文:0篇
    • 评论:7条
    文章分类
    最新评论